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六章 箭在弦上(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六章 箭在弦上(求订阅)

因为在哈尔滨办公的ri子长了,黑龙江督军府的家人不得不搬到哈尔滨,十一月份的东北已经下起了大雪,这个冬天不冷不热,似乎是再平常不过的一年。但是因为不断的移民,让黑龙江和吉林两地人气多了许多,以往十里地不见一户人家的大东北,如今也零星地散落着许多人家和住户了。 原黑龙江移民厅厅长马忠义如今是身兼黑龙江和吉林两省的移民厅长,尤其是黑吉联省之后,他的权力更大,对外尤其是对灾难频发的省份,派出许多工作人员招揽移民。东北风调雨顺,但不代表其他地方也风调雨顺,去年河南黄河决堤发大水,导致河南许多难民逃荒。这次倒好,黑吉联省的移民厅官员直接包车,一车一车的河南人被送到了黑龙江和吉林,尤其是吉林省的宝饶州的北大荒,这北大荒是一个统称,包括同江县、抚远县、饶河县、富锦县、绥滨县、宝清县、虎林县,这七个县人口加一起只有不到十万人,本来按照清制十万人才可以称县,然而这七个县地广人稀,因为土地太广阔了,导致不足一万人的地方也被称为县。 王茂如接手两省军政大权之后,非常注重移民这一方面,尤其在移民的投资上不遗余力,要求马忠义在这七个县城,至少三年之后这七个县有七十万人口。当然,这里也足以养得起七十万人口。 民国六年的十一月初,张作霖终于处理完奉军和ri军的私下仇杀,达成了一系列赔偿协议,奉军局势稍稍安定下来,尽管奉军内部对此颇有非议,但张作霖还是极力维护了军队的颜面,做到了他能做到的最大妥协。相关人员被判刑二十年到三十年不等,当然,判刑是做给ri本人看的,一些人被羁押一段时间之后被张作霖改名换姓重新安排了后路。 张作霖对手下的维护。也正是他能够团结奉军上下的原因,除了后世郭松龄反奉之外,奉军没有任何人非议张作霖的人品。即使是郭松龄,也只是因为和张作霖观念不同,却从未说过张作霖的半分人品坏话。当张作霖得知王茂如从蒙古返回的消息,他大感头痛。并且还得知此时王茂如先后调集了黑吉联军第八师,第五师南下驻扎吉长州。 王茂如在哈尔滨处理大事小情之后,又将司令部交给蒋方震,带着副总参谋长参谋郭松龄以及新建第十一骑兵师,陆军第四师。全体空军来到了吉长州长chun府指挥全体。王茂如的目的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番兵力调动实在是有些惹人侧目,张作霖不得不派遣更多的人打探消息。 吉长州原本有黑吉联军陆军第二师,第九师和第十师(白俄组成,仅五千人)共计五万人,以吉长镇守使赵增福为指挥,防备奉军与ri本关东军。如今更是增添了第四师。第五师。第八师,第十一骑兵师四个师十万人的大军,总计十五万人,同时王茂如电令驻守东宁州的第七师赶往吉长州。 王茂如虽然说这是正常的军事调动,但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是要趁着这个冬天。对奉军动手啊。 事实上,王茂如还真没有这个打算。他是在防备ri本人,ri本人应该准备动手西伯利亚了。他这也是展示给ri本人看,我这十五万大军在此,你们ri本人不找我合作,找谁合作?当然,他私下里派遣特遣官张奎安前往奉军内部收买人心,只是奉军比起吉军来,更加团结一心。张奎安收买不成,反倒是打草惊蛇,让张作霖jing觉起来。 张作霖立即调遣二十七师,二十八师北上梨树县,有派遣奉军第一旅,第二旅前往北丰县,由张作相负责指挥四支部队五万人,而他则跑到ri本领事馆向ri本人求助,希望得到ri军的支持。当然,他也派遣联络人总参谋长杨宇霆前往吉长州长chun市,找到王茂如,希望东北人不打东北人,东北百姓需要和平。 这话当然是假的,王茂如集结了十五万大军,而且第七师的两万军队正在徐徐赶来,这十七万对对阵四万奉军,怎么还东北人不打东北人。原本王茂如没有这个心思,但是军事会议以召开,以郭松龄为首的强硬派纷纷上书,要求打下奉天,一统东北。郭松龄口才极好,军事素养极高,在黑吉联军内部,他的威望也很高。尤其是郭松龄组织了新军组建的工作,在新组建的师团内有很高的声誉,因此这次吉长州向ri本施压,郭松龄等人建议直接南下打下奉天。 不过真的打下奉天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首先ri本人这里就态度不明确,ri本大本营支持王茂如,ri本关东军方面却支持看好张作霖。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王茂如要打奉天,首先要面对的就是长chun城外的ri本人。 