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一章 赵阿九崭露头角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一章 赵阿九崭露头角

“啊……我的手!”一个蒙古士兵被单片消掉了右手,顿时躺在地上嚎啕大喊道。 达ri阿赤见到同胞的惨状,无奈跑过去,一个刺刀将他刺死,说道:“愿你早ri见到长生天。”又对身后的人喊道:“为了活佛,冲啊,救出活佛就走!”有一半的士兵没有拿武器,只能捡起前面死了的人的武器继续冲。 在狂热的宗教信念下,蒙古士兵前仆后继,不顾炸弹、机枪、步枪的威胁,很快到了寺院门口。 “妈的,这些家伙真玩命。”李清逸撸着袖子喊道,“把子弹都给我打光,快,快!”雾气越来越散,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对面了,蒙古士兵也越来越近。 “机枪,快啊,快扫shè,手榴弹,扔!”他高喊道。 一排排手榴弹扔了过去,也不停歇,一个扔手榴弹的士兵很快被一枪击中,手榴弹掉在地上,轰地一声炸死了不少自己的战友。 “注意隐蔽。”李清逸又喊道,见已然来不及了,便拔出指挥刀(王茂如军队中连级以上军官都佩戴一把指挥刀),高喊:“他姥姥的,来不及扔炸弹了,全体都有了,上刺刀,给我把这些鞑子干掉!” “干掉鞑子!”士兵们瞪大眼睛,张大嘴巴,扯着嗓子喊道。他们拿出三棱刺,齐刷刷地上好刺刀,而后立即跟着李清逸冲了过去。 蒙古深秋早间略显氤氲的大地上,黑sè的人流举着明晃晃的刺刀撞在另一伙儿人流上。两百年发出“当当当”金属相撞的声音。 拼刺刀拼的是勇气和技术,李清逸的士兵有技术,对方有勇气,两方一拼下来,看看是两败俱伤。李清逸一手拿着手枪另一首挥舞着指挥刀,连砍带shè,干掉了对方好几个人。无奈这手枪是十发驳壳枪,打了几发来不及换子弹,便全力用指挥刀砍人。他身体轻盈。躲开对方刺刀,手中的长刀一下子磕在对方枪上,然后顺势用力一划。对方蒙古士兵大好的头颅立即飞到了天上去了。砍了几个人之后,他的指挥刀有些卷刃,便捡起来地上的一把步枪继续刺杀。这把枪应该是战友的,1式特有的三棱刺让李清逸很有感觉,他一边刺过去,一边喊道:“兄弟们,多杀点儿,援兵马上就到了。” 那边达ri阿赤急了,因为雾气已经散了,这雾气升得快散的也快。持续时间不长,达ri阿赤恨汉人把他们这些骑兵的马匹给夺走了,否则他们这些天生的骑兵怎么会沦落到跟汉人在地上拼刺刀的地步。眼见对方有个军官骁勇善战,于是达ri阿赤举起步枪便瞄了过去。 李清逸在混战之中,觉得有一丝危险。立即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此时达ri阿赤的枪声响起,子弹穿过他原来的位置却将一个汉人士兵击中。李清逸看到了开枪的人,愤怒地挥舞着刺刀向达ri阿赤这里跑来。 达ri阿赤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高喊:“挡住他,挡住他。” 李清逸猛地被一个蒙古士兵扑倒在地。这人很会摔跤,李清逸被按在地上起不来,他被这力大无穷的蒙古士兵掐住脖子,几乎窒息。幸好此时另一个中国士兵跑过来,一次到了结了这名蒙古摔跤手,刺刀从那人的后胸口直接穿过,血液直接喷了李清逸一脸,热乎乎黏糊糊臭腥腥的,他大口地喘着气,将那蒙古士兵拽倒在一旁,然后站起身,随手又捡了一把没有刺刀的步枪,便拎着枪管将步枪当做了木棍,冲到一个与汉族士兵对峙的蒙古士兵身后对着蒙古士兵的后脑便砸了过去,顿时,白sè的脑浆子喷了周围人一身,连那步枪的枪托也砸的细碎。 李清逸的勇气极大地鼓舞了士兵们的斗志,正在此时,另一伙儿中国士兵从其他地方支援过来,见中蒙士兵混战在一起,不好开枪,便上了刺刀,高喊:“兄弟们,我们来帮忙!” 这一伙儿士兵如下山猛虎一般冲进了混战人群之中,顿时蒙古士兵力竭挡不住了。 达ri阿赤立即叫道:“撤啦,撤啦,赶紧走!”便带着一些蒙古士兵跑了,李清逸刚要追,那援军军官跑来,说道:“报告,第三师第十三旅中士班长赵阿九向长官报告。”