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七章 张作霖的魄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七章 张作霖的魄力

王茂如哈哈大笑,拍着郭松龄的肩膀说道:“何须郭参谋长亲自出马,我料想这毅军也有自知之明,不久之后将会派代表谈判。无妨!无妨!无需多虑!毅军老了,而且毅军……太穷了。对了,定国,张定国,交给你办。” 张奎安起身说道:“卑职在。” “我派你为特使去热河联络热和军官和士卒,我听说热河兵卒的军饷不高啊,你这张嘴帮我鼓动鼓动热河的人心,让他们自己闹点乱子。对了你知道热河兵军饷多少吗?” “一个月两块大洋二两烟土,总三个半大洋。”张奎安说道。 “这样啊,你去宣传一下咱们的军队,并且告诉他们,如果毅军归顺于我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七章 张作霖的魄力,所有士兵军饷翻倍。”王茂如道。 “是。”张奎安道,“不过毅军上下挺团结的,恐怕没几个人投靠咱们。” “你就当松松土了。”王茂如头也不抬看着地图回答道,又对大家说:“热河不能给张作霖啊,这是东三省咽喉门户,决不能给他,其他地方倒是没有问题。张作霖乃枭雄也,我这七哥,本事大得很呢,若是打而不死还让他留在东北,也是徒然给咱们添乱,若是把他赶到西北,也许他在西北能成就一番。” “而且西北的地盘,还得他打下来。”郭松龄接口说道,“这样一来,张作霖的部队必然在西征时受到损伤,如此甚好。让他和西北各路军两败俱伤。” 既然大家决定好了,便再次将杨宇霆等人叫来,告知黑吉军的决定,杨宇霆本也没有想要热河的意思,热河都统姜桂题与张作霖相好,若真是占了热河也说不过去。对于黑吉军出兵协助奉军平定西北各路军侯,杨宇霆要求是黑吉军至少出兵两个陆军师。王茂如当即同意。于是在达成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五十七章 张作霖的魄力了六条协议之后,杨宇霆立即返回沈阳城,张作霖已经转醒。得知谈判结果,长叹一声,道:“奉军西迁。大势已定,诸位准备吧,我们去西北!” 奉军尚有一战之力,但却无反击之能,保留主力倒也是明智之举。中午的时候,张作霖拖着带病之躯来到城外黑吉军指挥部,与王茂如见面签订协定。 双方终于面对面坦诚布公,张作霖笑说老弟好野心,王茂如也说大哥果真英雄大魄力,双方签订东北和平统一秘密协定:一。黑吉军不得追究奉军责任,清算奉军退役士兵二,黑吉军不得没收抢占奉军将领及家属财产,伤害家人奉天原官员继续留任原黑吉军将改为东北边防军,从此之后取消黑吉军称谓四、原奉军改名为镇。暂时借住驻防辽南锦州五、奉天兵工厂以三百万元卖给东北第一军工厂,改名为东北第二兵工厂,并以东北第一第二兵工场组建东北军械集团公司,奉天兵工厂所有工人技师专家以及设备全部留下六、奉天陆军学校师生教官并入东北边防军总军务部七、奉天省一切债权转嫁于东北总督府八、原奉天zhèng fu与外国达成协议,均有效,由现zhèng fu继承九、定武军半年之后西进。由东北边防军协助,并支援军火与军费若干十、双方协定,定武军与东北边防军十年内不得发生战争,若有违反,则完全没收对方在本方境内所有财产以及相关产业十一、第九条、第十条,第十一条为定武军与东北边防军秘密协定,不对外公开。 这十一条协定签署好之后,张作霖随即命令在北大营的奉军第二十七师撤出北大营,随后黑吉军第四师驻进北大营,并奉军第一旅第二旅合并为第二十九师,吴俊升担任二十九师师长,以二十九师六千人为先头部队,奉军第一波部队前往锦州。当吴俊升带领二十九师通过新民府的时候,发现了新民府此处驻扎了黑吉军数万骑兵,心中巨震,由于害怕骑兵袭营,奉军riri枕戈待旦。然而黑吉军却并未对他们拦阻或者侮辱,奉军二十九师有惊无险地抵达锦县。 奉军二十九师顺利锦县之后,张作霖终于放下心来宣布下野不再担任奉天督军,并与蒙疆巡阅使王茂如共同推荐,由孟恩远担任东三省总督。而东三省从此之后废除督军制度,军队统一由东三省总督下辖东北边防军司令部管辖,东三省设总督,省长,州长,县长,府尹(或市长),镇长,村长,屯长八级行政管理制度。东三省军政分离,zhèng fu由jing察制度作为执法保证机关,军队不再参与地方,军队不得听从地方长官命令。 