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困兽犹斗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二章 困兽犹斗

随后黑吉军第九师下属二十七旅步兵两个团赶到了梨树县城,宣布彻底占领梨树县。而正由于梨树县城被占据,在前方抵抗的奉军二十七师只能被迫放弃所有阵地,立即返回四平镇就地组织防御。黑吉军第二师趁势占领前线阵地,将整个梨树县收入囊中,第一阶段战略目标达成。 黑吉军第一路指挥赵增福听到汇报大将巴特尔活捉张海鹏以及奉军二十八师师部,哈哈大笑说抓得好抓得好,赶紧把张海鹏押送到长chun去交给秀帅,让秀帅看看咱们的战功。黑吉军第一路全线告捷,居然只用了一昼夜一个白天,超额完成了战略任务,着实立了一大功。 而从吉林省伊通县向奉天省西丰县进攻的黑吉军第二路军,在呼伦贝尔镇守使宫小旗的统帅之下与奉军jing锐第二混成旅以及第一混成旅大部在西丰县激烈交战。双方各有死伤,互有胜负,奉军准备充分,倒是没让黑吉军占了便宜。 由于黑吉军第二陆军的主要任务是牵制这两个混成旅,因此虽然看起来双方打成一团无比激烈,却并未出现较大的伤亡。 一ri之后,黑吉军第二路军第四师、第八师在大炮汽车和飞机的配合之下,攻破奉军三道防线,奉军有意保存力量并未做殊死战斗,且战且退。 当奉军各个长官连夜从沈阳赶回前线督战之后,立即稳定了前线,奉系大将吴俊升率领奉军第二混成旅旅骑兵团投入反扑。重新夺回了前三道防线,再一次让战事僵持在西丰县与伊通县交界的小孤山一带。 奉军第二混成旅长吴俊升是奉系大将,他作战勇猛身先士卒,吴俊升亲自率兵反击让前线奉军士兵稳定了军心。而第一混成旅长汤玉麟也被称为奉系虎将,他返回之后率领所部积极配合吴俊升部的反击重新夺回失去的全部阵地。 吴俊升和汤玉麟看收复阵地这么容易,便商议伺机发动反击给黑吉军一点颜sè看看,但在小孤山一带吴俊升的骑兵却遭到对面黑吉军第八师的坚决反击。 黑吉军第八师师长王其垣人称王大舌头。在挥舞着指挥刀喊道:“给……给……给我干死他们!别……别……别手软!”倒是他的参谋长韩麟chun指挥若定,分派任务,布置阵地。此战之后,也成就了韩麟chun威名,一炮将汤玉麟手下顾二胖炸的粉碎。连一具完整的尸体也没有,汤玉麟坐在地上大哭不已,心痛丧失爱将,被心腹们给拉了回去。 而另一方面吴俊升手下大将du li骑兵团长马占山率领四个营的骑兵在小孤山以东妄图绕过小孤山反攻却遭到阻击埋伏。黑吉军料到他们的反击,于是准备好了迫击炮和机枪见人来后便扫shè开炮。黑吉军第八师第二十四旅旅长商元青下令将所有汽车组织起来,让机炮营上汽车,用汽车加机枪,后面配合迫击炮支援的方式,一举大破让马占山的骑兵,导致奉军骑兵横尸遍地。马占山四个营七百多骑兵刚一交战便死伤一半。 马占山在后面气得吐血,拔出马刀便要自杀,马弁及时拦住说将军千万不要自杀,马占山哭道:“四营骑兵,如今去了大半。我无脸见长官啊。” 黑吉军士气大振,商元青见状不顾天sè昏暗发起反击,黑吉军二十四旅立即全旅趁势投入,再一次攻克奉军小孤山以东三道防线。当要准备一鼓作气直下西丰县城的时候,师长王其垣下令不许攻击,非但不许攻击。还要求商元青的兵撤回来。 商元青脾气暴躁,便要拒绝,还好他的参谋官施雨城及时劝阻,说旅长好不容易到前线作战,若是因为违背军令被人背后穿小鞋,丢了指挥一职可是不好。商元青气愤不已,说:“这一下而西丰县就能打下来啊,就能打下来啊。”施雨城道:“便是能打下来,也只是咱们立了功,现在我军与奉军局势命令,上面不让打,一定有他们的想法。我部若是冒然打乱作战计划,定然会招致别人口舌。”商元青只好愤愤撤军。 稍后商元青的二十四旅被师长王其垣以伤亡惨重为借口撤了下来,换上任国栋的二十三旅上前线与吴俊升和汤玉麟的奉军展开拉锯战。 吴俊升骑兵折损过半,武力继续攻击,只能固守防线。但是奉军士气低落,于是再也不敢发动进攻,两军又一次展开了对峙,等待上面的指令。 