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四章 民国海军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四章 民国海军

“果然如此……”王茂如冷笑一声“这徐树铮没安好心,张作霖贼心不死啊。◎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 .◎”他走来走去,问道:“你联系一下沈鸿烈,他的海军运作准备的怎么样了?” 比起陆军来,中国海军发展自从北洋舰队覆灭后,便不受人重视了,然而民国史上有许多事件还偏偏与海军有关,如历史上的第一次直奉战争。当时的海军无主,随即他们决定投奔当时看好的东北军法张作霖。但彼时张作霖还没有意识到海军的重要xing,加上出身绿林对这些衣着光鲜表情高傲喝着洋墨水的海军军官们从骨子里不认同,这就像是吃大蒜的人和喝啡的人的相互不理解一般。 海军虽然看好张作霖但内心不喜,只是海军走投无路,毕竟当时,不是谁都能养得起海军这座吞金兽的。张作霖也不觉得海军有什么重要,老兄弟们看看不管海军,在一旁说这帮孙子有啥用,打仗占地盘还不是陆军的事儿,海军再厉害能有ri本人厉害?于是奉军的傲慢不加理会让海军非常失望,此时直系江苏督军齐燮元看到时机主动拉拢,海军立即投靠直系。 直奉之战,直系的中国海军以及海军陆战队从背后截断奉军后路以及铁路,海军炮舰攻击奉军,一战而击溃奉军(时至今ri,许多人只知道吴佩孚击溃奉系,却不知道这其中海军极大功劳)。 沈鸿烈之所以敢向王茂如打包票,和海军如今是三不管有很大关系。民国海军有两支舰队,分别是海军主力第一舰队,司令程璧光,袁世凯称帝之时率领第一舰队南下,参加反对袁世凯的护国运动(后程璧光因为与孙文产生分歧,遭到孙文手下暗杀,第一舰队福建籍官兵遭到镇压屠杀以及解散。埋下了第一舰队分裂的祸根)。 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饶怀文,然而饶司令率领第二舰队驻扎南京,但他在花船上的时间多于还舰船上的时间。第二舰队官兵愤怒不已。 此时全国都在打仗,国家军费有限,陆军部一直都是大头。陆军总长段祺瑞是强势之人,海军总长程璧光跑到了广东,第二任海军总长不得不请出老将萨镇冰。但萨镇冰已经风烛残年不能跟段祺瑞争军费,这导致海军军费紧张。萨镇冰只做了几个月海军总长,闷闷不乐辞职又换成了刘冠雄。 第二舰队向海军总长刘冠雄讨薪,刘冠雄哪有钱,有钱的是皖系的交通部,而当下主政的是直系,海军官兵就像是踢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话说这一天司令饶怀文终于不再逛花船了,海军江亨舰长陈世英、利捷舰长林培熙、利绥舰长王寿庭。利川(武装拖船)舰长林关寿四人拜访饶怀文,却被饶的副官挡住,说司令生病闭门谢客。大家惊讶问道司令如何生病,副官支支吾吾不说话,脾气急躁的陈世英急了。掏出枪来说你不说我毙了你,副官才说实话。原来这司令于秦淮河上纵情酒sè,得了花柳病,如今的确是病的严重。 那副官说了之后,海军四人面面相觑,本还想去质问。但一想到花柳病一身的饶怀文,便感到恶心。于是他们回到海军船上不禁唏嘘起来,又召集了江元,江利,江贞,建安舰,以及长江舰队鱼雷艇湖鹏、湖鹰、湖鹊、湖隼,浅水炮舰楚泰、楚观、楚同、楚有、楚谦、楚豫号等舰长大副来到江亨舰上开会。 会议一开始,楚泰舰舰长饶涵昌,副舰长丁祖庚便叫道:“十个月没有军饷,司令却riri笙箫,这让我等军士心里如何去想?若是再如此下去,莫过如去广州,投奔程司令去吧。” “程广东?”楚谦号舰长王光熊冷笑道“他投奔广东zhèng fu现在怎么了?不还是饿肚子?我是信不过这个程广东。” “咩意思?”江元号鱼雷舰舰长广东香山人宋文翙一拍桌子,跳起来叫道:“咩意思?睇低广东仔?” 顿时,广东籍军官跳了起来叫嚷,而王光熊等福建籍军官也站起来叫嚷起来,最后陈世英见众人吵吵个不像样子,一拍桌子,怒道:“闭嘴,都给我坐下!” 陈世英在第二舰队威望比司令饶怀文还要高,虽然作为福建人他但他说话一向比较公允服众,他一发怒,两方都坐了下来,但是怒目而视。海军之中绝大多数军官都是福建籍,然而福建籍军官与非福建籍军官矛盾由来已久,也是让人头疼。