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章 游说(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章 游说(求订阅)

王茂如伸出一根手指摇晃起来,大笑道:“有便宜不占的不是大气,而是傻气。”看着酒宴中的诸多民国风流人物,忽然想起来一首词,道:“给你说一首词吧,我觉得这首词很能反映我此时的心境。” “好。”廖志鹏道,“早知道你王秀帅也是诗人,作曲家,作词家,现在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这么全才。” 王茂如道:“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yu与天公试比高。须晴ri,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好词。”廖志鹏道,鼓起了掌来,赞道:“好词,好词,好一首沁园chun,词的下阕呢?” 两人说话的时候旁边许多人偷偷看着,等王茂如说词的时候,一些人立即深长耳朵听着,王茂如的一举一动他们都非常关心,此时廖志鹏鼓掌,其他人立即鼓起掌围了过来。王茂如很是骑虎难下,本来只是用伟人的词来抒发一下自己的面对如此之多民国风流人物的感慨,没想到这么多人围过来。 “什么词?”孟恩远带着三个省长走过来,唐绍仪、郭宗熙和马六舟,身边还有已经下野的朱庆澜,连袁克定也拄着拐棍一瘸一拐地走来,孟恩远问:“什么词?” 王茂如略显尴尬,倒是廖志鹏道:“我来说吧,秀帅的词大气之极,大气之极。上阕: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yu与天公试比高。” 周围人听完不禁又是一阵感慨,孟恩远拍手道:“的确如此,难得如此意境。” 前朝翰林奉天士绅周茂然捋着山羊胡子,道:“虽然词藻不甚华丽。却难得意境美妙,此词下阕如何?还请秀帅说来。” “是啊,秀帅。下阕呢,下阕呢?”众人纷纷伸长脖子急切道。 王茂如更是尴尬,见诸多人看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须晴ri,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江山如此多骄,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sāo。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shè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好!” “秀帅的词果真大气,果真大气啊。” “词浑然天成,真乃当代名作。” “还是秀盛先生才华横溢啊。” “秀帅不亏人称儒帅啊。” “比得了秀帅的,我只知道曾文正公啊……” 一片拍马屁声王茂如脸红脖子粗,便要解释这不是自己做的。是佚名,现在提起伟人的名字,恐怕谁也不知道,只好说佚名,还没等他开口说呢,徐树铮便一把抓住他的手说:“秀盛。好久不见,今ri我来迟了,你我定要痛饮三杯。”他刚刚来的时候正巧遇到了ri本驻长chun领事三门九十郎,两人聊了几句,正巧ri本关东军代表,关东军参谋长福田雅太郎和土井市之进带着另外几名ri本方面代表前来。徐树铮与ri本人关系非常紧密,而且王茂如这边有许多人陪着,于是便没有过来。此时徐树铮上来握住王茂如的手,陡然间把所有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徐树铮道:“秀盛贤弟,好诗词,好诗词。作词如此大气,作事更是大气啊!” 王茂如只好说道:“过奖,过奖……” “秀盛贤弟,我有件天大的好事,要素质与你啊。”徐树铮低声凑在王茂如耳边说。 “何事?” “与我来。” 王茂如便冲大家拱拱手,与徐树铮到了一边去说话。王茂如因为没有解释,倒是让大家真的误会这首词是他写的,后来,军中的一个军官东方宏见过,感慨万千,直说秀帅之心胸开阔,此生便是跟定秀帅了…… 此时徐树铮三十八岁,而王茂如三十三岁,徐树铮称王茂如为老弟,倒也并不是以资历压人,的确是比王茂如大五岁。来到静处,王茂如忙道:“又铮兄,不知如此急切,又和见教啊?” 徐树铮笑道:“秀盛,给你一桩好事。” “哦?请讲。”王茂如笑道,的确,最了解自己的还是自己的敌人,徐树铮和王茂如这对老对手,此时倒是显得格外热情而虚伪。 徐树铮道:“近来贤弟在东北可谓一帆风顺啊,又铮在此恭贺老弟一声了。” 王茂如连忙摇头道:“我只是孟总督手下一员干将而已,仅此而已。” 徐树铮道:“秀盛何必谦虚?孟恩远有当今成就,若非秀盛的鼎力协助,怎会如此?只是秀盛干居然下之举,的确让许多人费解之极,便是当今zhèng fu名流,也是为秀盛感到不值。” 