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四章 郭松龄请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四章 郭松龄请战

毅军的前身是宋庆剿灭太平军〖镇〗压捻军起义的安徽河南兵,毅军首领宋庆因为作战有功于同治元年被封“毅勇巴图鲁”所部军队被封为毅军,毅军一词由此得名。后来甲午战争时,毅军将领叶志超临阵脱逃导致大片领土被〖ri〗本占领,连累了毅军,被除掉毅军名称,改称武卫左军。之后由姜桂题率领武卫左军一直驻守热河,袁世凯称帝之后,武卫左军改回毅军名称。顺便说一下,姜桂题的毅军在袁世凯称帝之前只有一万多人,但由于姜桂题支持袁世凯称帝,经过袁世凯允许招兵买马,号称十万毅军做靠山,也让其他诸侯不敢动弹。只是这十万人着实没有战斗力一些,谁都没有把他们真的放在眼中。 毅军虽然人数众多,但是编制和军备陈旧,步枪仍然以毛瑟步枪和曼利夏快枪为主,军纪差斗志涣散,一共有二十个部营和三个炮营一个马队,马队为两个营不足一千人,而炮营的大炮陈旧,甚至还有一部分是前膛炮。 此时毅军名义上的老大是姜桂题,然而实际的指挥官则是米振标,米振标字锦堂,1858年生,陕西省清涧县人。从毅军的行伍出身,历经中下级军官,一步步上来的。民国初年姜桂题任热河都统,米振标任林西镇守使、帮办热河军务,此时担任毅军左翼翼长。 除了米振标之外,毅军中还有大将张殿如,绰号老张二扁担。是毅军中仅次于米振标的人物,曾担任过林西、赤林镇守使和赤开护军使等职,担任右翼翼长。 张连同,宇协堂,湖南益阳人,绰号张瘸子,带领的是毅军三营马队。值得说一下的是。张连同是前清的武探huā。毅军的将领中有名的还有舒和钧、殷贵、张四皇上(张鹏飞)、刘迷糊(刘山胜)等等,除此之外,米振标的儿子米国贤也担任团长。前一次支援张作霖攻击黑吉联军的带队人便是毅军大将常老爷子常德盛。不过被赵增福的军队一顿暴打,给赶了回去。常老爷子受了点小伤,只是因为岁数大了。小伤也受不起了,于是辞职,将部队交给了侄子常万里。 看了这些资料之后,王茂如摇摇头,道:“一句话,毅军,不足为虑。”众人也大笑起来,这毅军看起来可怕,可是分析起来,反倒是没什么了。不过毅军虽然不足为虑。却也不能小视,别说几万士兵,就是几万头猪,杀也累得够呛。 王茂如道:“接下来,第四师是一定要去欧洲参战的。还要带一个师,以两个师的兵力赴欧参战,所以第四师不能动。” 郭松龄道:“除了辽北镇守防止镇的辽北军团之外,沈阳府周围有第四师、第八师,以及正在组建的第十二师、第十三师。辽东虽有第五师,但是第五师绝对不能调动。〖ri〗本关东军虽然老实,却野心勃勃。因此若是动,只能让第八师出兵,秀帅,属下愿同王师长南下平乱毅军。” 王茂如笑笑,道:“不必着急,茂宸你还有更重要之事啊,三个新师的组成的重任可不是谁都能替得了你的。” 郭松龄心中一阵黯然,笑笑说:“是,秀帅。” 蒋方震岔开话题,道:“其实对付毅军,我们只需要派李品仙的第一师就可以了。” “把他东哈尔滨调回来?”王茂如道“这样怎么防备俄国?” “俄国自己搞自己都来不及,他们现在自己人杀自己人杀的厉害。”蒋方震冷笑道。 李木鱼插嘴道:“有个情报不知道该不该说。” “讲。”王茂如道。 李木鱼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在国内穷人一下子成了主人,不过因此俄国陷入了暴民造反的状态,提出了一切生产资料归集体,归大家享用,包括粮食,女人,因此不允许任何人有自己的妻子,所有的妻子公用。”几个人大吃一惊,李木鱼又道:“生产资料公用,女人公用,这就在俄国造成了一系列残暴的强?jiān、轮?jiān案,并且这些人还是根据苏维埃法律强?jiān。这个冬天,有高达两万的俄国人逃入我国,住在哈尔滨,齐齐哈尔,长chun三个城市,这些人都是俄国的贵族,知识分子家庭,富裕家庭以及jing英家庭。”(红俄共妻的内容详见本书免费相关内容,在此不作叙述,若有反对请到俄罗斯去查一下资料,俄罗斯逐渐解密,俄国人自己承认,苏粉们就不要在此反驳了,西门只是引用资料而已) 几个人看了看,均难以置信地摇起了头感慨道:“俄国怎么变得这么混乱。” 李木鱼道:“至于具体情况,在罗处长那里掌握,我只掌握了这些情报。” 王茂如点点头,道:“既然俄国暴乱,咱们倒不用担心。茂宸,新建第十四师准备如何了?” 