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六章 塔娜公主殿下(恭贺新年)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六章 塔娜公主殿下(恭贺新年)

参谋部的第二项议题则是军队剿匪问题,东北土匪多如牛毛,尤其是辽宁省和吉林省,王茂如打下这两处之后,还未来及的剿匪,因此一九一八年东北边防军的主要责任就是剿匪。参谋部的第三项议题是张作霖的镇三月份就要开赴向西,如果不开赴怎么办,如果他继续盘横怎么办,如果开赴以什么理由开赴。 王茂如说道:“诸位忘记了吗?我还有一个蒙疆巡阅使的官职,三月份之后,我将委派张作霖作为xin jiāng兵团总司令开赴xin jiāng。” “若是张作霖不答应走呢?”有人问。 “蒋参谋长,你准备一下对镇作战计划,我赴欧参展期间,对镇作战计划由你和茂宸负责。”王茂如道。 “是。”蒋方震和郭松龄道。 而后林林总总,最轻松的反倒是总安全部了,他们直接对王茂如负责也不用在此进行议题讨论,倒是乐得做个看客。会议一直开了三天,结束之前,王茂如给张作霖发了一封电报,准备委任张作霖为赴xin jiāng兵团总司令——名义上赴xin jiāng兵团,实则协助他占领绥远和陕西山西,东北边防军将会以两个陆军师四万人的军力支持张作霖作战。张作霖倒是同意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由不得他讨价还价。 会议结束之后,王茂如才会一会老情人,两人温存了一会儿,又被不长眼的马良打扰了。 原来是俄国公主塔吉扬娜被军情处秘密送到了沈阳府。十七岁的塔吉扬娜一双水蓝sè的大眼睛就像是地中海一般惹人心动,她鼻梁坚挺,瓜子脸,下巴有一点点微翘,雪白的皮肤洁白无瑕,嘴角似乎天生的微微上扬总是含着笑一般,让人看着有种我望犹怜的脆弱感。她留着栗sè卷发。头上戴着一顶蓝宝石公主冠,身着白sè欧式裙装,尽管一路被秘密押送。但是却保持着整洁和得体。尽管是没落公主,身上穿戴的金银珠宝却一样未少,尤其是胸前九十九颗珍珠组成的项链闪闪发光。凸显欧洲皇室的贵气与奢华。 塔吉扬娜有着欧洲女孩少有的那种忧郁的样貌,有些像是年轻时候的苏菲玛索,站在这里便是一朵雪莲花。 王茂如向塔吉扬娜身后的卫兵挥了挥手,余人退下,王茂如向塔吉扬娜敬了一个欧式的贵族礼,塔吉扬娜也拎起裙摆半鞠身还礼,微笑起来,但是看得出来她非常忐忑。 王茂如说了一句俄语道:“哈拉梢。” 塔吉扬娜倒是用汉语说道:“泥豪,尊敬得忘元衰。” 王茂如一脸黑线,这外国人说中国话就是别扭啊。边防军情处的翻译在一旁帮着翻译,说道:“请坐,公主殿下。”几人坐了下来,塔吉扬娜的坐姿倒是完全是欧洲贵族的坐姿,双手叠放在小腹前。彬彬有礼同时满是倨傲。 “一路上的失礼之处,还请公主殿下海涵,毕竟布尔什维克不单单在俄国,在中国他们也有很多信徒,如果一旦被他们得知你的住处,势必会尽一切努力追杀你。”王茂如说道。 塔吉扬娜感激说道:“感谢王元帅的帮助和保护。尽管一路上非常辛苦,但是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帮助我。还有那么多中国士兵为了我牺牲,我非常感谢和感动,如果一旦我父皇恢复国家,我一定让他与你们永世交好。” 王茂如笑起来,道:“谢谢,只是我听我的手下说,你的父皇俄国皇帝陛下他遭到布尔什维克的伏击?他没有事情吧?” 塔吉扬娜满脸担忧,道:“当时我们失散了,我的确不清楚他们的情况,我希望我的父亲母亲和姐姐妹妹们以及我的弟弟不会有事,愿主保佑他们。” “愿主保佑他们。”王茂如做了一个手势天主教的弥撒手势。 塔吉扬娜惊喜道:“难道您也是东正教徒吗?” 王茂如笑道:“我有自己的信仰,并非东正教,但是我不排斥其他宗教和信仰。” 塔吉扬娜略有些失望,天真地问道:“可是为什么你不信仰上帝呢?神爱世人,你信仰上帝,最终是会上天堂的。” “我信仰的是神佛,我们的神也是爱世人的,而且,我现在只想好好活着,还不想那么早上天堂。”王茂如道,忽然觉得这话题似乎跑题了,看来塔吉扬娜还真是贵公主,对于政治不那么敏感。倒也是,并非所有公主都喜欢政治,例如奥匈帝国的皇后,著名的茜茜公主殿下,就是一个满脑子浪漫主义的女孩。塔季扬娜公主似乎对政治不是很感兴趣,其实也难怪她,身在富贵人家,上面有坚强的姐姐,下面有妹妹,还有一个弟弟做皇储,家人也没有培养她作为继承人的打算。因此塔娜(塔季扬娜的小名)公主反倒是对其他方面感兴趣,例如艺术与宗教,王茂如与她聊了一会儿,又问道:“塔吉扬娜公主殿下,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塔吉扬娜失神道:“我不知道,可能去德国吧,我的舅舅是德皇陛下,他会收留我吧,然后等待父皇的出现。” 