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334章 收复外蒙古(1)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334章 收复外蒙古(1)

正要休息的时候,司令部公文秘书长张毅伟却跑来说有紧急情况报告,道:“民国驻外蒙库伦办事大员陈毅与外蒙王公巴特玛多尔济刚刚抵达满洲里,请求面见秀帅,并带来外蒙一切信息。” 王茂如奇怪便问这个陈毅是谁,难道是后世的大元帅?不可能啊,按照年纪来说,大元帅此时才是个小学生吧,而巴特玛多尔济又是谁? 张毅伟回道:“陈毅字士可,蕲州黄陂人。前朝贡生,毕业于两湖书院。历任学部参事、图书馆纂修、宪政馆统计科员等职,jing通边疆舆地。民国建国后,任袁大总统府秘书、蒙藏院总务厅总办。民国二年,陈毅以běi jingzhèng fu全权专使顾问身份与毕桂芳参与签订《中俄蒙协约》的恰克图谈判。签订之后,他留在库伦被任命为〖中〗国zhèng fu驻乌里雅苏台佐理专员,今年一月份年升任驻扎库伦办事大员吧特尔多尔济是外蒙古内务大臣,也就是相当于外蒙古的〖总〗理,但是他手下没有兵权,只是空头的〖总〗理,而且册封的时候因为受到其他贵族的排挤,只被册封了王公,并没有被册封为亲王,所以陈毅私下报告说巴特尔多尔济非常希望〖中〗央能册封其为亲王。” “准了,让他们来。”王茂如笑道“我要见见这个陈专员,至于巴特尔多尔济嘛……”想了想,笑道:“定蒙古,估计关键还真在这个人身上。” 随后黑吉联军调兵遣将,王茂如一个军队一个军队地讲话。接见各军队士兵军官,并且叮嘱大家主意保暖,主意安全,主意等待。 三天之后宫小旗第四师南路军首先开拔,第四师先前往呼伦贝尔最南边的中蒙边界新巴尔虎左旗,从那里南下进入蒙古。次ri后第三师主力驻进满洲里,以驻防、防止俄军动乱波及〖中〗国为名义做准备。计划从此处向西进入蒙古。而王茂如将会陪同第六师直接向西出发,学生师士气高昂整装待发,王茂如讲完话之后。第六师师长费朝贵也向士兵宣传道:“今天,咱们就封狼居胥,收复外蒙古。铸千古威名!”弄得士兵们极度的〖兴〗奋,纷纷把自己当成霍去病卫青一样的大英雄了。 却不想陈毅和巴特玛多尔济来到之后,见此处战意浓厚,钢枪紧握,黑吉军士兵们斗志昂扬,并且那出发的军队居然从头看不到尾。尤其是见到望不到边际的汉人军营,巴特玛多尔济吓得脚都软了,陈毅连忙对王茂如说道:“尚武将军大人,您的军队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外蒙古一共只有五千多士兵,而且外蒙古活佛早就有回归〖中〗央之心了。” 王茂如道:“外蒙古的俄军呢?我之前听人说。有一个师在哪吗?” 陈毅听了之后哭笑不得,拉着巴特玛多尔济证实道:“俄国人起初是有一个师在蒙古,不过因为参加欧战,早就调回欧洲了,如今在蒙古的俄军加起来不到一千人。还分到四处,唐努乌梁海只有三百俄军而已。”说完显出一幅地图,说道:“这是蒙古驻军地图,是我与巴特玛多尔济共同勘测画写,库伦周边有四千蒙军,两百〖ri〗本教导团。两百俄国护侨队,除此之外其他地方只有旗兵,而且旗兵战斗力低下,根本不堪一击。”巴特玛多尔济连连点头,说:“俄国人自己打自己,都回俄国了,还剩下一支护侨队,不足两百人,都是俄国的恶棍罪犯小偷骗子临时组成的,不是正规军。” 王茂如一拍脑袋,坏了,千算万算,没算到外蒙古只有这么点儿人手,最大的阻力俄国人还没了,让他颇有一种拳头打棉huā的感觉,郁闷不已。第二天又单独找到陈毅,关心地问道:“要是我大军进入蒙古,有多少王公反对?” 陈毅想也不想就说道:“要是一年前不好说,但是现在有百分之九十五王公会支持,俄人对蒙古人如同奴隶牲口一般,王公贵族的待遇还不如前清,他们还是觉得民国zhèng fu对他们好。” “巴特玛多尔济阁下支持我们,有什么条件?”王茂如很是疑惑。 陈毅忍不住笑道:“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封他为亲王,让他草场增大一倍。” 王茂如惊讶起来“他可是〖总〗理,怎么这么……” “将军有所不知。”陈毅乐道“外蒙王公亲王众多,巴特玛多尔济虽然是〖总〗理,但是库伦是活佛说了算,地方是喇嘛说了算,而且军队还是扎萨克王爷说了算,他是要钱没钱要全没权,否则也不会连一个亲王都捞不到。