王茂如心里骂道这小扇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此时挑拨自己和孟恩远的关系,孟恩远六十多岁,自己才三十三岁,自己是有的是时间。孟恩远便是再能,他也只能辉煌几年而已,而自己却又无限的空间。因此王茂如没有必要掀翻孟恩远,而且掀翻孟恩远,也让自己处于背叛友人的地步。就如同冯玉祥一般,即便他能力再强,他三番四次背叛这个背叛那个,最终也落得没有人信任,只能做一个方外摇旗呐喊的角sè。王茂如不动声sè,笑道:“哪里话,孟大都督是我老舅,我支持老舅,怎会不甘心。大家也无需多虑,我老舅这个人,虽然有诸多缺点,但是他却是个好人。” 徐树铮品到了他的态度,连忙说道:“是啊,就目前而言,孟总督的确是东北总督不二人选。”又正sè道:“秀盛,我听说张雨亭可是不老实安分许久啊。” 王茂如叹了一口气。道:“东北好不容易和平统一,好不容易啊。” “秀盛良苦用心。”徐树铮道,“我认为,东北在孟总督和秀盛贤弟的治理之下,必定蒸蒸ri上,东北人民有福啊。”王茂如心说你不会是来拍我马屁的吧,徐树铮又说道:“但是有人却不让你享受这种安宁啊……”王茂如也不说话。只看着他,徐树铮略显尴尬,道:“据我所知。国民党在秀盛你的地盘中,甚为猖獗。” 王茂如大笑道:“国民党,无非只是zhèng fu中的党派而已。无妨,无妨,我有都是方式限制他们。” 徐树铮道:“他们却是米饭上的苍蝇,随对你无影响,却恶心你到反胃。”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又铮兄所言极是。” “所以,咱们必定要把国民党这帮南蛮子给消灭,这才能全国安定一统,到那个时候,孟总督做总统,段公做总理。秀盛老弟做东北总督,老弟意下如何?”徐树铮道。 王茂如故作惊讶,道:“这……国民党离我太远,恐怕我也无能为力吧。” “诶?哪里哪里,秀盛贤弟谦虚。”徐树铮道:“君知道前一次组建督军团。各大小督军均派代表参加,这次段公又一次组建督军团已经由福建,直隶,山东,浙江,上海。察哈尔,山西,绥远,热河,安徽十个督军、护军使参加,准备计划将民党力量驱逐。恢复咱们北洋正统的光荣,贵军只需出兵一万,意思一下就可以,如此,段公将来定会给秀盛以厚报。” 王茂如考虑了一番,道:“我这个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好处不动身,无利不起早之辈。又铮兄,咱俩也无需打哑谜,你的意思是我支持段公出山是吧?” 见话挑明了说,徐树铮也不虚伪了,便说道:“秀盛,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说明,段公出山,于你,于我,于国家都有好处。若是你支持段公,则辽宁,吉林,黑龙江,蒙古四地支持,段公必定能执掌大权。若说好处,也不是没有,两百万ri械如何?” 王茂如惊讶道:“二百万ri械?” “对,ri本三十八年式步枪两万九千支,子弹五百万发,五零步兵炮五十门,七五ri式克虏伯野炮二十门,炮弹十万发,马克沁机枪三百架,机枪子弹五十万发,这就是段公给你的见面礼。”徐树铮诱惑道。 “啊?”王茂如吃境地立即站了起来。 徐树铮道:“秀盛贤弟,怎么样?段公对你不错吧?”王茂如皱眉这老徐买的是什么关子,徐树铮这才说道:“年前有我cāo办,于ri本购买共计四百万ri元军械,于大连港停泊,后船在秦皇岛下车,此军械前后两部分,前部分两百万军械已经交付完毕,如今这两百万军械即将抵达秦皇岛。”徐树铮低声道:“若秀盛贤弟有意,我或可令船停靠,以便于……”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若真如此,又铮兄,小弟必定支持段公。”他心里知道这徐树铮定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对于王茂如而言这批ri械其实并不那么重要,最主要的原因是王茂如如今统一了东北边防军的武器口径,至少是在步枪和轻机枪上,武器口径都统一为7.7毫米李恩菲尔德子弹,步枪为7.7毫米尖头弹,s1轻机枪为通用机枪,主要使用7.7毫米圆头弹,同时在子弹不足时可以使用尖头弹(步枪无法通用尖头弹与圆头弹),迫击炮有仿制ri本65mm迫击炮以及逐渐推广但数量稀少的37火箭筒(俗称大号钻天猴),部分ri式70步兵炮,炮兵方面为75野炮和75山炮,少量105、122重炮(缴获俄国)。因此对于步枪,王茂如倒是不怎么看重,毕竟ri本三十八年式步枪(即三八式)的子弹口径是6.5,若是用了之后,后勤供给平时无忧,若是战争期间可是头疼得不行。 统一东北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武器口径的统一,如今在仓库之中,尚存许多ri式俄式法式德式中正式步枪和子弹不得用,因而还占了仓库之地所以这枪对于王茂如来说是累赘,但是机枪和炮,王茂如是一分也不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