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六章 奉军西迁(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六章 奉军西迁(求订阅)

沈阳城外,黑吉军司令部外,一座座帐篷连成一片。 “报告,奉军代表到。”帐外卫兵喊道。 “让他们来。”王茂如说道,坐在虎皮凳上与手下看着奉军代表五个人进了帐篷,当先一人便是杨宇霆,可是在杨宇霆身后的居然是张学良,王茂如倒是大吃一惊,这小子竟然有如此胆sè。 “杨参谋长,诸位,请坐吧。”王茂如道。 奉军代表坐了下来,杨宇霆道:“秀帅,又见面了。”又冲王茂如手下军官少将副总参谋长郭松龄、总后勤少将副部长徐佑前、总安全部少将副部长朱怀龙、总军务部少将副部长牛德禄、第五师中将师长盖天久、第八师少将师长王其垣、第七师少将师长高士滨、黑吉联省交涉使张奎安以及一众参谋副官敬礼致意,语气不卑不亢。 王茂如道:“杨参谋长,听说你让人准备一具棺材,抬棺谈判啊。” 杨宇霆道:“秀帅,我杨宇霆贱命一条,不足为惜。” 王茂如笑了起来,牛德禄倒是说道:“你抬棺木谈判,我军却全军都写了绝命书啊。”说罢,掏出绝命书放在桌子上,无奈道:“就连我这个搞军务管理的也写了绝命书,看起来咱两方是必然要死战到底两败俱伤啊。” 牛德禄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在军中资历也老,在军中擅长替王茂如理清关系,例如军中的派系等待。都是他在为王茂如做梳理工作,又通过赐婚(配嫁俄少女)等政策,安抚十足,也是王茂如的一个并不出彩,但绝对重要的心腹——王茂如对他的倚重程度远超他人。牛德禄同样是北洋老人,在北洋系统中也算是资历足深,杨宇霆若是排资论辈也需在他的后面。此时他出面说话,倒是显得适合身份。 “天寿兄。”杨宇霆抱拳道,“不是我部想要两败俱伤。我雨帅三派使者,均遭到拒绝,是黑吉军非要战不可。非要两败俱伤不可,也非要东北人打东北人不可。” 郭松龄道:“杨参谋长言重了,今ri我家秀帅以你会面,便是想要和平,想要积极主动解决东北问题,东北问题不在于我家大帅,而在于你们奉军一再无理。” “不宣而战,偷袭梨树与西丰,是谁无理?”杨宇霆身后参谋官乔赓云忍不住怒道。 “兵者,诡道也。贵部不是连《孙子兵法》都没有读过吧?两千年前的古人都知道,难道贵部不知?两军交战,自然是希望打败对方。”郭松龄身后参谋官游书群冷笑道。 “无理之言!”奉军参谋张焕相怒道。 牛德禄忙说道:“几位,几位,慎言。慎言。大家坐在此处,目的无非是解决争端,怎么分歧越来越大?邻葛老弟,你作为贵方代表,说两句吧,你方目的是什么?” 郭松龄道:“事到如今。我们也不是狮子大开头,奉天可以给贵方。” 黑吉军将领纷纷喜形于sè,王茂如也眉头舒展开来,却也想得到奉军一定有条件,果然,杨宇霆道:“我方有几个条件,也不多,只有六条。” 王茂如道:“讲。” 杨宇霆冲身后点点头,乔赓云拿出拟定好的条件,读了起来:“一、我部将奉天交由你部,但我部十万军队不可伤害阻拦,愿留在奉天的我部士兵,贵部不的清算。” 王茂如等人点点头,牛德禄赞道:“雨帅对待士兵果真够义气。” 王茂如道:“这点我答应,我部绝不会清算记仇,从此之后东北一统,都是东北军。” 郭松龄道:“贵部十万陆军,啧啧……” 奉军代表怒目而视,乔赓云继续说道:“二、我部军官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与两军交战无关,因此我军撤离奉天,军官家属财产、产业、生意、商铺不可掠夺。” 郭松龄瞪大眼睛刚要反驳,一旁的牛德禄忙拉住了他,王茂如哈哈大笑道:“答应你了。” 乔赓云道:“三、奉天官员治理奉天,功劳甚大,若无贪赃枉法之理由,希望贵部善待奉天官员。” “好。”王茂如都答应了下来。 乔赓云道:“四、我奉军奉天兵工厂,奉天军官学校将随军搬迁,贵部不得强留。” “绝不行!”总后勤副部长徐佑前站起来,道:“奉天兵工厂和军官学校,二者只能搬走一个!”