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31章 与乌兰图雅和好如初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31章 与乌兰图雅和好如初

得知自己的财政还有那么多剩余,虽然比段祺瑞动辄弄个两千万差,但是这些钱打蒙古是不差了,既然如此,王茂如立即赶往海拉尔。高速更新 如今呼伦贝尔州的州府已经由呼伦城改为海拉尔府了,州长马六舟的办公楼就是原来的俄国驻海拉尔军官俱乐部。 不过到了海拉尔,王茂如还是先去拜访岳父贵福,同时也见到了乌兰图雅。再见乌兰图雅的时候她倒是什么话也没说,只给王茂如留了一个后脑勺。 贵福干笑着说:“这丫头,真不懂事儿。” 王茂如点点头嘿嘿一笑,坐稳在贵福身旁,下人上了一支烤全羊,爷俩一边吃着一边聊起来这些ri子的经历,乌兰图雅在一边先背对着他生闷气,后来听王茂如讲的jing彩,忍不住也凑过来在一旁支撑着下巴听着他一顿白话。尤其是《八一三例案》在九月份可是轰动了全国,谁人不知道王茂如,谁人不知道保护女人儿童的英雄,谁人不知道王青天。按照真实内容,王茂如肯定讲的索然无味,不过王茂如可是看过了李子文写的传奇故事《月儿案》的,从头到尾五篇故事,把王茂如描绘的成了福尔摩斯一样的侦探,包青天一样的公正,展昭一样的武功,海瑞一样的廉洁,诸葛亮一样的智慧,就差一点加上李莲英一样不好女sè了…… 乌兰图雅倒也关心这个故事,只是她气王茂如老婆众多。对自己关心不够,便常住在父母家中陪着nǎinǎi,也不回齐齐哈尔家中住。听王茂如将这些故事之后很是惊讶,心说原来他一直忙着为人伸冤的事,并没有每ri沉浸在其他夫人的美sè之中,还好如此,若是只想着别人不想着我。那便永远不原谅他了。 等王茂如白话完,乌兰图雅忍不住关心地说:“那你没有被那些杀手伤到吧?” 王茂如立即故作潇洒地说:“没事儿,小伤小病。忍一忍就过去了。” “你伤在哪里了?” 王茂如故作尴尬地说:“这……怕是不方便解开衣裳给你看吧。” “啐!不要脸。”乌兰图雅道。 贵福看他小两口和好了,心情也是好了起来,切了一块羊肉独子吃着。合着马nǎi酒,王茂如转过头,敬了他一杯,贵福才问:“你借道蒙古的事儿我也听说了,怕是不成的。” “我知道。”王茂如喝了口酒,邪邪一笑,道:“没关系,外蒙古么,我还真没看在眼中。” 贵福提醒道:“怕就怕俄国人……”一想到王茂如连中东铁路都收复回来了,还怕个毛俄国人。只好干笑了两声,道:“算了算了,俄国乱的很,我估计活佛哲布尊丹巴也有回归zhong yāng之心。” 王茂如冷笑起来,摇摇头只是喝酒。不说话,他的心中早就想要要把这些搞蒙古分裂的王八蛋给杀掉了,管他什么想法呢。 贵福忽然说道:“对了,秀盛你还记不记得,你有一个结拜的安达。” “当然记得,多尔济帕喇穆?巴特尔。”王茂如恍然大悟。道:“岳父你是想让我跟他借?” “是啊。”贵福捋着稀疏山羊胡子说道,“你们是安达,你跟他借道去xin jiāng,活佛不会说什么,而且活佛也是迫于俄国人的压力在拒绝你,我觉得他本人并不想得罪你。” 王茂如也学着他摸了摸自己的两撇小胡子,乌兰图雅忙拿出手帕给他擦拭,嗔道:“你满手都是羊油,不要乱擦。”王茂如连忙放下来,怪不得岳父大人胡子油光蹭亮,都是吃羊肉的时候用羊油摸得啊。 和老丈人吃过晚餐,看看也该休息了,明天要早起举行会议,贵福家的仆人们很自觉地带着他来到九公主的敖包,九公主说:“你们让他来做什么?”仆人们吓得不语,王茂如挥挥手他们连忙如获大赦地跑了。他倒是毫不客气走了进去,点上煤油灯之后见到乌兰图雅老大不乐意的样子坐在书桌台旁,便走过去哄道:“今天是我除了和你大婚之外最高兴的一天,小别胜新婚啊,来来来,让为夫好好看看我世界上最美丽的公主。” 乌兰图雅忍不住乐了,娇嗔道:“你就会谎话骗人。” 王茂如握着了她的手,说:“这么美丽的女孩谁要是伤害了他,我绝对饶不了他,你也饶不了他,你说是不是?” 乌兰图雅道:“就你惹了我,还说别人。对了,你给我的那首诗呢,还没给我写呢,今天要是写不出,就甭想上床。” 王茂如苦着脸道:“还‘甭’?