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一章 营救俄国公主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一章 营救俄国公主

见王茂如有所意动,徐树铮便笑了起来,问道:“ri前段公将于天津举行督军团会议,不如秀盛贤弟代表东北边防军参加如何?” 王茂如道:“虽诸事繁杂,然而小弟必定抽出时间前往,只是不知军火运输的船舶何时靠近秦皇岛?” 徐树铮打了一个哈哈,错开了话题也不说明,不过通过这次谈话两人倒是私下达成了协议,只等王茂如表态发个通电。毕竟秦皇岛在直隶,便是军械进入山海关。也是先过辽南州张作霖的地盘。这两百万ri械的武器,对张作霖来说那是救命的啊。” 王茂如点点头,沉思了片刻,便道:“想个办法,把军械劫掠回来。” 蒋方震道:“陆路方面怕是行不通,空军又没有如此运输能力,不如……” “江防部队!”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 当晚黑吉江防部队司令任国栋和参谋长沈鸿烈一起来到王茂如下榻的住处。任国栋虽然作为总司令,然而下面的事情都是交给沈鸿烈去办,江防总队除一千多水jing三十几艘破机船之外,连一艘军舰都没有。倒是吞并了俄国人的二十艘,且多半停靠在松花江和嫩江上。 王茂如直接说道:“如今东北三省基本完成统一,你们的黑吉江防总队的名字也该改一改了。”任国栋和沈鸿烈顿时瞪大眼睛满是兴奋,又要升官了吧,王茂如笑说:“以后你们的部队就是东北海军,任国栋担任海军总司令,沈鸿烈担任副总司令兼参谋长。”两人满脸的欢喜,王茂如这才说了要从秦皇岛运回军火回来,不知海军有何方法,沈鸿烈道:“办法也有。只是不需要咱们出面,利用海军劫持ri本商船。然后雇佣ri本人,名义上劫持ri本运输船,实则雇佣,然后直接运到辽中州营口。” 任国栋道:“劫持。海军劫持?咱们的船都在黑龙江呢,怕是办不到吧?”王茂如也是疑惑。 沈鸿烈笑道:“海军么。咱们是没有,不过属下倒是能帮秀帅弄到几艘军舰。只要这几艘军舰以来,劫持ri本军火船就大功告成了。” “你有办法?”王茂如问。 “秀帅只需修书一封一个承诺,属下或可为秀帅增加一支舰队。”沈鸿烈意味深长地说道。 王茂如大笑,双手按在二人肩膀上,说:“以后,中国海军还要看二位的啊。我已下定决心,等明年我们有财力之后,为海军增添航舰。” “秀帅,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沈鸿烈道。 王茂如大笑道:“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定下来了。” …………分割线………… 高建瓯带着手下四十多人以及俄国公主塔吉扬娜南下进入哈萨克斯坦,高建瓯立即让手下侦查,发现一伙儿贩卖皮革的商队。高建瓯也不含糊,直接伏击了商队,将这三十多人的商队全部杀死,之后乔装为皮革商人,由其中懂得俄语的士兵与人交涉,谎称中国山西商人来到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公国购买皮货返回xin jiāng。由此才得以向西一路回到xin jiāng。而到了xin jiāng之后,由于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与俄国关系暧昧,众人不敢暴露身份,又遭受军痞剥削,终于到达了xin jiāng伊宁。此时特别小队已经由四十多人锐减到二十四人,全部二十六人尸骨埋于他乡。高建瓯于xin jiāng伊宁发电给罗浩的专电,说小队已经抵达伊宁,并携带极品小羊皮一支,希望能够给一个高价。 