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29章 被卖了还给数钱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9章 被卖了还给数钱

卷三千古奇功 第329章 被卖了还给数钱 第四篇故事的最后是秀帅得知这八个高官荒yin无道,残害女xing,秀帅继而制定了《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递交给议会,而在议会上为了这法律是否通过,又有了一番唇枪舌剑。故事的最后,李子文附上黑吉联省发布的地方法规《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全文,最yin险的是,在这法规最后,八名高官的人名,籍贯,年龄,党派,用冰冷的文字写了出来。 第四篇连载故事就是一把毒针,它yin险的刺向了黑龙江州长竞选中民族复兴党的最大对手,几乎将民党刺死,因为八名高官之中有五名民党员,两名无党派人士,一名支持布尔什维克党的官员。 布尔什维克是躺着也中枪,那名官员只是在公开场合的时候做样子说支持布尔什维克关于工人权力的追求,却不想这被翻了出来,把中国布尔什维克党也给破了脏水,本来还很热情的青年学生们,顿时犹豫了起来。 当脸sè苍白的廖仲恺将报纸递交给孙中山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们都上当了,这王茂如是借刀杀人啊。” 汪jing卫接了过去,转交给孙中山,孙中山推开,冷冷地说道:“我就知道,这王茂如狼子野心,也就是第二个袁世凯。”他深感上当受骗,因为李子文前三篇文章发表的时候,民党的人还到处在各种场合中表扬王茂如为做主不怕强权,却不想此时被人一枪打中,当真是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一向xing格强硬的孙中山,气得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王茂如此时已经到了哈尔滨联军司令部,看了看各省的报纸,奇怪地问:“怎么民党的人不继续吹捧我了?” 蒋方震等人忍不住乐了,祝永泉道:“秀帅,你可真是……”蒋方震说:“你可真是坏的够可以的了。” “no no no ,这不叫做坏。这叫做智谋。”王茂如哈哈一笑道。 “只是这样一来,您就把民党得罪光了。”祝永泉提醒道。 王茂如冷笑了两声,道:“民党。我倒真不怕他们,我怕的反倒是布尔什维克,民党的三min zhu义在百姓之中行不得通。什么民族民权民生,而布尔什维克的打倒一切不公平和剥削,才是我们的大敌啊。他们是我们的心腹之患,他们的口号对百姓来说太具有诱惑xing了。” 几ri之后,北方热闹的“八一三例案”完结,从此之后定xing轮。。jiān案属于极端恶劣案情,处以极端刑罚,其用刑之重全世界第一,中国古话所说的法不责众在此根本行不通。这项法规在全国引起了讨论,对于妇女儿童的保护。也引得许多文化人议论。当然,反对者有之,支持者有之,《天下新闻》特地做了一番调查,绝大多数人支持《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对于女xing而言。黑吉两省因为这一部法律的实施,突然一下子成了全国,甚至全球最尊重女xing的地区。 美国记者甚至前来报到,由此,王茂如居然因为提出此项法规,成了第一个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中国人。时代周刊给他的评语就是:一个保护所有女人的将军。初听起来倒是觉得好笑,然而王茂如努力维护女xing权利的故事,也就是月儿的故事被时代周刊转载,在西方引起了舆论哗然。西方人比东方人生xing浪漫,而李子文的故事又写的悬念重生,虽然很多都是不实故事,甚至胡编乱造,但是西方人民也是非常具有娱乐jing神地相信,这个出身于小时候生长在西方的流浪儿,比起那些高高在上的政客更加尊重人民,懂得人民的疾苦。 “如果说,袁世凯让中国结束了上千年的皇帝统治,那么将来,也许年轻的将军王茂如会将先进的欧洲文明带入中国。”美国《时代周刊》如是结尾。 这边王茂如派遣特工去沈阳暗杀ri本军人,引起了ri奉冲突,ri方勃然大怒,跑到外交部去闹,一定要讨一个说法。张作霖也郁闷住了,自己还真是流年不利,怎么还遇到这事儿,于是只好带着礼物去ri本领事馆求和。然而ri本驻沈阳新任野田冢人领事拒绝了张作霖的求和要求,说此时一定要中国zhèng fu有所交代。