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一章 熊将军张海鹏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一章 熊将军张海鹏

所谓奉军二十八师则是由原冯德麟的五十五旅扩编而成,张海鹏投靠张作霖之后,为了拉拢冯德麟手下,张作霖特地将各地联防队扩充到二十八师之中。然而二十八师的战斗力并不强,新兵土匪巡防营士兵组成的二十八师若是打一个追击战,乘胜追击还行,先下的阵地战却是一点经验也没有。 由此没了长官,没了抵抗决心,兵员素质极差,信心不佳,于是奉军二十八师对面的黑吉军第九师进攻根本没有抵挡多久。第九师原本准备反复冲锋几次,却不料只是一个照面,便将奉军二十八师驱赶出了阵地。二十八师将士四散而逃,后面督战的督战队都扔了铡刀跑了,逃兵在路上遇到了奉军二十七师参谋长于国翰,于国翰带着卫队拎着匣子炮冲天连开十几枪,将乱兵们镇住,怒道:“你们都是那部分的?” “我们是二十八师五十五旅的。”抱着枪的老兵们拖拖拉拉地走来说。 “怎么回事?你们长官呢?” “都他妈不知道死哪去了,这仗一打起来早就没了。”老兵抱怨道。 于国翰正要骂人,他手下参谋忙提醒道:“他们师长张海鹏在梨树城窑子里抽大烟呢。” “他姥姥的张海鹏!”于国翰大骂道,本想压住火气还是没忍住,叫道,“张海鹏这瘪独子想死吗?这都啥时候了还逛窑子玩女人!”他愤怒地一脚将路边的雪坷垃踹碎了,平定了一下情绪才对那些奉军二十八师溃兵说道:“你们被临时编入我们了。”对于奉军二十八师溃兵而言。编入哪支部队都无所谓。自打张海鹏做了奉军二十八师师长之后肆意安插心腹,截流军饷,士卒早有不满。此时被收编,总比被黑吉军抓着当俘虏强吧。于是所有溃兵并入二十七师于国翰部,大队人马整编起来,倒是让于国翰轻松地得到两千多人。二十七师可是雨帅的嫡系,正儿八经的奉军最jing锐部队。 于国翰在后面组织了一席人马之后。准备来一个反偷袭,然而丁超带着大部队撤了下来,而且他肩膀中了一枪。只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于国翰忙关切问道:“这伤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受伤了?” “狗b黑吉军的冷枪打得。”丁超骂道。 “弟兄们的伤亡怎么样?” “不乐观。”丁超说,“那帮犊子太狠了,子弹跟不要钱似的。别说打过来,那简直就是泼水一样泼过来,还有汽车,大炮,咱大炮呢?” “窝在四平呢。”于国翰气道道,看看士气低迷的手下,叹了口气,丁超说道:“干脆别回梨树城得了,到那也白扯,四周无险可守。不如直接回到四平。四平府那里地势险要,黑吉军想要进入辽北平原,必须经过四平府。”又贴近于国翰耳边道:“再者说,到了梨树城,张海鹏是师长。你是参谋长,到底听谁的?好不容易收拢这么多士兵被他给再带走,这小子难不保直接投降黑吉军去。” 于国翰想想也是,于是下令连夜想四平撤回,并且要求传令兵下达给每一个士兵,撤向四平城。 黑吉军第九师完全没有想到过。居然这么容易就把对面奉军第二十八师阵地给突破了,第九师师长张奎武乐的不行,大叫幸运,然后命令第九师(辖二十五、二十六、二十七旅)下辖第二十七混成旅旅巴特尔部立即追击,务必第一时间攻陷梨树县县城。 黑吉军第九师所部第二十七混成旅是由原吉军、黑军和满蒙各族士兵组建而成,根据特点配备了一个第81骑兵团。而旅长巴特尔是郭布罗.龙庆原来的副手,一个蒙古大汉,小三角眼颧骨高隆,非常嗜战。得到命令之后,居然亲自带08骑兵团追击奉军,而让二十七旅下的步兵团79团80团追在身后。 纵马狂奔的巴特尔的这一番追逐,居然赶在奉军二十八师部分溃兵撤回梨树县城之前,先跑到了梨树县,而到底梨树县城的时候,天刚刚放亮了,几个在哨所的奉军二十八师哨兵见状吓了一跳。 “给我打!”巴特尔高喊道。 81骑兵团士兵骑在马上端枪便打,那哨兵见到黑压压的黑吉军骑兵们铺天盖地杀来,立即跪在地上投降。 梨树县城分为内城和外城,内城很小,外城较大,周围人家都生活在外城。而外城并没有高大的城墙和城门,周边的人家不少都是关内搬过来的人。梨树老城不大,还是康熙年间建造的,那时候梨树还叫做梨树堡,关押部分反对清朝的汉人读书人的小地方。