李清逸这才注意看清,原来赵阿九带的人只有一个班,只是他们这一个班的显然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达ri阿赤等人被这有生力量给生生地压倒了。 “很好,你们是第三师哪一部分的?我稍后给你们请功。”李清逸道。 赵阿九立即骄傲地说道:“俺们是第三师辎重营的炊事兵,我们是出来买菜的。” 李清逸……“你们的人还行不行,能不能追击敌人?” “能。”赵阿九立即说道。 “好,我要看守住里面的人,追击敌人的任务交给你了,快速,中士!” “是!”赵阿九一脸的喜sè,高喊道:“兄弟们,咱们炊事班扬名立万的机会到了,跟我杀啊!” “杀啊……”炊事班其他十二名歪瓜裂枣士兵们举着刺刀带血的枪高喊,朝着蒙古人逃跑的路线追了过去。 李清逸自言自语地笑道:“这小子真有意思。” “营座,我认得那小子。”一个吊着膀子,显然是累得脱臼的士兵说道,“这小子原来是咱们第六师淘汰的。” “淘汰的?”李清逸笑道,“怪不得去当了炊事兵。” “是啊,当初他军事考核不合格,因为个子太小被淘汰了。”这士兵看着远去的赵阿九的背影笑道,“两年不见,这小子长这么高了,一起那就跟三寸丁似的,看来还是伙食好长得快。” 李清逸正在和手下说着赵阿九的事情,一个被李清逸留在寺内看守的小兵跑过来报告问道。“营长,大和尚要跑,被咱们打死了好几个小和尚,现在咋整?” “,你猪脑子啊,打死干嘛,打伤就行了,大和尚死没死?”李清逸急道。 “大和尚吓着了,没事儿。” “那就好,大和尚没事儿就好。”李清逸又恶狠狠地说,“交给你们半点破事儿都办不好,赶紧回去,别再出岔子了。” 达ri阿赤的人逃到了高吉格ri家中附近,这高吉格ri也是反对王茂如的贵族,他立即让达ri阿赤的人进了他家,将所有马匹放了出来,说:“今天我救了你们,明天我也活不成,一不做二不休,我跟你们一起逃到西蒙古去。”高吉格ri的家中家人不多,都是年富力强的人,直接上马,与达ri阿赤剩下的五十几个人两人一马都上了马,朝着西面纵马狂奔而去。 赵阿九原本是学生师淘汰的一员,被王茂如看重之后在身边坐了一个月的护卫,然后去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习了一年。出来之后,被分到了第三师直接去做了班长,当然,炊事班班长。这让身高已经涨到了一米七五的他愤愤不平,他的想法是去主战部队当班长,却没想到到了后勤做了一名炊事班班长。这炊事班要像有战功得猴年马月啊。 也就让他捡到了狗屎运了,第三师西征到了库伦城,今天轮到他们班级去买菜。赵阿九说此处刚刚收复,害怕有当地蒙古人袭击,让大家都带好枪支子弹,十三个人便推着六辆板车出来买菜。也正巧了,路过附近的时候听到枪声,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但是见迷雾太大,赵阿九没有带兄弟们冒然地冲过去。等到雾气小了能看清了,手下要上,被赵阿九一脚踢在屁股上,说:“没看到两边的人都打得正爽吗?现在上去咱们就是一朵浪花,一点意义也没有,听我的,等一会儿,你们知道一般人打架多久没劲吗?” “不知道。” “这样的拼刺刀五分钟他们就没劲了,咱们等五分钟,五分钟之后咱们从蒙古兵背后上去,知道什么叫做最后一击吗?咱们就是最后一击。”赵阿九狡黠地说道。 “班长你真厉害。”手下立即跑马屁道。 赵阿九的最后一击的确让达ri阿赤等人最终被压垮,但是赵阿九的炊事兵要真的追击起来,却是追不上人家骑马逃走的达ri阿赤等人。开了几枪没谱的shè击之后,赵阿九这十三个人累得气喘呼呼,只能无奈跑到高吉格ri家里抄家去了。另有骑兵追击,他们这些炊事兵被当做步兵已经很能耐了,不过轮到抄家,这些炊事兵可比一般的士兵狠多了,高吉格ri家里被抄的连油瓶子都没有了。 随后得知消息的王茂如吓了一大跳,立即要求第三师第九骑兵旅张镶武部携带充足弹药,粮食,补给,向西追击桑尔染为首的叛乱分子,并且告诉他说,如果他们逃到俄国,即使越境也要追杀。一旦遇到俄国人的阻拦,如果对方开枪,务必全歼对方,但是如果对方不动武,可以徐徐退军,不能当士兵们吃亏,所有收留包庇桑尔染达ri阿赤一行的人,无论贵族还是奴隶,全部杀死一概不留,将其土地和牧场分给帮助过我们的牧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