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再见宝琪(一爆)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再见宝琪(一爆)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再见宝琪薄海勤倒是落落大方,道:“谢谢尚武将军能亲自颁发,小女子不胜荣幸。” 王茂如点头道:“好胆sè,倒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薄海勤道:“过奖过奖,还有,袁老师是因为太激动了,她可是一直把你当做偶像,寝室里放着无数你的报纸呢。” “你乱说什么啊。”袁静连忙扯了扯薄海勤的衣角。 王茂如笑了起来,道:“我很荣幸。”袁静的心一下子高兴了起来,却见到王茂如走到最后一位低着头的女教师跟前,神sè似乎有些激动,心中奇怪起来,邵佳兰忙介绍道:“这位是教授英文的……” “宝琪。”王茂如轻声道。 邵佳兰倒是愣住了,王将军怎么知道唐小姐的名讳? 王茂如笑道,声音有些温柔:“你回来了,怎么不让我知道?” 唐宝琪终于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道:“将军riri繁忙,哪敢叨扰。” 王茂如苦笑起来,自己虽然明知她回到国内,却没有时间去找,还以为这段恋情就此终结了呢,不曾想在此奇遇。看她撅着嘴,一副生气的娇嗔模样,极像了六年前,一时间,六年前那个追着自己喊先生的宝琪和眼前的人重合在一起。邵佳兰将聘任书递给王茂如,提醒说道:“王将军……” 王茂如恍然如梦一般闪过过去种种,邵佳兰提醒了一下。他忙接过聘任书,心知此处不是念及旧情的时候,便庄重地递给唐宝琪,道:“唐先生,拜托了,请君多多努力。” “我会的。”唐宝琪也庄重地说道。 王茂如开玩笑道:“这下你不会随便丢了学生跑了吧?” “你……”唐宝琪见其他人看着她,连忙低下头。一旁的袁静和薄海勤彼此看了看,心说莫非有jiān情…… 发放完聘任书,王茂如回到座位上。校董再给十二年纪颁发完聘任书之后,便开始了讲话。邵青生的讲话倒是短小jing干,没有官话套话。五分钟之后,他说道:“下面有请尚武将军给大家讲话。”掌声响起,话筒放到了王茂如跟前。 清了清嗓子,王茂如朗声道:“诸位先生学生们下午好,很荣幸能坐在这里见证了沈阳第一女子中学的成立。去年的时候,zhèng fu颁布了《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法》,这是向旧的礼制之中不尊重女xing的习俗开的第一枪,但是,只有zhèng fu的努力是不够的,旧礼制之中为何不尊重女人的地位?那是因为在古代。识字的人少,而识字的女人更少,由此才让女xing没有话语权,得不到尊重。两千年来,女人一直饱受歧视。甚至有的人家生了儿子高高兴兴,生了女儿愁眉苦脸,生了个儿子就认为是招财进宝,生了女儿就是赔钱货。可是这个世界有yin有阳,yin阳才生成这个世界。一些人只尊重自己的母亲,对其他女xing视若草芥。甚至用一种愚孝来对待世界,对待他人。这是我反对的,我认为,很多程度上,不单单是男xing将女xing地位贬低,而一些女xing也将自己的地位贬低。所以,〖中〗国需要更多有文化,有见识,有学问的女xing。因为我认为,一个民族的创造离不开男人,更离不开女人,一个有文化的男人支撑起一个家,而一个有文化的女人能够撑起一片天!” “哗哗哗……”台下的女教师和嘉宾以及女学生们纷纷鼓起了掌来,真没想到尚武将军能够说这样的话,能够有这样的见识,真不愧是民国英豪,真不愧是民国第一诗人,第一国际专家,第一开明人士啊。 薄海勤小声说道:“尚武将军真厉害,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真勇敢啊。” 袁静说道:“所以他才是全民偶像,国民女婿嘛。” “是的啊,只有他才会有这样的见识。”薄海勤感慨道。 袁静道:“我若是早一点认识他多好啊,将军真是一个彬彬有礼的人,绝不是那些莽撞粗鲁的乱兵可以比的。”忽然想到了王茂如与唐宝琪认识,便扭过了头,小声地问:“琪琪,你们……”薄海勤也伸长了脖子,问道:“你们怎么认识的啊?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故事?你说说,说说呗?是不是爱情故事?”周围许多人伸长了耳朵,想要听一听八卦。 唐宝琪连忙嘘了一声,指了指台上,薄海勤和袁静以及后面伸着耳朵的人便只好将注意力放在台上,暂时压制住了八卦jing神,不过心里倒是猜疑起来。 