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8章 我是传奇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8章 我是传奇

当百姓看到王茂如进入月儿家,把交给月儿的父亲,说自己办不好就让他打死自己的时候——文章戛然而止。百姓纷纷高呼,下面呢,接下去呢,下面的故事呢?后来怎么样,后来怎么样了?有人还跑到报社,哭喊着:“秀帅不能死啊,秀帅不能出事啊!” 报社的人抹着汗说:“秀帅没事儿,要不然咱们省能这么稳定吗?” 这第一篇故事有些太传奇,不单单是两省的一千二百万百姓被吸引了,全国各地报纸纷纷转载,堪堪一个大民国四亿百姓人民,居然被一片故事连载所吸引,不能不说这其中王茂如贡献了极大的功劳。百姓但凡听到尚武将军王茂如的名号,便感兴趣了,这将军又出什么事了?尤其是同情弱者,希望有一个人能挽救民众于水火之中,王茂如重审月儿案件,更是让百姓把他当成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有人曾经说过,中国的人,是非常容易成神的,只要这个人做了让所有百姓都敬仰的事儿,他就会被奉成神。中国百姓很容易在心里给自己找一个依托,至今为止大家相信一定会有一个青天大老爷,给自己洗刷冤屈。王茂如的秀,正击中了百姓心中最若软的地方,让他们不由得把心揪起来,关注着尚武将军王茂如。 第二份报纸先是在黑吉联省的两省刊登,第一天便被抢购一空。报社只好连夜加印。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转载也在当天最远两天之后印刷出来。 前一份报纸上讲到尚武将军王茂如把枪交给月儿之父,月儿之父接下来把枪还给秀帅,说相信秀帅的为人,相信秀帅能够帮助他们百姓,为民做主。秀帅之后亲自审案,发现此案有蹊跷,化妆成侦探探访陪审团成员家中,发现这些陪审员都收到一笔巨资。正在暗访的时候,遭到了一伙儿人的袭击——又戛然而止! 好嘛。这故事越来越离谱了,王茂如看了报纸之后,连忙将这写故事的人,李子文叫来。训斥说你这写的都是什么玩意,李子文也苦着脸说:“秀帅我这边从jing察厅得到的资料有限,他们什么都不跟我说,你让我咋整啊,我只能编故事,您是不知道,催更的人太多了,要是我编不出来故事,我的被骂死不可。” 王茂如道:“你编故事就好了?你变这个什么故事啊?还我乔装城侦探——我又不是柯南和福尔摩斯,两省这么多事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查案子。你胡编乱造也得靠谱一些啊。” 李子文兴奋地说:“秀帅,其实越是不靠谱越是吸引人信,现在全国上下都因为这篇文章认为您是青天大老爷,盼望着您早ri统一中国呢。” 王茂如笑了起来,想想,还真有意思,但是叮嘱道:“记住,不要太离谱,还有,这件事主要是jing察再查。你别把功劳都放在我头上啊。” 但是在9月16ri的时候,黑龙江高级法院公开审理了名动中国的“十二陪审员受贿案”,这是陪审员首次受审,jing方掌握了充足的证据,十二名陪审员不管是受到要挟还是受到贿赂。他们践踏了法律,违背了誓言而遭到审判。 这次对十二名陪审员的审判因为太过轰动。因而邀请的居然是全国各地的十二名记者做本案的陪审员,一般当记者的都有猎奇和强烈的正义感,“陪审员受贿案”经过了三个小时的审判,被十二名记者陪审员判定有罪,然后袁克定判罪,他说道:“此十二人,知法犯法,违背道德,违背誓言,故意践踏法律,故意践踏人类良心底线,收受贿赂,伤害被害者,保护罪犯,因而罪大恶极。我宣判,十二名陪审员,被判入狱三十年,没收全部非法所得,并处以罚金两百块大洋。终案!不得提起上诉!经所有法官裁定,此案作为例案,从此之后以此裁定,永不得更改。”一声重锤声,宣判了这十二名受贿者最后的下场,此案作为八一三重案的后续,并且首次将陪审员受贿罪定下三十年的罪刑,着实吓着了以后的陪审员们,也同时惊呆了其他省的人。 这陪审员看似权力很大,却不想犯了错这么伤人啊,这十二名陪审员算是摸石头过河的那块石头了,下场未免太惨了些。 第三篇故事报道也随后刊登出来,秀帅惊险逃脱,jing察神兵天降,将这罪犯一一擒获,然而秀帅却受到了压力,原来侵犯月儿的那八名罪犯家长都是高官,他们早就对秀帅心生不满,觉得秀帅入住zhèng fu之后,励jing图治改革创新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紧衣缩食——好吧,李子文的拍马屁无处不在又无所顾忌——他触犯了那些旧官员们的利益,秀帅让他们没有办法再搜刮百姓们的钱财,断了人家的财路,这些人早就对他不满了,于是他们又暗中计划对付秀帅…… 天可怜见,这八家官员早就被控制起来,并且被转移到了秘密地点关押起来,那还会相互串联要反丢王茂如,这李子文造假的无耻程度,跟某些撰写历史的文人有的一比了。