张作霖非常无奈,心中大骂ri本人和惹事的士兵,而随后第三天,有人报案说ri本人伏击了一队中国士兵。 张作霖连忙压制住士兵的愤怒,让人调查,但是张作霖的研制引起奉军士兵的不满,在有心人的叫嚣下,驻新民府奉天省新五团哗变,张作霖立即派遣洮南镇守使新编第二十九师师长师长吴俊升前往新民府镇压哗变士兵。 吴俊升来到之后,安抚新五团士兵,说大帅一定会给兄弟们一个公道,并将第五团中闹事最凶的二百人带上火车,说带他们去奉天城里找大帅。火车行至一半的时候,吴俊升下令停车,说让这二百个人出来他要亲自给他们训话,结果二百手无寸铁的士兵下车之后,被吴俊升一声令下,全部被吴佩孚的队扫死。随后吴佩孚返回新民府,并将屠杀消息告诉其余士兵,吴佩孚的冷血虽然让军队中的不稳定分子老实下来,不过也给以后带来了隐患。 张作霖派遣王永江调查士兵被杀,然而所有结果都表明是ri本人所做——当然,ri本人是不会同意的,于是两方扯皮。 九月份之后,双方的扯皮还是没完没了,但是由于中国方面死伤了四十多士兵,ri本人的气也消了,趁机向段祺瑞zhèng fu所要拉宾铁路的修筑权。段祺瑞考虑到向ri本借款,于是准备答应,却不想被人揭发段祺瑞买过之举,于是全国在一次哗然起来,甚至北方各军阀也开始不满段祺瑞的行为。 黑吉联省大都督孟恩远代表黑吉两省一千二百万百姓,要求段祺瑞作出解释,为何出卖国家利益,并要求段祺瑞下台以谢罪天下。 王茂如趁机练兵,将黑吉联军十个陆军师供给三十个旅重新整编一遍,确定各长官军官,确定军衔编制,确定驻军地点。 黑吉两省十二个州之中,论地理位置,呼伦贝尔州和吉长州最为重要,一是王茂如的老巢,二是和张作霖以及ri本关东军利益争夺处。王茂如除了派遣别列维尔杰第十师镇守长chun府外,另外派遣张奎武的第九师镇守吉林府,派遣赵增福第二师驻防吉林长chun之间的九台县,若发生战争,赵增福任吉长镇守使,战时指挥了第九师第十师。派遣王其垣第八师,宫小旗第四师驻守呼伦贝尔,宫小旗任呼伦贝尔镇守使。盖天久第五师驻军西布特哈州,盖天久任西布特哈镇守使。李品仙第一师、费朝贵第六师驻防哈尔滨大本营,任元星第三师驻扎绥芬河任绥兰镇守使、高士滨第七师驻扎吉林省东宁县任东宁镇守使。十个师,其中七个驻扎在吉林省,三个在黑龙江省,可见王茂如对吉林的看重了。 由于升了官,于是各个长官皆大欢喜,当然,军不扰民的政策还是要执行的,尤其是对高士滨和别列维尔杰而言,约束手下尤其重要。 这个时候,王茂如的几大对手整个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张作霖正因为与ri本人的冲突而焦头烂额,而段祺瑞派到护法军与北洋军的湖南前线督战。 却说这段祺瑞也是郁闷异常,本来以拉宾铁路为抵押借款,因为被有心人这么一揭发,好么,借款没结成惹得一身sāo,孟恩远强烈反对,这吉长铁路是我们黑吉联省地盘的,你算哪门子葱,于是此事黄了。但是段祺瑞手下也是有能人的,这能人就是徐树铮的至交好友曹汝霖。 曹汝霖是上海人,前清时期在ri本留学,肄业于ri本帝国大学,之后留在ri本生活,与章宗祥两人在ri本的时候关系极好,当前清贝子载振访ri的时候这两人投机组织一群留ri学生热情招待,从此之后飞黄腾达起来。中ri间岛冲突的时候,曹汝霖以安东至奉天,吉林至长chun的铁路全转让给了ri本。ri本本来想要趁机占领安图、珲chun、汪清、延吉、和龙五县,由于清zhèng fu的力保,五县没有被ri本人抢去,但是却丧失了许多主权。(间岛冲突可查百度,就可以知道为什么东北人对韩国人这么不友好了。) 曹汝霖以在西北设立电报局电报所,创建西北电信的名义,并以此为抵押,向中华汇业银行(名字是中华,实则ri本银行)借款两千万ri元,充作段祺瑞的军费。 知道段祺瑞有了两千万的军费,各路诸侯纷纷索要军费,有的地方还故意战败给护法军,以士兵军饷不足士气低迷为由索要军费,原本在湖南就失了民心的北洋军,再一次被护法军打得连连后退。段祺瑞这两千万元军费还没有捂热乎呢,就洒水一样洒没了。于是段祺瑞只好再找曹汝霖,曹汝霖说:“现在卑职办法倒是有,只是招惹别人不快。”段祺瑞就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连忙追问什么方法,曹汝霖说:“不如把顺济铁路(直隶顺德到山东济南)修筑权抵押给ri本zhèng fu,尚能借款。”段祺瑞赞道:“此时公可了一个大功劳了。”曹汝霖又用顺济铁路修筑权跟ri本借了两千万,段祺瑞于是要求曹锟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