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5章 编号9527和9528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5章 编号9527和9528

冯尹彬拿着报表,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填写这自己的信息,直隶河间人,冯尹彬,父亲冯家信,爷爷冯国瑜,然后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的所读学校一一写出,连同考卷递交给考官,考卷并不难。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考试分为三关,第一次笔试最容易,第二次笔试略难一些,最终有些神秘的面试,才是考生们最关心的。 焦急地等了两天之后,冯尹彬得到晋级下一场笔试的通知,他兴奋异常,这说明了他的能力,他第一次不是凭借着大总统的侄孙的身份得到了承认。 相比第一场文化考试,第二场考试显然严格多了,分为数学,语文,科学,历史和古文。和所有学校私塾出身的考生一样,冯尹彬的古文考核几乎满分,数学,语文,科学和历史的成绩也不差,因此他的成绩足够考核通过。 现在,他要面临的就是面试这最后一关,而他面前的五位考官,让冯尹彬有些非常意外,因为这五个考官中有两个并未穿军装,而是长袍马褂,戴着眼镜坐在那就想两个教书先生。 “坐,冯同学。”最中间的一脸憨厚的三十岁年纪的军官说道。 冯尹彬向众位鞠了一躬,才坐下来,他的行为让五个人对他心生好感起来。坐在椅子上的冯尹彬心中忐忑不安,心里想着他们会如何问自己问题,是不是问自己为什么要考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自己改怎么说才好呢? 正在冯尹彬胡思乱想之际。左手边第一位军官问道:“冯尹彬同学你是16周岁17虚岁,生于公元一九零零年,也就是光绪二十六年,请问你属什么?” “啊?”冯尹彬愣了一下,怎么问这个问题,随口答:“我是属牛的。” 第二位军官接着问道:“你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乘坐火车,先在běi jing车站去的天津。然后从天津到沈阳,从沈阳到长chun,在长chun的时候我在参军处报名点报名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员生。然后乘坐专列来到哈尔滨。”冯尹彬道。 ‘“从天津到滦县的车票是多少钱啊?” “啊?”冯尹彬心说怎么竟问这种问题啊,完全没想到面试会靠这个问题,便说:“是四毛四分钱。”由于民国铁路民间乘坐采取的是分段收费。并不是现代的一票到底,除了要交给交通部之外,还要缴纳各省的同行厘金,对于直属zhong yāng的地区倒是全部交给交通部,在军阀所处的省份往往还要分给军阀一部分。也因此每一段铁路的票价也不一样,考官考察他这个,若是记忆力差的,还真答不上。 中间的考官点了点头,向两个穿马褂的人示意了一下,最右边的人便问道:“你对秦始皇这个人怎么看?” “秦始皇?” “是啊。” 冯尹彬稍微考虑了一下。朗声说:“秦始皇一统六国,盖世奇功,大丈夫莫不过如此。” 这人反驳道:“秦暴政严苛,残杀六国百姓,好大喜功修筑长城。致使长城脚下白骨累累,如此暴君怎能称之为英雄?” 冯尹彬立即争辩说:“六国相互残杀,致使中华文明四分五裂,若非秦始皇一统六国,使天下大一统,如今哪来的中国?哪来的中华文明。中华文化?楚越吴晋燕赵秦鲁齐,两千年前中华文化割裂的影响一直到如今,如今各省习俗仍旧如此各异,乡民相互攻击,何也?若非秦始皇一统六国,不知中国分成几个小国,可能,如今之中国早已经成为了乡语遍地,各自文字的诸国了。” 这人点点头,道:“有自己的du li思想,过了。” 冯尹彬开心了起来,右边第二个穿马褂的人说道:“你年纪轻轻,熟读诸子百家,又通晓数学科学外语,可是你又自幼父母双亡,还就读与京师贵族学校,介绍一下吧。” 冯尹彬最担心的来了,他一直没有说自己的身份,就是怕遭到拒绝,因为身份的问题遭到拒绝,他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抬起头,道:“我三爷爷是大总统冯国璋,我自幼寄养在三爷爷家中。” “这就对了。”这位考官道,“冯氏家族一向严于治家,冯氏家族的子孙人品方面自然没有问题,我问完了。” 中间的憨厚军官道:“这样,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你要听仔细。” “是。” “你能否以祖先的名义发誓,忠于领袖王茂如,跟随他重整国家,摒弃所有的杂念,一生献给领袖王茂如?”憨厚军官少有的厉sè问道,又说:“你仔细考虑清楚,我们的军队需要的不单单是人才,更需要忠诚与荣耀,想要升官发财,想要别有用心,不要进来。一旦你发誓之后,你的生命,从此之后就属于尚武将军王茂如,你就把生命献给了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所以你一定要考虑清楚。” 