黑吉军第二路军的任务是完成牵制任务,而不是击溃敌军,奉军不断增兵小孤山,吴俊升的所部已经由一万五千人增加到三万多人,张作霖甚至在后方将一天内拉起一万人的jing察巡防营组成的第三混成旅支援给吴俊升抵挡住黑吉军的进攻。 将奉军主力吸引过来之后,二路指挥宫小旗舒了一口气,又听说商元青差点坏事,吓了一跳,赶紧给王其垣传信说绝不能让商元青这二愣子胡来,如果贸然打过去却没有全歼,只能是纵虎归山。当吴俊升与第二路对峙之后,宫小旗下令手下两个师的六个旅轮番出击,权当练兵,这倒是使得吴俊升的防线漏洞不断防不胜防,jing疲力竭。 11月19ri,奉天省东辽地区辉南县被黑吉军第三路军第十白俄师和第十一骑兵师攻破县城,11月21ri,黑吉军第三路军进入奉天省海龙县城,11月22ri,进入东丰县攻破县城,震惊住了奉军,张作霖大喊一声危险跌坐在地上。黑吉军第三路军开始准备绕道进入西丰县,意图将北丰县和西丰县的奉军第一混成旅、第二混成旅、第三混成旅、辽北十四个巡防营总计三万六千奉军围歼在北丰县内。 张作霖稍后立即下令吴俊升率领所有军队从北丰撤军,回到沈阳准备打防御战,东西两翼若是东翼被全歼,那四平也不用守了。奉军参谋长杨宇霆电令张作相率领二十七师和二十八师放弃四平府返回沈阳府。 吴俊升的退路并没有完全被封死,但是三万多军队一下子也推不下来,他和对面奉军第二路军的几ri僵持过程之中,战壕全家交错,已经撤不下来了。吴俊升一咬牙一狠心,下令第三混成旅和十四个辽北巡防营一万多人立即反击,并且宣称援军抵达,发起总攻。而当所谓的总攻开始之后,吴俊升下令第一混成旅和第二混成旅jing锐立即撤退,侥幸利用熟悉地利之便绕开黑吉军骑兵撤回到沈阳府。 张作霖派往běi jing向段祺瑞求助的特使发回来一则不幸的消息,段祺瑞这次又因为和大总统冯国璋之间的矛盾而递出辞呈。这原本只是段祺瑞的以退为进逼迫之举,却不料这一次大总统冯国璋还真没给他面子,准辞! 南北大战,皖系和直系的北洋军将南军打得喘不过气,本来一下能直接剿灭南方,此时直系拆台呼吁和平,这才有段祺瑞辞职相威胁。 而后冯国璋直接请出号称北洋之龙的王士珍出山,担任新任中华民国大总理一职并兼任陆军总长。王士珍在北洋三杰中号称北洋之龙,本来极有能力和威望担任首任民国总理,然而王士珍在民国初立之后,淡泊名利辞官回家,任凭袁世凯如何说服也不出山,只是做了富家翁,平时做做慈善事业,不愿参与zhèng fu之间的争权夺利。 出于对于段祺瑞的忍无可忍,冯国璋手下却实在没有人能够有能力和威望继任总理,于是冯国璋跑到王士珍家里,再三恳请他出山担任总理,冯国璋几经恳请王士珍无奈只好答应出山。 王士珍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情况下出山,此时段祺瑞是被直系给赶下台,直系有四省督军——直隶督军曹锟、湖北督军王占元、江苏督军李纯、江西督军陈光远在段祺瑞准备调兵支援湖南战场扑灭护法军的时候,突然发表联合通电要求南北议和,我们需要和平…… 段祺瑞是什么人,那是北洋的主战派,能打要打不能打也要打,被直系这一拆台,脸面上那挂的上去,于是又请辞。冯国璋更有意思,准许段祺瑞辞去陆军总长,但保留民国总理一职。不做陆军总长留着总理有什么用,段祺瑞一气之下全都辞了。 段祺瑞是辞职了,可是皖系并没有倒台,直系是暂时占得上风,可却也危机四伏。王士珍刚刚当上民国总理兼陆军总长,但是手下谁听他的呢?王士珍此时除了一个北洋前辈的名分,谁还记得他呢?此时张作霖求段祺瑞发兵的电报,却直接送到了王士珍这里,王士珍自然知道黑吉军和奉军的冲突。这黑吉军和奉军的冲突最大的原因就是利益之争,就连小孩子曾子橙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他王士珍如何不知。 于是王士珍对于张作霖的求助并未答复,而是等待事情进展看看。倒是毅军姜桂题得知消息,稍微考虑了一番之后,便派遣两个混成旅支援张作霖,让张作霖大为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