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参战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七十七章 参战

其实真要是想让黎元洪来也容易,直接发一封电报给人家不就行了嘛,用得着派海军去接吗?程璧光脑子当时也不知被什么给踢了,派遣海容号舰长杜锡珪和海筹号舰长林颂庄带二舰北上天津,恰巧被段祺瑞邀请,经不住段祺瑞的大义以及承诺,两人留了下来继续为北洋海军效力。当时气得程璧光在军舰上猛砸加班,大骂二人背信弃义。 很快发生了王茂如诓骗第二舰队两艘近海军舰的事儿,饶怀文身死之后海军总司令蓝建枢兼任第二舰队司令,段祺瑞便让杜锡珪担任第二舰队司令,林颂庄担任第二舰队副司令,二舰加入第二舰队之后,海容号成为第二舰队旗舰。 杜锡珪立即率领第二舰队重整旗鼓,尤其是冯国璋被迫重新启用段祺瑞担任大总理之后,给第二舰队拨齐了军饷,第二舰队士气大振,并且协助吴佩孚的陆军于湖南大破南军。 北洋军连克月塘嘴、羊角楼、通称、临湘、古米山、九岭、白葛岭、天月关,兵逼岳州城下。岳州乃是湖南要隘,南方联军据守此地才能支撑。吴佩孚的北洋军抵达岳州城下,血战三ri三夜,北洋军攻城一刻未停歇,终于攻克岳州。南方联军被夺取岳州之后一共而散,粤军跑回来广东,桂军跑回了广西,只留下程潜的湘军像一个被丢弃的幼童急的一样哇哇大哭。 段祺瑞第三次担任内阁总理。立即重点组建参战事务处。由靳云鹏为参谋处处长,张志谭为机要处处长,罗开榜为军备处处长,陈篆为外交处处长。由徐树铮担任参战军司令,王茂如担任参战军副司令。 徐树铮手下有参战军第一师,师长曲同丰,第二师,师长马良,第三师,师长陈文运。然而刚刚组建不足一年尚未进行任何战斗,还需要锻炼。王茂如手下jing锐倒是多,所以这次参战还是以王茂如的士兵为前期主力。 段祺瑞上台之后,第三次提起派兵赴欧。王茂如申请赴欧参战,段祺瑞自然乐意见到,于是任命王茂如为参战军副总司令兼第一路总司令。 此举也让东北边防军的重中之重成了出兵欧洲,第四师作为出兵欧洲主力,军队开始锻炼,并且军备等得到了很大加强。第四师的重火力不如欧洲的各个部队,中队和欧洲军队比重火力那是找死,但是轻武器却远远超于他们。 此时第四师的班级作战单位便有一架s1通用机枪和一架c1冲锋枪两个自动武器组成,东北第一第二兵工厂riri夜夜为第四师加班加点赶制武器弹药,第四师俨然成了东北边防军中的宝贝嘎达。引得许多人嫉妒不已。 在成功地挑拨张作霖镇和姜桂题毅军失和之后,东北算是稳定下来。 ri本驻沈阳领事矢田七太郎接到关东军都督的指令,兴致勃勃地来拜访王茂如,说要帮助东三省修筑铁路,还没开口,王茂如兴高采烈地说:“太好了,有你们就太好了,这样,我这里有一条铁路你们看一下行不行。”他拉着矢田七太郎的手,指着从海拉尔到额尔克纳右旗。途中经过陈巴尔虎旗、额尔科纳左旗,一共十四个站,但是都是杳无人烟的地方。矢田七太郎郁闷地说:“秀帅阁下,这里是荒凉的蒙古草原,在这里修建铁路有什么用呢?” 王茂如道:“谁说没有用。你知道我两年以来种的鸦片都是来自于哪里吗?都是在额尔科纳左右两旗,只是鸦片便已经能够支撑起我三分之一的军费了。谁说没有用。” “您修建铁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您的鸦片更加容易运出来吗?”矢田七太郎问道。 王茂如故作奇怪地反问:“难道我不能运鸦片吗?” “只是这样一来,铁路的造价可能就……”矢田七太郎yu言又止道。 王茂如一挥手,生气地说:“短视,短视,要是你们能把这段铁路建好,那么我将把从海拉尔到白城的铁路交给你们建造,还有,乌里雅苏台到海拉尔的铁路,也将给你们修建,如何?但是首先要保证,你们修筑的是最便宜的。” 矢田七太郎压制住内心的狂喜,说:“这……我需要和满铁公司商量一下才行,我相信满铁公司总裁国则新兵卫先生很荣幸能与秀帅合作。” “好,我也希望能够跟ri本达成协定。”王茂如笑道。 送走了矢田七太郎,王茂如哈哈大笑,副官马良问道:“秀帅,您这是占了ri本人便宜了吗?” “ri本人从我这里固然是能占着便宜,可是他们付出的更多。”王茂如道。 马良不明白,皱着眉头,王茂如拍拍他的肩膀,问道:“叫蒋方震参谋长来,我有要事与他相商。” “是。” 