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八章 军队是个吞金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八章 军队是个吞金兽

“秀帅您听得没错,至少二千二百万现大洋,要是大洋不贬值的话,实打实的一分不能少,只能多,不能少。秀帅如今您手下有二十五万陆军、空军和海军要发军饷添置军械,今年的军饷开支预算二千二百万,可是一点浪费和吃空响的都没有。”赵佳诚苦着脸道,“我劝说您不要增兵不要招兵买马,您要知道您指定的一个陆军师,一年的支出多少钱?您的一个陆军师和清末时北洋一个镇的规模一样大,两万二千人!这一个陆军师只是军饷一年就一百四十万,之前劝您不听,如今好了吧。” 王茂如郁闷起来,捶胸跺地感慨道:“二千二百万,那可是二千二百万啊,我zhèng fu这边刚刚得到两千万的预算盈余,你这就二千二百万的军饷开支,唉,我这算是太超支了吧?我怎么存不住钱呢。” “您哪是存不住钱,您是不存钱。”赵佳诚苦笑道,“军饷开支预算是基于今年开始不再打仗,如果今年你再打仗,怕是还要花很多钱啊。我的一切预算都是以和平时期做预算标准,如果发生战争,预算还要增加。如果是发生战争和战斗,预计军饷还要增加,至于增加多少就不能估测了,但总体说来军费之中两大花销,军饷和各种子弹炮弹和军备装备消耗是绝不能压缩的,其余倒是还可以节省一些。” 王茂如想到了接下来的一九一八年,苦笑起来。一九一八年啊,怎么可能和平呢。 “五块军费预算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列陈了,秀帅您还是亲自过目一下吧,今年的军费总预算就是两千二百万,万幸的是咱们如今的军火还是绝大多数从我们的第一第二兵工厂中购置,可以全部以成本价核算。”赵佳诚说道。 王茂如苦瓜着脸,仔细看了军费预算报表。只看到了军饷这一块,军饷就达到一千六百万,顿时一个头十个大。我了个乖乖,一千六百万,吞金兽啊这是。王茂如抬起头看看赵佳诚。说:“良言,需要这么多吗?” 赵佳诚反倒是笑了,说道:“两千二百万的最低军费预算并不多,不过职下还有个好消息,秀帅不必从zhèng fu那边实打实的拿出二千二百万大洋。” “怎么说?” 赵佳诚笑道:“秀帅莫不是忘了还有浦纳的禁烟局了?年底浦纳禁烟局获利丰厚,刚刚给总后勤部打过来七百万军费,不过已经用于去年的各种使用补贴了。”王茂如刚刚笑起来的脸随即停住了,道:“七百万没了?这么快?” 赵佳诚道:“秀帅,去年因为两场战争,我军已经财政赤字了。要不是浦纳,这窟窿就得明年的钱来补偿。” 王茂如心说浦纳总算是有点用,要他作别的不行,歪门邪道赚钱倒是一把好手,看来大烟的确是赚钱。还要支持他赚更多的钱。 赵佳诚又道:“今年浦纳预计禁烟局能够在年底提供一千万烟税,因此zhèng fu只需要拿出一千二百万基本支出。因为我们财务处的一切预算都是以和平为基础,所以就没有做军费储备基金的估测,这全凭秀帅您来定夺。但是如果发生战争,这个军费就不知多少了。而且如果在进行一场类似于收复中东路这样的战斗,需要投入一千万的资金。”他摇头道:“依照大帅您的xing格。今年你还是要打仗的,张作霖的辽南要打,姜桂题的热河要打,全省剿匪也要打。所以啊,zhèng fu方面需要拿出钱还是实打实的两千二百万。” 王茂如拿着军费预算表,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完了,辛辛苦苦了一年,难道还要闹了个财政赤字?怎么我的士兵不像是红jing小兵一样,一个个都不怕死不要命不要钱,再不行像是中国布尔什维克士兵一样,不用军饷就能死命打仗……甚至连赵佳诚什么时候报告的离开都忘记了,等到抬头的时候见到没人了,只好冲外面喊道:“马良,给我进来。” “是。”马良敬礼道,“何事吩咐,秀帅?” “你去叫一下张财神回来,我跟他重新说一下这zhèng fu财政预算的事儿……”王茂如无奈地说。 新年几件好事之后,坏事儿也接二连三地来了,首先就是这军费的预算问题,财政预算严重的高出了他的预计,只能从zhèng fu那里削减,削减为一千万的投入,而zhèng fu的准备金也削减为五百万,这样他的财政总预算之中,百分之七十用于军备方面了,和历史上的张作霖一样,财政严重的倾向于军事。