不过原本大家都知道陪审员受审案件,以为第三周的故事没有多少jing彩,却不想峰回路转,大家继续揪心起来,到底秀帅会遇到什么困难呢?这么好的官,凭什么好官总会遇到那些坏官的迫害呢? 这时候王茂如查案的故事,也可以说《月儿案件》,不单单流传到了全国,甚至流传到了ri本和东南亚,孙中山读了报纸都连连称赞王茂如的不凡,倒是汪jing卫说:“大总统(孙中山此时担任南方临时民国zhèng fu非常大总统一职),这是真的假的啊,我怎么感觉写是不是真事儿呢,虽然我没见过王茂如其人,但是他又不是三头六臂,放着大事儿不去做,天天泡在jing察局中查案子,他又不是探员。”孙中山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件事儿是不是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众都希望是真的,民众也断定了是真的。” 王茂如的确是没有趣关注这件事儿,他找到唐绍仪,对他说:“唐省长,选举的事儿准备的如何了?” 唐绍仪道:“已经差不多了,但是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选民参选,大选的ri期也定在了双十节。” 王茂如拍手道:“好ri子,正好,喜庆的ri子啊。”又将自己桌上的一片稿递给他,笑说:“喏,这个是我拟定的一部法规初稿,您老看一下,然后让议会讨论一下实时通过。”一般议会讨论一件事,总是拖啊拖,倒是王茂如有了个好主意,说法律法规最多一个月核准,如果还没有讨论实行,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不得下班……好嘛,不愧是袁世凯的得意门生,将袁世凯的无赖手法学的十足。 唐绍仪接过手,定眼一看,写着《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喜道:“这是……保护妇女儿童的?” “是。”王茂如道,“月儿案件让我看到了法律法规上的漏洞,时代在进步,同时法律也该进步了。此前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法律,不代表以后不再出现。这八个祸害月儿的人,他们不但是触犯了法律,还触犯了社会道德底线,你看一下最后一条,是我着重加上去的,那就是轮。jiān罪,必须被判死刑。” 唐绍仪吃了一惊道:“死刑?会不会太严重了?那可是八条人命啊,八条……” 王茂如摆了摆手,道:“不可以,伯父,我不知道其他国家或者地区对妇女是否保护,但是在我手下的黑吉两省,绝对不可以出现这样道德沦丧的案件,轮。jiān罪不单单是侵犯行为了,还是道德行为,你知道吗?”他冷冷地对着唐绍仪,唐绍仪半响才说:“我只是觉得重了一些,嗨,只怕是议会不同意。” 王茂如冷笑起来,道:“如今月儿案件这么火热,他们谁不同意,等着挨骂吧。” 这条《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出乎唐绍仪的预料之外,只用了三天,省议会就通过了,在这条法律出台之后的第三天,黑龙江省高级院再一次开庭审理了“八一三案件(月儿案件)”。 这一次,旁听席同样座无虚席,来自全国的记者和世界各地的记者或拿着笨重的照相机,或拿着本子记录,着这历史xing的一刻。 主控官公诉完毕之后,新的十二名陪审员最终判定八名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的纨绔少年有罪,而民国法律规定男xing十六岁女xing十四岁成年,因此这八名少年都是成年犯人。袁克定根据新的《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最后一条最终裁定八名罪犯有罪,被判死刑,此案件同样作为例案,当未来发生同样案件的裁定依据。 李子文的第四篇故事,写了秀帅覆雨翻云,在jing察的帮助之下,找到了这八个高官贿赂的证据,又查到这八个高官准备联合起来推翻秀帅的计划,jing方一举将这八个人势力铲除,期间jing方与八个高官的杀手如何搏斗如何枪战,让王茂如看完不由得感慨这李子文要是生在百年之后,估计起点又会多了一个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