对王茂如说道:“秀帅原谅卑职擅作主张。” 王茂如挥手说道:“无妨,无妨,这也是我想说的,二者只能走其一,不过若是贵军搬走奉天兵工厂,我部可以赔偿搬迁费一百万元,若是搬走军校,我部只能赔偿五十万元搬迁费,毕竟军校的搬迁规模不可能与兵工厂相同。” 杨宇霆与手下参谋官等人小声商议,此时突然听到上空有声音,很是奇怪,牛德禄笑道:“这是我部空军,一百五十架飞机,早上从长chun空军基地出发,现在才到。” 一百五十架飞机,杨宇霆等人吃了一惊,心情忐忑起来。张学良年轻气盛道:“我怎么不相信有一百五十架飞机,我去看看。”说着便站起来走出帐篷,抬头望向天空,却见飞机如蝗,似乎遮天蔽ri一般盘旋在沈阳城上方,门口的乔三棒以前随着王茂如去沈阳城拜访张作霖,自然认得这位奉军大少爷,便道:“敬礼,张上校。”此时张学良虽然才年仅十八岁,却已经担任一团之长并兼任宪兵队副司令一职,因此军衔为奉军上校。 张学良回礼,道:“这是……”暗中数了一下,却发现只有四十多架,正在抛洒东西,忽然道:“他们在扔炸弹?” “哪能啊,洒传单呢。”乔三棒道。 “不是说一百多架吗?” 乔三棒心中一愣,他倒是跟秀帅身边久了,知道黑吉军空军也就七十多架飞机,其中能飞的只有四十多架了,哪来的一百多,但是脑筋转得快,便故作骄傲道:“此乃第一飞行大队,你看沈阳城才多大,一百多架要是一起飞到沈阳城上空,密密麻麻的难免自己飞机撞到自己飞机,现在正好嘛。咱这第一大队发的是传单,第二大队和第三大队第四大队发的装的都是炸弹啊。” 张学良吓了一跳,心想若是这许多家飞机用炸弹轰炸,奉军也不用坚守北大营了,人家直接从天上打。泄气地走回帐篷,心情低落地坐在一旁,杨宇霆冲他看去,张学良叹了口气,出发前逼死的决心和士气一下子没了,只剩下仓惶无力。 杨宇霆也很失落,这黑吉军在北方发展这几年,的确是潜力极大,已经远远超过奉军了。 乔赓云道:“我部决定搬迁兵工厂,但是搬迁费提升到两百万。” “可以。”王茂如道。 乔赓云继续读道:“五、我部撤离沈阳ri期为明年的……” 王茂如大笑起来,道:“三天,没有的谈,三天时间撤离,并且今天交出北大营,否则免谈,下一条。” “三天如何能撤离沈阳?”杨宇霆道,“秀帅,请为我部考虑一下,三天如何撤离十万大军。” “你们奉军如今只有五万人马,其中新抓壮丁占了一半,何来十万大军一说?”郭松龄忍不住说道。 杨宇霆语塞。 王茂如决然道:“今天让出北大营,三天之后奉军撤离沈阳,驻扎锦县县城锦州府。” “这条可否再议?”杨宇霆道,“实在牵扯过大……” 王茂如摇头,道:“绝无可能,我部总共时间是今天中午十二点,总攻之后,贵部可谈判资本越少。” 杨宇霆叹了口气,失落地坐了下去,对乔赓云道:“最后一条读吧,这条以秀帅为准。” 乔赓云无奈,道:“是。”便说道:“最后一条是关于我奉军去路安排,希望贵方与我方慎重协商。”便读道:“我部决定,奉军西迁,贵部配合我部,给予我部立足之地。我部以奉天地盘,换取贵部支持我部占领热河、察哈尔、绥远、陕西、宁夏。” 奉军西迁,奉军终于决定西迁了。 黑吉军所有将领看着王茂如,王茂如对着地图,比量了半天,郭松龄趁机说道:“杨参谋长,请稍作休息,回避一下,我们商议一下。” “好。” 马良将他们引导另一处之后,郭松龄等人围在王茂如身旁,看着地图,这是一张民国地图,地图上标明了地盘,军阀,士兵人数,该地资源,该地人口,该地发展规划,看这幅地图,众人均被王茂如的野心所打动,多是民国被王茂如一统,那我们都是开国大元帅了。 盖天久先说道:“热河不能给他,东四省绝对不能让他们再搀和一脚。”其他军官也点头说东四省决不能分,热河必须在黑吉军辖下。王茂如道:“诸君与我同意,我也不会把热河交给他们,而且毅军……” 主战派郭松龄立即激动地说道:“秀帅,给我两个师,我将横扫热河毅军。”他的眼中闪烁出一丝野心,王茂如看过去,郭松龄的野心立即转化为炽热,王茂如心中洞悉了一切,郭松龄纵然有野心,但有自己在,他也会老实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