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女子中学开学典礼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六十九章 女子中学开学典礼

新版大额人民币头像的使用倒是引起了许多争议,一些袁氏的老人认为此头像反应了北洋正统,自然是值得推广,便要其他银行也使用人民币。而另外一些人则反对,认为袁世凯是窃国大盗,又有称帝丑闻,实在不能做最大面额人民币,这是对国民的不尊重。 另外南方省份的一些学者和民党的人士也反对,尤其是广东军zhèng fu,如今他们的大总统是孙文,国民党员一致发电要求王茂如将袁世凯排第二,民国之父孙文当列第一位……王茂如没理他们,丫的,人民币只在黑吉辽蒙四省使用,少量在热河察哈尔直隶使用,和你们广东军zhèng fu有什么关系呢? 最令王茂如赶到好笑的是,孙文还派遣特使前来辩论,说孙文头像可以不在第一位,但绝不能让袁世凯排第一位,至于让谁排第一位,黎元洪吗?资历不够,冯国璋吗?那岂不是正好让如今大总统冯国璋气焰更加嚣张?于是国民党代表就想孙文在反清中的意义一样,只负责搅局,但不负责定音,结果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发行。 当然,用纸币取代银元这一做法是需要时间消化的,张弘扬和宋子文这对黄金搭档也没有急于一时,只是王茂如有些着急,若是能够立即取代,自己zhèng fu岂不是多了一亿多?这样一来,很快就能撇开各方掣肘了,当然,多了一个亿的huā销,这只能是天方夜谭了。 繁忙地处理了几ri公事之后。王茂如便陆续的接见辽宁省政要,安抚人心,收买人心。忽然在沈阳府接到了长白州报告,长白州长白县汉民与朝鲜民争斗起来,王茂如以为是小事儿,便准备让长白州州长自己处理,不过秘书长张毅伟却说道:“长白州这次争斗看似小事。实则是汉民和朝鲜民长久以来的矛盾积累,此种事件处置不好,有可能给〖ri〗本人借口。” 王茂如皱着眉头让张毅伟详细说一下。张毅伟道:“其实长白州由于前清在东北实行的锁关简直汉人入关开垦之后,在朝鲜境内陆陆续续有一部分人偷着跑到东北进行开垦种田。等到咸丰年间,朝廷这才让少量汉军旗人在东北开荒种田。而到了宣统年间。大量的山东人,直隶人移民到了东北开荒种田。而朝鲜被〖ri〗本占领,许多朝鲜人不愿做亡国奴也跑到〖中〗国来生活。东北出了一部分是前清王爷跑马圈地占了的田地之外,还有更多荒草地是无主之地。于是朝鲜人与汉人开始就土地的开垦进行抢夺,这才有了汉民与朝鲜民的争执。” “其实很好办,各让一步就可以了,东北土地众多,何苦执着一处。”王茂如道。 张毅伟苦笑道:“秀帅,您这样说,岂不是和‘何不食肉糜’那位皇帝一般了吗?小民只看到了眼前的几亩地。那看的了其他地方。而且不争馒头争口气,来东北的汉民都似乎汉民之中彪悍健壮的,也是最勇敢的,而朝鲜人呢,在朝鲜也是活不下去的。在〖中〗国是要么死要么争下来土地的人,两方都脾气不好。当地官员大多数都是向着汉人,偏袒汉人,因此朝鲜人也是心存怨恨。” 王茂如道:“这倒是,汉人自然向着汉人。” 张毅伟笑道:“当地官员大多数都是满人和汉人,都是留任的前清的官员。倒不是只是汉人向着汉人,是因为汉人守法守规矩认可当地官员。而朝鲜人则不守法,他们会极力捏造事实,证明他们占据的土地原本就属于朝鲜。而如今朝鲜成了〖ri〗本附属国,一旦这些朝鲜人落地生根之后,〖ri〗本人就会来。这就造成了〖ri〗本人驱赶朝鲜人向〖中〗国走,朝鲜人抢掠汉人土地,〖ri〗本人则抢掠朝鲜人土地。因此当地官员无论满汉,都在汉民与朝鲜人争执之中偏向于汉人。”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王茂如倒是第一次听说,以前只是知道“间岛争端”当初〖ri〗本人统治满洲国的时候,将间岛省(珲chun,图门,汪清,延吉,和龙,安图六县,面积相当于全部辽东半岛。)划分给了韩国(当时的整个朝鲜半岛改名为韩国。注1)。但是对于中韩争端的由来却是不了解,听张毅伟的解释,倒是了解了许多。