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大年(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大年(求订阅)

杨增新忽然联想到王茂如给他发的电报,一下子流出了冷汗,难道是王茂如暗杀了俄国沙皇?这……这太可怕了,他只是点头答应,等俄国领事走后,杨增新才对他的儿子说道:“这王茂如为什么要杀俄国皇帝?”他的儿子们也不知如何回答。随后杨增新表面安排士兵搜查,实际要求士兵将报告第一时间告诉他,让他来安排。不过他的手下将军樊耀南渐渐察觉到了不对劲,而且似乎很多俄国人也加入了搜捕行列。 当此时,忽然接到边关哨所快马信息,东北边防军第三师第九骑兵旅人称张杀神的张镶武率领手下七千余骑兵一人双骑越过蒙疆边境,向xin jiāng首府迪化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大年(求订阅)府昼夜奔驰行来,所过之处但凡抵抗一律屠杀殆尽,xin jiāng顿时震动。 xin jiāng虽然面积辽阔,可是土地贫瘠人口稀少兵源极少,比起黑龙江来此地耕地更加少,杨增新手下汉民数量还不如黑龙江的五分之一。再加上本地其他民族众多,满汉回维蒙等众多民族矛盾极深,以至于杨增新虽然名为督军,实则兵力只有一个旅又两个骑兵团,还分散在xin jiāng各重要地点,其余地方皆是该地长老自治,而首府迪化城此时只有一个团的步兵防守。 杨增新哪还有时间帮着苏联人搜捕,连忙将所有士兵召回迪化府保卫迪化城。于是xin jiāng各地军队源源不断地增援迪化,防止王茂如的东北边防军攻占xin jiāng迪化。杨增新不得不服软。发电给王茂如向他询问为何派军队入疆。 王茂如知道杨增新在xin jiāng打击黑喇嘛的事情,对于这个坚决制止分裂国家的军阀其实并没有什么恶意。于是王茂如借口说发现黑喇嘛残部窜入xin jiāng,自己身为蒙疆巡阅使,定然要把这些分裂国土分子斩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二章 过大年(求订阅)尽杀绝。王茂如向杨增新承诺明年开chun将给杨增xin jiāng军三千支步枪,帮助他建立一个旅的边防军。杨增新自然不会听信他的鬼话连篇仍旧让士兵jing戒,岂料到张镶武的骑兵没有到迪化城,而是转了个弯直接跑到了伊宁府。吓得伊宁道尹紧闭城门。张耀武这才说派一排士兵入城保护我方人员。 伊宁道尹让他们一个排进来,与高建瓴相见将其带走。张镶武保护好高建瓯一行人之后,便率军返回乌里雅苏台。只吓得xin jiāng上下惊悚一片。杨增新此时才感到自己的军力薄弱,被王茂如一个旅吓得够呛,听说他手下有十七个师。每个师三个旅,算一算,我的天,居然有五十一个旅…… 塔吉扬娜公主被顺利保护到了乌里雅苏台,随后也被安全送到了蒙古省首府库伦,身在库伦蒙古总督多尔济帕喇穆、副总督陈毅,民政总长巴特玛多尔济连忙派人保护到蒙古谁指挥部交给了副总参谋长祝永泉手中。 祝永泉是一个明白人,俄国公主的利害关系他怎能不知,王茂如费尽心机解救出来一个俄国贵族,定然是想要占了俄国人便宜。然而此时天寒地冻。送到东北路途遥远不说,路上恐生意外,于是将塔吉扬娜公主秘密藏了起来,禁止任何关于俄国公主的消息。 知道塔吉扬娜公主被祝永泉保护起来,王茂如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比塔吉扬娜公主还让他关心的高建瓯却病倒了。这一路上历经千辛万苦,高建瓯时时刻刻担惊受怕,所承受的压力是前所有为的。这个汉子终于还是在安全之后撑不下去了,大病一场。王茂如准备让飞机把他接到长chun来医治,但是库伦当地医生建议说高上校(高建瓯)只是jing疲力尽而已,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静养而不是折腾。王茂如这才作罢。 今年的大年要比往年早一些,在一月末的时候就过年了,王茂如和蒋方震谦让了许久王茂如给自己放了假。蒋方震才说他家里只有几个人,都叫到沈阳的司令部就行,你家里一大家子人……王茂如便乘车返回哈尔滨,在哈尔滨的蒙疆巡阅使府邸和家人一起过这个大年。 如今宗鼎,宗孚,采薇三个孩子都已经会说话了,三个孩子岁数差不多大,在一起时总是打闹,只是宗鼎长得较大,三个孩子里属宗孚长得瘦小,吃多少都不见高一般,也许是因为受ri本母亲智雅遗传的影响,宗孚最是瘦小,不过三个孩子里属宗孚长得最像王茂如,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大女儿当然采薇最为漂亮,大大的眼睛跟母亲一模一样,就像一个小公主,小家伙会说话比宗鼎和宗孚早,而且也许是因为母亲不爱说话,她一会说话,就说个不停,简直就是一个小话痨一般惹得大家欢喜。 