罗浩看了电报,发现发件人是高二,这高二是高建瓯原来在江湖上的名字,如今高建瓴自从从军之后便已经改回本名,如何用了原来的名字?极品小羊皮,难道是……俄国的世子?罗浩连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王茂如,王茂如非常兴奋,道:“一定全力营救他们,对了,谁距离他们最近?” 马良连忙将随身兵力分布地图拿了出来,地图上时时刻刻表明了如今他手下军队的情况,陡然发现,距离伊宁最近的居然是第三师的第九骑兵旅,他们如今在西蒙古追杀蒙古叛军,杀得蒙古叛军们闻风丧胆,张杀神大名远扬。 “给张疯子(张镶武外号)发电,让他派人去伊宁,把高二一行人全都接回来,同时也让高二在伊宁隐藏好。”王茂如想了一想,道:“这样,马良,替我给xin jiāng督军杨增新发一个电报,就说最近俄国异动,万万不可逆天而行,帮助苏维埃俄国行事。还有,我很希望能与之结盟,组建中国边防军,拱卫我国北方领土安全。” “是。”马良道。 各自下去之后,马良连发两封电报,一封是给张镶武,一封是给杨增新。张镶武接到电报之后,但见后面的三个“重要、重要、重要”便知道这事十万火急,立即调兵遣将,差遣一团士兵从乌里雅苏台出发,向xin jiāng迪化开去。而罗浩也密令高建瓯带领人继续前往xin jiāng迪化(今乌鲁木齐)。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路途之中居然被xin jiāng当地土匪给抢了货物,双方交战还杀死五名队员。高建瓯真感到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报官之后,当地官员无奈说:“本地人白天为民,晚上为匪,城中为民,城外为匪,还请诸位不要走动,或者加强武装,等人数上百之后再走。” 高建瓯等人只好等待商队,但是此时已经寒冬,哪有什么商队远行,而且xin jiāng此时与内地并没有铁路连通,想要返回只能等来年chun天,收购皮革的商人们一道回去。从伊宁到迪化,居然走不了了。 杨增新接到了王茂如的电报之后兀自发愣,心说这王茂如是什么意思,最近这王茂如是风头大盛,收复蒙古,驱逐奉系,统一东北,奉北洋元老孟恩远为东北总督,自任东北边防军总司令。而且因为他的战功和对外强硬,引得全国上下年轻人崇拜至极。 杨增新原是不屑,不过看到了电影《尚武大阅兵》之后,一下子害怕了起来,拍摄《尚武大阅兵》之前,王茂如仅仅是黑龙江督军,如今已经是手握四省兵士带甲之士三十万的寡头了,实力定然强于黑龙江的时候。但看黑龙江时王茂如的兵力便已经心情忐忑,如今更胜从前啊。 手下大将杨飞霞便说道:“我xin jiāng一向是与世无争,既不属于奉系,也不属于皖系,他拉拢我们,是不是心怀鬼胎?” 杨增新道:“无论如何,此时不好与之为敌,这样,秘书,代我拟一封电报回复尚武将军就说xin jiāng寒苦,若是尚武将军能够支援一些武器弹药,我部可与贵部共组边防军,守卫边疆。” 杨飞霞伸出大拇指道:“督军大人妙计,此计可试探出尚武将军是否真心帮助咱们。” 未几,又得到苏维埃俄国紧急通知,原驻迪化俄国领事馆领事官急急忙忙找到杨增新,说道:“我国方面接到紧急通知,希望贵部能够帮助我国,期间的好处非常大。” 杨增新不知道俄国领事什么事情这么惊慌,便问:“到底什么事?” “一会儿仇视俄国的中国人在俄国杀死了沙皇一家人,如今逃到了贵地。” 杨增新吓得坐在地上,忐忑不安,道:“如何这样,如何是这样?” 俄国领事迪雅柯夫也是怒发冲冠,道:“可恶,一定是受了某些人的指使,如果让我们查到是谁支持,我们伟大的俄国人必定将他碎尸万段。所以,请贵部一定帮助我们苏维埃俄国,查找到此时来xin jiāng的汉人商队,尤其是从俄国回来的商队,杀手一定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