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30章 调兵遣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30章 调兵遣将

然而曹锟和张敬尧按兵不动,等段祺瑞催电急了,反而带士兵返回,让好大一片地盘给护法军了。 高速更新护法军胜在北洋军阀内耗上了,若是直系皖系齐心合力,这护法军早就被打败了。段祺瑞本来就气得够呛,此时冯国璋派遣特使,要求段祺瑞委任曹锟为川湘粤赣巡阅使,段祺瑞更是差点气吐血了,坚决不肯答应任命曹锟为巡阅使,于是直系和皖系的仇更深了。 ri本人又找到了孟恩远,向孟恩远索要拉滨线修筑权,并主动提供贷款。孟恩远和王茂如商议起来,这拉滨线ri本看来是志在必得,然而拉滨线和吉长铁路不一样,拉滨线已经进入了黑吉联省的内陆,绝不能轻易给他们,王茂如建议孟恩远装病推脱,而自己就以不是大都督,不能做主为由拒绝。 两个狐狸商定之后,孟恩远就在一次看大戏的过程之中“病了”,而且病的不轻,市场抽筋失语,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得了“间歇xing帕金森”。ri本人非常焦急地派遣医生想要替孟恩远医治,但是大凡脑病最是难以医治,孟恩远时好时坏,医生也无能为力。 ri本人得知被耍了,气氛异常,但是又无可奈何,于是派兵在吉长铁路沿线。而吉长铁路东面有黑吉联军第九师,西面有第十师,中间有第二师,炮口随时指着ri本人,一旦发现有任何动静,绝对第一时间兵法而至,ri本人也颇为忌惮。 ri本人又找到了王茂如。王茂如的意思说你们ri本人今儿个支持我们孟大督军,明儿个支持张作霖,惹得我们大督军不快,我不能做主,ri本人怏怏而归。 而正在此时,德国人在俄国境内一路势如破竹,根据传回来的消息。德国人非常有可能打到哈萨克斯坦直接进入xin jiāng。而且由于中国宣布对德宣战,也算是得罪死了德国,德国一旦达到这里。必定入侵中国。于是段祺瑞慌了,徐树铮建议说道:“王茂如不是有六个参战师的要求吗?把他派到xin jiāng去不就得了。”段祺瑞急招王茂如入běi jing商议,王茂如哪敢去běi jing。徐树铮可是心狠手辣的人,自己万一去了羊入虎口怎么办?便直接问他们有什么要求,段祺瑞电报给他,要求他的参战军开赴xin jiāng,准备抵挡德军进入xin jiāng。 王茂如听了这个消息苦笑不得,德国能打到中国xin jiāng?玩笑开大了,段总统您想的也太远了吧。不过转而一想,xin jiāng,何不趁机提出要求,将xin jiāng收入囊中呢?于是对段祺瑞说自己要做蒙疆经略使。这历史上蒙疆经略使管辖之地就是xin jiāng和甘肃青海外蒙这些荒凉之地,都是鸟不拉屎的穷地方,段祺瑞冷笑,心说人家曹锟还知道要做川湘粤赣巡阅使,都是富庶之地。你倒好,要着鸟不拉屎的地方,也好,于是准了王茂如的要求,晋升王茂如军衔由为北洋陆军三级上将为二级上将,任蒙疆巡阅使兼任黑吉联省陆军总指挥。 得到命令之后。王茂如悄悄滴要求副参谋长郭松龄再一次组建两支陆军师,而亲自率领费朝贵第六师,高士滨第七师和任元星第三师北上呼伦贝尔,并调集所有汽车柴油战略物资,瞎子都看得出来,王茂如要准备借道外蒙古去xin jiāng。 外蒙古立即派人来,严词拒绝王茂如的借道之举,并以天气即将寒冷入冬为理由,劝王茂如调兵回哈尔滨。 王茂如心中冷笑不已,也不言语,将外蒙古使者请走,即将十月革命了,哥们也要收复蒙古了,你们丫的还以为主子能保护得了你们吗? 时间进入十月份,北方的天气变得寒冷了起来,冬装早早地发了下去,此次入蒙古作战,要做好冬ri作战的准备。不过王茂如的军队有冬ri作战的习惯,本次进入蒙古,用的全是王茂如手下jing锐,分别是第三师第四师第六师,另外第七师和第五师在呼伦贝尔随时准备待命。而对于组建的新部队,赵佳诚跑了过来,抱怨道:“秀帅,在这么下去,养不起军队了。”王茂如奇道:“我不是把美国的资产全都交给你了吗?怎么,不够了?一千多万美元呢。” 赵佳诚苦着脸,道:“您这十个陆军师一年军饷就得花两百万美元,此外吃穿住行打仗又得两百万美元,秀帅,您还投资建设,又是两百万美元,如今只有三百多万美元的存款了。” “啊?”王茂如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搞的?花钱如流水啊。” 