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七章 送钱的和花钱的(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七章 送钱的和花钱的(求订阅)

卷三千古奇功第 368 章送钱和花钱 论起来程潜和张孝准的资历差不多,都是老牌同盟会,只是程潜善于抓住兵权,而且脑后有反骨,不听上面的,所以一直以来程潜都有军队护着步步高升。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你在国民党zhèng fu中这些年,军事才能一点也没有用到,倒是天ri的与人吃饭拉关系了。你想要有所发展。让一身所有学有所用,便不能再端着架子,尽管你骂过尚武将军。但这只是小事,他若是想有所成就,必然会心若大海,你不如写信问一下?” 张孝准哪里肯,他的妻子便接着他的名义偷着给其好友蒋方震写了一封信求职信,蒋方震获信之后大喜,立即回复电报邀请张孝准北上。 张孝准收到电报的时候先是感到莫名其妙,然后听妻子的解释这才知道事情缘由来龙去脉,他想了一夜,又看到办公桌面前堆积如山的请赈灾款批文。叹了口气下定了决心。次ri对台前秘书说道:“不是我张韵农不为湖南家乡父老们尽职尽责,而是我实在无能为力啊。”然后写下辞呈放在桌子上,回家收拾了一番后带着妻子老婆赶往沈阳而去。而张孝准离开民党,反倒是让程潜大为欣慰,这张孝准名声甚大。自己偏偏又碰不得他,只能把他放到冷门地方去。此时张孝准离开湖南,名当中却没有人再比程潜更适合做湖南都督的了,于是张孝准离开湖南反倒是落得顺风顺水。张孝准离开湖南倒是遍尝人情冷漠,心知自己处境,也不再留恋湖南官场了。 “竟有此事?”王茂如听完蒋方震的讲话哈哈大笑。拍手喜道:“好好好,人才,人才啊!他在湖南担任赈灾办可真是屈才了屈才了。这样,他一到沈阳,我要第一时间见他,第一时间。” “是。”蒋方震道。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突然李木鱼跑了过来,拿着电报说道:“报告,喜事,大喜事,军火拿到手里。” 听到军火在营口卸船,王茂如一拍而起,叫道:“好,好,沈鸿烈干得好啊,副官,备车,我们去营口。”蒋方震和郭松龄连忙拦阻起来,说不急于一时,何不等等再说,王茂如大笑起来,道:“真是好事成双,好事成双啊。” 稍后军火抵达沈阳城,王茂如批准将ri械中的大炮和迫击炮分去一半给驻守在辽西州北镇县防备张作霖的赵增福军团,加强其火力,另一半则分给沈阳城下正在筹建的第十二师、第十三师,而至于重机枪则全部留在第十二师和第十三师。 辽宁省是人口大省,人口数量占了东三省人口的一半,此处原本本地人便多,闯关东的人第一处落脚的地方也是辽宁,如果不是王茂如一直以来加大力度宣传移民黑吉两省,辽宁人口恐怕更多。因此在辽宁招兵却是简单之极,给吃,管饱,足额军饷。 等王茂如接手奉天之后,小财神张弘扬给他算了一笔账,只是辽宁省一年的税钱,即使交给zhong yāng盐税和分去交通部一半的铁路费,去年辽宁一年居然有两千五百万收入,王茂如大吃一惊叹道竟然如此之多。 不过张弘扬也说,这其中一千万要各种花销,五百万要做各种预算补贴,还能留下不到一千万做盈余。王茂如便奇怪张作霖居然手中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扩兵,张弘扬笑道:“秀帅赶上了好时候,张作霖一千万中要留下四百万做军饷,两百万购买弹药,一百万建造兵工厂,以及各种花销打点,剩下的一百万留作建设本省。