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三章 尼古拉二世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三章 尼古拉二世

.雅克也是人中豪杰,他从中得到了一个重大的信息,那就是肃反,在别人眼中毫无用处的一个职位,在他眼中可是有大用处。 .他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来到托博尔斯克的古堡,负责看守沙皇的是科比林斯基,他是列宁最终是的追随者,因此被安排看守沙皇一家人的任务。 雅克将列宁的书信交给科比林斯基后,科比林斯基立即笑着说:“你好,雅克维肖申科同志,你们辛苦了,你们这支游击队请在此休息吧。”他以为雅克带领的是远东的红军游击队,因此对他热情款待。不过雅克等人的确是累了,于是请科比林斯基帮忙,说在游击队准备这里休整四天之后继续赶路。 科比林斯基不疑与他,让他在古堡休整,雅克又说:“我想见一见沙皇,不知道可不可以,以前我只是个穷小子,现在沙皇也是普通人了,我想见见沙皇是什么样子的。”在科比林斯基的陪同之下,雅克维肖申科见到了沙皇一家人。 沙皇一家被关押的有沙皇尼古拉二世,皇后亚历山德拉.费奥托罗芙娜, 17岁的小公主安娜斯塔西娅 、19岁的三公主玛丽亚 、21岁的二公主塔吉扬娜和22岁的长公主奥尔加、13岁的王储阿列克谢,托尔哥鲁基亲王,内侍长塔迪斯切夫,宫廷女官埃卡德琳娜.施奈德。科比林斯基面对沙皇还是非常恭敬,只是说远东的苏维埃同志希望觐见沙皇。尼古拉二世倒是很好奇远东的情况,便说可以请他来,聊一聊远东的局势。雅克维肖申科得知沙皇要见他计上心头,jing心准备了一番,对着镜子整理半天仪容,穿着非常正式得体觐见沙皇。 这种觐见皇帝的心态,倒是让许多皇族监控队员们嘲笑起来。果真是从远东来的土包子,见个皇帝居然这样庄重,现在皇帝算什么啊。只是个阶下囚而已。土包子每见识,估计看到皇帝之后回到远东就得跟朋友吹嘘自己的经历吧。 看守的队长科比林斯基虽然也听命于乌拉尔州军事委员会戈洛谢金的领导,但是他本身对于沙皇是心存好感的。因此他对沙皇很是优待,但这引起了党代表尤罗夫斯基和副队长尼库林的不满。当然,科比林斯基是队长,并且是这支部队的缔造者,而且科比林斯基难得的是列宁最早的跟随者之一,两人只能把不满藏在心里。尤其是面对沙皇一家人的态度的时候,科比林斯基要求每个人必须尊敬,这更是让尤罗夫斯基生气。 尤罗夫斯基和尼库林把这些事报告给了戈洛谢金,戈洛谢金知道自己名义上支配科比林斯基,但是实际上他是没有权利管他的。于是告诉两人暗中监视,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当雅克的两百人的游击队来到此地的时候,戈洛谢金 第 344 章 ,就像一个朋友一般地指着沙发,微笑着说:“远东的客人,请坐,请坐,我们聊一聊,我正好想打听一下远东的情况。” 雅克坐了下来,说:“尊敬的罗曼诺夫同志(苏维埃规定不能称之为沙皇陛下),远东的苏维埃非常艰苦。” 尼古拉二世笑了起来,科比林斯基皱了皱眉,没说什么,但是心里犯嘀咕,雅克维肖申科这么说,不是在给沙皇提醒什么吗? “俄国因为革命的事情,在国际上地位一下子直落千丈,就连小小的中国也敢欺负我们了。”雅克叹气道。 尼古拉二世气得一排椅子把手,怒道:“可恶的黄皮猴子,他们也敢欺负我们?” “您可能不知道吧,中东路被中国人强行接受了。”雅克说道。 “混蛋啊,克伦斯基怎么回事,怎么不派兵收复?”尼古拉二世怒道,冲科比林斯基问道:“难道你们就这样坐看俄国的远东利益被侵占,毫无办法?” 科比林斯基一脸苦笑,自己的任务是软禁监视沙皇,远东的利益是否失去,如何夺回来,自己还真的无能为力。 尼古拉二世皱着眉头说道:“我在远东布置了四个军团,他们为什么没有反抗?中国人已经强大到足以战胜俄国了吗?” 