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五章 空手套白狼(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五章 空手套白狼(求订阅)

而后海军军官们举手表决,竟然是三条建议都有三分之一支持,大家便看向唯一没有表态的陈世英,陈世英叹道:“我的想法是支持北上。”不过终究决定南下北上还是留在此间是大事,不能仓促决定,陈世英又与沈鸿烈商议,沈鸿烈道:“你们或可派两艘军舰北上,看一下我军诚意,可否?” 陈世英便与众人相商,众人决定先行派遣两艘军舰北上试探一下,于是东北边防军以辽河水盗猖獗为理由,申请海军北上剿匪,并且海军消费由东北边防军一力承担,海军总长刘冠雄欣然同意,而总理王士珍是个老好人,既然人家郎有情妾有意,便也下了命令,允许海军调派两艘军舰,利捷号、利绥号北上。 两艘炮舰行至秦皇岛之后,沈鸿烈带东北边防军士兵登舰,并对利捷号、利绥号舰长尹祖荫和张衍学说,二舰军饷立即支付。便叫手下搬来银元放在穿上,两船水手海军士兵们无不关心鼓舞,尹祖荫与张衍学彼此相望,点了点头,便问:“既然东北边防军认真考虑,我等自然将情况如实报告。”沈鸿烈便邀请二人喝酒,沈鸿烈的手下也十分卖力拉拢海军全体,几ri之后已是极为熟络了,这才对二人说总司令请他们护送一下军火返回辽宁营口,二人自然欣然同意。 等ri本的军火船抵达秦皇岛,还没有靠岸,便出现两艘中舰利捷号和利绥号。吓得ri本运输船不敢靠近,虽然利捷号和利绥号都是浅水炮舰,但是渤海湾也并非深海,海浪不高,浅水炮舰便已足矣让这艘运送军火的军舰沉入水底了。别说一艘军舰,便是三发炮弹,这运送军火的三艘军火船便都能沉入海底。原来ri本方面原本也是派海军船只保护军火商船。只是进入了中国渤海之后,得知中国在渤海中根本没有军舰,于是ri本护卫军舰和护卫艇都留在了大连。导致三艘三艘军火船自行抵达秦皇岛。 沈鸿烈率领手下登上ri舰,那ri本商人交涉,说这是ri本卖给中国zhèng fu的武器。沈鸿烈道:“我部东北边防军拱卫国家安全,保持国家领土完整,也是中队,你们便转给我们吧。” ri人自然是不肯答应,沈鸿烈便道:“若是不肯答应,三发炮弹打来,咱们一起喂鱼虾。而且你们已经收了货款,到了中国,我们作为中人有何不能接纳武器?你让zhèng fu找我们好了,自然有我家大都督做主。”最终逼迫ri本三艘运军火的船只转去了辽宁省营口。早有东北军守候在营口,用小船将ri本船只上的所有军火搬了个jing光。 而张大帅张作霖亲自率领两个团在秦皇岛等待,却得知军械被东北边防军给抢走了,气得吐血,而且还得知他们是用海军抢走的。心还在奇怪王茂如怎么还有了海军了? 尹祖荫和张衍学帮了东北边防军一天之后,海军便得到了消息,海军总长刘冠雄大发雷霆,这王茂如忒不是东西,居然打着灭海盗和河盗水匪的名义,诓骗海军帮他劫持ri械。冯国璋大发雷霆。责成海军部严惩不贷。海军总长刘冠雄立即下令撤掉尹祖荫利捷号舰长一职,撤掉张衍学利绥号舰长一职。 两人彼此商议了一下,既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决定率领利捷号和利绥号浅水炮舰投奔东北边防军了,由此东北海军终于有了两艘军舰,而不是那三十几艘货船改装的缉私船了。 徐树铮在天津得知王茂如居然空手套白狼,赚了海军又赚了军火,还没有与张作霖发生冲突,顿吃感觉吃了苍蝇一样恶心,但是总归是督军团获得了东北边防军的支持,算是唯一的好处吧。王茂如决定支持段祺瑞,倒不是因为徐树铮提供这武器的消息,而是此时北洋军阀们都决定不能对南军手软,必须支持段祺瑞强硬态度面对南军。 王茂如自然不能落了北洋军阀们的后腿,于是张奎安作为东北军司令部参谋部副参谋长(新晋)兼联络员身份抵达天津,参加了天津的会议,而张作霖也亲自跑到天津,参加了会议。原本徐树铮应该是求着张作霖的,可此时调换历史,成了张作霖求徐树铮。徐树铮和张作霖两人私人关系不错,此时皖系也需要一个助力,恰巧张作霖被赶到了辽南锦州,也算是连地盘也没有的军阀了,若是能南下也是不错,便是不能南下,获得zhong yāng支持更好。 