卷三千古奇功 第323章 刺杀惊魂(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3章 刺杀惊魂(求月票)

一个成功的zhèng fu,它的领袖其实应该是最空闲的人,他不需要cāo心如何政治改革,因为它的政治透明公开,民众支持。也不需要cāo心如何重整国内经济,因为经济富荣,人民富足。他不需要担心外国对本国一切的觊觎,因为其他国家正在时时刻刻担忧被它入侵。他需要做的事,就是在一个特定的场合作为领袖出现,宣扬自己的崇高与伟大,安定民心,安定军心,如今孟恩远非常有这种感觉。 作为黑吉联省大都督,孟恩远私下与王茂如达成协议之后并不插手军zhèng fu,但他也并不是无所事事,在zhèng fu公文批文上,只有孟恩远的盖章才有效。当然,王茂如是不会去学卷三千古奇功 第323章 刺杀惊魂(求月票)段祺瑞没事逼一逼大总统,搞什么府院之争,他对于孟恩远虽然说不上言听计从,倒也是尊重。在管辖两省人民的时候,他表面上什么min zhu共和,但骨子里他的字典里只有统治,du cái。所有zhèng fu重要公文首先要经过他的手才会交给孟恩远,而即便孟恩远不同意,他也会更换内容改头换面暗中实施。 孟恩远做了大都督之后,反倒有些不思进取了,整ri与各界名流交流,要么听曲儿抽大烟,要么出息各种仪式。如今孟恩远与王茂如属于蜜月期,而且当孟恩远与王茂如接触越深,他越感到自己年老,便也逐渐放权,他现在追求的是名声,千古留名的名声。 如果年轻二十年,不。即使年轻十年,孟恩远也断然不会选择和王茂如合作,然而对于六十的他来说,大总统之梦已经遥不可及。他图的是名,王茂如图的是实力,合则两利分则两散。 从大督军府中出来之后,王茂如疲惫地坐上了汽车。这一次来到大督军府是着手准备黑龙江省议会选举的事情。黑卷三千古奇功 第323章 刺杀惊魂(求月票)龙江省州长选举如期准备进行,黑龙江省省长唐绍仪对于min zhu的追求有些太过理想和坚持,这才促使州长选举。然而也正因为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才让这个国家看到希望。王茂如虽然不同意唐绍仪的想法,但却不反对,他内心中也佩服这些为了理想而付出的人。唐绍仪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 今年宣布参加竞选黑龙江省六个州的州长的党派共有十四个,大的党派有国民党,民族复兴党,布尔什维克党,而小党派有还有共和党,zi you党,社会党,统一党,大汉民族党,宗社党。铁血党,劳动党,华夏文明党,致公党,乡土党。 其中国民党在知识分子之中拥有极大的影响力。布尔什维克党对于青年也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民族复兴党是华兴集团等富商财团支持,财力足够强大。 而其他小党派只能做到捣乱出现,例如共和党,这个党派早在一九一二年就被袁世凯取缔,由于王茂如宣称不禁党。共和党在黑龙江重新组建起来,但是他们党章党纲不明,只是招收了许多前朝官员。 至于乡土党根本就是黑社会社团组建的党派,根本不得民心。 致公党和劳动党都是海外传来,党员都是国外留学回来的人,即便有影响,但是没有多少选票。 宗社党是由清朝贵遗组建,起初申请的时候还担心zhèng fu不允许组建,然王茂如也特批它的存在,任何存在都是合理的,宗社党只是为了争取自己利益,这和任何其他党派也没有任何区别。 当然,宗社党和大汉民族党是一对死对头,大汉民族党是一群大汉沙文民族主义者建立,宣扬恢复汉唐文化,宣扬恢复汉服。大汉民族党内部出现两种声音,一种主张汉族一家独大,压制少数民族,另一种宣扬以汉族为主,少数民族为辅建立华夏祖先为主的民族主义共和党派,于是本来可以成为第四大党的大汉民族党分裂为大汉民族党和华夏文明党。 看着这个介绍,王茂如冷笑着放下行文,问道:“沐尘(李木鱼的字),注意观察这些政党,我们的人打入进去了吗?” “是的,每一个党派中都有咱们的人,核心阶层之中也有咱们的人。”李木鱼道,又说“至今为止得到的情报是,没有任何党派秘密发展党员,布尔什维克曾经讨论过向学生学校发展党员,但是被内部否决了,他们决定还是按照法律要求发展。” 王茂如冷笑起来,道:“他们倒是老实,加强注意,对了,还有向学校派遣特工人员,招收12到18岁年轻人派进学校,监视同学和教师,绝不能让任何党派在学校学生中发展,一经发现,秘密处决。” “是。”李木鱼道,又迟疑地说:“如果……如果他们崇拜推崇的是秀帅您呢?” 王茂如道:“个人崇拜当然允许了。” “是,属下明白了。”李木鱼道。 车子行到一半的时候,王茂如忽然对手下说:“停车,换车。” 