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三章 没眼力(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三章 没眼力(求订阅)

王茂如自然是不知道里面的弯弯道道,见穆天贾来了,连忙请他上座。◎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是高堂在上的,穆天贾作为玉琢和玉蝉的干爹,大家自然是让他坐上首长者之位。不过王茂如此时的身份在这儿,穆天贾便是谦让,但大家连忙说不合规矩,王茂如说干爹岂不是让我坏了祖宗规矩嘛,于是只好坐上首。还受了王茂如等晚辈跪长辈的三个响头拜年礼(晚辈过年给长辈磕头,这个规矩很多地方已经没有了,西门小时候的东北农村还存着这个规矩)。 穆天贾脸乐出了花,两个儿子穆晓chun和穆晓冬也是一脸的骄傲,看看,尚武将军,手握三十万大军的尚武将军,如今是俺妹夫(姐夫),看谁再敢看不起我们。 民国的过年不是大年三十开始,而是从腊月二十三小年到正月十五这一段时间,加上东北天气寒冷,百姓都“猫冬”,或者几个朋友相邀cāo着猎枪上山打猎,回来吃了喝酒,家家欢欢乐乐。可能诸位不理解东北的环境,在民国的时候,这里土地肥的冒油,野味遍地,便是后来特殊时期、自然灾害,东北很少饿死人的。可不一样的是,河南湖北湖南四川,历史上的鱼米之乡饿死数百万。因此东北人有时候看上去有些懒惰,毕竟环境不同。 丰润的野物和肥沃的土地,也难怪ri本人眼馋,也难怪于东北比全国其他地方更加注重酒文化,基本上是一到东北就不要指望着在朋友家醒酒…… 穆家人也是。来到哈尔滨基本上是一天一小宴三天一大宴,加上穆天贾是总指挥的干爹,谁不来巴结一下。这天晚上是年二十八,王茂如一家人再一次聚在一起喝酒,都是家人没有外人。喝到一半的时候,穆天贾趁着酒劲才对王茂如说起来,说他这不争气的二儿子想要求的一官半职。 一听到这要求。王茂如立即满面的笑容变了脸sè,陪在一旁的左玉琢和左玉婵也脸sè变遭。她俩是知道的,王茂如有一个规矩。就是自己的女人绝对不能参政议政,绝对不能搀和政治,玉琢立即斜了一眼给穆天贾一个暗示。 大夫人乌兰图雅不关心这些。继续吃着肉,只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王茂如给她建了一个马场,收集世界名马供她玩。玉琢是透着jing明,看得出来王茂如不允许女人插手。玉蝉的xing子更是与世无争,只是每ri陪着三个孩子就已经足矣了。四夫人智雅今天没有作陪,最近迷上了写小说,成了一个文艺女青年,最近一直闭门在写一部据说号称长篇巨作,王茂如问过是什么,居然是一个类似于哈姆雷特的中国唐代版王子复仇记外加三四角恋的故事。因此对政治一点也不关心,这几个老婆都挺让他省心的。、 没想到穆天贾这个干爹不省心了,见到场面尴尬玉琢连忙笑起来,插话说:“咱们过年只说家事,只说家事。什么官啊形势啊,咱们都不说。” 穆天贾多聪明一个人,人老jing鬼老灵,立即从王茂如的脸sè看出来不对劲了,只是穆晓冬一脸渴望地说:“姐夫,我可是你内弟。谁亲能有自己人亲啊。”一点也看不出人家脸sè,也难怪在上海被青帮追杀。穆天贾连忙踹了他一脚,穆晓冬还说呢:“爹,你踹我干嘛?我说的不对吗?我姐夫的江山,我肯定帮着我姐夫,换做别人呢,万一有人有坏心眼子夺了我姐夫的江山可咋整。姐夫,你说是不是?” 王茂如心说,就你这智商和眼力见,我能用你么?复又觉得可笑,这小舅子还真是一朵奇芭,见过没眼力见的,倒是没见过这么没眼力见的,变大笑起来,说:“此事容后再议,我与岳父商量商量。” 穆晓冬点头说道:“是得商量,你看,我高中毕业,当的官小了吧,给姐夫你丢人,当的官大了吧,冷不丁的也让人嫉妒。所以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众人面面相觑…… 宴会完后,穆天贾无奈地对王茂如说:“秀盛,冬子的事儿,就当我没说过。” 王茂如正sè道:“岳父,我王茂如用人只有三个原则。” 穆天贾问:“哪三个原则?” “一、忠诚于我,二、有才能,三、知进退。”王茂如道,“冬子哪条符合?” “忠诚……” 王茂如打断道:“冬子是我小舅子不假,但是他并非真正地忠诚于我,我让你看一下什么是忠心于我。”