王茂如抱着采薇,听她不停地讲小羊,小马,小乌龟的故事,也不知道他怎么编出来的,哈哈大笑,宗鼎和宗孚俩人对王茂如还有些惧怕,不敢靠近,倒是刚说话的采薇一见王茂如便抱着他大腿说爹爹抱抱,让王茂如欢喜不已。 如今作为王府中的大夫人乌兰图雅也怀孕了,看起来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显然全家上下都很看重,毕竟她的地位在那。乌兰图雅做事风风火火,但是不爱搀和家里的事儿,虽然作为大夫人,她倒是不掺合家里的事儿。 采薇问:“爹,大娘肚子里是小宝宝吗?” 王茂如抚着乌兰图雅的肚子说:“是啊。” “是弟弟还是妹妹?” “这个不知道,你希望是弟弟还是妹妹?” 采薇仔细想想,说:“我要个妹妹陪我玩。”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道:“这还真看不出来。” 这个年是王茂如第一次陪家人过的完整新年,从小年开始就一直在哈尔滨待着,上午在书房处理公事,下午便回后屋陪陪家人,晚上排着在四个老婆屋子里睡觉,倒也是其乐融融。而且军中的一些军官也陆陆续续的休假回家,有的前来拜访王茂如,倒是让他家里很是热闹。 刘哲家也从呼伦贝尔搬到了哈尔滨,为了方便带孩子,刘哲妻子董丽特地在王茂如的临街家买的房子,董丽和玉琢玉蝉姐妹俩关系极好,市场带他们的女儿来窜门。小女孩粉嘟嘟的也非常可爱,倒是有些像刘哲,王茂如笑说:“刘哲长得就jing神,以后他的女儿肯定是个大美人,不如咱俩家做儿女亲家如何?” 董丽说道:“我只有一个女儿,你有两个儿子,你让哪个取我女儿?” 王茂如笑问:“你觉得我哪个儿子你喜欢?” “俩小家伙都不错,是吧刘哲?”董丽痛了一下刘哲,刘哲只能干笑,道:“我都觉不错,等回家再生一个闺女。” “死相!丢人不!说这话!”董丽红着脸踢了他一脚,惹得在坐的男人和女人们哈哈大笑。 中国人过年讲求一个喜气热闹,王茂如家里人不少,但是没什么老人,王茂如一个穿越客哪里有老人在左右,倒是玉琢和玉婵的干爹带着全家五口人来了。河北怀柔县原县长穆天贾,此时年老了,辞了官在怀柔当地做了地主。 这穆天贾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两女儿都嫁人了,两个儿子长子早已经结婚,但是多年以来没有一儿半女,一个有名的大夫说穆家长子是不是年幼的时候被冰水冰过,穆天贾说有。穆家长子小时候穆晓chun曾经冬天去冰上玩耍,结果冰层裂了掉入水中,还是路过的邻居救了他。医生说就是因为这次,穆晓chun当时被冰到了,结果肾脏三虚,虽然做男人功能正常,但是所生jing子全是死jing,无法生育。 穆天贾大受打击,只能寄托小儿子穆晓冬了。可这穆晓冬是生xing风流,这倒也没什么,只是这河北的穆二公子自从去了上海,被上海的歌女所吸引,整ri流连在上海各大歌厅红歌坊戏院中,却一次不小心太过嚣张,喝醉了暴发户一般地要包养绰号“红粉蝴蝶”之称的胡姑娘胡鹏羽。这胡姑娘可是上海大亨黄金荣包养的情妇之一,顿时被人给赶了出去。等穆晓冬酒醒之后,友人告诉他黄金荣已经召集青帮人要杀他,穆晓冬吓得赶紧化妆逃出上海滩回到老家。 穆家和朱家在怀柔当地都是名门望族,怀柔jing察局长兼民团司令朱杰和穆家关系极好,见穆晓冬如此狼狈,便问其缘由。穆晓冬对老爷子隐瞒事情,倒是对他没有隐瞒,朱杰冷笑道:“你这是耗子冲猫耍拳头,离死不远了啊。”穆晓冬连忙请他帮忙,朱杰道:“你在咱怀柔老家倒也没什么危险,不过你这一辈子难道就窝在怀柔?”习惯了大上海的夜上海生活,穆晓冬自然是觉得怀柔什么都是土,房子,街道,女人的穿着,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很不习惯,自然不想留在这。朱杰说:“你爹和我能够发达,都是托了尚武将军的大福,而且你两个干姐姐还是尚武将军的夫人,你去求他让你做个一官半职,你有了官身,黄金荣怎敢对付你?他要是敢动你,就是动尚武将军,就是动整个东北边防军三十万大军。” 穆晓冬大喜,于是求穆天贾,让他带自己找王茂如求个一官半职,以好让自己威风威风。穆天贾以为他求的上进,想要为官出息,很是高兴,于是也不顾自己一张老脸了,带着两个儿子和老婆儿媳来到哈尔滨过来拜年,也准备在哈尔滨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