他如今倒是只想做一个有cāo场有军队的亲王,也远比在库伦受夹板气强得多。”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倒是个一个妙人。”拿着地图左看右看,气愤不已,自己尽心准备了好久,没想到外蒙古一点也不给力,很是失望地说道:“怎么这么点儿敌人呢,我们杀谁去。” 陈毅抹了一把冷汗道:“蒙古军队上次被将军打得丢盔弃甲,后来可是动用了全国之力来到边界对峙,将军您若是征蒙古,恐怕没几个敢反抗的。而且俄国人自己国家的事已经足够麻烦的了,哪能帮蒙古人。现在,别说别的,就是蒙古军队的子弹,他们也是打一颗少一颗没有补充。请问尚武将军大人,您真正准备了多少军队收复蒙古,我这几天一直看到有军队在开拔?” 王茂如道:“五个师十一万大军。” 陈毅惊讶道:“将军,其实一个jing锐旅就足够了。” 王茂如也郁闷了,叹息说:“情报不足,情报不足啊,唉。”可是准备都准备了这么久,却突然背着一个消息打乱了计划,看来情报处的网不能只洒在东北四省和华北省份,也该全球撒网了,只是这样一来,情报处的huā销有更大了。可现在让手下哪个将军撤兵都不愿意,还是按照原计划继续三路西进蒙古吧。 次ri飞艇部队抵达海拉尔,巴特玛多尔济吓得跑来对王茂如说,他愿意做带路党,让蒙古人投降给天军,王茂如说好,你跟我一同出发。十月七ri,王茂如与第六师从新巴尔虎右旗沿胪驹河,开始向西出发,期间多尔济帕喇穆总算是骑马追赶到了王茂如,说他也愿意做带路党。王茂如便让他去第四师给宫小旗带路,而巴特玛多尔济做第六师的带路党。 三路军征蒙古,听起来是多么雄壮嘹亮,可惜的是,三路军的〖真〗实情况是与蒙古的野兽和蚊子作战远远多于外蒙古边军,那外蒙古边军遇到数万大军的汉族军队,早就吓得望风而逃。而外蒙的〖总〗理巴特玛多尔济亲自前往各个旗去说服,让第六师居然一路畅通无阻。 双十节,黑龙江六个州开始竞选州长,由于在前一段时间的《八一三例案》中民党和中布涉及到了有党员涉案,以至于竞选之后,民族复兴党选票一路遥遥领先。而且由于由财阀的支持,尤其是二斤白面换一张选票,对于普通人家而言,一家能出得来四五张选票,就有几个月的伙食了,在这个饿肚子的年代,不选民族复兴党的人除了家里有钱的就是傻子了。 虽然布尔什维克党和民党依旧呼声很高,但是十天的统计下来,每个州对民族复兴党的选票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六个民族复兴党的州长全部获得连任。这可是民选的州长,与袁世凯的公民团和段祺瑞的安福派议员不一样,这一次纯民选才是真正体现了民意。就连最贴近民生的布尔什维克党,有些党员也抵不住二斤白面的诱惑,居然将选票给了民族复兴党,此举也引起了布尔什维克党内大动荡。 随后,民族复兴党党〖主〗席马六舟宣布,将在吉林六州发展党员,争取在明年的吉林省州长选举中再度获胜,其他党派输了今年,但是却输在了财力上了。不过总归还好,还有一个吉林六州,自然纷纷把jing力放在吉林六个州上,分别派出干将前往吉林各地争取党员。其实如火如荼的黑龙江竞选也引得其他地方眼红,尤其是南方一些省份,他们对于大选的热衷超过北方各省。因为在进行国会选举的时候,支持民党的知识分子较多,因此他们更希望进行大选。而北方省份中,当权者都是军官,在选举中颇为不得势,不愿意进行竞选。却不想一声炮响,最北方的黑龙江省居然率先打响民选第一枪,不得不让一些天天嚷嚷着〖民〗主的人大吃一惊。 随后各地记者再一次蜂拥而至,有的大一些的报社干脆就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设立了新闻处,随时随地采集新闻。记者调查得知,黑龙江民选事实上也是有限制的,第一要求这个人必须是成年男xing,由于民国规定男子成年是十六岁,因此选民必须是十六岁以上男xing公民。其次的条件是没有犯罪记录,犯过杀人,盗窃,抢劫,强。。jiān的人,是没有资格参选或者选举的。第三个条件则是居住在本地三年以上,才可以代表当地参加选举,获得选票,而且要需要有证人做见证,证明此人的确三年之间一直生活在当地,为当地服务过。也正因为此,黑龙江省虽然五百多万人口,选民人数也仅仅是一百五十万人,而这两百万人口之中真正参选的人,居然不足百分之三十,许多农村人根本就不知道还有选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