蒋方震在忙着部署兵力以及军官委派工作,听到王茂如找他,便赶紧过来问道:“秀帅,何事如此着急?” 王茂如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双眼满是基情地望着他,说道:“百里兄,我有要事委托于你啊。” 蒋方震打了一个激灵,抽出手,给了他一拳笑道:“你小子搞什么鬼马?” 王茂如哈哈一笑,继而正经八百地说道:“我准备率兵赴欧参战,东北,便交给你替我看着了。” 蒋方震劝道:“欧洲战火弥漫,你准备带多少人去?带的人多了,当做炮灰,带的人少了,去了只能做无用的搬运工人。若是留在中国发展,反倒是有所作为,我们接下来的一年……” “按兵不动。”王茂如道。 “什么?”蒋方震奇道,“此时正是大展拳脚之际啊……” 王茂如苦笑道:“百里兄,你说得容易,你知道我们打一仗要花多少钱吗?咱们今年的预算不多啊,只能老实一年,等明年有钱了才能打啊。否则只能跟ri本人或者美国人借钱,可是他们的钱,那是带着毒药的啊。” 蒋方震无可奈何地“唉”了一声,他是一个军事战略人才,也并未考虑过钱的问题,仿佛自从跟着王茂如以来,从未在钱的方面有过问题。如今王茂如说到因为钱的问题要休整一年,那的确是真在钱上出了困难,便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今年就巩固地盘,发展东三省吧。”又奇怪地问道:“可是为何又要赴欧参战,这岂不是与今年目标南辕北辙吗?” 王茂如颇为担忧地说道:“自美国参战以来,欧战局势渐渐明朗,我认为欧战即将结束,不在今年就在明年。欧战中,我中国虽然参战,却只是隔岸呐喊,等到将来欧战结束重新划分地盘的时候,我中国有何脸面去做战胜国?我中国有何脸面跟各国争抢胜利果实?别说争抢胜利果实,就是我国的青岛,怕是也拿不回来啊。”王茂如断然道:“因此我要带军队赴欧洲参战,即便军队只是给人家搬运炮弹,军队也要踏上欧洲战场,让我国参战的名义坐实。而不是一旁助威呐喊的跳梁小丑。” 蒋方震点点头,道:“如此看来,秀帅是早有计较了。”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欧战,我早就想去,只是没想到诸事耽误,yin差阳错,欧战没去成,倒打下来整个东三省。” “那倒也是一种运气。”蒋方震笑道。 王茂如正sè道:“百里兄,我带兵赴欧大约会带领两个师,第四师和第七师,第四师是王牌部队,第七师嘛,兵是好兵。将么,的确是有些将领不行,去欧洲的时候入大浪淘沙,去其糟粕留其jing华,等到第七师回来的时候,又成了jing锐。其余的,你布置一番,防备ri本人,防备民党,防备张作霖,防备布尔什维克,防备……自己人。” 蒋方震瞪着眼睛惊讶,防备自己人? 王茂如咧了一下嘴角,冷笑道:“我不在东北,必然有很多野心勃勃的人想要趁机上位,百里兄,你的任务很重啊,我这虽然不是白帝托孤啊,却也是把后方交给你了。” 蒋方震严肃地说道:“好,秀盛你若是去欧洲,我定然看好这个家。只是,你说的自己人莫非是孟恩远和张作霖?” 王茂如伸手数道:“张作霖是外人,不算是自己人,不能对咱们内部引起多大的后果。孟恩远孟大都督算一个,副司令高士滨算一个,还有一个人,便是你的学生,你也要注意一下。” “谁?” “郭松龄。”王茂如道,“他是一个志向远大的人,你要注意一些,我在,能压制住他,他也不敢有二心,我若不在难不保他会甘于你之下,甘于孟恩远之下,甘于高士滨之下。” 蒋方震眉头紧锁起来,他却是没想到,王茂如要他防备的第三个人居然是郭松龄。郭松龄人称郭鬼子,能力强,人聪明,严于律己,作为军人他堪称楷模,不抽烟不喝酒不piáo不赌,唯一爱好就是研究军事研究历史以及找人下象棋。而且新军之中,第八师,第九师都是由他负责编练,第十二师,第十三师和第十四师,也是他负责招兵组建,他还曾作为牙克石军校的教育长一段时间,最初的军校便是由他组建而成,可见,郭松龄之于东北边防军之重要xing,不亚于王茂如。 想到了这里,蒋方震倒是真的重视起来,若是郭松龄趁机逼宫,的确是危险太大,可是……郭松龄对王茂如忠心耿耿,他会逼宫吗?他怎么可能逼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