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33章 千古第一凶星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33章 千古第一凶星

“已经连杀你七局,还要来?好吧,最后一局,老人家我也休息休息了,还是你先出手。”纳兰老者说。 王茂如笑起来,冲乌兰图雅眨眨眼睛,乌兰图雅冲他吐了一下舌头做个鬼脸,说:“师傅,你现在可要小心哦。” “无妨。”纳兰老者笑道。 中国象棋是源于chun秋战国时期,流传到如今,下棋方法和规则一直没有改变,王茂如下棋就像他的人一样,攻击时快如闪电,防守时固若金汤,并拍一个车在对方老家时时sāo扰,让纳兰老者攻不敢攻,防却别扭无比,十招之后,纳兰老者忽然叫道:“不对,不对,这不是王爷的下法,有意思,有意思啊,来,继续下,我倒要会一会这位客人。” 又过了二十招,棋至中盘,纳兰老者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好,这一局有意思了。” 乌兰图雅道:“师傅,你评一评你的对手,如何?” “怎么评?” “从他下棋的讨论,看看这人人品和作为,您不是前知八百年后知八百年吗?” 纳兰老者捋着山羊胡子,哈哈大笑道:“从棋风来看,客人大开大合,不计较一兵一卒一城一地,可谓做事做人大气之极,为人一定心胸宽广,目光远大,称得上一方豪杰。从棋路来看,喜欢正奇相辅,调动兵子时全盘皆动,没有一处废子弃子。算计时走一步算十步,目光深远。为后面布置诸多杀手。如果我猜得没错,应该是北尚武之称的尚武将军吧。”纳兰老者摘掉蒙在眼睛上的布带,见到穿着元帅服的王茂如,抱拳道:“尚武将军,久仰久仰。” “久仰纳兰先生大名。”王茂如笑道。 纳兰老者道:“我久仰你是真的,你久仰我……估计是我这徒弟常在你耳边唠叨的结果吧。”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她不错。还不算烦人。” “你才烦人。”乌兰图雅嗔道。 四人都笑了起来,纳兰老者说:“本以为可以和你下盲棋,现在不行了。若下下去的话老人家我就输了。” “纳兰先生,请。”王茂如做了一个手势,继续下棋道。 纳兰老者点点头。继续捋着山羊胡子,目不转睛地盯着棋盘算计,大约一炷香的时间,才下了一手。 两人棋过中盘之后,每下一步棋子都非常缓慢,算计许久,下人们准备晚饭也被放到一边,他两人不迟,贵福父女自然也不能吃了,只好饿着肚子在一边等着。到了最后。纳兰先生下了一步错棋被王茂如抓住机会,用一个炮吃掉了一个车,而后丢了一个车却吃掉了对方一炮一马一卒,纳兰老者看下去,摇头道:“不行了。不行了,这盘前期不甚导致后盘苦苦防守,这盘棋我输了。”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赢在侥幸,侥幸,是纳兰先生轻敌了。” 乌兰图雅趁机说:“那是当然,我师父是轻敌。下一盘肯定赢得了你的。” 纳兰先生却摇头,道:“错,下一盘我还是输给他。” “为什么呀师傅?”乌兰图雅问。 纳兰先生道:“我年老不济jing力不足,他年轻力壮jing辟充沛,下一盘我要是不想早点死的话,干脆别下。”抬头对王茂如笑道:“你有一个优势是所有人都没有的,那就是你的年纪啊,你的年纪让你比任何人都有优势,你可以耗死所有人。” 王茂如知道他言有所指,哈哈一笑,道:“纳兰先生,咱们吃肉喝酒吧。” 席间得知这纳兰先生的确祖上是康熙年间宰相纳兰明珠的后人,到了他这一辈家里也落魄下来,这老人名叫纳兰海昇,年轻的时候醉心于科举,想效仿祖先纳兰容若做一个大学士,然而年轻时冲动得罪了权臣被革职,凭借着八旗子弟后人的俸禄过ri子,于是纳兰海昇醉心于周易算卦,常常走街窜巷拿着一块帆布给人免费算卦,因为常在民间体会民众的人情冷暖,对于大清国的覆灭反倒比任何旗人都能接受。但是他却也不愿意承认民国,于是拿着挂帆回到东北,东北也改朝换代挂上了民国的五sè旗,他便来到蒙古,因熟读四书五经学文自然是任何人所不及,于是给贵福的儿女们做了家庭教习。 纳兰海昇给贵福的儿女们算卦,算出乌兰图雅有凤仪天下之命,贵福自然大喜,不过他原本以为把她嫁给巴布扎布,巴布扎布在东蒙古是风云人物了,又死了老婆,却不想,巴布扎布被王茂如打死了,嫁给了王茂如,贵福心说纳兰先生真神人也,于是更加尊重。 