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4章 不怀好意的日本人(求月票)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4章 不怀好意的日本人(求月票)

哈尔滨除了一个大督军府之外,还有另外三个zhèng fu机关,是一个黑吉联军司令部,滨江州zhèng fu,一个是哈尔滨市zhèng fu。大督军府代表了黑吉联省最高行政和军事单位,但是仅仅是代表,两省最高的权力机关实则是黑吉联军司令部。 这里是属于王茂如的地盘,联军内部知道,外人当然也知道。一回到司令部,王茂如下令严封消息,不得向外透露任何关于他是受伤还是死亡的消息。为了做足样子,还特地给第一军医院打电话,要求主治医生和护士们尽快的赶来,并且故意对外遮遮掩掩。 只吓得蒋方震还真以为王茂如受伤,岂料到去看的时候,见到王茂如正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看着报纸呢,见蒋方震来了,还招呼道:“百里兄,看,南方又在吹捧我了——我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人,还是神了,你觉得呢?” 蒋方震瞪着眼,后怕道:“你啊你,你可真是……唉,说你什么好呢,这可真是惊险啊。”他刚刚听说了全部的事儿,还真是担心个够呛,为了杀掉王茂如,对方甚至还派出了死士,可见对方有多仇恨王茂如。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王茂如故作轻松地畅言。 “你啊,还真是……”蒋方震摇摇头,递过来一本书册,王茂如问是什么,蒋方震说:“空军送来的,请示要制作飞艇,充当运输工具。” 王茂如一下子来了兴趣。跳过来接过书册,只见上面写着《论空军运输工具重要xing——飞艇取代汽车》。他摇晃着脑袋,啧啧有声地说:“不错哦,不错哦,这是谁写的,齐柏林飞艇嘛,这个我喜欢。我喜欢。对了,百里兄,你知道齐柏林飞艇吗?” 蒋方震点头。笑道:“关于齐柏林飞艇我知道一些,我在德国交流学习的时候,曾经有幸登上过齐柏林飞艇。德国利用齐柏林飞艇组建了德意志飞艇运输公司,欧战开始之后我搜集的情报显示,德国最初非常依仗飞艇,甚至一度以为飞艇是战争的终极武器。然而,在欧战开始之后,飞艇受限的毛病毕露无遗。它虽然体积庞大,但是它太过笨重,里面的氢气随时可引起爆炸,受限制于天气,尤其是东北的天气。雨天,雪天,大风天,黑夜,冬天。都是飞艇的敌人。因此我认为飞艇运输若是放在干燥,温度足够,风小的地方倒是非常合适,而在东北是不适合这里的气候的。再说,造一架飞艇的价格,其实和造一架飞机的价格差不多。如今飞机制造厂全部能量都放在制造飞机上。没有多余的预算再来制造飞机了。” “这个计划需要多少预算?”王茂如问。 蒋方震说:“设计师王德跃的计划是,前期投入二十万大洋,制造出仿制的齐柏林飞艇。” “丢了,制造飞艇和制造飞机,那个更容易一些?” 蒋方震想了想,道:“这个应该是飞机吧,对于飞艇的制造我也不是很清楚……” 王茂如点点头,说:“让我考虑考虑,至少在亚洲飞艇还是无敌的。” 蒋方震见他无恙,便心里踏实了,奇道:“大帅你既然没有遇刺,为什么还秘不发……” “秘不发丧,是吧?哈哈。”王茂如笑起来。 蒋方震苦笑道:“你啊……还真是,什么都能乐观起来。” 王茂如摸了摸两撇帅气的小胡子,邪笑道:“我倒要看看,是谁暗杀我的。” “这怎么看?” “看谁来第一个拜访我啊。”他看看手表,又看了看挂钟,是下午两点半,说道:“距离出事一个小时,估计再等半个小时,就有客人来了。” 说曹cāo,曹cāo到,马良跑过来报道,说〖ri〗本信任驻哈尔滨领事佳田龙一与〖ri〗本黑龙会会长川岛速浪一行人前来慰问黑吉联军总司令王茂如,希望他无碍。 王茂如一拍桌子,骂道:“他妈了个巴子的,我一早就猜到了是他们,气煞我也!”便要拔枪去找,蒋方震连忙拦住,哭笑不得说:“大帅,你这是干什么。” “宰了这两王八羔子。” “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嘛。”蒋方震劝道。 王茂如道:“他们不是来使,跟我去会会他们。” 罗浩一推门,喊道:“秀帅,你没事……”却见到蒋方震抱着王茂如,王茂如手里拿着枪,连忙说:“秀帅,对不起,打扰了。”连忙将门关上。 王茂如咧着嘴,骂道:“给我滚进来,耗子。” “是。”罗浩忙进了屋,低头不敢说话。 王茂如对蒋方震说道:“百里兄,放心好了,我不杀这些〖ri〗本鬼子,我想看看这些人看到我没死的失望样子,哼哼,他们越失望,我越是高兴。” 