陈世英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讨论这个,你们有没有想过,咱们在这里讨论无意义的话题,海军士兵们却不得不贩卖武器,用军舰帮人运输来赚钱贴补大家的伙食费。如今我们讨论的是海军的未来,司令那边,大家不要想了,他什么人大家都知道。”陈世英站起来,环顾四周,道:“zhèng fu城头变幻大王旗,而且是越来越不济,如今之时,尚不如袁大总统称皇帝对海军重视。我几ri之前得到友人电报,邀请我区一处地方,那里对我海军颇为重视。” “哪里?”众人伸长脖子问。 “东北三省,东北边防军司令,尚武将军王茂如处。”陈世英环顾四周,道:“东北海军总参谋长沈鸿烈特地前来南京,邀请我第二舰队北上,并承诺军饷立即补足,所有军舰舰长留用,所有士兵留用,建立东北海军基地,三年之内承诺购买三艘新舰,六年之后东北海军成为中国海军第一。” 众人彼此看了看,暂时放下成见,倒是讨论起这个尚武将军来,虽然身处南方,但是对于这个国民吹捧的尚武将军,大家着实不陌生。此时不得不提到《尚武大阅兵》的功劳,将一个爱国的将军、雄心壮志的领袖展现得淋漓尽致。 “说起这个王茂如,我倒是与他见过一面。”楚同舰舰长何广成道“昔年我在běi jing海军部任职的时候,曾经陪同当时的海军总长刘冠雄司令陪同袁大总统检阅过尚武将军的边军第十一混成旅,也对此人颇为了解。当时世人皆认为,接北洋衣钵者,非王茂如不可。而当时王茂如兵不过三千,却在三个月之内将一群新兵训练的血气刚强,可真说得上是孙武再世。” 宋文翙道:“言过其实了吧,孙武再世?我倒见到他投机取巧。” “投机取巧?”何广成奇道“怎么说?” 宋文翙冷笑道:“想当初他率领一个陆军师进驻天津准备出兵欧洲,我当初还真以为他会率兵赴欧,却不想他是早看到张勋意图复辟,却驻兵天津不发,甚至我怀疑他暗中怂恿张勋,而后等张勋复辟之后便率兵克复běi jing承那再造共和之功。” 楚豫舰舰长方佑生道:“文翙兄不可妄言,民国以来多少腑肺之言,口口相传以讹传讹三人成虎,终将毁人清誉。尚武将军再造共和之中宇内共鉴,若文翙兄胡乱猜忌,这世界哪有人会是清白?” “孙文便是其中之一。”宋文翙道。 “哈哈哈哈,可笑可笑,说来说去,还是你们广东人最好,是也不是?”王光熊怒道“孙文清白?”他冷笑起来,便问:“那我且问一下,陶成章是谁杀的?陶成章是谁杀的?还不是孙文这个口蜜腹剑的小人!” “你!”宋文翙站了起来。 陈世英见状颇感无奈,道:“诸位坐下吧,这样吧,如今我海军第二舰队生存艰难,为了克服这样的环境,我有三个建议,大家听一听可否?如果觉得不可行,大家再补充,我们三十七名舰长副舰长在此举手表决,一人一票,如何?”陈世英这话说出来,大家心里明镜似的,大家是决定不再理会海军部了,饶怀文这个司令在他们眼中就是个屁。而且这个决定也意味着,如果他们投靠王茂如,就不再使用中国海军这个词了,成了一支彻头彻尾的地方部队。 大家相互看看,表情各异,兄弟几个人还有各自想法,何况三十七艘舰船的舰长副舰长,这九十多人在一起,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思,于是大声讨论起来。 过了一会儿,大家决定让陈世英先说一下他的想法,陈世英便说:“我的第一个建议就是继续在南京等待zhèng fu命令,我们是zhèng fu的军人,自然听命于zhèng fu,举境艰难却能克服,走私,运输,协助商船保护,都是赚钱的行当,虽然这样难免落了海军的志气,然而海军却能存活,生活也是衣食无忧。” 众人摇头,宋文翙道:“协助商船说的好听,其实就是帮着军阀运送鸦片,唉,我等军人,如今成了鸦片贩子啊。” “是啊。”军官们情绪很是低落。 陈世英又道:“第二条建议是咱们南下,投奔福建督军李厚基,海军第二舰队大部分都是闽省人,李厚基定会收留。”他叹了口气,道:“只是福建却也是贫瘠之省,供养第二舰队如此庞大的海军,怕也是需要我们自己赚些钱贴补。”接着又说道:“第三条便是北上投奔东北,王茂如表示愿意接纳并且极力支持,只是这样以来,第二舰队便由国家舰队成了地方舰队,我们的军饷开支自然也都是他们支付。” 等大家议论了一会儿,陈世英站起来主持道:“现在,诸君举手表决吧。”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