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六章 崭露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六章 崭露头

“好!” 王茂如的话,让在场的所有士兵欢欣不已,提升士兵待遇,让士兵归心,让军人优先,这让多少抱着好男不当兵好铁不当钉的人后悔去。如今的zhèng fu人员,仍旧是以前清那些留任官员为主,民国已经七年,但官员还是那些人。官职仍旧是子传孙,孙传后,子子孙孙形成世家。 王茂如倒是不反对世家的存在,但是有的时候,世家往往将家族利益置于民族利益之前,就像他一定会认为,政党们回将政党的利益放在民族利益之前一样。 这个官场要变一变了,后来的执政党为什么那么得民心,因为跟着闹起义的,后来活着的都成了官,他们的后代也成了官二代三代甚至富二代三代。 人活着,除了为自己而活,还为了子孙而活。王茂如在此就立下个规矩,任何跟着他的人,我能让你富贵荣华,那些没有为我流过血的人,你们就是不忠心的…… 王茂如在哈尔滨东北边防军第一医院的讲话和承诺立即传遍了整个东北军内部,以后官员的晋升要看资历,要看是否有从军资历,最好还受过伤,退役士兵优先做官员,而不是被扔到路边当做垃圾或者终老军队死后一枕凉席卷走扔于乱坟岗。 士兵或者军官们欢欣鼓舞,反倒是zhèng fu工作人员一个个义愤填膺,不过随后王茂如发出通知,是从一九一八年四月份开始。之前的官员继续留任,这才让大家平定了一下心情。倒是张作霖手下王永江评价道:“如此一来,东三省铁定归王茂如不可,只是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一群大老粗忠心倒是忠心了,却有可能误国啊。” 张作霖深以为然,然而私下里有人却说。看看,还是秀帅对手下人足够好,他的兵生有活计。死后厚葬,伤有奉养,这样的主子。比起如同草芥一般的其他大帅,强的太多。张作霖连忙让人封锁消息,不许军中谈论,并且开始正式积极谋划西迁了。他如果说他之前还有心思留在辽南,准备随时反扑的话,此时他却知道王茂如最厉害的是对人心的收买。张作霖自认为他会收买人心,但是和王茂如比起来,的确是有不足之处,不如他花样百出。 大年三十,王茂如让照相馆给自家人全家照了一张相。王茂如坐在正zhong yāng,左边是怀孕的乌兰图雅,抱着宗孚的智雅,右边是抱着宗鼎的玉琢和抱着采薇的玉蝉以及干妹妹美咲。美咲也转学到了哈尔滨,在哈尔滨的第一中学继续学习。读中学十二年级,准备开始考大学了。 照了相之后,一家人乐呵呵的在一起看着电影,听着戏曲,而管家王鹏的两个儿子王亚东王亚北也长的很是高大了,两个小家伙如今都十六岁了。高小(八年级)读完没有考得上中学,准备来年当兵。王鹏携带两个小家伙给王茂如磕头拜年,王茂如哈哈一笑,拿出两封红包递给他们,说道:“亚东,亚北,过来。” 两个小伙子激动地走到他跟前,接过红包,王茂如哈哈一笑,站起来,拍拍两人肩膀,道:“好小子,好小子,体格子这么好了,六年前你俩瘦的跟芦材棒似的。” 两小伙子憨笑起来,长大了反倒是不敢在将军面前说话了。 “你们俩有什么打算?”王茂如问。 俩人看看彼此,齐声道:“为秀帅尽忠。” 王茂如倒是奇了,对副官马良笑说:“怎么我这几天总是听到这句口号啊?”马良笑笑没说什么,王茂如又对两个少年说道:“你们俩,一看就是从军的苗子,这样,我送你们去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学三年。” “谢秀帅。”两人顿时高兴起来,如今的牙克石陆军士官学院和几年前不同了,随着大批军校生毕业进入军队,牙克石军校俨然成了东北军的人才摇篮,而沈阳的原奉天军校成了牙克石军校的分校之后,牙克石,这个原本在中国上籍籍无名之地,成了陆军军官代名词。 等两个孩子下去之后,马良才说:“秀帅,其实这‘为秀帅尽忠’的口号我知道是谁提出的,是宣传处浦继浦处长提出的。” “哦?你与我说说。”王茂如笑吟吟地道。 