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章 黑吉攻奉(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章 黑吉攻奉(求订阅)

这罗营长叫做罗光,是来自河北沧州的,属于云锁住和郑二根的同乡发小,在军校读了两年被分到第五旅担任营长,也不知谁把罗光曾做过王茂如侍卫的消息传了出去,许多士兵因为崇拜王茂如,常常跟他打听秀帅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么神奇。毕竟秀帅的故事流传得太多了,什么南蔡锷北尚武都是过去式了,现在又说他是天上的星宿,是梁山一百单八将转世投胎,手下全是将星转世,能人辈出。又说他是天下第一风流将军,四个夫人各个貌美如天仙,一般人家的女儿想要嫁给他做个小妾都没资格,老婆全是各国公主,因此天生注定就是当王的人。 罗光哈哈一笑道:“秀帅啊,秀帅对手下人非常好,护犊子……”正在说着,便看到天空中发shè出一排绿sè信号弹,立即拔出指挥刀,高喊:“兄弟们,不扯犊子了,准备攻击。” 过一会儿,一拍红sè信号弹发出,罗光高喊道:“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啦,给我杀!” “杀!” 第二师第二旅七千两百人,第五旅七千两百人,甚至连辎重部队也武装起来,高举着明晃晃的三棱刺刀,向十公里长的奉军修筑的环形阵地冲了过去。 后面,辎重部队的汽车大灯上替他们罩着方向,车顶上,两架s1机枪发出嘶哑的叫声。杀声,枪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马叫声。这声声嘶喊远远地穿了过去,奉军战壕内,却嚎啕一片,几个丢了胳膊断了腿的躺在地上嗷嗷嚎叫不已,而更多的人张望起来,要不要打?这仗怎么打? “怕个球,人死鸟朝天!”奉军战壕内爆发出一阵叫喊。近半的奉军都是绿林土匪出身,拼命不怕,但是怕的就是相持战。在持续战斗中,绿林出身的奉军无法保持持续高昂的士气战斗下来。当此时,奉军一个士兵的一嗓子叫喊。将奉军士气唤醒,奉军的士兵纷纷高喊道:“干掉他娘的黑吉军,干掉他们!” 汽车灯很快照在奉军的阵地上,奉军的士兵眼睛一下子被闪得睁不开眼睛,此时头上飞过子弹,奉军立即趴在战壕之中。 “他大爷,啥玩意呢。”一个奉军老兵油子叫道,靠在战壕,把枪伸了出去,砰砰连开数枪。忽然呼啦一声,可能是打中了对面的汽车灯。 “,反击。”奉军的老兵立即挺起腰板,cāo着枪喊道:“给我打啊,不能让黑吉军……” 汽车灯忽然再一次打开。老兵完全暴露在枪口之下。 “乒!” 黑吉军步枪1式火炼珠特有的枪声响起,老兵倒在战壕只中。 行进的汽车旁,黑吉军士兵端着跟着汽车刺刀徐徐前进,也幸好如今没有进入严冬,积雪不深,汽车还可以开动。不过倒是溅起了满地的泥泞,道路更不好走了。 这个时候作战,对双方都是一种考验,既考验攻击一方的意志,又考验防守方的耐xing。双方在距离一百五十米的是时候开始了正式交火。营长罗光也下了车,在士兵中间,他大嗓门喊道:“迫击炮,钻天猴,发shè。”营里仅有的两门迫击炮对着瞄好的目标立即发shè,几发炮弹炸响在对岸河梗上,炸起了泥土和玉米秸。 而唯一的一直火箭炮(由于原理与炮竹高升或二踢脚相同,被冠以钻天猴……一种烟huā……的名称)却因为首次实战中使用,结果火箭弹直接越过了对面搭建起来的阵地,飞到了后面去了。火箭弹直接将远处一个玉米炸堆着了火,倒是把天地间照得更加亮了。 “你妈!”罗光气得差点一刀砍在这火箭兵身上,骂道:“上面就给咱们营一个钻天猴,还是试验品,你他娘的丢给我真当爆竹给放了?还把火堆给点上了,你行不行你?我来。” 那士兵委屈地说道:“营座,我这不是太冷了吗?” “少扯犊子,看到那个高岗了没,给我炸。” “嗯哪,这次绝不含糊。” 炮弹的配合之下,士兵们手中更加握紧了枪,一面猫着腰走一面shè击,数十公里的河面上,枪声四起,士兵只开一枪,那就是近两万发子弹发shè到奉军阵地上。 虽然每个班配置的一挺机枪,但是汽车上的四挺机枪居高临下,显然更加重要,作用更加明显。