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年税一千一百万还没来得及到年底收,便被秀帅你给夺了辽宁省。” 王茂如只觉得造化弄人,道:“这倒是巧了,这一千一百万能收上来多少?”他也知道因为战火,今年的年税肯定是不能跟预算相比的。 张弘扬张口便来,道:“最好预计七百万,因为还要去掉辽南州张作霖截流的税款。” 王茂如点点头苦笑起来,要不然郭松龄riri嚷嚷着要把张作霖赶走,而张作霖也在辽南困得辛苦,便说道:“好,这样下来,年底辽宁一省我们就有了七百万余钱,倒是不错,黑吉两省和蒙古呢?” 张弘扬道:“黑吉两省中,黑龙江去年的收入是一千八百万,各项支出八百万,盈余一千万。吉林去年的收入是一千三百万,支出七百万,盈余六百万,但是要拿出一半给孟督军,只能有三百万。至于蒙古方面,加起来三十万吧,可以忽略。因此今年年初我们四省会有两千万的盈余,而华夏民族银行去年的收入是六百万。今年即将在四省全面推行人民币取代袁大洋,华夏银行分行占据所有县城,让百姓对华夏银行形成一种货币存储依赖。” “也就是说,这里我能拿两千六百万,是不是?”王茂如还是关心自己能花多少钱。 张弘扬笑道:“也不是这么算的,如果两千六百万在银行中做储备金,是可以拿出五千万来花的,甚至七千万的资金,只是这样风险大了一些,如果有心人cāo纵货币市场,例如ri本人,咱们的货币就极为不利。甚至有可能导致金融危机,百姓大量囤积银元,最终让人民币成为废纸。”张弘扬也就是跟王茂如说货币金融,要是张作霖再次,跟定是听不懂。 王茂如认真听完,点点头喝了一口茶,想了一下忽然一拍大腿,道:“,果然开银行比种大烟要赚钱,要赚钱啊。” 张弘扬道:“但是银行的过度透支,会让zhèng fu崩溃,卑职建议慎重使用。” “好,我知道了,年度报表留下来吧,还有。”王茂如笑了笑,“你该换换地方了,黑龙江省财政厅厅长的位置不够啊,这样吧,你兼任黑吉辽蒙四省财政总部部长一职吧,你的任务就是赚钱,赚钱,再赚钱。五千万,我拿出两千万建设四省,一千万给你留作预算,我军队只留下两千万人民币。” “是。”张弘扬激动不已地说道。 新年开始,便有这么多好事儿,王茂如是心情非常愉快,等张弘扬报告好了财政之后,赵佳诚便来了。张弘扬是送钱的,赵佳诚就是花钱的,王茂如平时可不愿意赵佳诚找自己,因为他一旦找自己,就意味着自己要掏钱了。谁掏钱谁心里也不舒服啊,不过今天王茂如倒是底气十足,从未有过这么牛的感觉,赵佳诚一进屋,王茂如便让马良倒茶看座。 不过赵佳诚还是一脸的苦大仇深,道:“启禀秀帅,今年的花销又多了,又多了。” 王茂如自信满满地说道:“行了行了,良言,今年咱们可是有大一笔钱,你不用再愁苦了,说一下吧,今年的军队预算是怎样的?”他拍拍自己的腰间,说道:“今年绝对可以应付你的财政预算,甚至剩余不少。” 赵佳诚倒是拿出军费预算报表,一五一十地数落道:“军费开支方面共有五块,陆海空三军军官士卒军饷,东北边防军军械损耗,东北边防军四总其他支出,军事科学研究支出,伤亡士兵安置。其中今年的军费预算是这样的,抛去其他花销和不确定因素,我会同后勤部财政处jing算军官们经过七天的推算,计算出我军明年军饷开支总和至少为二千二百万人民币……” 稳稳地端着茶杯正在品茶的王茂如“噗”一下将口中的茶水喷了出去,茶水从鼻子眼喷了一些,呛得自己练练咳嗽,却顾不得这些立即跳起来问道:“多……多少?多少钱?莫不是我听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