奉军代表杨宇霆来到此处,拜见王茂如,受到王茂如的热情款待,杨宇霆说:“秀帅,我家雨帅与您是兄弟,咱们如果能和平共处,那东北就是咱们的天下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这当然是最好的,我也希望东北和平,而且我与雨亭大哥的关系哪能是兄弟这样的简单词汇形容的。” 作陪的郭松龄冷笑道:“秀帅,奉军不堪一击,职下愿意率领一个师把他们击退。” 杨宇霆哈哈大笑,道:“茂宸老弟好大的口气,一个师打得了我们?你真当奉军是软柿子怎么都能捏拧?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 郭松龄哂笑道:“你们二十七师,二十八师,奉天第一旅,奉天第二旅,士兵是四万六千三百四十四人,第二十七师师长孙烈臣,兵力最多达到一万四千三百人,拥有炮兵团,两旅步兵和一个du li骑兵营。二十八师师长是张海鹏,原冯德麟手下师长,不过此人极不善战,可以说是屡败屡战,由他当人二十八师师长,还是看在冯德麟的面子上。二十八师虽然是一个师,并不过万,而且缺少炮兵。还不如奉天第二旅。奉天第一旅长是汤玉麟,人称汤二虎,他因为反对雨帅而逃到冯德麟,后来二十八师因为被我家大帅击败。汤二虎被我家秀帅释放,听说后来他跪地上求雨帅被原谅,念及多年的友情雨帅让汤二虎做了第一旅旅长,第一旅四千人。第二旅旅长是吴俊升,同时雨帅准备将第一旅和第二旅合并为第二十九师。吴俊升准备出任第二十九师师长一职,是不是?第二旅也是奉军jing锐,该旅四个团,一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两个骑兵团,拥有士兵七千四百人,是奉军的另一jing锐,也是公认的最能打的部队。”郭松龄目光炯炯直视杨宇霆。冷笑道:“我的情报是不是?” 杨宇霆冷汗直流。半响说不出话来,王茂如呵呵一笑,道:“茂宸,不得无礼,邻葛兄是客人,怎能对客人如此无礼?”郭松龄哼哼两声。神sè倨傲,坐了下来。王茂如又说:“邻葛兄,雨亭大哥的意思是什么。我明白。这样吧,我压制一下我的手下的火气,你问一下我的哥哥,有什么能让我的手下放弃的好处?” 公然的要挟么,裸的威胁,杨宇霆愤愤地回到沈阳。 随后王茂如的确是召开会议,吉长镇守使第二师师长赵增福,参谋长姜登选,第九师师长张奎武,参谋长刘健,第十师师长别列维尔杰,参谋长卡拉切夫,第四师师长宫小旗,参谋长刘哲,第十一骑兵师师长郭布罗龙庆,参谋长熊炳涛,而第五师正从扎兰屯、第八师从海拉尔、第七师从牡丹江正向长chun赶来。黑吉联军的兵力调动很显然瞒不了别人,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很快,段祺瑞就得知情况。但是段祺瑞此时深陷麻烦之中了。张作霖也派王之江找到徐树铮,要求zhèng fu调节,段祺瑞有心插手东北,然而无奈的是,南方护法军打得太猛,皖系军队起初战略上的胜利随着时间,也随着桂系陆荣廷的加入护法军而节节败退。 湖南督军傅良佐率领北洋第八师,第二十师与护法军在湖南数次交战,当桂系入湘之后,久战力疲的北洋军终于坚持不住,被桂系夺取了宝庆,衡山,衡阳,湘潭。傅良佐手下的湖南第一混成旅和第二混成旅根本都是杂牌部队,上部的前线,只能依靠第八师师长王汝贤和第二师师长范国璋,并且在求助段祺瑞支援而不得的情况下,任命王汝贤为湖南总司令,范国璋为副总司令,热泪盼望二人加官之后重整士气扫平护法军。 然而王汝贤和范国璋得了大总统冯国璋的密电,宣布中立,傅良佐一下子傻眼了,你们丫居然宣布中立?他手下的虾兵蟹将乱成一团,傅良佐听闻粤军和桂军已经兵至长沙了,连忙与湖南代理省长周肇祥连夜逃走。 段祺瑞跑到总统府想冯国璋报明,痛陈王汝贤、范国璋二人叛变不听军令,然而冯国璋却默不作声,段祺瑞一下子明白了,感情好这二位是得了大总统的命令,不是擅自做主,激愤之下,段祺瑞说道:“总统主和,祺瑞主战,两不相谋,应有此变。祺瑞情愿免职,请大总统另任他人。” 冯国璋道:“我并非绝对主和,只是如果一战定南方,我也自愿领兵平定南方,只是时局不允而已,请总理万勿多心误会。” 段祺瑞生气站起来,道:“祺瑞已决定不再干(总理)了,是战是和,请总统自主罢了。”说完拱手而走,冯国璋也不送客,冷笑看他离开。段祺瑞回到国务院之后立即写了一封辞职信,呈送给大总统。总统冯国璋假模假样地挽留一番,段祺瑞写辞呈原也是一时激愤,写完之后后悔了,见冯国璋挽留,于是便顺水推舟继续担任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