两旁的汽车突然陷入了泥泞之中,走不了了,车上的火力排的排长无奈地说:“营座,不行了,车陷住了,我们下来跟你们冲吧。” “你们就在上面别下来,做支援。”而后罗光高喊:“兄弟们,杀敌,冲锋,为了秀帅!” “为了秀帅!” 到了八十米的距离,足够冲锋了,尽管护心板沉重,但是此时显然大家一下子明白了营座的良苦用心,这的确是个好东西,尽管它其丑无比…… 一排排的士兵成散兵线,三人成一组,猫着腰走之字冲锋,嘴里不住地高喊“杀”“为了秀帅”就像一群疯狂的信徒一样。他们眼中满是激情,他们没有后顾之忧,他们手中的武器是最先进的,他们身上的军装是最暖和的,他们脚上的皮鞋是最漂亮的,他们的信心是最强大的——他们相信自己,可以一击将奉军的防线冲破。 嘹亮的喊杀声响彻云霄,山呼海啸一般的气势扑向惊魂未定的奉军,待到三十米左右,奉军的反击终于来了,一挺没有了机枪架子的马克沁机枪被摆了上来,原来之前炮轰的时候,将机枪架子炸坏了一个支架,机枪班的班长紧急修理,却越着急越是修理不上,无奈让人撤掉了架子,直接放在土埂上。 “趴下!”黑吉军跑在最前面的一个班长韩chun跃心中一冷,高喊一声,向前扑去,随后拉出一个手榴弹奋力向前一扔,却砸在对方一个奉军小兵的头上“轰”一声炸开了。而马克沁机枪已经摆好,上了子弹,奉军的机枪班长高喊:“cāo你姥姥,我干死你们……”猛地按动机枪,子弹如同瓢泼的雨点一般扫了过去,顺时四个黑吉军士兵被击中倒在冰面上,有死了的保持冲锋的姿势,有没死的嗷嗷惨叫起来。 韩chun跃再一次扯出一个手榴弹,躲在一处冰窟窿旁,对着那马克沁机枪扔了过去,二十米的距离很近,韩chun跃偏偏直接将那手榴弹直接砸在了奉军马克沁机枪供弹手身上。奉军供弹手哎呦一声,还以为自己中弹了,惨叫一声,说:“俺要死了俺要死了。” “死你妈b,没事你。”机枪班长怒吼道,说话之间,他又开枪shè中了几个黑吉军士兵。 “这什么玩意?”供弹手捡起来砸着他的手榴弹,还冒着烟…… “轰!” 马克沁机枪彻底报销了,连带着奉军的机枪班也报销了。黑吉军立即攻上了这一片阵地,随后黑吉军士兵们欢呼着向四周推进,扩大占领区。罗光也立即示意jing卫向天空发shè一枚蓝sè信号弹,示意此处被攻陷。 “双河阵地被攻破了!” “小城子防线被攻破了!” “小宽子镇防线被攻破了!” 第二师指挥部内,师长赵增福正在和参谋长姜登选在地图上策划,并且焦急地等待战果,突然听到传令兵发来的消息,赵增福哈哈大笑,道:“干得好,干得好,第一个攻上去的是谁?哪部分的?” “二师013团二营,营长罗光。”参谋次官徐东海抽着烟进来说道。 参谋长姜登选笑道:“这罗光我知道,老资格了,秀帅的侍卫,河北沧州的,后来去士官军校读了两年不到,出来之后先是做连长,刚刚晋升营长不久。有个外号叫做罗妈妈,比较啰嗦,对士兵很好。” 赵增福哈哈大笑,道:“罗光这小子啊,手上功夫不错,几个人近不了身。”又对徐东海说:“给他们营记一功。” “是。” 赵增福又对姜登选说道:“我们今晚打到哪?” “可能的话打到梨树县,预计把他们赶到四平要两天之后。”姜登选道。 “嗯。”赵增福对着地图比划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忽然抬头说:“这冬天打仗,真他妈冷啊。” 姜登选忍不住乐了,师长的想法脑子也不知转到哪去了,怎么忽然想到了冷,便应道:“冷是冷了点儿,今年比去年冷多了,但是没有前年冷。” “第九师怎么样了?他们到哪了?”赵增福问。 一会儿,通信兵回报说第九师居然从桑树台镇越过东辽河,直接将对面二十八师的阵地占领了,原来奉军第二十八师师长张海鹏这人打仗没什么能力,倒是吃喝piáo赌抽样样jing通,这次奉军全军会议没有叫上他,张海鹏心里不服,于是随意地把部队扔在一旁,跑到梨树城的窑子里打麻将抽大烟,顺道还带着一帮心腹军官。二十七师毕竟是奉军jing锐,与黑吉军第二师硬碰硬虽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他们逐次抵抗,大部分军队安全撤出前沿阵地向梨树城撤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