郭松龄道:“新建第十四师在长chun组建基本完毕,只是缺少重武器,全师两万三千人都是轻武器。” “调第十四师驻防哈尔滨,调李品仙的主力第一师南下靠近热河,让李品仙好好会一会米振标吧,看是他毅军厉害还是咱们东北军厉害。”王茂如冷笑道,众人嬉笑起来,纷纷说毅军不足为奇,李师长必定旗开得胜,王茂如又问:“参谋部还有什么补充的建议?” 郭松龄道:“毅军的马队比较麻烦,不如调第十师的哥萨克骑兵协助,只是哥萨克军纪太差,需要注意。” 这哥萨克骑兵能打是能打,就是军纪太差,屡屡传出滋扰当地百姓的消息,王茂如只能让宪兵队看的紧一些。哥萨克骑兵冲锋的时候,一手趴在马上。一手挥舞着马刀,喝着伏特加,去时一往无前,加上人高马大,正面与〖中〗国骑兵冲锋的确是占了不少便宜。 “好。”王茂如点头道。 蒋方震却突然制止道:“等等!毅军如丧家之犬,不足为虑,只是和他们打。咱们未免咱们给张作霖做嫁衣吧。” “这是如何?”王茂如皱眉问,其他人也伸长脖子望向蒋方震。 蒋方震指着热河道:“大家请看,张作霖想要发展必须向南或者向西。向南是直系曹锟把守的直隶省,现如今各省督军联合起来逼迫冯国璋,曹锟和皖系的段祺瑞倒穿同一条裤子。张作霖即便再狗急跳墙也不敢打直系。南下的路被封死,只有西进,而西进察哈尔是皖系的地盘,镇守察哈尔的是皖系干将田中玉。张作霖此时和段祺瑞走的近,必然不敢直接打察哈尔。而热河不一样了,热河靠近辽宁,张作霖要是占了热河,有朝一ri他可以打回来,占了地利。热河由毅军占据,虽然毅军靠近皖系。但毅军却不是皖系的人,只是毅军原来的靠山袁大总统去世之后,他们看皖系实力强劲才投靠,在皖系中却不是嫡系。张作霖占了热河,段祺瑞在毅军和镇之间选择必定是战斗力更加强大的镇。此占了天时。此时镇被咱们赶到了辽南锦州之地,偏于一隅,全军上下必定希望打一个翻身仗,虽为哀兵必胜,此战人和。因此,我反倒认为。镇联合毅军攻我东北边防军是假,占领热河是真。” 几人听后,认真地想了想,看看地图,皆恍然大悟起来,王茂如道:“百里兄,你的思维倒是缜密的很,我还真没想过这种结果。若是如你所言,这姜桂题的毅军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可姜桂题是傻子吗?他会不会也想到这一点?” 郭松龄道:“姜桂题嘛,我倒是听过说,他人老了,心也变得小了,行事起来小心翼翼。不过他如今也逐渐把军权交给米振标,米振标倒是比他有雄心壮志,若是米振标嘛,可能率大军联合镇南北夹击我们。” 蒋方震道:“所以,我更怀疑这张作霖是在虚张声势给毅军看,一但毅军大动干戈,便老家不保了。”他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圈,将热河圈了起来。 王茂如想想,冷笑道:“这张老嘎达倒是好算计,毅军此举毫无疑问是得罪了咱们,若是派大军打咱们必定被他偷袭老家占了热河,若是派的兵少,便给了他口实,让他有口舌向热河讨伐,而且毅军与我军交恶,张作霖倒是可以放心无忧地占热河了。好算计,好算计,看来咱们的计划还得相应变一变。” “然也。”蒋方震道。 这些倒是难办了,如果张作霖真的住在了热河,便如跗骨之蛆一般,随时随地都能过来咬一口,而且如今镇名义上还属于东北边防军辖下,若是自己打起来,名声上却是很是受损。而步步紧逼,反倒是让镇更加团结起来,着实让人头疼的了。 “先让张奎安去找姜桂题,跟他陈述一下利害关系吧,希望毅军……能够懂。”王茂如头疼地说道。等郭松龄走后,只有蒋方震留了下来,他悄悄滴对王茂如说:“秀盛,你是否有意在压制茂宸?” 王茂如笑道:“你看出来了?” “是。”蒋方震道。 王茂如道:“茂宸有才有能,但是却不适合独自领兵作战。” “这是为何?”蒋方震内心中有些反对王茂如的举动,毕竟郭松龄也算得上是他的学生之一,为人又很有能力。 王茂如笑笑说道:“茂宸是一个战略型人才,让他做参谋正适合,但是若是他单独领兵则必定会优柔寡断,这也是他的不足之处。还有一点,茂宸为人有些好大喜功,过于奋进,此时此刻我军东北初定,无力向南进取,若是茂宸与毅军死拼,我军势必会被带入与毅军的作战泥潭之中。毅军背后站着的是皖系和张作霖,到那个时候三股势力必定将咱们的基业摧毁。不让茂宸出战,也是为了稳定。” 蒋方震得了他的解释,长叹一声,道:“秀盛你考虑周到,我反倒没想到这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