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守备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三十三章 守备队

第三十三章守备队 徐树铮看着王茂如,心中却想到了交通部的铁路护路队,交通部有一只武器jing良专属于交通部的武装力量称之为交通护路队,效仿俄国中东路护路队和ri本南满铁路护路队,并不在陆军部管辖内,而且这支护路队有两个团的人,战术素养极高,武器jing良,教官请的居然是德国教官,否则梁士诒也不会在陆军部面前那么嚣张了。飞行队如今名属交通部,要是让他们再到袁世凯面前弄一个交通部飞行队护飞队,这就太让陆军部难以容忍了。而且听人说,交通部的人还真有这个打算,这大义不能让交通部得去。于是徐树铮就说:“这样吧,我给你一个临时编制,暂定为陆军航空兵守备大队。”徐树铮道,看他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解释道:“你们的飞行队迟早会回到陆军部的,交通系把持飞行队,也为非是为了炫耀而已。你们的作用就是用来做庆典,这些政客什么都不懂。现在段总长不在běi jing,等他回来,你们飞行队估计就回到陆军部了。到时候你们就是陆军航空兵,你们的人先用航空兵守备队这个编制。但是这也是陆军部第一次颁发特殊编制,所以只能给你们军衔和一个连的军饷,其他军饷军装你们需要自筹,但是对于王大老板的你,应该是没问题吧?” 没问题个腿儿,你丫想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以为别人都傻吗?忽然想到他说给一个连的编制,又说其他军饷?其他军饷是什么意思?王茂如点头又敬了一个军礼,道:“是,徐次长!不过属下有点不明白,这个大队……是什么编制?连级?还是ri本陆军大队编制?” 徐树铮差点没一口气憋过去,还ri本大队编制,ri本的大队编制就是一个加强营甚至陆军团级规模,这小子真有胆子,冷道:“不是说了吗?一个连的编制,还有的是守备队辅助人员,这些人员的经费你自筹。” 王茂如忙问:“徐次长,我有个事儿想求陆军部,希望给我们守备队一些军校生,我们那都是江湖把式。您也知道,我那现在几个手下都是绿林道上的,不成气候啊。” “人才没有,其他军队还缺军官呢,你自己找吧。”徐树铮冷冷地说道,一抬手,“送客。”副官笑吟吟地伸手说:“王中尉,请吧。” 王茂如一脸无奈,走到门口忽然卡在门边,道:“辅助人员包括补充连吗?”副官也是很无奈,不能人家卡在门口就扔出去吧,这个北大教授怎么这么无赖。 徐树铮很是烦了他,说:“包括!” “谢徐次长栽培。”王茂如连忙退出徐树铮的办公室,由另一个秘书带领,到陆军部领了一些军衔和帽徽。徐树铮忽然在里面反应过来,气的一口茶喷了好远,哭笑不得,道:“这个王秀盛,简直就是个无赖。” 按照北洋陆军的标准,一个陆军师由两个旅组成,一个旅有三个团组成,一个团三个营,一个营由四个连组成,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每个班14个人,每营军官23名共计527人,外加若干民夫。但因为徐树铮因为给他的是特殊编制,一个守备队,只有一个连的战斗编制和其他辅助编制,王茂如便去领了一个连的肩牌,帽徽,臂章和花名册。秘书说道:“这花名册一式两份,你回去注册完后,还要派人再来陆军部抄一遍。” “谢了。”王茂如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打美元,大约一千块,递给秘书,小声道:“辛苦了,辛苦了,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这……”秘书贪婪地看着那美元,美元他是认识,在口袋里捏了一下,感觉到里面的数目不小,陪笑道:“我叫牛德禄,陆军部三等秘书。”握了一下手,王茂如笑道:“王茂如,交通部飞行科副科长。”两人相视,哈哈大笑起来,王茂如拍着他肩膀道:“兄弟,陆军部有什么好消息,还请兄弟你通报一声,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万一以后我调到陆军部,咱俩可真是铁杆了。” “那是,那是,不如今天小弟做东,请王兄去东来顺吃火锅,咱们聊聊陆军部的事儿。”收了礼之后的牛德禄明显更加友善起来,笑道,又低声说:“要不要多弄一些军装军帽帽徽什么的?” 王茂如很惊讶道:“还能多领一些?” 牛德禄笑说:“别人不能,但小弟却是有办法,且等小弟一番。”说罢跑到陆军部后面的装备科,让四个小兵抬着两个箱子过来,说:“好咧,小事儿一桩,这是一个营的帽徽,肩牌,臂章,花名册,还有一些皮带武装带什么的。军服要去陆军部军需局去领,不过不在城内,在南苑。” “这些东西花费牛兄多少钱啊,这钱不能你出,我来,我来出。”王茂如忙道。 牛德禄笑道:“这些不算什么,都是陆军部随手可动的东西,戍卫科的管事是我同乡。秀盛兄,你要给我钱可算是见外了。” 王茂如道:“既然牛兄不接受钱财,晚饭就我请了,行不?”看看表,道:“都四点了,该下班了,咱这就去八大胡同?”牛德禄忙推辞道:“八大胡同我一个小小秘书不敢去的,再说我家还有头母老虎,知道非得吃了我不可。”王茂如哈哈大笑道:“也行,那咱就去东来顺,走,走,喝酒要趁兴。”牛德禄道:“既然秀盛兄执意,我也不推辞了,请。” 两人出了陆军部办公楼,下面停着一排小轿车,王茂如带着他来到一辆比较豪华的汽车旁,两人乘这辆车来到东来顺,牛德禄坐在车里赞道:“王兄的汽车好气派,是意大利菲亚特汽车?还是美国奥兹摩尔比汽车?” “牛兄对汽车很有兴趣啊。”王茂如笑道,“这是法国的布加迪汽车,发动机是72马力,布加迪汽车在国内仅售十辆,其中五辆被我买下。这布加迪汽车制造理念就是舒适,高贵,身份的象征。”车里来到东来谁,下了车走进火锅馆,点好了菜,王茂如又道:“兄弟要是喜欢,这辆车就给你开走。” 牛德禄遗憾地摇头道:“不成了,连徐次长和大小局长科长都没有自己的小汽车开,我一个小秘书开个车,肯定得找人嫉恨。王兄你就不同了,你生来就是大富豪,还是大学问家,别人看到你开车定然认为你自己花钱买的,不会弹劾与你。要是我开,别说政法院弹劾,就是陆军部里面都玩死我。”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要是我掉到陆军部,是不是也得挨欺负?陆军部最有权的是不是徐次长?” “也不尽然,”牛德禄吃了一口涮羊肉,道:“陆军部总长多半不在陆军部中,只是挂着一个虚名,徐次长手握大权。不过徐次长脾气不好,对手下太严,大家暗里地都在骂他。要是有朝一ri他不在其位了,下面人踩他的人可海了去了。”两人又谈起陆军部的一些秘闻,无非就是莺莺燕燕等等传闻,不过王茂如倒是得知一个消息,蔡锷中将现在正在běi jing被软禁监视,王茂如问他原因,牛德禄说蔡锷同情革命党,前次孙大炮二次叛变,蔡锷的滇军没有帮zhong yāng军。王茂如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见一见这个清末民初的军神了,算算年龄,蔡锷现在才三十几岁,正是人生黄金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