吃过了饭喝着nǎi茶,王茂如请教道:“纳兰先生如何看待当今天下英雄豪杰?” 纳兰海昇道:“如今天下,豪杰有三。” 王茂如立即问道:“都是哪三个?” “第一个当属段祺瑞段相国了。”纳兰海昇道,“段公被称为北洋之虎,身上的确是贵胄之气盘踞,然而我早年给看此人看过相。他面向中带有落寞,当为一时豪杰却不长久,眼下有一颗小志,名相上来说命犯小人,该有一小人得志之徒时时克制与他,段公原本扶摇直上之相被横生截断。” 王茂如奇道:“相面之说,竟然如此灵验?” “天地之大宇宙洪荒之光,星象之学从古至今一直存在,也有一定的道理,而且信则有,不信则无。”纳兰海昇笑道。 王茂如点点头,就想自己的穿越一样,的确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按照物理学家来说,时间是一条纵贯线,只能向前不能向后,那么自己穿越了百年岂不是很违背物理学原理,而物理学是现代科学的基础,也就是说,自己的经历就已经否定了现代科学中的时间学说,那么现代科学之中对于鬼魂和相术的否定,其实也是因为不了解而盲目的否认。这就像是欧洲教会焚烧布鲁诺一样,对于布鲁诺的ri心说的否认,而对布鲁诺价值以迫害。到了百年之后,对于鬼魂一说和相术的不明白,便以这些冠以封建迷信加以全盘否定。当然,最迷信这些的不是小民,而是那些官员,君不见每年烧香拜佛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官员富商,而甚少小民前去许愿么? 纳兰海昇又道:“我看到过面向的第二豪杰乃曹锟手下大将吴佩孚,当时我对他说过,你早年寒苦,四十之后才发迹,当下看来果真如此,此人却有扶摇直上之相,以后左右中国之能力。然而此公之面向却难以逆转天下之混沌,只能将这混沌天际搅乱,却最终也会湮灭在天地之间,也是一时豪杰。” 吴佩孚的确是民国时期的一大豪杰,可惜天下混乱,他再怎么豪杰却也没办法改变天下大事,王茂如笑道:“最后一个呢?” 纳兰海昇抬手指着他的脸,道:“最后一个就是你,尚武将军王茂如。” 王茂如似是早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一般,瞥了一下嘴,对乌兰图雅说道:“看吧,看吧,你以后得老实点,知道不,你师傅很推崇我。” 乌兰图雅气道:“师傅,你别被他骗了,他也能叫做豪杰?” 纳兰海昇道:“尚武将军走一步算十步,事事算在别人之前,成就千古基业,如果不称之为豪杰谁能称之为?原本没见到尚武将军的人之前,还以为是如同蔡锷一般的杀戮将领,却不想见到将军,从将军面上来看,将军不单单是一个将领之命。” 王茂如笑问:“我是什么面相?” 纳兰海昇伸手说:“把手递给我。”仔细看了他的手纹,又观之以面相,对着手指算捏起来,一会儿的功夫大汗淋漓起来,忽然叫道:“贪狼星之命,北斗之魁首,北斗之魁首。”然后突然吐了一口血,直挺挺地躺在了床边,吓得大家赶紧叫医生来。大家都被他吓坏了,折腾了好一会儿,在医生的一记金针之下,纳兰海昇气若游丝地说:“不该算,不该算你的命理,老天爷这是惩罚我啊,尚武将军,你好自为之吧。” 王茂如忙道:“纳兰先生,你算得如何?细细讲给我听。” 纳兰海昇叹了口气,说:“你命数贪狼星之命,乃北斗七星之魁首,当引得天下大乱之命理,实乃千古第一凶星,千古第一啊。” 王茂如笑道:“算命什么的我不了解,但是这千古第一我倒是有兴趣。” 纳兰海昇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王茂如道:“我想请纳兰先生做我的幕僚,先生意下如何?”纳兰海昇道:“受不起,受不起啊,老人家老了,当不得幕僚了,况且你命理乃天下第一凶,谁也害不了你啊。” 见他不答应出山,王茂如只好无奈退出房间,乌兰图雅跑过来,说:“我得照顾师傅,你先睡吧,可能我会晚点回来。” 王茂如笑笑说你去吧,而后回到房间之中休息了一会儿,心中却睡不着了,前一个人告诉自己贪狼星是在前世,后一个人又说,难道这卦象等等,真的存在?贪狼星是什么星,看来明天得问一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