考虑了一下,王茂如反问:“你认为怎么解决?” 张毅伟道:“当地治安官将此件事上报,说明此事已经非同小可了,估计双方械斗发展到了各自拉拢族人的地步,尤其是韩人,应该是从韩国拉人来我境内参与械斗,治安官无法平息。以属下以为,应该支持汉人,打击韩人,否则给〖ri〗本人借口让他们继续侵占〖中〗国领地。而且在中韩国境派兵驻守,防止韩人暴乱。” 王茂如认真听完,点点头,道:“好,这样吧,第十二师刚刚组建,便让他们的三个旅分别驻防在安东县,宽甸县,通化县,练兵剿匪兼〖镇〗压。新的韩国逃民送到蒙古开垦土地,不再允许吉林省辽宁省有外逃韩人继续开垦。还有,来到〖中〗国的韩人必须学汉字,说汉语,只有衣着和生活可以保留本民族习惯。” “是。”张毅伟认真记好,又道:“běi jingzhèng fu发来谴责通电,要求立即将三百万军械归还zhèng fu。” 王茂如笑道:“冯大总统也是够为难的了,你回电,就说东北匪盗猖獗,私劫军械实属无奈,但是我们一定会赔偿。”想了想,算了算,道:“赔偿他们……对了,各地军火仓库中好像还有一万多支汉阳造老套筒吧,连带子弹,用火车给他们运过去,当做赔偿。” 张毅伟诧异,挠着头道:“用不着给他们吧,用做自己的民兵训练不好吗?” 王茂如哈哈大笑“做人大气一些,咱们又不生产7.9圆头毛瑟弹,都给他们当做人情吧。他们要是不要,再拉回来给新兵做训练。要是要,那他们的后勤就要面临很大的压力了。” 张毅伟偷笑起来,秀帅这yin招还真是一环扣一环,看看报文道:“张奎安于天津回报,天津会议之中,一致决定各省,以此来逼迫总统冯国璋复用段祺瑞为〖总〗理。” “?又是徐树铮的主意?” “是。” “这小扇子军师够能搅局的了。”王茂如冷笑道“告诉张奎安,我黑吉辽蒙四省可支持段祺瑞复任大总统,却不会,不要动不动的就,咱们是一个国家,而不是一个联邦。南方孙文也就罢了,怎么北洋内部也,他大爷啊。” “是。”张毅伟建议说:“其实若是宣布还好一些,可以把盐税矿税和铁道费节流,大约几百万大洋吧。” 王茂如道:“我再缺钱也不缺这个,这些税钱是国家zhèng fu的象征,不需要节流,再说běi jingzhèng fu办事也需要钱。” “属下也是建议,一切都由秀帅决定,但是秀帅此举,属下认为是养虎为患。〖中〗央若是强大,一定会反过来对付秀帅的。”张毅伟道。 王茂如点头同意,又问还有什么事,张毅伟说最后一件事是,沈阳公立第一女子中学成立,请秀帅去做演讲。王茂如好奇这什么时候开的,怎么财政预算里没有建立沈阳第一女子中学这一项,张毅伟说这是张作霖建立的,只是他被赶跑了。但是张作霖虽然卷走了奉天的钱,唯一没动的就是奉天省zhèng fu教育厅的钱,沈阳第一女子中学也顺利开学。 校长邵青生原是沈阳府人,早年在〖ri〗本留学,后来去了英国,回国之后投资实业,建立面粉厂、水泥厂、矿场、纸厂等多个实业产业。邵青生一生无子,却有九个女儿,他受过西方高等教育,于是决定让自己的女儿们也享受高等教育。奉天有一所女子师范学院,但是却缺少低年龄段的女子中学学校,于是他向张作霖申请建立沈阳第一所女子学校,即现在的沈阳第一女子中学,学校有高小部和中学部两部组成。张作霖极力支持,免费批了地皮,zhèng fu负责建设学校,由邵青生担任校董和名誉校长,由他的长女邵佳慧女式做副校长兼执行理事,并向社会募集资金做学校奖学金。 原本邀请的是张作霖,可张作霖担心来沈阳有危险,邵青生便邀请王茂如。 敢情好,自己是个备用胎,王茂如摇头苦笑起来,张毅伟见sè说我去拒绝,王茂如却道:“不用,我去。” “您去?” “是,我去。”王茂如道。 沈阳第一女子中学就在辽宁女子师范大学(原奉天官立女子师范学院)隔壁,南纬巷43号,女子中学学校成立,倒是让许多辽女师毕业生有了去处,招收了三十多人在女子中学做老师。并且在辽宁招收了八个年级四百多个女孩做学生。新校开办,自然不能像是公司开办一样,只是在学校大礼堂举办聘任仪式,因为王茂如答应出席,所以新校典礼的最便是王茂如的讲话。 书迷楼最快更新,请收藏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