原来浦继见自己鼓动的这一段时间以来,盲目的百姓对王茂如的个人崇拜之风气越刮越烈,便想法花样百出,又想用什么方式让大家能够简单直接有效地机械xing记在心中,就像道家“无量寿福”和佛家“阿弥陀佛”、基督教的“上帝保佑”一样,让人随时随地挂在嘴边,颇有种后世某领导万岁的意味。 浦继冥思苦想,但是总是不合适,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于是交给手下去办。他手下的一个宣传处干事,复姓东方单名宏,是他从军队之中提拔出来的人才被他调入了总军务部任宣传处秘书,给他做了副手。这人倒是能人,说口号就要简单百花,让百姓一听就能记住就能理解,即便白痴也得懂也能喊出来,他提议“唱响一句口号”原则,让人提到尚武将军便想到为他贡献毕生,而且想出两句分别是“投奔尚武将军为zi you”和“为秀帅尽忠”的口号,前一句是针对其他非秀帅统治地区的青年学生,后一句是针对秀帅统治地区的百姓。两句口号让人想到秀帅想到尚武将军想到王茂如,便想到他是伟大领袖,想到即使为他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王茂如认真听完,微微一笑,这历史,让他给糟蹋的越来越模糊起来。这句“为秀帅尽忠”有些仿佛德国二战时期党卫军口号“万岁希特勒”的意思。深知中国在二十世纪初期灾难的王茂如,从后世中得到了极大的教训,那就是中国在二十世纪中想要称王的人太多,为国家着想的人多,而真正为百姓着想的人太少。一直等到十年之后,才真正的有人想到为百姓做点实事。才有了伟大领袖的口号,才让人陷入疯狂地迷恋。他让浦继做的,何尝不是让这一切提前到来呢。 至于浦继的所作所为,王茂如是支持的,他并非三让徐州的刘备,他也没有那么多虚伪和谦让。 度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大年,大年初六,王茂如带着礼物返回沈阳司令部,见到了蒋方震一家人和郭松龄一家人,还在郭松龄家里一起吃了饭喝了酒。郭松龄的妻子韩淑秀亲自做了一大桌子菜,蒋方震的大女儿早逝,二女儿蒋雍倒是聪明伶俐,而郭氏夫妻曾经流产过一个孩子之后至今未育,两个女人对小家伙倒是喜爱至极。等吃完之后,女人们收拾碗筷,三人坐在沙发上聊起来,蒋方震这才说道:“我接到一位老朋友的消息,他准备来东北,求得一官半职。” 王茂如顿时感到惊诧,连郭松龄也伸长了脖子,问:“老师,是谁这么大面子,让您亲自推荐?”王茂如也想是谁,蒋方震从来没有推荐过任何一人进入军中,今ri却突然要介绍一个人来,的确是让他惊讶不已。 蒋方震笑道:“这人秀帅倒也认识,以前曾经邀请过,只是他当时chun风得意马蹄疾,便没有答应,而且那时秀帅你身背着袁世凯屠刀的名声,此人反对帝制,更是不愿过来。” 王茂如顿时想到了是谁,定然是与蒋方震、蔡锷并列号称士官三杰的张孝准,激动地站了起来,道:“如今他想通了?” 蒋方震道:“这人才华是有,而且为人低调,但是做事极有原则,他不愿做的是你便是九头牛推他他也不做,他要做的是你便是九头牛拉他也拉不住。” 郭松龄问道:“校长,这是怎么回事儿,你说一说。” 原来张孝准当初从ri本留学回来之初的确是一帆风顺,后来他参加反袁活动,并参加孙文的滇黔桂粤四省护军zhèng fu,担任对ri交涉员一职,帮着黄兴和孙文借来三百万ri元,在浙江练兵三千。 之后一心称帝的袁世凯被赶下台又重疾去世,三千浙江兵在各方平衡势力之下被遣散了。张孝准这个练兵主任没了兵,加上和ri本人关系熟络,留在上海做国民党联系处官员。但他毕竟不是国民党员,算起来他只是同盟会会员,并没有按手印跪在地上发誓效忠孙文,于是在上海也受到排挤。大家对手握三千军队的张孝准非常忌惮,于是纷纷上书孙文要求解散这三千军队。这张孝准即比较听话的军官典型,作为一个纯军人,临时大总统孙文一纸令下,张孝准辛苦训练的三千浙江士兵便被他亲自遣散了。可即便是这样,孙文也不待见他,在上海只是做了一个联络官,甚至还不如蒋介石等人,被束置高阁。 去年年初的时候张孝准心灰意冷回到湖南任职,也遭到湖南国民党老大程潜的排挤,只在湖南zhèng fu中担任赈灾办主任,完全与军界不搭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