冯尹彬头脑中有些乱,对于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来说,有些东西看似与他遥不可及,就想尚武将军王茂如一样,他从未见到过他,只是在民间流传着他的故事,在电影中看到了他的英姿。然而年轻的荷尔蒙,很快就联想到中华民族,中华民族的崛起。他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坚定,说道:“我宣誓,效忠于尚武将军,效忠于中华民族。” 中间的军官立即笑着站起身,其他人也站起身,拍起手来。中间的军官走了过来,冯尹彬荒蛮站起,那军官说道:“你很好,从先现在开始,你被录取了。” “我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的军官生了?”冯尹彬惊喜道。 军官点点头,道:“你被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情报分析科录取。” “情报分析科?”冯尹彬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专业。他知道的陆军专业有步兵科,骑兵科,后勤科,炮兵科,如何还有一个情报分析科,这又是什么学科? 军官向其他四人点头示意,其他四人离开。并关好了门,军官这才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郑二根。黑吉联军总安全部情报处副处长,负责培训忠于尚武将军的特工人员。” “特工?”冯尹彬立即说道:“我不想做特工,我想做步兵军官。” 郑二根道:“你看过《尚武大阅兵》吧?” “是的。” “你记不记得有一支带着黑sè面罩的阅兵部队?” “有过印象。” “他们就是我们最jing锐的情报处特工队。只有最jing锐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情报处担任特工,毫无疑问,你就是我们需要的人才。”郑二根说道,又笑了起来,“而且,即便是特工,也并非不能进入军队。” “特工也能进入军队?”冯尹彬挠着脑袋奇道。 “你以后就明白了。”郑二根呵呵一笑道。 冯尹彬被带到了萨尔图的一处秘密基地,在这里,他将学习伪装。格斗,枪械,shè击,攀爬,外伤救治。情报搜集、分析、整理,下毒,刺杀,逃跑,心理分析,sè诱。各种车辆驾驶,飞机驾驶,机械使用,强化记忆,外语。这里就是王茂如最核心的地区,建立在后世的大庆石油油田所在地,地上是他的绝密力量,地下,是属于他的黑sè黄金。 因为在这里他只是一个只有编号的学员,而且一个班二十个人自己又单独的宿舍,除了在自己的宿舍,任何其他时间都要戴着面具,相互之间只是凭借着声音来辨别彼此。冯尹彬在此认识了一个编号9527的学员,因为他的编号是9528,两个人座位和宿舍都是挨着的,在这个枯燥甚至有些冷酷的地方,建立友谊也是有些困难的。 在一次制作炸弹的时候,冯尹彬不小心安装错误,9527一脚将炸弹踢进了茅厕,虽然炸塌了茅厕,但救了他的xing命,由此冯尹彬认定了这个救命恩人为自己的好友。 9527听声音也是个年轻人,岁数不大,口音中带有山东一带的口音,或者是徐州一带的口音,因为哪些地方口音挺相似的,冯尹彬倒是搞不清楚。 他们的学科是分为三年学完,第一学期为期三个月,只学习伪装,情报搜集、分析,格斗,枪械,shè击和驾驶,在这里的每一天他们几乎都在学习,每一秒都在学习着,很快,充实的学习生涯结束了。二十个人的班级的第一学期也即将结束,他们将到各个地方进行实习,几个月之后将分别回来,继续学习。 情报处副处长,情报特工培训主管郑二根背着手,望着这二十名学员,满意地点头,说:“你们都表现得非常优秀,我相信,你们将来会是全世界的特工之王,全世界的zhèng fu都会因为你们而风云变sè。好了,现在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相互和同学告别,但是记住,不要摘下面具,特工,一旦你的身份暴露了,你的特工生涯就结束了。” 短暂离别不意味着分别,但是谁知道呢,未来会怎样,冯尹彬从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忽然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不同,忽然之间接触到一个前所未有的世界,刚开始进入这个所谓的特工培训中心,他心中还满是迷茫,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通过三个月的学习,他了解到了自己的任务和刺激,特工,刀尖上的舞蹈家。 冯尹彬走到9527身边,笑着说:“9527,兄弟,暂时离别了,拥抱一个吧。” 9527大方地走过来,笑着拥抱了一下他,小声地说:“我叫李慕含。” “冯尹彬。” 两人彼此给对方肩头一拳,笑着离开了。 冯尹彬,任务是进入黑龙江省公立第一中学,作为插班生就读,任务,探查黑省第一中学中是否有人组织社团,或宣传党派思想。 李慕含,任务是伪装成乞丐,打入中国布尔什维克党,探听消息并随时监视其动向。 两个被后世传诵的特工,就此开始了他们的传奇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