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杀鸡儆猴(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三十八章 杀鸡儆猴(求订阅)

下午的时候顾维钧和来到外交部,外交部人事浮躁,没有几个人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都去给新任外交总长陆徵祥道贺去了。顾维钧这才赶到陆徵祥府上,此时陆府歌舞飞扬,各个大员都在此觥筹交错。陆府外,几个乞丐饿死在桥洞下,正在由京城敛事处的杂工收拢尸体,几个jing察捂着口鼻,说:“快一点,快一点,别让咱上面当官的人看着了,真晦气,晦气,惹怒了陆总长啊,你们有几个脑袋都不够赔的。” 黑吉军三个陆军师终于在库伦城中会和,刹那间库伦城里跑的除了汉族士兵就是汉族士兵,那原本闹的很欢的桑尔染喇嘛等人也不敢多言,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待在庙里。 五千蒙古骑兵被编入了郭布罗龙庆的新建骑兵部队,王茂如给了他一个第十一骑兵师的编制和番号,该骑兵师暂时是两旅编制,满额营为一万四千人,但此时加上了五千蒙古骑兵实际人员只有九千人。 手下人数多了,官衔升了,战斗力却下降了许多,郭布罗龙庆好大的不乐意。当然既然是骑兵师就要有骑兵师的样子,但是这外蒙古骑兵们一个个穿的破破烂烂,信任中将师长郭布罗.龙庆直接找到王茂如,说要把他们带回去好好整编。正好王茂如也不放心这些蒙古骑兵在此地,万一他们反了,自己岂不是养虎为患?于是便要求各个扎萨克亲王们每人贡献轻壮旗丁或卫兵,给龙庆先凑齐了一万骑兵。而后再与第四师一起返回哈尔滨休整。 镇守蒙古,只需要一个师就足够了,王茂如计划先将第四师和新建第十一骑兵师撤回哈尔滨,哈尔滨如今是黑吉联省的行政中心,是重点保护对象。 如果龙庆的第十一骑兵师的离开,确是让这些王爷和喇嘛们再也没有回天之力了,蒙古骑兵在的话。或许还能有翻牌的机会,可是这五千骑兵被调走,让他们连翻牌的机会也没有了。 因此王茂如将活佛和喇嘛王公们再一次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说不出话来了,这时候谁要是提将骑兵留在蒙古,岂不是公然说我要造反?但是真让他们走了。自己岂不是任汉人军队怎么拿捏怎么是了。很多内蒙王公都后悔不已,蒙古人本来就不多,这被龙庆带走的一万骑兵,可是将外蒙古的男xing壮男掠之一空了。蒙古王公们纷纷把目光投在左边上首的活佛,希望他能说什么,至于上首第二位巴特玛多尔济,这个蒙jiān…… 黑吉联军总指挥王茂如和蒙古活佛哲布尊丹巴终于坐在了一起,左边上首是活佛,然后第二位是巴特玛多尔济,接下来是诸位蒙古王公和喇嘛们。右边坐着的是以王茂如为首的军官。 帐篷内散发着一股子羊肉膻味,许多军官都有意无意地捂了捂鼻子,王茂如也觉得这味道实在是有些难闻,不过人家蒙古人从小吃羊肉,喝马nǎi酒。都习惯了,自己作为总指挥,也不能学下面的军官们那么不注重形象,于是很勉强地挺着吧,看大家都望着他,便强作笑容说:“诸位。请坐。” “尊敬的尚武将军阁下。”哲布尊丹巴说“如今这zhèng fu改革之事,还请将军按照我们本来的习惯,万勿更改。”这也算是争取权利,蒙古以佛教治理地方,成果斐然,喇嘛享有极大的权力。 王茂如淡淡地说道:“这样,先不说留不留的问题,至于喇嘛们的权力,我一概不会强夺,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你们是听呢,还是听呢?” 大家一阵苦笑,有区别吗? “既然都不反对,那我就说了。”王茂如先让马良把地图打开,指着呼伦贝尔南边的喀尔喀河流域,说:“这里,车臣汗部的左翼前旗和中右旗划入黑龙江省管辖,作为黑龙江省的第七个州,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叫做喀尔喀州。” 大家的目光一起盯上了车臣汗部喀尔喀中右旗扎萨克多尔济帕喇穆,王茂如划走的那一片土地是他的地盘,难道这个安达连这一点生存的地方给不给他留吗?却见多尔济帕喇穆老神自在,眯着眼睛老僧入定一般,大家心里想着这一定是有了安排了,而且还不小啊。 果然,王茂如说道:“这样,既然大家不反对,请活佛盖上印章吧,下面我来说一下为这次改州做出极大贡献的多尔济帕喇穆的安排。”站在王茂如身后的副官马良一手将一张申请书放在哲布尊丹巴活佛跟前,另一手握着枪,而另一名副官白子清两手都放在枪上,他是两个匣子炮别在腰间,两手搭在匣子炮上,四下冷笑,扎萨克们默不作声,喇嘛们也默不作声,都直愣愣地盯着活佛。 