所以现在的梨树县城更像是现代城市,没有城墙阻拦。 百姓们起来较早,而且一大早的时候便听到隆隆的马蹄声,顿时心里一惊,大家都知道黑吉军和奉军干仗,因为害怕流兵危害,大家都紧关院门。此时许多乡间土狗也听到扯着嗓子犬吠了起来,住户们有胆子大的纷纷扒开院门向外看去,但见一队队骑兵掠过,不是熟悉的土黄sè军装,而是黑sè的军装,脚上大头皮鞋,腰间挎着马刀和马枪,身上披着白sè斗篷,这是…… “他爹啊,赶紧回来,别让ri本人看到。”一个东北大婶连忙去撤她男人,她男人立即甩开,道:“你懂嘚啥!老娘们家家的!不是ri本子,你看他们帽徽是五sè五角星,ri本子是红点儿。是咱们中国的兵,是哪部分的呢?穿的这么溜光水滑的。” “爹,我知道,我知道。”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披着棉猴(东北话“棉袄”的意思)搓着手,捂着耳朵钻了出来。 大婶一巴掌拍在这倒霉孩子脑袋上,骂道:“小祖宗诶,回去,让当兵的给你抓去。” “娘,再打我,我哪天真投军去。”少年小声叫嚷道。 男人一个巴掌拍在少年屁股蛋子上,骂道:“小兔崽子,还能干了你啊,你要是哪天没影了你娘得急的上吊。” 少年嘻嘻一笑,道:“还是我娘疼我啊。” 女人被儿子小小地拍一个马屁,很是高兴,说:“你可不能去当兵,这枪炮来往的,被打死咋整,咱老曾家就你一根独苗苗。” 少年道:“不能,不能。爹,娘,我知道他们是谁的兵?” “谁的兵?” “是尚武将军黑吉指挥使上将王茂如将军的黑吉军。”少年得意洋洋地介绍道。 “啥?黑龙江吉林的?他们打咱们奉天干嘛,都是东北人,干嘛自己人打自己人。”男人摇头啧啧地说道。 少年道:“爹,一山不容二虎,咱们张督军和尚武将军那都是老虎,东北啊,迟早一战,早打不如晚打。” 女人骄傲地说道:“我儿子行啊,这书没白读,以后肯定是个状元,当个县长。” 少年郁闷滴说:“娘,我就一个县长啊,我告诉你啊,我曾子橙将来要当省长,当总理。” “恩呢,我儿子将来还是总统呢。”女人哈哈一笑道。 少年气呼呼地说:“你俩是不是看不起我啊,告诉你俩,你们等到老了的时候就知道了,你们儿子将来绝对是——天才。” 梨树城被巴尔特的骑兵直接攻破,骑兵进入梨树县城内之后直接占领了银行,邮电局,jing察所,一直到内城的兵营才遇到抵抗。内城因为小,只有县衙和兵营以及县长和本地权贵住在内城。几发子弹shè下来,巴特尔大怒,让士兵还击,并且往城墙上扔手榴弹。 士兵们解下手榴弹,接着马力和腕力,直接摔到城墙上。顿时,内城城墙上一排排爆炸声,好几块碎肉直接被炸掉落了下来,城墙上响起了不住的惨叫声,再也没有士兵跑上城墙阻击了。巴特尔又让士兵捆上手榴弹便将内城门给炸开了,然后带着半个团的骑兵冲进了梨树县内城,直接俘虏了驻防在梨树县的奉军二十八师后勤部,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但是却没有发现一个奉军大官,巴特尔气道:“你们的军官都他娘的哪去了?” 降兵立即说道:“都在外城窑子里睡觉呢,俺们师长也在外城,身边没带几个人。” “啊?”巴特尔大喜,立即要求这人带路去抓。 张海鹏在窑子里被拎了出来,裤子刚穿一半,裤腰带也丢了,只好拎着裤子做了俘虏。巴特尔去的时候,挣钱黑吉军的一个排出来,排长石大个子哈哈大笑,说逮着大鱼了大鱼了,原来他是得到一个窑子里大茶壶的报告,说这窑子里有许多奉军二十八师军官。巴特尔大笑道:“石大个子,你有福了,肯定升官了,好样的,给老子长脸了。” 原来昨晚二十八师师长张海鹏因为没有受到张作霖回去参加会议的邀请,心情烦闷,于是召集各手下来逛窑子喝酒打麻将,折腾了半夜,心情不好还把一个上酒上得慢的大茶壶给毒打了一顿。其他大茶壶气愤不过,今早见到另一伙儿军人进了城,他们昨晚得知奉军正在和黑吉军对峙作战,心想这一定是黑吉军了。于是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是黑吉军当官的,石大个子就这么天上掉馅饼得到了这个一个功劳。二十八师从师长到各团的参谋,一个不少一块被逮在窑子里一个没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