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三十九章 萝卜加大棒(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三十九章 萝卜加大棒(求订阅)

王公喇嘛们一脸的灰sè,尽管他们心有不服,但是此此刻此地此景,却也没有人敢发表任何意见。 见大家情绪不高,王茂如笑了,说:“其实,我非常希望蒙古的稳定和繁荣,要知道,我们都是黄种人,我们和白人不一样,我们的祖先必定都是一个始祖。从根子上来说,我们就是兄弟,一个稳定的蒙古,才符合所有黄种人的期望。至于《恰克图协定》都是狗屁,那是俄国强盗强加在蒙汉两族人民头上的枷锁。因此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恰克图协定》立即作废,蒙古和民国任何一个地方一样,都是隶属于zhong yāngzhèng fu管辖。至于活佛还是活佛,你们这些王爷还是王爷,你们的草场还是你们的草场,你们的美人还是你们的美人。但是有一个要求我希望大家都能够配合,将来我会在蒙古建立一些大型城市,因此我需要大量的人民,你们的人可以住进城里做城里人,这些城市也欢迎你们。当然,你们想继续做牧场主,我也支持你们,这个国家缺少各行各业的人才。” “尊敬的将军阁下,您是说还要有汉人继续来?”大沙毕商卓特巴站起来鞠身用不熟练的汉语问。 “是啊。”王茂如笑道,“他们只是来开矿而已,并不是跟你们整枪牧场来的,据我所知,之前有汉人来采矿,被赶走了吧?” “是的,是俄国人干的,那些矿现在都归了俄国人。”大沙毕商卓特巴忙撇清关系道。当然,他不会说当时是他们想占领矿源,极力配合俄国人,只是俄国人占了矿之后却把他们赶走了。 “这样不好。”王茂如皱着眉头道,吩咐白子清说:“你让张镶武少将过来。” 听到张镶武的名字,在座的王公们一个个打起了哆嗦,张镶武大名因为征蒙古而大名远扬啊。还得了一个张杀神的绰号。其实张镶武没少多少人,只是蒙古人本来就少,他觉得杀了不到几百个反抗分子。却不知道蒙古一共才多少反抗分子,因此张杀神的名字更是在草原上便有了小孩童半夜止啼效果。张镶武就等在帐外,挎着枪巡逻呢。还以为王茂如又要杀人了,便拎着一把铡刀就进来了,喊道:“秀帅,说,砍哪个?” 王茂如一个酒杯砸了过去,骂道:“你这夯货,没看到我礼待客人吗?” 张镶武连忙扔掉铡刀,丢在地上的时候发出呛啷一声,可见这铡刀有多重,忙说:“秀帅。我错了。” 王茂如道:“以前有一些汉人的金矿被俄国人占了,如今俄国已经大势已去,咱们别跟老毛子客气了,下午的时候你先把俄国驻库伦领事的侨民护卫队给收缴了,然后再把金矿给夺回来。他们这是违法啊,真是一群不懂法的蛮荒之民,你教教他们怎么尊重法律。” “是。”张镶武说完,拎起来砍刀便出去了。 王茂如笑着指着张镶武对下面王公喇嘛说:“这小子,当初跟我干仗,拎着大砍刀一仗下来砍死了我十几个士兵。他师父更厉害,六十多岁的人了大枪一挑,二十几个士兵被杀死。不过他有才,我降服了他,为我所用并且委以重任,只要是跟着我的,我都会委以重任,但是那些心怀不轨心存异志的人——如今都在地下埋着呢。”大棒给完,应该是萝卜了,王茂如笑道“当然,与我们合作的旗主,我们会在其领地内寻找矿源,利润三七分,各位应该知道采矿的利润吧?一年时间,足够你们一辈子使用,十年时间,足够你们子子孙孙使用。如果是金矿和铜矿,你们赚的就更多了,我可以保证,诸位以后每年将至少赚十万以上大洋。” 众人瞪大了眼睛,纷纷起身伸长了脖子,像一只只伸长了脖子待宰的鹅,尽管蒙古地广但却非常贫瘠,只靠着羊皮羊毛牛羊肉的畜牧业,还承受汉人商人的压价之苦,就算一个扎萨克一年能赚到五千大洋,已经是非常富裕了,尚武将军一下子抛出来十万大洋的年利润,怎能不让他们动心。于是纷纷说道:“真的吗?尚武将军如何敢保证?” 王茂如笑起来,对左右王公喇嘛说道:“大家知道投资矿业需要多少钱吗?一个小型的铁矿就需要几十万大洋,我会拿着几十万投入去玩吗?你们赚不到钱,首先是我陪几十万钱。所以诸位放心,我不想赔钱,你们也不会赔钱。” 散会之后,陈毅找到王茂如说:“尚武将军,您今天的态度实在是太强硬了,对外蒙,必须是剿抚并重啊,如此方可治理外蒙。虽然您诱之以利,然而杀了扎萨克却是不智之举啊。” 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陈领事,你啊,心肠太软了。