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二章 英雄广场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二章 英雄广场

张镶武领命而去,为了防止再有蒙人叛乱,王茂如下令其余四千三百多蒙族骑兵立即与第四师行军,向东返回哈尔滨,第四师长宫小旗无奈只好带兵返回,同时押送四千多蒙古骑兵上路。在此间作战时,郭布罗.龙庆招收了大量本地牧民做骑兵,已有六千多人,王茂如命他带领这些蒙人,与宫小旗一道返回哈尔滨,加上那四千多蒙古骑兵组成一个第十一骑兵师。 处理好之后,王茂如再一次找到哲布尊丹巴,却得知哲布尊丹巴病了,王茂如冷笑说你早不病晚不病,偏偏现在病了,还真是时候。哲布尊丹巴不想见任何人,只见他的大夫一个。于是王茂如便将那大夫叫来,那大夫是ri本人,见王茂如之后起初神sè倨傲,这种欠揍的表情让王茂如一挥手,冷酷地说:“让他失踪吧,仍在冰窖里最好,就说不慎跌入。” “是。”马良立即说道。 那ri本大夫听得懂蒙古和汉语,连忙说:“尚武将军您不能这样残暴。” “残暴?和我合作就不会残暴,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他到底怎么啦?”王茂如问。 “不敢瞒着尚武将军,活佛的确是生病了。”ri本大夫说。 “什么病?” ri本大夫道:“是……花柳病。” “什么?”王茂如忍不住笑道,“花柳病?你没说错?” “是花柳病。”ri本大夫认真负责地拿出病历本。指着病历本上的每次治疗记录和用药记录,说道:“哲布尊丹巴之前跟两个汉人少女玩双飞,其中有一个是就有xing病,只是不严重,哲布尊丹巴被染上之后,深受其苦,每ri胯下瘙痒异常。静坐十分钟都不能,每天更是无法睡觉,一直到深夜才能睡得着。所以他不见将军。而且他红斑已经长满了下身,现在蔓延到了手臂了。” “行了,别说了。这么恶心。”王茂如厌恶地说道,想了想,道:“这件事儿,别与任何人说,活佛的神圣形象不能玷污啊。” “是。”ri本大夫忙道,战战兢兢地下去了。 祝永泉忍不住乐道:“真没想到啊,活佛六十多人了,还玩这个,双飞哈哈哈。看来在蒙人心中和神一样的人,比别人都龌龊。” 王茂如摇头。道:“这倒不是,全天下只有中国的佛教禁yu,藏传佛教和印度佛教并不禁yu,这倒也不是什么绯闻,不过得了花柳病却是丑闻。桑尔染大喇嘛如今逃到西蒙古。如果他得知了这个消息,他估计会另立活佛,到时候咱们就麻烦了。”祝永泉点点头,王茂如奇怪道:“谁送给活佛两个汉人少女的?马良,你去查一查。” 下午送别宫小旗一行人之后,王茂如又去第六师慰问了一番。这次达ri阿赤叛乱,第六师死伤很多,尤其是看守的一个排士兵全部被杀,李清逸的一个营因为仓促应战也死伤很重,昨天一早上的战斗,第六师死伤四百多人,堪称入蒙古以来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了。王茂如看着这些士兵的遗体,沉默半天,说道:“费师长,厚葬烈士,在库伦城立一个碑,建一座广场,名字就叫做英雄广场,树立一座纪念碑,每年让人来此纪念。” 费朝贵道:“是,秀帅。”又道:“此次叛变,军中气愤异常,求战之声不绝于耳,怎么办?” 王茂如点点头,道:“我自有安排,你们不是没事做,你们将会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可做。如果你们求战太急切,现在向南扫平草原上的马匪——但是首先你们得学会骑马,你们只有一个骑兵营是绝对不行的。” “是。” “还有,现在去唐努乌梁海实属不智,气温越来越低,没等你们到那,都得冻死了。”王茂如嘱咐道。 ……………… 此时的雅克维肖申科一行人化妆成了从远东回来的工人,潜回莫斯科,他们打听到俄皇并未被关押,而是被软禁起来,临时zhèng fu对俄皇还不错。但是俄国内战实际上已经爆发,布尔什维克的苏维埃政权与资产阶级政权私下已经发生了数次争斗,并且在地方上,两方数次较量,战斗,互有死伤。 莫斯科气氛此时十分的紧张,雅克维肖申科为了去的信任,他装作远东的布尔什维克游击队,并且从白斯文那里取得了介绍信。而且临走之前,还让白斯文发电,说一支远东苏维埃游击队将回到莫斯科,回去获取武器和带回远东的一切信息。到了莫斯科雅克很容易找到了苏维埃工农兵总部,他拿着介绍信找到了联系人。