王茂如又道:“一个有文化的女人,将来必然是有文化的妈妈,一个有文化的妈妈,她的所有的孩子必然是有文化的孩子,这样才能让一个民族有文化有素养。因此,我认为,女人的教育,才是一个国民的最基本教育。”他激动地站起来,拿着话筒,说道:“之所以成为沈阳第一女子中学是因为还会有第二、第三、第四以至于全〖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都有女子中学,你们也是民族的jing华。解放〖中〗国女xing身上的枷锁从你们开始,我希望,当你们每一个人毕业的时候,会骄傲地说,你们引领了〖中〗国女xing的解放。” 众人再一次鼓起掌来。 “我有一个梦想,梦想将来有一天,我们国家每一个人都识文断字、有文化、被尊重,我毕生都在为这个梦想而努力。但是,这个梦想实在太宏大,我怕我的肩膀没有那么厚重,我怕有一天我会累倒,我需要帮助,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会帮助我实现这个梦想吗?” “会……” “好。”王茂如一拍桌子,说道:“诸位,为了祖国,为了中华民族,为了中华民族之崛起而努力读书吧!谢谢!” 当王茂如率领手下离开的时候,大礼堂之中又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次ri,一篇《我有一个梦想》的短篇小文发表在《东北时报》上。这篇文章是来源于沈阳女子第一中学副校长邵佳慧女士,她用女xing特有的细腻的笔法,评论了尚武将军王茂如在沈阳女中的演讲,并全文将他的演讲词公布出来。像什么女子解放啊,打破旧习的枷锁啊,女人是希望啊,女人拯救民族啊等等有利于女权的话不断被人评论评说。倒是引起了文化上的争论,因为王茂如提高女xing待遇,倒是让不少人对更感兴趣了。 唐宝琪和袁静、薄海勤三人手挽手讨论着尚武将军,袁静一直不停地追问唐宝琪如何认识王茂如,唐宝琪笑而不语,找话题岔开。刚刚回到宿舍,便看到门口站着两个军人,一个jing干浓眉大眼的军官走了过来,敬了一个礼,道:“唐小姐,您好,我是马良,秀帅身边的副官。” “你……” “秀帅想邀请您吃了晚饭。” “不去。”唐宝琪扭头越过他,对站在门口的另一个军人说:“你要干嘛,要抢人吗?”那个军官连忙让开,唐宝琪打开门,走进去之后砰一声关上了门,两个军官面面相觑。 马良无奈道:“太有个xing了。” “这怎么办?马副官?”另一个军官道。 马良耸耸肩,脑筋一转对袁静和薄海勤道:“你们好,二位女先生,你们一定是唐先生的朋友吧。” 薄海勤问道:“你们找她有事?” 马良说道:“是啊,我家秀帅请唐先生吃饭。” 袁静道:“你家秀帅和唐先生什么关系?” 马良摇摇头,道:“实在不知,不知二位先生能否帮忙……” 袁静摇头,道:“无能为力,抱歉。” 马良只好带着另个军官离开,回到王茂如这边,王茂如一心等待,却见马良两人灰头土脸回来,说:“秀帅,我们失败了。”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没事,没事,我亲自去。” 马良忙说:“秀帅,万一有危险……” “有个屁危险,非我亲自去不可,不过……”王茂如摸着胡子自言自语道“大家都认识我,这恐怕不好办啊。”他一排马良,道:“把李木鱼叫来。” “是。” 李木鱼得到消息之后匆匆忙忙地赶来,忙问:“秀帅,何事如此急促叫我。” “你们情报处是不是有乔装的人才?” “很多啊,乔装是我们情报处人员最基本的技能。”李木鱼一脸的疑惑。 王茂如笑道:“行,你叫个心腹过来,帮我乔装打扮一番。” “您这是要……”李木鱼问。 “我要微服出访。”王茂如故作神秘道。 李木鱼心知总指挥肯定是出去泡妞,赶紧摇头心中叹说尚武将军的弱点就是女人了,女人太多,走到哪里身边都不缺,道:“这可不行,太危险了,属下不同意。秀帅,你是我们东北边防军的主心骨,你遇到危险,东北边防军就散了,绝对不行,属下绝不同意。” 王茂如瞪眼道:“你还想违背命令不成?” 李木鱼无奈地说:“违背命令也比您遇到危险强。” 王茂如郁闷地盯着他,李木鱼扬起下巴一副坚持的神态道:“除非秀帅把我撤职,否则我绝不同意秀帅处于危险之中。” “你这犟驴。”王茂如最后无奈地说“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吧,你派人保护我,这总可以吧?” 李木鱼道:“您要去哪,得先告诉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