须知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外蒙古与内蒙古个旗不同从历史上来讲,他们从未真正臣服过汉人和满族旗人,明代有土木堡之战,清代有葛尔丹之乱,我不希望给我来一个葛尔丹。对了,陈领事,帮我推荐一个人吧。” “秀帅是什么意思?”陈毅问。 王茂如道:“蒙古有喇嘛和蒙古总督共管,但是蒙古总督之下我还打算扶持一个副总督,有汉人官员担任,你觉得谁有这个可能?”见陈毅很是诧异,大笑起来,说:“你好好考虑考虑,我等你的消息。”便回到军中。 尽管第四师返回黑龙江,但是第三师和第六师以及跟在身边的王茂如的jing卫团加一起也有五万多人,吃喝拉撒在库伦,真是吓得库伦的百姓都不敢轻易出门。但是生活在库伦城中的汉人百姓们也算是扬眉吐气了,放了鞭炮整ri昂首挺胸地出门,再也不用受蒙人的气了。 随后的几天内,王茂如将第三师作为主力放在库伦城,而派出第六师向北开进,与唐努乌梁海克穆齐克旗总管巴彦巴达尔一同北上,收复唐努乌梁海所有领地。唐努乌梁海自从被俄国人侵占之后,他们将扎萨克巴彦巴达尔感到库伦城,做了一个没有领地和臣民的扎萨克。这次王茂如收复外蒙,巴彦巴达尔看到了机会,连忙向王茂如表忠心,并且对王茂如说:“愿意以唐努乌梁海一半的土地给汉人耕种,换回我祖先的领地。” 说起来唐努乌梁海的全部被占还和王茂如有很大的关系,当初时任呼伦贝尔护军使的王茂如和外蒙发生冲突,然而倒霉的却是外蒙,被俄国人强占了唐努乌梁海老大一片土地,其后俄国人每次都找借口和机会侵占土地,以至于最后将整个唐努乌梁海都占了,致使巴彦巴达尔成了无家之人。但是使劲已经到了十一月,天已经下起了大雪,此时进兵绝无可能了,只能等待开chun再战。 却说陈毅回到驻库伦公署,与手下公署秘书长严世超,秘书黄成垿,恰克图专员张庆桐以及留在此处的陈毅的友人商人景学铃王茂如想要立一位汉人担任蒙古副总督的事情来,张庆桐一拍大腿,叫道:“陈大人,您说您这反应也太慢了,秀帅的意思多明显,就是在拉拢你啊,如果你投靠秀帅,这蒙古副总督就是你的囊中之物了啊。” 景学铃道:“士可兄,天大的机会啊,天大的机会啊。”严世超和黄成垿也说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严世超又道:“大人,把握机会,从此之后功成名就啊。” 陈毅摇摇头,道:“我乃zhong yāng任命的官员,怎能……供职于地方。” 景学铃恨铁不成钢地说:“什么zhong yāng什么地方,如今这民国,你说得清谁是zhong yāng谁是地方吗?广东是不是地方,可现在广东有一个中华民国临时zhèng fu,他们是zhong yāng还是地方?你看现在尚武将军是地方官员,可你想过没有,他手下二十万大军啊。全中国才八十万陆军,他就有四分之一,他这地方比zhong yāng还要重得多。你能保证他将来不会入住zhong yāng?”又道:“我们商人要懂得投资,要见风使舵,大人在政坛更要懂得见风使舵啊。如今zhong yāng是什么?今天当家做主,明天就下野,你看段总理厉害不?可是照样被搞得狼狈不堪,如今报纸上天天骂他卖国贼,我想用不了几天,段祺瑞就也得下野。与其回zhong yāng看城头变幻大王旗,还不如跟着尚武将军。用生意人的话来说,这尚武将军没做过赔本的买卖,跟着他,水涨船高。” 也许是老友的一番话让陈毅下定了决心,晚上的时候,带着严世超和黄成垿两秘书官前往黑吉联军司令部求见王茂如。而王茂如正在和几个军官吃饭,就着烤全羊喝着红高粱,在这冰冷的蒙古,喝点小酒睡觉才舒服。 王茂如听到陈毅求见,便道:“陈毅必然是想好了投靠与我,马副官,速速请他来。” 任元星笑道:“秀帅,这蒙古打得太没劲啊。” 宫小旗和费朝贵立即骂道:“你他娘的,一路上敌人都被你杀怕了,我们连汤都没捞到,你还抱怨个屁。”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 陈毅三人推门进的时候,大家正在打趣第三师不讲究,不给兄弟们立功呢,王茂如抬头见到他们三人便笑说:“三位,随便坐,都不是外人嘛。马良,给他们拿筷子和刀子,再来大碗的高粱酒。” 只见陈毅旁边的副官严式超看到任元星忍不住叫道:“任……凡尘!真的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