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6章 震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6章 震怒

ri本人的yin谋没有得逞,王茂如没有死,回到哈尔滨领事馆,佳田龙一和川岛速浪相视无语,不一会儿前田新兵卫兴致匆匆地走了进来,道:“佳田领事,川岛会长,王茂如君死了吧?” 川岛速浪站了起来,走到前田新兵卫的跟前,盯着他的眼睛,忽然骂道:“八嘎,你这只蠢得就想马卢达的猪!”说着扬手给了前田新兵卫一巴掌,这一巴掌足够狠,直接将前田新兵卫达到在地,脑袋撞在拉门上,撞坏了墙壁滚到了外面的屋子去。免费电子书下载 前田新兵卫不敢抵挡,被打掉了三颗牙齿吐在地上,还得擦了擦嘴里的血跑回来继续低头受罚,不过川岛这一巴掌也把自己的手给打脱臼了,揉着手脖子怒道:“蠢货,八嘎。你知不知道,我们的大陆政策是支持王茂如帮助ri本统一东北?你杀死了他,与大本营参谋部的计划相违背?” 前田新兵卫说:“我是奉ri本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 “关东军司令部?一帮蠢货。”川岛速浪恨恨地说,“他们支持张作霖?哼,这没文化的土匪我最了解,他jing明的就像是一条鳗鱼一样,而且,满洲在他的手中绝不会强大。” “正因为如此,才让他成为东北王,如果支持王茂如,王茂如会把东北建设得非常坚固,我们更加难以占领。”前田新兵卫反驳道,“川岛先生,刺杀失败是我的责任。但是我还是支持关东军司令部的决定,除掉王茂如,支持张作霖。” “你们这些蠢货啊,为什么不能理解大本营的决定呢?”川岛速浪感到一阵悲哀,ri本东京的大本营已经决定支持王茂如,而一直有极大的自主权的关东军这里却出了岔子,他们决定支持张作霖。又让ri本人陷入了两难之中。川岛速浪长叹一口气,对佳田龙一道:“看来,我的去一趟大连。说服一下关东都督中村雄次郎少将,这里就交给你了。” “好的,川岛先生。”佳田龙一道。 路过前田新兵卫跟前。川岛速浪冷冷地说道:“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你没有杀死王茂如,让他对ri本心生jing惕,让我们很被动,你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谢罪吗?” 前田新兵卫冷汗一下子流了出来,川岛速浪,你居然让我自杀吗? ————————分割线—————————— 王茂如回到了阔别几个月的黑龙江督军府,府中的夫人们欢喜得不得了,如今宗鼎、采薇和宗孚都会说话了。只是会简单的说几句,宗鼎和宗孚之差了两个月而已,但是似乎宗孚更加聪明一些,会说的话比大哥宗鼎还多,只是宗鼎胆子大了。见着王茂如,就喜欢揪他的小胡子玩。宗鼎胆子大,宗孚聪明,采薇乖巧,三个孩子让王茂如很是有种温馨的感觉,这是一种家的感觉。没有孩子的人,是很难理解守护孩子的幸福和责任的,和小孩们玩闹了一会儿便吃家宴。 大夫人乌兰图雅如今还在呼伦贝尔,似乎乐不思蜀了,身边便只有玉琢玉蝉和智雅三个,还有一个陪吃的干妹妹美咲。美咲和智雅关系最好,因为都是ri本人,两人也经常在一起,倒是让彼此都不寂寞了。 王茂如问了一下家里的大事小情,玉琢把家中安排的井井有条,看起来,“大总管”这个角sè非玉琢不可,玉蝉安静地照顾着两个小孩儿,比起玉琢来说,玉蝉更像是这两个孩子的妈妈。智美熟悉了这里的生活,却不习惯,于是又重cāo旧业,居然学着写起了小说,还在《天下新闻》的副刊上以井蝶的笔名写了几篇小品。美咲在学校中受到许多男孩子的欢迎和追求,虽然这个年代没有评选校花的活动,但是私下里有许多人又是写诗又是写信给她,追求喜欢她的男孩有一半男生之多。 细细的和家人聊了之后,王茂如刚要休息,便听到外面有人叫喊起来,管家忙王鹏跑进来说:“主子,袁大公子来找你,我看他很生气,好像要跟你吵架。” 王茂如倒是奇了,找自己干什么,便说:“让他来啊,怎么回事,我可没招惹过他啊。”等到袁克定气冲冲地跑了进来之后,把帽子往桌子上一扔,见他怒道:“秀盛,这个官我不干了!” “怎么了云台兄(袁克定的字)?是谁把你气成这个样子?”王茂如笑着问,也不生气,对于袁克定,王茂如一直保持着尊重,虽然袁克定如今是落架的凤凰不,然而提携之恩却总要报答。