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东北之战伊始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东北之战伊始

“西北?”杨宇霆道,“雨帅,您不是真的被他逼走吧?再说,西北现在有多少军阀,有直系的,有当地的,咱们去那无疑是送死啊。” 张作霖道:“为今之计,只能拖到ri本人下定决心支援我们,否则……我奉军将不存矣。”他叹了口气,遍观手下,有些人义愤填膺,有些人不忍,有些人无可奈何,便只能说道:“拖上一拖,只能如此,或三五天,或六七天,ri本人必定下令发兵,云章(于汉冲字云章),你就留在ri本关东军司令部不要走,天天泡着。看着ri本人发兵。” “嗯哪,事不宜词(迟,辽阳话中发‘词’音,多写几句东北话大家听着乐呵乐呵),我现在就粗(出)发。”于汉冲起身便走乘坐最早的火车赶往大连ri本关东军司令部,连沈阳领事馆都不去了,让领事传来传去。黄花菜都凉了。 张作相道:“七哥,咱们不能把兵布置在前面,本来就不敌王茂如的联军。送在前线更是把肉送到狼嘴里一样,不如全部集中在沈阳城下,依托着ri本。王茂如不敢打来。” “那不行!”汤玉麟一拍桌子道:“那不是告诉王小子咱们怕了他吗?这仗还没打,军队就先怂包了,以后仗得怎么打?” “是啊,二虎说的有道理。”马龙潭难得也发出声音说道。 张作相叹道:“王茂如兵力是咱们的三倍,硬碰下去消耗不起啊。”又对张作霖说道:“七哥,军队就是咱们的本钱,在前面耗没了,那什么翻盘?ri本人会因为咱们没有军队帮咱们吗?” 张作相最后的一句话提醒了张作霖,他点点头,道:“老八。你现在就回到前线,把所有军队调回来,我同时去长chun单刀赴会。为今之计只能有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王秀盛是书生出身,讲求仁义道德。绝不会杀了我,你们做好一切准备。邻葛,你去běi jing向总理和总统求助,要求zhong yāng派两个师入关调停!” “战场上注意一点儿,留点神,记着,瞄着黄衣裳的打,黑衣裳的是自己弟兄。” “哈哈哈,知道了营座。” “好,再检查一遍手榴弹,枪栓,护心板带上没?” “营座,那玩意太沉了,跑几步就累死了。”士兵抱怨道,这护心板是王茂如的炼钢厂生产的第一批钢铁,由于技术落后,这投产三年的钢铁厂也没生产出什么好钢铁来,倒是王茂如忽发奇想,让钢铁厂生产前胸铠护住心口和肺部,被叫做护心板。经过研究证明,这东西对于正面shè来的子弹可以百分百的抵挡住。不过这护心板也有缺点,那就是太重了,整个护心板十五斤沉,一把枪就十斤多了,冬天还穿得厚,全身加一起,从子弹到手榴弹到步枪再到护心板,有四十来斤,很多战士为了方便把护心板扔在一边,实在是跑几步被这些东西压得够呛。 “完犊子玩意,我都戴着,你们凭啥不戴?”营长怒道,“给老子挺好了,老子的兵一个个jing贵得很,谁都不能死,知道吗?都他妈戴好了,今天晚上没指望你们能直接一下子把对面奉军二十七师指挥部给端了,咱们占领他们阵地就行,都他娘的给我戴上!” “罗营长,俺们命不值钱,没事儿。”一个小兵笑嘻嘻地说道。 罗营长一脚把他踹到一边,说道:“想死离我远点儿,别他妈到我的营里,知道吧?” “是。”见营长执着,大家只好戴上了沉重的护心板,放在军大衣下面。 等待进攻命令之中,士兵们闲得无聊,天气又寒冷,围坐在火堆旁也是冻脚得很,于是问道:“罗营长,以前你给秀帅当过近卫兵,你说说大帅的故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