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七章 六爷袁金铠(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七章 六爷袁金铠(求订阅)

此时的东北,王茂如已经集结好了大军,而且在郭松龄的四处游说之下,刚刚抵达长chun的第五师第七师第八师师长参谋长们也认可一战而定奉天。于是各军官白天也是求战打奉天,晚上求战也是打奉天,就连那仅有六千白俄军(王茂如将du li的白俄雇佣兵营还给了第十师)的第十师师长别列维尔杰也被郭松龄说动,跑到王茂如这里来请战,这俩人一个不会说俄语,一个不会说汉语,居然能聊到一起去。 王茂如对着地图,策划来策划去,觉得有可行,于是连夜给蒋方震发电,问蒋方震能否打,蒋方震回电说:“打是可以打,但是打而不死,是为祸。”王茂如想想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七章 六爷袁金铠(求订阅)也是,打而不死,就是祸害了,张作霖是什么人,要是张作霖没死,那他随时都可能东山再起。王茂如问马良,说道:“你们年轻军官的意思呢?” “打,打下来奉天,我们就是东北王了。”马良兴奋地说。 “要是不用打,拿下奉天呢?” “怎可能?”马良瞪大眼睛不能相信地说。 王茂如呵呵一笑,不置可否,谁他说:“你给张作霖发电,说邀请他派代表继续谈判,商讨东北未来。” “是。” 电报很快得到回应,张作霖大喜,觉得事情有所转机,立即派遣军师奉天督军府秘书长袁金铠与参谋乔赓云、张焕相同去长chun商议谈判事宜。然而去叫袁金铠,却久等不来。值此重要时刻,袁金铠不来,张作霖大怒,问差官怎么回事,差官支吾不言,张作霖怒道:“妈了个巴子的快点说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说就枪毙了你。”差官说:“袁秘书长和夫人吵架。袁夫人不让袁秘书长来,而且夫人还出言不逊,说……雨帅你等一等不要紧。什么事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七章 六爷袁金铠(求订阅)离开了袁秘书长好像就转不了似的。” 张作霖气得不行,叫来宪兵队的陈亚兴说:“你去把袁秘书长给我绑来,要是他老娘们再敢啰嗦。一枪毙了他妈了个b的。”陈亚兴不敢违令,便要带兵跑到袁金铠家,张景惠忙说:雨帅,我看此事有蹊跷,我去把他劝回来,老兄弟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我说他一说。” 张景惠和陈亚兴来到袁家,袁金铠见宪兵司令陈亚兴和老兄弟张惠景都来了,连忙推开撒泼的妻子,张景惠也连忙与袁妻解释说话。原来是袁金铠因为受到张作霖的重用而被人配马屁送了美女在外当小老婆,被袁妻发现,继而大闹起来。 张景惠再三作保绝无此事,袁金铠这才脱身跟陈亚兴到张作霖处报道,张作霖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妈了个巴子的。都什么时候了,你知不知道都什么时候了?王茂如都打到咱们眼皮子地下了,你还有心思玩女人。还有你那婆娘,是多大一个美人,你还受她气?天下间的美女多的是,这个不行。杀了再娶一个就是了。”袁金铠老婆是又老又矮又胖又丑,但是袁金铠早年受老婆娘家许多恩惠,只好讪笑不已。 袁金铠得了张作霖的吩咐,前往长chun与黑吉联军谈判,他有一次找到了ri本顾问菊池武夫,希望得到关东军的帮助,不过这次菊池武夫却给张作霖带来了一个极好的消息,原来ri本大为内阁倒台,寺内正毅内阁上台。 寺内正毅和张作霖可是老相识,早在ri俄战争的时候,寺内正毅担任第一师团参谋长,大本营通讯运输部长官,张作霖在ri本人和俄国人之间来回投靠,因此得以结识寺内正毅。张作霖立即菊池武夫向寺内正毅表示说:“我对ri本在满蒙的特殊地位这一点十分了解,对于ri本开发满蒙一事,持十分欢迎的态度。”又说:“现在中国南北冲突,但是我会保证东北尽量和平,一心和ri本合作,保证东北的安定,保证东北的发展,保证ri本方面的利益不受损失。” 寺内正毅面对张作霖的投诚,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因此与参谋本部的人说起,让他们分析张作霖和王茂如的优劣对比。分析得到的结论是,王茂如更透能力统一东北,和王茂如合作能让ri本在东北的利益稳定。而与张作霖合作,如今他已经处于下风,好处就是能够赚的更多的利益。