联络人是苏维埃的分领导人之一伊万.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伊万诺夫带着他找到了列宁,此时的列宁正在苏维埃革命委员会开会,走到门口便听到里面有人争吵。雅克维肖申科小声地问伊万诺夫:“里面再吵什么?” 伊万诺夫说:“不该你知道的不要知道。” “是的,领导同志。”雅克忙说。 不过里面的人吵架声太大,雅克维肖申科就算是不想听,也听了个清楚,原来革命委员会之中,有人支持列宁有人反对列宁,其中季诺维也夫和加米涅夫反对列宁的某一项决定,而斯大林,托洛茨基,斯维尔德洛夫、捷尔任斯基等人支持列宁,双方争吵不休。 休息之后,加米诺夫带着雅克维肖申科找到了列宁,列宁从未见过雅克维肖申科,刚听说他是从遥远的东方来的,并且带来了东方布尔什维克的近况之后,大为感兴趣。雅克维肖申科说:“但是东方的各国势力不允许布尔什维克的存在,在中国将军茂如王的巧妙安排之下,苏维埃们隐藏了身份,藏在一处矿山中,用矿工的身份做隐藏,将苏维埃一个师的军队得以保留下来。” 列宁大为高兴,说:“这将是远东最为庞大的一支力量,我想你们能够隐藏起来,对了,白斯文怎么样了?” 白斯文是远东布尔什维克最高领导人,但是被王茂如关押了起来,雅克维肖申科自然知道他的大名,于是说:“委员长同志因为在战斗中受伤,现在由患上了眼中的肺炎,正在中国人那里接受救治。我带来了一部分人,其实,我们是来求助获得武器弹药支援的,毕竟远东的苏维埃不能只靠中国人的帮助,还需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列宁点头称是,说让他们先去休息休息,等亚科维申肖科离开之后,立即派人调查他的档案,发现他的出身的确不是贵族,而是贫民,并且从小还是一个孤儿,这才让列宁放心。 与此同时,雅克维肖申科派人私下里与俄国国家杜马和总理克伦斯基联系,然而他的人发现在总理府周围,有大量的苏维埃密探,非常难以接近克伦斯基。并且就算接近了,怎么让他相信自己呢,雅克维肖申科也很头疼。 次ri的时候,反倒是列宁再一次要求见到他,并且让他准备好去拿武器,雅克维肖申科也没有问什么意思,便去领了武器。因为同行之中有五十名中国人,这倒是引起了列宁的注意。雅克连忙解释说这是因为他们都是在俄国修铁路的工人,都是苏维埃布尔什维克的忠实信徒,绝对可靠。列宁对于中国人也非常信任,正因为有中国人在队伍之中,反倒是让列宁更加信任雅克维肖申科了。 等雅克等人准备好之后,伊万诺夫带来了列宁的最高指示,要求他们返回远东,雅克表面上答应了,实际上让手下准备去圣彼得格勒,刚听说沙皇一家人在那里被关押。然而雅克的手下终于接近了克伦斯基,传出情报,说苏维埃准备对沙皇一家人动手,克伦斯基立即告诉他们,沙皇一家人被苏维埃的人软禁在西伯利亚的托博尔斯克。 走了一圈,原来沙皇一家人在亚洲,克伦斯基认真地叮嘱说:“他们被关押在托博尔斯克的一座古堡里,有三百多苏维埃士兵看守,古堡坐落在托博尔河与伊尔迪河汇合处的高高悬崖上,如果你们要营救的话,就要尽快。” 接着苏维埃最高军事委员会的批条,雅克的两百人离开了莫斯科,前往西伯利亚。雅克维肖申科并不是一个忠于俄皇的忠实信徒,也不是信仰布尔什维克的党人,他是一个投资者。确切的说,他更像是王茂如一般,有着远大的理想。熟悉东方哲学的他,自然听说过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故事,他就是想将沙皇扣押在手中,从而组织一直部队由他来指挥。 这个冬天的远东火车已经停运了,远东铁路被中国人占领,尽管俄国zhèng fu抗议,但是中国zhèng fu装聋作哑说这是地方zhèng fu事情,而地方zhèng fu(黑吉联省)权力太大,又对俄国人弃之不理,说这件事要找zhong yāngzhèng fu,中国人扯皮条的jing神发挥得淋漓尽致。也因此,远东铁路一停再停,尤其是冬天,物资人员根本运不到远东,远东的一切也运不到欧洲。雅克带着两百多手下,背着枪,驾驶着麋鹿拉雪橇,赶往托博尔斯克。在莫斯科,他巧舌如簧骗取了列宁的暂时信任,为人他为远东布尔什维克联络人,还给他颁发了一个特别执行委员会的证明,有权利肃反任何不忠实于苏维埃革命jing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