蒋方震道:“大帅,你一定不要冲动,冲动是魔鬼啊。” 王茂如很是奇怪地问了一句:“百里兄,你哪年穿越的?” “穿越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王茂如哈哈一笑,这东西没法解释。 蒋方震放开他,又一次叮嘱道:“大帅,此时不宜与ri人产生冲突。” “我知道。”王茂如道,又问罗浩“你他娘的有什么事儿,快说,有屁快放。” “是。”罗浩说道“王佳全一家,全部被杀死,无一逃脱,王佳全被我们击毙了,他的首级被割了下来,龙脸带了回来。” 王茂如拍了一下手,道:“这倒是个好消息啊,把王佳全的脑袋做成标本,用于陈列展览,给安全部信任培训的时候使用。” “是。” 王茂如又回到书桌旁。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红sè纸包,向罗浩招了招手,罗浩走来接过去,一脸好奇,王茂如看他迷惑的样子,忍不住哈哈笑起来。说:“这不是任务。” “那是……” “你下个月要结婚了吧。” “是。” “这是红包,给你的红包。”王茂如道。 “啊?”罗浩内心一阵感动,秀帅记着自己的婚礼。秀帅百忙之中还记得这些。 王茂如笑道:“你是我的左膀右臂,但是你不能像别人一样在人前风风光光,我也没法参加你的婚礼。这是提前给你的红包了。不过我还是要给你个任务,就是赶紧生一串小孩。” “是。”罗浩赶紧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连蒋方震也忍不住乐了,王茂如笑完,说:“你下去吧,我和参谋长去会一会〖ri〗本人。” 佳田龙一和川岛速浪是一对老搭档,彼此之间非常熟悉了,佳田龙一仍旧穿着黑sè西装笔挺,皮鞋光亮,头发光亮。金边眼镜也是光亮,而川岛速浪穿着那一套深蓝sè的〖ri〗本和服,腰间带着一把介错,旁边站着托刀的侍童,一脸的yin鸷。 两个人也不说话。慢悠悠地坐在会客室中,等待着王茂如的消息,很快,就听见王茂如的爽朗的笑声从走廊传来,两人站起身。王茂如推门而进,装作一脸的惊喜。道:“佳田桑,川岛桑,二位一与我别多ri,再见时竟然会是今ri啊。” 两人都在〖中〗国生活多年,〖中〗国话学的非常麻溜,川岛速浪资历毕竟比佳田龙一老,当先说道:“秀盛君,别来无恙啊,你是越发显示出尊贵了。” “总指挥官阁下,别来无恙。”佳田龙一弯腰鞠躬说道。 王茂如心里这个别扭,〖ri〗本人这礼节倒是没啥,只是咱们〖中〗国一般鞠躬都是婚礼或者葬礼,你倒是真希望我死,是吧?他便说道:“两位,都坐,坐吧。”走来沙发前,当先坐了下来“你们二位很关心我啊,谢了谢了,我身体很好。” “我们听说……”佳田龙一有些犹豫,还是直说了目的,道:“指挥使大人在来的路上,曾经遇险?” “是啊,一群宵小而已,都被打死了,尸体也喂了狗。”王茂如淡淡地说道,同时他注意到川岛速浪眼睛中jing光一闪。 佳田龙一笑道:“万幸啊,指挥使大人没有受伤。” 王茂如咧着嘴,道:“身上没有受伤,可是心却受了伤啊,这些杀我的人,一定是我曾经的朋友派来的,唉,没了一个朋友,我怎能不会受伤?” 佳田龙一干笑了两声,道:“您这么说,一定是心里已经有了怀疑对象了吧。” 王茂如立即说:“是啊,我有了怀疑对象,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帮我参谋参谋,看我分析的对不对。” “这……”佳田龙一装作很为难的样子,最后还是说:“好吧,我们是好朋友啊。” 川岛速浪也说:“是的,我们才是真正地好朋友。” 这两个人无耻的样子很让王茂如佩服,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快赶上伦敦奥组委了,便说:“我猜是张作霖,你们认为呢?” 川岛速浪道:“秀盛君,为什么说是张作霖呢,我反倒认为是俄国人……要知道,你境内的俄国人不少啊。” “诶,你说的也对。”王茂如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蒋方震冷着眼看着三个人分析来分析去,感到一阵别扭,不由得感慨自己还真不是政客,见不得政客的无耻的举动,三个人说了一个多小时,王茂如将他们礼送出去,一关门,王茂如冷着脸,对远去的〖ri〗本人骂道:“,〖ri〗本人!” 蒋方震道:“大帅,你可是一军之主将,以后少说脏话为好啊,这么多人看着呢。” “好的”王茂如说道,指着门外的远去的佳田龙一和川岛速浪一行人,大骂道:“ri你妈的小〖ri〗本你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