寺内正毅思考前后,决定和张作霖合作,以争取更多的利益,这一点立即得到了ri本关东军的支持。 形势对王茂如忽然不利起来。 当然如果从纯军事角度上考虑,王茂如绝对有消灭张作霖的能力,然而战争时政治的延续,无缘无故的战争,最终导致的只能是穷兵赎武。尽管郭松龄一直在他耳边鼓吹,但是王茂如还真是担心,打奉天容易,守奉天难。而王茂如的想法是,让张作霖带着他的军队去关内,甚至是西北,让奉军成为西北军。现在的奉军绝大多数军官都是绿林出身,打顺风仗容易,苦战是打不了的,这一点和王茂如建立军队之初完全不同。王茂如的军队从建立伊始就以军校生组成,而后在呼伦贝尔的四年中,建立了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萨尔图空军学院(黑龙江空军航校改编),尤其是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已经由建校伊始几百人规模扩展到千人规模,每年的毕业生达到三百多人,且军校更加正规化,原本一年的短大后变为两年制,三年制,如今已经成为四年制军事专科大学,教官也由原本的德国教官和中国教官增加为德、ri、法、英、奥、美、中七国的教官。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源源不断地位王茂如的扩军提供了造血干细胞,并且将军队中一些有潜质战士送往军校。当然,士官学员培养的学员都是低级战斗指战员,而更进一步的陆军指挥大学的计划,也在王茂如心中构建着。 对比二者的道路,王茂如比张作霖起点要高得多,也正规的多,经历的战斗也更加丰富,有与军阀的战斗,有和叛军的战斗,有和土匪的战斗,有和马匪的战斗,有和列强的战斗,也有平息叛乱的战斗,当然也有以气势压倒对方。每一次战斗都是实打实,而张作霖的崛起依赖于绿林之辈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参加的大小战斗无数,然而多是与土匪,唯一一次参加的军阀战斗是去湖南剿灭护,却因为去的晚,到那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正因为如此,张作霖的奉系军队第一次与直系军队的战斗中,被打得丢盔弃甲一泻千里,也成就了吴子玉吴佩孚玉帅的赫赫威名。 对于张作霖奉军的虚弱,如今作为副总参谋长的郭松龄自然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他在王茂如军队担任的角sè越发重要起来,但是王茂如军中的派系固定,郭松龄却无门无派,显得他特别突兀,也正因为如此,他更加想立功绩,这才主战奉系。 当袁金铠一行人抵达长chun的时候,郭松龄正在给王茂如讲解作战计划表,卫兵说袁金铠一行人求见,郭松龄连忙要卷起计划表和地图,王茂如一摆手道:“无妨,无妨,让他们看看。” 郭松龄大惊失sè道:“难道秀帅你不准备打了吗?” 王茂如道:“打还是要打的,只是规模嘛,看他们的诚意决定。” 郭松龄连忙收拾了一下,将地图上的行军路线抹去,或者重新布置一番,此时袁金铠等人入内。王茂如见过袁金铠,这人身材瘦长,原本是清东三省大都督赵尔巽的幕僚,而见清朝末路后投靠了张作霖,成为张作霖的头一号军师。袁金铠其人不爱说话,留着光头,穿着灰sè长衫,总是眯眯着眼睛看人,看人似笑非笑。 “六爷到来,晚辈秀盛不胜荣幸啊。”王茂如连忙拱手说道,袁金铠字洁珊,在袁家排行第六,人称袁六爷,但是他走路有一些跛脚,也有人在背后骂他的时候叫他袁大瘸子。(比起袁克定袁大瘸子的外号,袁金铠倒是弱了许多) “秀帅客气,客气啊。”袁金铠又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地说道。 “来来来,六爷请坐,马良,上茶。”王茂如招呼道。 袁金铠倒是坐了下来,陪同而来的两位军官站在他身后,王茂如打眼望过去,两位军官好生jing神,都是三十岁左右的jing干年纪,目光炯炯腰杆挺拔。王茂如当下夸耀道:“这二位看起来神气非凡,一表人才,不知道是……” 袁金铠介绍道:“这两位都是我家雨帅手下的少校参谋,他叫乔赓云,他叫张焕相。” “原来二位就是乔赓云、张焕相,久仰大名啊。”王茂如拱手道,乔赓云和张焕相连忙敬礼道:“秀帅客气,愧不敢当。” “当得,当得。”王茂如道,“干脆你们来我这里吧,我这缺少你们这种军官啊。”他的话一出,弄得袁金铠三人尴尬无比,袁金铠讪笑道:“秀帅真爱开玩笑啊,您大军所致所向睥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