这口头语跟谁学的呢?” 乌兰图雅道:“跟我老师学的啊,他学问可大着呢。” 王茂如笑道:“你一再提起你的老师,我倒是没有见过,他姓什么叫什么?” 乌兰图雅道:“我老师姓纳兰。” “哦,原来是旗人,怪不得不愿意给民国zhèng fu公干。” 乌兰图雅气道:“旗人怎么了,我老师学问大着呢,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前算八百年后算八百年。” “你老师原来是个算命先生啊。”王茂如恍然大悟道。 “才不是算命先生,他是本事大得很。”乌兰图雅为老师辩解道。 “有机会看看。”王茂如揽着她的酥肩,道:“夫人,就寝吧。” “还没有给我写诗,不睡。”乌兰图雅态度坚决地说道。 王茂如无奈,坐在床边,冥思苦想,脑袋中记忆库里没那么多情诗可写啊,那些因为经典而记住的情诗都用完了,用当下的话来说就是“江郎才尽”,只能自感无可奈何。气馁道:“想的头疼啊,过来帮为夫揉揉脑袋。” 乌兰图雅倒是很乖巧地跪坐在他后背,帮他揉起了太阳穴,王茂如很舒服地靠在她的骄傲坚挺的酥胸前美美的享受起来,还是不是发出哼嘤声,气得乌兰图雅道:“到底想没想好啊,怎么写诗比生孩子还慢。” “废话,生孩子还十个月呢。”王茂如道。 乌兰图雅立即叫道:“我嫁给你都十个多月了,那你怎么还没有想出来?”王茂如语塞,干笑两声,说道:“别打扰,我正酝酿不错的诗歌被你一下子胡搅蛮缠弄没了。” 乌兰图雅乐了起来,说:“你就装吧,装吧,快点想啊,否则我可不让你碰一下——你可打不过我。” 王茂如不服道:“我打不过你?试试啊?” “试试就试试,是摔跤还是骑马?”乌兰图雅斗志昂扬地说。 “额……这样,在床上摔跤行不?” 乌兰图雅美眸瞪了他一眼,咬着银牙气道:“不行。”然后自己也乐了,用手指勾着他的下巴,勾引道:“快哦,人家可是等的好久哦。” “你这小狐狸jing。”王茂如一把将她揽过来在怀里,一边解开衣服一边急赤白脸地说:“憋得难受,等一会儿我释放完再写诗,先弄死你再说。” 一夜喧闹折腾到两人沉沉睡去,一大早起来的时候,王茂如看看外面天刚刚蒙蒙亮,时间尚早,便拍拍乌兰图雅,说:“阿雅,我去做公事了。” 乌兰图雅抓住他的胳膊,滴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懵懂的望着他,说:“带上我,我也跟你一起干仗去,我最喜欢干仗。” 王茂如一脸黑线,还“干仗”,这词儿用的,太东北了,笑道:“你晚点起来,多休息休息,对了下午我回来你把你老师介绍给我。” “好吧。”乌兰图雅很是失望地说道。 上午九点准时开始的军事会议上,各个部队的头头都来了,第三四五六八师师长参谋长,会议室不大,所以坐满了人。第三师师长任元星,参谋长刘健,第四师师长宫小旗,参谋长刘哲,第五师师长盖天久,参谋长魏东龄,第六师师长费朝贵,参谋长毛子平,第八师师长王其垣,参谋长韩麟chun,参与会议的都是军政一把手,此外参谋总部副参谋长祝永泉,郭松龄,总后勤部长米少柏,空军参谋长罗海泉以及空军第一师师长历汝燕悉数在列。 人员到期之后,王茂如冲马良点了一下头,马良将幕布拉开,一副硕大的中华民国北方地图呈现在大家面前,王茂如走到地图之前,用指挥刀在外蒙古一指,笑道:“把大家的军队都调集到此,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想必大家都知道我的想法了吧?” 盖天久哈哈一笑,道:“秀盛,你说吧,咋打?”他和王茂如是不外道,而且资历也足够,要是别人是绝不敢称呼王茂如的字的,都会称秀帅或者大帅,盖天久也是除了袁克定唐绍仪之外唯一称呼王茂如字的人。 王茂如道:“看来大家肚子里也有货啊,你们是不是也说说?” 大家相互看看,还是王茂如手下第一将宫小旗说道:“秀帅,你打算占了蒙古之后再占xin jiāng,还是只是占蒙古?” 王茂如道:“自然是xin jiāng外蒙古都要占领,咱们的领土不但要占领,还要守得住,不叫宵小抢走。” >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