zhèng fu的各种补贴也随即取消,生孩子的补助,新开土地的补助,移民的补助都取消了。而且吉林和辽宁农民抗议,抗议zhèng fu的政策严重倾斜优惠黑龙江省,黑龙江省的农业税率是十分之一,吉林时十分之三,而辽宁是十分之四,马六舟和郭宗熙两个省长又跑过来说农民抗议。王茂如与之商量了一番,下令逐渐减少一成,吉林两年之后减少到黑龙江相同水平的农税,辽宁三年之后减少到十分之一水平,并且在蒙古省开垦是十分之一,希望广大人民移民蒙古,这才平息了农民的抗税风暴。 其后灾难又至,从国外传回来了流感,许多外国人为了逃避流感甚至跑来中国,王茂如立即要求所有从国外回来的感冒或者疑似感冒患者,首先在医院病房之中隔离一周观察,并要求严谨感冒患者外出,并隔离四省的感冒患者一周观察。手段虽然残忍了一些,反倒是将这场流感给挡在了外面,于是东北地区反倒是比别的地方更加安定。 正月十五之后,张财神张弘扬又来了。 王茂如如今最想见到的是张弘扬,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赵佳诚,因为他俩一个负责赚钱,一个负责花钱…… 张弘扬这次来倒是没给王茂如添麻烦,只是说如今世界银价略有升高,为了防止白银外流,应该设立新的人民币板式,因为最早的人民币是最大面额为五角,分别是五角,二角,一角,五分,二分,一分六种面额流通,为了防止白银外流,市面上应该出现用于交易的十元五元一元的三种人民币,与银元的兑换比率仍旧是一比一。新版人民币的使用能够取代市面上的银元,防止白银外流,也能够让市zhèng fu财政收入增加,甚至翻番。张弘扬计划,首批发售一亿一元面值的人民币而一千万五元的人民币一百万十元的人民币。为了便于人们接受,推广使用以三年为限,三年之后东北边防军地盘上不再使用金属作为交易货币,一律改用人民币。 也就是说,袁大头、或者袁大洋将作为储存货币使用,人民币全面占领金融市场,这么大的手笔,张弘扬一个人的确是做不来,王茂如问是谁出手,张弘扬笑道:“我的同学,宋子文。” 王茂如摸着下巴问:“这宋子文可靠吗?” 张弘扬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宋子文的姐夫虽然是孙文的妻弟,但是他有抱负,而且现在孙文都被架空了,宋子文同佢姐夫点混啊。” “你说的对,反倒是我小气了。”王茂如朗笑道。 新版人民币的主调颜sè仍旧以红sè为主,设计版式与以往相同,但是图案略有不同。十元人民币作为最大面值货币,正面采用开过总统袁世凯的戎装照,背面是清明上河图一部分图案。五元人民币纸币正面是次任总统黎元洪的戎装照,背面则是黎元洪家乡著名道教圣地武当山景观图。一元人民币纸币正面是第三任总统冯国璋戎装照,背面则是冯国璋家乡直隶的著名圣地邯郸娲皇宫。而至于其他小面额人民币,仍旧是原来的版式,并未使用。王茂如做了要求,来自美国的工匠制作了编号aaa0000001的第一版十元五元一元的人民币,印刷完之后,王茂如令人将这第一版收藏起来。第二版编号aaa0000002送给了袁克定,第三版送给了在天津做寓公的黎元洪,第四版则让人送给了现任大总统冯国璋。 众家接到纪念币之后表情不一,袁克定见到之后,感动的声泪俱下,泣声道:“秀盛不忘我父,秀盛仁义,仁义啊。” 黎元洪接到之后,久久不语,叹了一口气道:“秀盛不念我曾经之过,只念我的功劳,看到这款人民币,倒是让我回忆起曾经在北洋zhèng fu做总统的点点滴滴来啊。”又对其子女说道:“此君仁义,不忘本,你们若是以后有机会,便去他那里做官或者行商吧。” 冯国璋接到之后哈哈大笑,道:“怎么我的头像只有一元面额,秀盛啊秀帅,我至少应该排在黎元洪之前!”随意想到黎元洪怎么说也是第二任总统,排在第二位倒是无话可说,又看到只有三个总统三个头像,便更是大笑起来,道:“没有老段,我就舒心了,舒心了。”所谓让敌人别扭,自己才舒服,冯大总统正是这般想的。倒是财政总长王克敏是懂经济头脑的,说:“东北此举,是脱离zhong yāng之举,实乃狼子野心也。”冯国璋反问道:“zhong yāng财政有何防止制止?”王克敏答:“除非zhong yāng出兵,否则财政部纵使禁止也无意义。”冯国璋摇头道:“这小狼崽子已经长大,已经长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