黑吉军以及奉军降部补充军队之后,所有东北陆军改名为东北边防军,张作霖奉军改名为东北边防军下辖镇。奉天省改名为明朝时期的称谓辽宁,谓之辽宁省,从此之后,奉军以及奉天这个词语化作历史。 王茂如下令释放镇二十七师、二十八师战俘,而镇相继放走了部分强拉入伙的兵丁,双方表现出友好的态度,而张作霖的手下军官们因为害怕不安全,携带家眷钱财在部分二十七师和二十八师的保护下来到了锦州或者直接出了关去了天津。 张作霖虽然感冒没有痊愈,但是他仍然坚持骑在马上,与士卒同行,并且对手下兄弟说道:“咱们败就是败了,但是东北王当不成,你们跟我去做西北王去!”镇上下见大帅仍旧jing神抖擞,随即军心大定。 张作霖在此回望了一下沈阳城的城门,心中不禁有些失落,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王茂如,可是自己比王茂如差在哪里呢? 他骑在马上苦苦思考,不理会任何人与他的话,大家忽然发现张大帅一下子不说话了,整个人傻呆呆的骑在马上,都非常奇怪。张惠景连忙骑马走来说:“雨帅,你……不如去ri本医院看看病吧。” 张作霖忽然大叫一声,道:“我知道了。” “什么?”张景惠问道。 张作霖道:“我终于明白我怎么败给他了,我终于知道了。” “他?” “王茂如。”张作霖道,“眼光,他比我眼光长远。你看空军他比我抢先一步弄来吧,我刚刚打算组建一个空军,他已经有一支庞大的空军了。海军,我还没有海军,但是他已经有水jing部队。至于军校,他在做呼伦贝尔护军使的时候就立即建立了军校,虽然比奉天军校晚十几年,但是他却特别依赖军校毕业的高材生,而咱们呢?他妈了个巴子的,老的凭着资历在位置上不下来,年轻的军官生上不去,我听说这次黑吉军中很多都是咱们奉天军校毕业的。还有,这小子在要兵工厂和军校的时候,一点不拖泥带水要了军校,起初我还以为他是好心,没想到他这是暗中占了咱们最大的便宜啊。眼光,眼光啊!他妈了个巴子的,这教授出身的读书人真有一套,真有一套,咱们败得不冤,不冤。” 1917年12月8ri,张作霖于沈阳发表下野通电,不过他的下野通电倒也是有趣,凸显了他的土匪xing和东北人的幽默:哥打不过弟,甘愿让贤。 此通电倒是通俗易懂,也不用任何人婉转翻译,因此这封通电又称为“兄弟让贤电”。看起来好像是大白话一样,然而这封通电却让王茂如陷入尴尬,此通电一出之后,众人皆知王茂如与张作霖虽然表面为利益作战,双方投入兵力二十几万,然而看通电内容,人家是兄弟之争。这就让王茂如没法继续对张作霖进行绞杀,把他逼到了一个非做好人不可的地步。既然哥哥让贤,弟弟能够继续赶尽杀绝吗? 便是黑吉军内部看了这封通电,也大为惊讶,许多军官持着通电问王茂如说秀帅,这……王茂如报以苦笑,这张作霖,看似粗鲁,实则心里有许多弯弯道道,自己着一不小心还真被他架到了道德制高点。 为了表示东北一家亲,也为了感谢张作霖的主动下野,以及“兄弟让贤”通电,王茂如释放了张作霖的战俘与士兵,并允许张作霖在锦州花钱征兵,还特地聘请他做辽南安抚使。 yin谋得逞之后,张作霖总算扳回了一成,算是打败之后的小胜,他也终于有时间整理他的残兵败将,收拢士卒,军官之中该罚的罚,该奖励的奖励。他本人做事也极有魄力,将自己的所有身家资产前后卖了六百万,加上奉天陆军原本有的五百万军费以王茂如赔偿他的三百万大洋,凑齐了一千二百万大洋做本钱。 张作霖除了留下八百万当做军费和开拔费,又用四百万大洋的招兵、提升士兵待遇、购买先进的武器以及装备,并且遣散了老旧官兵。在锦州,张作霖前后共计收拢士兵六万余人,重新组建了三师八旅五万人的镇。 鉴于东北之战中奉军由于军官出身原因一战既溃的缺点,张作霖果断提拔年轻将领,并让一些年老士兵和能力不足的军官主动遣散回家种地,因此在锦州偏练的时候,定武军上下反倒是焕然一新。 定武军上下知耻而后勇,反倒是让张作霖因祸得福,发现了以前没有的诸多毛病。只是张作霖突然后悔起来,他要了奉天兵工厂,后来发现无法搬迁便只能低价卖给王茂如换了钱。钱是有了,但此时突然发现,他缺的不是钱,而是军官。王茂如得了他的奉天陆军学校,里面的几百军官全成了王茂如的人。张作霖此时后悔的要死,大骂这王茂如这小子真是走一步算十步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