而袁克定自从大起大落之后,做为黑龙江官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从未被人投诉过。(真实的历史上袁克定不好酒不好sè不贪财,但好追逐权利,后世抹黑未免太过) 袁克定气氛不止,道:“八一三案,不知秀盛知不知道?”王茂如茫然不知,摇摇头,袁克定怒道:“一个十三岁女孩啊,就这被他们糟蹋了,还不让我重判,我这官当得有何用?有合同?郑板桥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我不能主持公道判案,不如卸职罢了。今天,我便是向你请辞的。” 王茂如皱起了眉头,声音冷了下来,道:“怎么回事?” 袁克定便将八一三案前后讲了出来,原来是私立高小(类似于初中)育才高小六年级女孩,今年才十三岁,家里生活尚好,女孩发育较早,人长得又漂亮,受到许多人关注。便有一个中学十一年级的男生追求,但小女孩吓坏了,拒绝了他。该男生实乃纨绔子弟,从未被人拒绝过的他恼羞嗔怒,遂即带着家丁跑到育才高小趁着放学之际绑走了女孩,帮到旅馆之后找了七个同学来一起将她轮。。jiān,之后将该女生扒光了扔回到学校门口。该十三岁女孩经过此事疯了,后来跳井自杀。而jing察厅jing察将这八个男生抓起来之后,却不想触怒了许多高官,这八个男生很多都是纨绔子弟,背后父母关系强硬的很,并要求袁克定判他无罪。 但是官袁克定判的是罪行的轻重,有罪无罪是陪审团来判断,于是这些家长等到陪审团名单一出来,立即通过关系找到十二名陪审员的陪审团,有的威胁,有的利诱,让这十二人陪审团宣判无罪,辩方律师宣称该女生是自愿,小小年纪勾引少爷们恣意妄为,不起诉这小女孩家里放纵女儿已经是自卑为怀了。 当陪审团将无罪的定论交给袁克定之后,全都惭愧的低下了头,不敢看袁克定愤怒的眼睛,袁克定全身颤抖着坐在官席上,宣布判罚决定延后公布,立即有许多人大叫大嚷起来,说袁克定是没资格,包庇罪犯,冤枉好人。这些家长们也找到报纸,让他们拿袁克定之前怂恿袁世凯称帝的旧事做文章。但是所有报社都归王茂如御笔杆子李子文管辖,李子文可是直到袁克定和王茂如的关系,于是要求不准发。这些人于是花钱找人在外省声势,声讨袁克定,给他施压,让他尽快结案。 王茂如平静地听完了袁克定的陈述,实则内心充满怒火,他走到桌子旁捡起帽子,给袁克定戴上,还帮他整理了一下,淡淡地说:“走,带我去那女孩家。” “你要……” “祭奠一下早逝的花朵。”王茂如叹了一口气。 “秀盛,你要……” 王茂如点点头,道:“云台兄,这件事不单单是有人质疑法律,还有人想借机掀翻我的zhèng fu。”作了一个砍刀的手势,冷声道:“该死一批人了,你会忙起来。” “你要杀多少……人?”袁克定捉摸不透他了,原以为能看清王茂如的内心,现在越来越发觉看不清这个人。 王茂如只是说了三个字“不会少”便与他上了车,在齐齐哈尔的街上七拐八拐最终到了一个胡同,里面住的人不少,四周的邻居也都是殷实小户人家。当王茂如的卫队出现的时候,整个胡同的人都吓了一跳,当得知是尚武近卫队之后,一个老汉突然跪在地上磕头哭喊道:“秀帅,月儿死的冤啊!” 其他邻居也跪在地上喊道:“秀帅要给月儿做主啊。” “起来。”王茂如朗声道,“今天我就是做主的。” 听到他的话吗,百姓们的眼泪刷一下流出来了,邻里街坊的虽然时常有些小矛盾,然而年幼的月儿的惨死去让他们不能无动于衷。看着月儿从小长到大的老邻居们早已尽将她视为自己的孩子,却眼睁睁看到她惨死无能为力,怎能不引起公愤。 王茂如走过人群,在袁克定的引导之下走到被害女孩月儿家门口,邻居们也站起了身,仅仅地跟在王茂如等人身后。只是苦了近卫队,他们不知怎么保护王茂如,只能掺杂在邻居之中,手放在枪上,随时注意着动向。被害的女孩月儿家在胡同中间,远远地看上去是个小门小户,月儿的父母早就听到邻居的招呼,得知尚武将军来了,父亲缠着小脚母亲站在门口,其他在内的亲戚们也纷纷跑了出来候在门口。大门上还挂着白帆布,地上撒着纸钱,王茂如走到门口,说:“我来拜祭一下月儿。”月儿的父母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跟在王茂如身后进了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