见过土匪和马匪,但是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土匪,果然,土匪要是穿上军装……那就更像土匪了。 哲布尊丹巴活佛叹了口气,心说你们看我有什么用啊,同时感觉下体很是瘙痒,坐着的时候有些扭捏,不耐烦地说:“此时还需要从长计议。” 马良回头向白子清点了点头,白子清朗声道:“现查明,土谢图汗部右翼右末旗旗主觉赖博克多与ri本人大岛掘田勾结,买通杀手意图刺杀尚武将军。” 觉赖博客多立即瘫坐在地上,这倒真有这个事儿,只是这事儿他认为做的非常绝密,怎么前天刚刚说好,今天就被抓到把柄了?几个卫兵走过去将他捆绑起来,觉赖博客多高呼:“我是冤枉的,活佛,救救你的子民吧。” “冤枉?”马良冷笑道“我们在你家搜集出来三十条枪和两百公斤炸药,进城的时候已经说明,说有枪支必须登记在册,觉赖博客多殿下,你别说你的这三十条枪是用来自杀的,那足够你自杀三十回的了。”觉赖博客多说不出话来了,被士兵直接摁在地上,拖到门口,一个士兵掏出对准了觉赖博客多的脑袋。 马良接着笑道:“活佛,要刺杀我家大帅,罪名该死,但是呢,如果您开口跟我家大帅说一声的话,他是死是活,可就凭您做主了。” 哲布尊丹巴脸上抽着筋,咬着牙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说:“请尚武将军放他一条活路吧。”然后拿出官印,将喀尔喀河两旗之地改州意见书盖上活佛打印,王茂如见他盖好了印章,笑着冲下面挥了挥手,卫兵立即松开觉赖博客多,只见他直接瘫倒在地,裤子湿漉漉的,显然是吓得尿了裤子了。 “下去。”巴特玛多尔济狐假虎威地说,觉赖博客多哭丧着脸说:“我走不动了。”还得卫兵在此把他拖了出去。 王茂如又笑道:“活佛英明,蒙古人有您这样的活佛,真是蒙古的幸运。”有了这个建议书,就可以立即向běi jingzhèng fu备注,由此之后,这块面积相当于一个浙江省面积大的地区,就永久xing的归属为黑龙江省了。此时王茂如心情大好,即便将来苏联崛起,中国再一次面临压迫,中国也多了一块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不是什么狗屁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而是至少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乐了。 “马良,派人送去běi jing备注。”王茂如吩咐道,马良说是,便下了去,王茂如又对下面的人说:“蒙古一直以来,都缺乏一个总督,我将建议由多尔济帕喇穆担任蒙古总督,与活佛一统总管整个蒙古。当然,这个总督的权力是次于活佛您的,只是在活佛身体不适,或者是在活佛劳累的时候代替您处理公事。”他很友善地冲活佛笑着说。 多尔济帕喇穆立即挺直了腰,神sè显然非常倨傲,这个蒙古总督事实上就是蒙古王了,活佛有没有病什么时候有病,还不得是他说了算的。当然,作为扎萨克多尔济帕喇穆也觉得外蒙古如今宗教力量太强大,导致扎萨克旗主继任甚至都要首先收买喇嘛们,喇嘛们同意了,扎萨克皇子们才能担任。而他帮助了王茂如之后,肯定是得罪死了喇嘛们,以后他的儿子想要继承他的王位估计是非常困难了。这个蒙古总督的职位让多尔济帕喇穆在蒙古的地位一下子上升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度,这一人之下还不是活佛之下,而是尚武将军王茂如之下。 “我反对,我反对!”一个扎萨克站起身来叫道,他一站起来,他身后的几个扎萨克和喇嘛都要站起来,但是与此同时对面的黑吉军军官也都瞪大眼睛,右手放在上,还解开了的皮扣,我这把柄,集体呵斥一声,便没人起身了。当然,要是王茂如学蒙古人的祖先成吉思汗,开会的时候门口支起来一口大锅,谁反对直接扔火力煮熟,让其他人吃肉,估计没人敢叫嚣。 王茂如微微一笑,一旁的祝永泉倒是说道:“扎齐格多吉王爷是吧,你的草原上的牧民奴隶造反,已经占据了整个草原,你的儿子如今已经平定了叛乱,大家一致认为他有能力取代你的扎萨克位置,所以,你如今已经是废王了,你没有资格继续留在此处。” “你说什么?我儿子造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扎齐格多吉怒道。 祝永泉道:“可能不可能,你回去看看就知道了。卫兵,带他下去,他没资格坐在这里开会。” “是!”左右士兵立即走过来,扎齐格多吉刚要说什么被士兵一枪托砸在后背上,呛了一口血,被拖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