赵佳诚道:“美国east军火公司今年的利润非常丰厚,估计到年底达到一千一百万美元利润预算,但是除了要缴纳百分之二十五的联邦税和百分之八的州税之外,还要有百分之三十五用于工人的工资,以及原料的采集,也因此只能剩余百分之三十二,也就是三百二十万美元。但是您把在摩根银行中的存款转移到中国之后,美国zhèng fu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制裁,我估计east公司只能给您提供一百五十万美元。” “都是坏消息啊。”王茂如心情郁闷地说。 赵佳诚道:“却也不全是坏消息,浦纳种大烟赚了不少。” 王茂如立即兴奋地问道:“多少,有多少?” “鸦片还在收割贩卖之中,但是根据他的估测,能买到两百万美元。”赵佳诚道,“若是量没有这么大,这么多鸦片能买到两百八十万美元。” 王茂如感到很高兴了,也就是说,明年开始自己就有了三百五十万美元的预算,而今年至今为止还剩余接近四百万美元,这是好事儿,战争打的就是持续国力。华夏民族银行的获益现在还没有计算上来,到时候恐怕又是一大笔。王茂如又问:“你的黄金开采如何了?” 赵佳诚问道:“秀帅你不是说黄金将来会作为货币储备吗?现在就使用?” 王茂如皱着眉考虑了一会儿,问:“开采了多少了?” “从去年到现在,一共开采到两顿黄金,按照如今的国际金价,这也值不了几个钱,您还是别打我的金子的主意了。”赵佳诚一副葛朗台的样子。 王茂如咧嘴笑道:“好好好,我不打你的金子的主意,年底的时候我问一下张弘扬,他那边有多少我都放在军队上。”前后计算了一下,觉得这资金一多,自己还真算不明白了,索xing又问:“我刚才算了一下也没算好,良言你现在给我仔细说一下,就现在,在你手中的军费到底有多少大洋?不要用美元结算。” 赵佳诚拿出记录本,仔细看了看,说:“如今美元升值了不少,嗯,我来算一下啊,如今财务处还有四百六十万美元,按照如今的美元和银元汇率来说还有军费两千零七十万大洋……” “等等!”王茂如立即说道,“你不是说还有不到四百万美元吗?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了?多了一百万美元?” 赵佳诚咂咂嘴道:“这不是距离年底还有三个月吗?我要把这三个月的军费给扣除掉啊,您老人家一撒手什么也不管,可我的天天计算着钱怎么花,怎么用,我要是跟您手一样松,咱们明年就喝西北风了。” 王茂如哂笑起来,赵佳诚从皮包里拿出算盘,噼里啪啦珠算了一下,嘴里还说道:“两千零七十万大洋,其中去掉三个月的军饷和其他消耗要四百万大洋,这样还剩下一千六百七十万大洋。表面上可以使用的是一千六百七十万大洋,但是世事无常,不能这样计算,可以使用的只有一千万,六百七十万大洋以备不时之需。” 王茂如一拍手,喜道:“成了,就用这一千万收复蒙古,够了!” 赵佳诚才听到这个消息惊讶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来是因为王茂如最近又要扩兵劝阻来了,却没想到王茂如根本不是为了扩兵,而是为了打仗。好家伙,打仗比扩兵还花钱,去年一年和今年上半年,王茂如打仗就花掉了两千万大洋,基础投入,民生民计,投资,兵工厂军工厂以及各种工厂,又花了两千万大洋,也正因为如此,赵佳诚不得不算计着花钱了。他立即跳起来叫道:“秀帅,您真的要收复蒙古?那地方打下来也没钱啊,鸟不拉屎的蛮荒之地,就算打下来还得驻军镇守,一年下去至少得赔进去两三百万大洋,您可想好了。咱们钱不多,不宽裕啊,要不然过些年再打行不?两年,两年如何?不行的话一年也可以啊。” “不行啊,我如今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王茂如苦笑道:“我把上亿的资产都投入在这场豪赌之中,良言,你说我是继续赌下去还是收手?” 赵佳诚想了一下,摇头苦笑道:“您现在收手,就相当于满盘皆输。” 王茂如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对啊,现在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绝不能收手,要么我当上大总统,要么我被推翻下野,然后终老田园,绝没有可能抽身事外。你啊,当好我的萧何,哈哈哈。”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