王茂如正sè,问道:“如果,我假设一种情况,如果,你的父皇他们被布尔什维克们杀害,你会怎么办?” 塔吉扬娜有些惊慌失措,她从来又有想过这个问题,这个刚刚十八岁的公主虽然经历了苦难,却从未失去亲人的保护,如果真的失去了亲人,她真没有想过该如何走下去。这一路上她没有去想是否失去亲人,或者说她不愿意去想这个问题,她宁愿相信父亲只是走到了另一条路上,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可是,如果他们真的被布尔什维克追上,追杀,那自己又该如何生存呢? 王茂如见她似乎是越想越难过,然后宝蓝sè的眼睛闪着泪花,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得,看来塔吉扬娜公主完全没有继承俄国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任何基因,看来高建瓯他们营救错了,要是营救一个叶卡捷琳娜一般的公主,或许自己还能利用她,这根林黛玉一样的塔吉扬娜怎么利用? 王茂如说道:“过几天,我即将率领军队远赴欧洲参战,我的对手是德国人,我带着你去吧,或许你可以回到你的舅舅那里得到庇护。”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元帅阁下。”塔吉扬娜激动得站起来说道。 告别了塔吉扬娜,王茂如略带失望地回到司令部,参谋部报告说第一师已经抵达通辽县,科尔沁王派出的两千骑兵也已经与他兵会一处,随时准备待命。不过毅军反倒是老实了,将军队撤离了热河辽宁边界,并且调集部队回到热河加强了热河的防备,并在与张作霖势力边界的地方,增加了两倍驻军,时时刻刻准备监视张作霖的一举一动。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看来这姜桂题倒也不是老糊涂,咱们的话他也没有不放在心上,只是嘴硬而已,这个臭老头,还算是知趣。令第一师沿路剿匪,回到哈尔滨防区,不得扰民,请科尔沁骑兵随时注意毅军动向。” 而张作霖原本蠢蠢yu动,等姜桂题回兵热河之后只好失望地让士兵回到锦州了。镇毅军的联盟如此便不公而破,两人在天津段祺瑞府邸相遇面和心不合地寒暄,不知心底骂死对方多少回了。 大总统冯国璋被督军团所迫向南军宣战,北洋军士气大振,他派遣直隶总督曹锟和张敬尧为左右二军,山东督军张怀芝发兵相助,范国璋王汝贤两人也重整旗鼓,率兵杀回湖南。曹锟不善战,但是他手下有一名大将却极为善战,姓吴名佩孚,为北洋陆军第三师师长。 吴佩孚一生困苦四十好几才得曹锟重用被委任为敌前总司令,指挥陆军第三师北洋最jing锐力量,他身先士卒勇于争锋,所部士兵一往无前连克南军。湘桂粤三省革命军打一打范国璋、王汝贤还是靠偷袭才能获胜,遇到吴佩孚的第三师立即就像是鸡蛋遇到了石头块,被撞得稀里哗啦。 吴佩孚的陆军攻势凶猛,běi jingzhèng fu也没有忘记海军,年前被王茂如诓骗去了两艘军舰之后,běi jingzhèng fu开始重视起来海军。由于海军第二舰队长期以来颓废不堪,尤其是第二舰队司令饶怀文,此君于年前花柳病病重死了,成了民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在任上去世的海军司令——可惜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去世的。饶怀文死后,běi jingzhèng fu立即派遣蓝建枢担任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随后,蓝建枢升职为民国海军总司令,由原海容号舰长杜锡珪担任海军第二舰队司令。 民国海军jing华都在第一舰队,自从海军总长程璧光率领第一舰队南下投奔孙文之后,第二舰队靠着一群破船在长江打渔维持生计,像是海容号这样的巨舰哪有。海容号加入第二舰队,还多亏了孙文。话说去年这个时候黎元洪引张勋入京不料张勋复辟,之后不愿参与复辟的黎元洪逃到了天津租界,孙文认为黎元洪一向同情革命,于是对海军司令程璧光说接黎元洪来广东zhèng fu做总统,对抗“非法冯国璋zhèng fu”。 程璧光傻了,广东临时大总统是孙文,接黎元洪来,孙文当如何?也正是因为程璧光这次请黎元洪南下事件,导致了后来孙文与之决裂并派人将他暗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