所有人有序地停车,换车,王茂如坐在了车队最后第二辆运兵车内,身旁还是李木鱼和马良以及十六名拎着手提机关枪的jing锐卫队。这手提机关枪是s1轻机枪的简化版,发shè的是7.7毫米圆头弹,是东北第一兵工厂刚刚研制出来,仅仅武装于总指挥卫队(原督军卫队),改枪重7公斤,长度为56厘米,使用使用38发7.7圆头弹弹夹,全枪采取无托式,取名为c1冲锋枪。该枪由于仅仅生产了五十几支,因此首先武装于王茂如的近卫队。 对于王茂如的临时更换车辆的行为,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王茂如是一个对危机感特别敏感的人,同时疑心也颇重,如今他的近卫队仍旧是几年前从河北沧州带来的那些人,甚至近卫队扩充的时候。也仅仅从这些人的直系亲属中扩招,也只有这些人才能让王茂如感到安全。 换乘之后,车队继续前行,经过果戈理大街的时候,忽然一辆汽车冲了出来。 “嘭!” 刺客的汽车撞在王茂如刚刚乘坐的小汽车上,由于车速太快,被撞的小汽车直接被撞翻两圈。又正面向上,里面的人惨叫起来。 刺客的汽车前车的挡风玻璃碎了一地,车中的刺客尽管做好准备。也被撞得七荤八素。而后面的小汽车来不及刹车又直接撞在了那刺客的小汽车上,发出巨大撞击声。这次撞击将刺客的汽车侧门撞开并推行一段距离,刺客小汽车上挣扎着跑出五个人。一个个脚步踉跄都有些站不稳,蹒跚步履甚至倒在地上。但是这五个人包括司机在内仍旧训练有素地站起来,快速拔出手枪对准王茂如原来的汽车连开数枪。 这一连串的惊动早就让周围的哈尔滨市民看呆住了,嗷嗷叫喊起来。 又一辆卡车冲了过来,调转车头准备接应,然而与此同时,jing锐卫队人拎着c1冲锋枪跳下了车,对着那五个刺客扣动扳指开枪shè击。 哒哒哒哒哒……c1冲锋枪的枪声有些类似于链条搅动,听上去有些让人难以忍受。 那五个刺客原本就迷迷糊糊,虽然训练有素但似乎没有想到王茂如近卫队的人会有这样一种武器。冲锋枪子弹如瓢泼的雨水一般撒了过来。五个刺客刚刚转身想跑,却不想被冲锋枪扫shè倒在地上。而从前面赶回来的近卫队端起冲锋枪对着卡车打了起来,子弹shè中了卡车发动机,车上的司机趴在车楼中掏出手枪,见实在走脱不了。于是狠了心对准自己太阳穴,“嘭”地开了一枪。 等到近卫队跑过去的时候,见这五个刺客中四个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还有一个刺客被打中了肚子和屁股并未死绝,还在吐着血。 “还有一个活着的。”一个近卫队员摸了一下这名刺客大动脉,立即高喊道。 “嘭!” 街角楼顶上一个步枪手一枪shè在这名还在活着的刺客头上。 “那边还有刺客。追!”乔三棒带着人冲上那栋楼追击刺客去了。 枪声一响,李木鱼和马良刚要起身,被王茂如伸手拦住,道:“坐下,不要动。” “大帅!”马良有些惊慌。 王茂如淡淡地说道:“你跟我时间太短,这种事太正常了,南方革命党,张作霖,ri本人,俄国人,宗社党,外蒙王公,反对我的人,个个都想让我死。”他笑了笑,对李木鱼说:“沐尘,交给你处理了,现在出去吧。” “是。”李木鱼点点头,下了车,随后身边的两个特工人员也下了车。 “继续前进。”王茂如说道,“不要理会这里,交给李木鱼就可以。” “是。”马良道。 车队继续前进,沿着满目苍夷的哈尔滨街道和街边坚强重建的百姓,一阵风吹过炙热的城市间,带来了一丝凉爽,也卷开了卡车上一个车窗的幕布。望着车外百姓们的辛勤劳动,王茂如感慨了一下中国人国人是打不死的小强,猫有九条命,中国人有十条命,总会在浴火中重生。 “大帅,你没事吧?”马良问。 王茂如笑着反问道:“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啊。” “那我也没事儿。” 马良呛了一下,半天才说:“其实,大帅,刚刚我挺害怕的,也挺激动的。” “看得出来。”王茂如又笑了,这是个年轻人,难免有年轻人的冲动和恐惧,当然,他的可塑xing也很强,培养好了未来必定也是自己的得力助手。 马良红着脸,道:“给大帅丢脸了。” 王茂如指着车外的百姓,说:“看看他们,哈尔滨经过半年多的战乱,已经如此破败不堪,可是他们的脸上却如此淡定和充满希望,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大帅你。”马良说。 王茂如敲了一下他的头,骂道:“放屁!什么因为我,是因为他们相信,凭借着他们的双手可以重建家园。”又道:“他们有信心生活的好,我也有信心我会带领所有人生活的好。” “大帅,我对你也有信心。”马良赶紧说道。 王茂如瞪了他一眼:“马屁jing。” 马良嘿嘿讪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