雅克摇着头讪道:“驻防在满洲里的东西伯利亚第一兵团被调到欧洲战场,哈尔滨的第四兵团被中国人消灭,长chun的第三兵团被逼迫投降,绥芬河的第四兵团现在撤回到符拉迪沃斯托克。并不是我们势力弱小,而是敌人实力太强大了,中国人出现了一位将军茂如.王,在中国他有一个封号,叫做尚武将军。中文中的尚武的意思就是崇尚武力,作战勇敢的意思。他的确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霍尔瓦特也被俘了。不单单是忠于您的部队被他消灭驱逐,而且我们苏维埃的军队也受到了他的部队的极大的打击。” “不对,即便是这样,中国人也绝打不过伟大的俄国。”尼古拉二世说道。 雅克叹气道:“实际上,在中国人偷袭之前,四个军团分别发生内讧,改革派,温和派,还有保守派相互厮杀分裂,导致军队战斗力严重下降。” “唉,早知道如此,我会下令他们支持现zhèng fu,以免被中国人趁虚而入。”尼古拉二世揪着大胡子,沉默了半天才回过神,对亲王托尔哥鲁基问道:“伊万,你记不记得这个尚武将军茂如.王?” 托尔哥鲁基苦笑着说:“这怎么能记得,咱们的战场在欧洲,在亚洲从来没有把中国人当做对手看待。” “是啊,从来没有当做对手,却没想到在他们的手上吃了大亏。”尼古拉二世无奈落寞地说。 雅克说道:“ri本,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如今也正在逐步蚕食着我们斯拉夫人的利益。” “这些人都是喂不饱的狼,如果我仍然是皇帝,我宁愿把利益交给中国人。”尼古拉二世说。 “为什么,陛下?”托尔哥鲁基问。 “因为我们交给他们,等我们力量足够的时候还可以从中国人那里夺回来,但是让美国人和ri本人夺走了,夺回来就非常困难了。”尼古拉二世分析道,他是一个大俄罗斯主义者,从小生活优越从未体查过民情的他,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最主要的对手不是外国人,而是那些软禁他的苏维埃布尔什维克们。他最多以为自己会是被送到国外,从未想过自己的遭遇会比现在还要惨。 短暂的对话之后,雅克拜别沙皇一家人,在疑虑重重的科比林斯基的目光中回到了游击队营地。刚刚回到营地,雅克便说道:“大家准备好了,我们要抢走沙皇一家人,因为科比林斯基已经开始怀疑我们了。”又对中方代表高建瓴说道:“接下来,我有一个计划,利用肃反委员会的名义消灭科比林斯基,这需要你们的帮助,因为列宁的近卫团中有一支中国工人团,你们冒充他们。”高建瓴很怀疑,但是还是表示绝对服从,与手下返回准备。等高建瓴走后,雅克又对自己的心腹说道:“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利用肃反委员会的名义杀掉科比林斯基和他们的主要领导人,然后接走沙皇一家人,接下来带着沙皇向远东逃走,然后我们路上杀掉中国人。” “杀掉中国人?”他的心腹手下惊讶道。 “是的。”雅克眼中闪烁出狼一样的绿光,“我们利用沙皇在远东组建起新的俄罗斯帝国,我将出任总理,你们都将是俄罗斯帝国的将军元帅,我们不需要中国了,所以,你们敢不敢跟我一起干?” “好。”手下人听到他的想法,立即叫嚣起来。 而科比林斯基回到住处,连忙将党代表尤罗夫斯基和副队长尼库林叫来,将他怀疑雅克的想法说给他们,尤罗夫斯基冷笑道:“科比林斯基同志,你的怀疑不成立,他们是终于苏维埃的忠实布尔什维克信徒,是我党的中坚力量,我希望你不要怀疑党内同志的忠诚。”见尤罗夫斯基唱反调,科比林斯基也很无奈,尼库林也说:“我们要相信远东的同志。”科比林斯基说:“小心一点总归是好的,我将加强jing戒,保护沙皇。” 尤罗夫斯基道:“注意你的用词,科比林斯基同志,你是看守,他们是犯人,我们是看押犯人,而不是作为他的卫队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