说完把腰间银sè勃朗宁手枪拿出来,从副官马良示意一下,马良走过来,他把子弹卸在马良的手中,让他收好,又带着马良和穆天贾走到少年近卫队旁,向一个少年队官说道:“瑜小毛,过来。” 这十五六岁的少年立即跑过来,一个敬礼之后道:“是,恩帅,有何吩咐。” 王茂如抽出勃朗宁手枪,道:“你是不是忠诚于我?” “是,恩帅。” “能不能为我去死?” “能,恩帅。” “这把枪给你,现在立即用它自杀。” “是,恩帅。”瑜小毛接过手枪,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卡啦一声,没有子弹,瑜小毛放下手枪,王茂如道:“好,瑜小毛,你的考验合格了,从今天开始,我正式任命你为少年卫队大队长。” “是,谢恩帅。”瑜小毛双手奉上手枪。 王茂如推了过去,道:“你是大队长了,应该配一把手枪,这支就交给你了,做你的配枪,下去吧。” “是,恩帅。” 等瑜小毛走后,穆天贾方才苦笑道:“这……这……唉。” 王茂如道:“我若是用这种方式试探冬子,又会如何?” 穆天贾苦道:“恐怕他会吓得哭了。” “还是岳父知道他的xing格,其实若是他拿起枪对着我我倒是觉得他是一条汉子。”王茂如道。 “他怎么敢拿枪对着你啊。”穆天贾苦笑道。 王茂如道:“当然,拿枪对着我的,是条汉子,不过也被我杀了,不敢拿枪对我的,至少能活着。岳父,我听玉琢说,大chun子他……” “唉,七岁的时候不慎掉入冰水中,我那时候是穷书生,哪懂得那么多,没想到啊没想到,难道我穆家要绝后吗?”穆天贾悲愤地仰天长叹。 王茂如忽然笑了起来,说:“冬子没事吧?” “冬子倒是没事。” 王茂如道:“这样,你回去对冬子说,什么时候他给穆家留三个孙子了,我什么时候用他。” 穆天贾瞪大眼睛,道:“这……这是什么招数?” 王茂如道:“他这人人品不坏,只是心眼少,缺少历练,口无遮拦,等他回家生了三个儿子,怎么也得十年以后了,十年时间再磨砺不出来,这人这辈子也就白活了。等他十年之后磨砺好了xing子,我让他做个小官,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吧。有时候人起身越高,也就越危险啊。” 穆天贾为官多年,自然是了解其中真谛,捋着胡子道:“是啊,表面风光无限时则凶险万分,做官难,做大官难上加难,冬子的xing格确实不适合做大官,他要是做大官,那天不是被敌人杀头,就是被自己人陷害。唉,行,我这就告诉他去。”复又说道:“人常说你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我以前以为夸大其词,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岳父过奖,愧不敢当啊。”王茂如笑道。 晚上的时候,府里又放电影,还是金秀山大导演导演的新电影,叫做《岳飞传》,而且金秀山还非常无耻地亲自出演岳飞这一角sè。当然,这一部电影是默片,不像《尚武大阅兵》一般配以唱片播放,那要下多大的本钱。这部《岳飞传》中,金秀山扮演的岳飞从岳母刻字到大战朱仙镇再到十二道金牌召回冤死风波亭为故事主线,把岳飞的故事大概地讲述了一遍,电影时常六十分钟,在这个默片年代属于就属于长时间电影了。不过金秀山的电影公司似乎是受他在美国的时候的影响,就喜欢这种长时间电影,观众看电影也觉得值这个钱,毕竟如今一般电影半个小时结束,观众花同样的钱,一场一个小时,一场半个小时,在这个娱乐文化极为匮乏的年代,观众如何选择自然一目了然。 王茂如对这种默片很是无语,这有什么好看的呢,可是府中的人愣是看的泪意盈盈的,还真是……娱乐低端化了,这个年代的娱乐啊…… 正看着电影,安全处处长罗浩走了进来,低声说:“秀帅,属下有事密报。” “何事?”王茂如站起来,带着他到了一间密室。 安全处如今逐渐分权,罗浩越来越趋向于负责国际事务,李木鱼越来越趋向于负责国内,而权责次于二人的情报三科科长郑二根负责管理培训,当然,鉴于郑二根的文化水平不足,他也有许多参谋官协助。 罗浩低声说:“根据我们在ri本的谍报和对比徐树铮的信息,ri本货运船只共计三艘已经从ri本大阪兵工厂起运,五ri之后抵达大连金州湾,三ri之后抵达秦皇岛,如今秦皇岛驻扎着镇一个团,而且根据李木鱼的报告,镇正在暗中向秦皇岛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