张奎安见到张作霖倒也不尴尬,笑说:“雨帅,有你作为东北边防军代表,定然可以一举定南军。”张作霖倒是拿得起放的下,道:“东北没有我容身之处,自然要选择一个好去处,张参谋有什么建议?”张奎安悻悻不知如何回答。 督军团会议决定,所以参与省份宣布du li,逼迫冯国璋邀请段祺瑞出山,在做的各督军表示支持,于是一ri之后,督军团草拟的协议出台,先是浙江上海宣布du li,而后其他省份相继宣布du li。冯国璋这下怕了,连忙找人去说和,先是去找总理王士珍,王士珍知道这两人的争端,不予参与便称病辞去总理一职。冯国璋无奈不许王士珍辞职,但是让内务总长钱能兼任总理。钱能训连忙说自己宁愿辞职,也不愿意去天津去请段祺瑞做说客,也是害怕见到徐树铮被他讽刺。冯国璋无奈,只好派秘书官廖志鹏前去,邀请段祺瑞出山。 段祺瑞自然不是轻易能出山的,廖志鹏一次去请便被徐树铮挡了下来,冷笑说:“便先请大总统回复督军团的意见吧。”廖志鹏只好怏怏而去,回复大总统冯国璋。 哈尔滨的这个新年的确是不一样,以前那些耀武扬威在街上随意抢掠的老毛子不见了,转而一副满是欧洲贵族一般绅士礼节的样子。王茂如在车上向外望过去,心中充满不屑,这些俄国人也罢,ri本人也罢,任何国家的人也罢,只要你实力强过他,让他惧怕,他们就会尊敬你,反之他们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你。 “噼里啪啦……” 前方放弃了鞭炮,近卫队长白子清骑着白马赶了回来,说:“前方是高陵电影公司哈尔滨公司开业。” “大年二十八开业?”王茂如倒是奇了。 “是。” 张毅伟提醒道:“金秀山曾经给您送过邀请函,只是属下牢记您的叮嘱,先军事,后政事,先国外,后国内,先安全,后杂事的原则,便准备趁您空余的时间再告诉您。” 王茂如摆摆手,不以为意,说:“没事,金秀山估计也想到我没时间参加,他倒是很厉害,拘束现在是中国第一导演之称。” 张毅伟笑道:“即便是中国第一导演,也要有人捧,大家之所以给金秀山面子,还不是看在您是他的兄弟的面上。” “他自己也很好有才能。”王茂如道,“到不只是因为我帮了他一把。”对白子清说道:“这样吧,换一条路去医院。” 俄国远东哈尔滨总医院如今改为东北边防军第一医院,这些年来战斗中受伤的士兵都在此处治疗,王茂如此时便是来医院慰问伤兵。这些伤兵中,有的是战斗中伤残,有的是训练中伤残,有的是患有疾病,有的是战斗之后得了恐惧症而疯癫掉了。战争促使人类跨越xing的进步,却也让人疯狂。 很多人看到了战争的好处,却很少有人看到战争给人带来的伤害和痛苦,那些战死的人固然值得人们敬佩敬仰,但是活下来的伤残军人却很少有人好好对待。王茂如走进医院的时候,许多伤兵抱着残缺的身体跑出来欢迎尚武将军,这个他们心中的偶像。 王茂如心里不是滋味,走到每一个人面前握手,道:“国家感谢你。” “为秀帅尽忠。”一个只剩下一只手的士兵激动地说道。 王茂如在前世看到电视中那些领导慰问灾民一个一个去握手,常常大骂他们虚伪,可是如今看来,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唯有握手才能感触每一个人。除了伤病,医院里的护士门也纷纷跑了出来,清一sè的女护士,俄裔,中国女孩都有,他们倒是不含蓄,尖叫起来,弄得王茂如很是不好意思。走到人群中,王茂如说道:“我今天来这里,是想告诉大家,你们为祖国做出的贡献,为我做出的牺牲,决不能这样,我曾说过。你们阵亡,你们的父母我来养,你们的家人我来养。你们受伤了,你们的后路我来安排。现在我正式宣布一条决定,从今往后,所有退役士兵,优先进入zhèng fu工作,同等机会,不管另一方有何种条件何种身份,退役士兵优先。从现在开始,任何想要在东三省为官的年轻人,请先去军队和我的士兵一起生活。只有退役的士兵,才有资格,只有为祖国流过血,流过泪,掉过肉的人,才有资格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指手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