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一章 伞兵突击(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一章 伞兵突击(求订阅)

东北边防军第四师两万三千士兵中有三千是补充新兵,在打奉天的时候第四师奉命出击屡立战功,但是也有几百死伤,除去退役伤退战亡士兵之外又抽取了两千多士兵调入第十二、十三、十四三个新建陆军师。这些新兵刚刚入伍一个月便要去欧洲,倒是让许多人高兴起来,仿佛这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旅游一般,兴致勃勃地给家人写信说去欧洲了。 第四师的老兵们倒是淡定,按照惯例,先把出战遗书写好交给军务官。新兵龙二狗新奇道:“黄大哥,你贼寺嘎哈啊?(辽阳话)” “写遗书。”老兵老黄叼着烟卷说道,皱着眉头,忽然问道:“照顾好爹娘的‘照顾’俩字咋写?” “啥都不会,文书没教过你啊,驴脑袋,字儿这么写。”老兵刁德龙嘴里胡咧咧走过来替他写。 “对不对啊?”老黄问。 “诶呀我去,不服啊?你个大白字儿还配问我会不会?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一模一样?”刁德龙说着掏出自己的“交代信”拿出来一对比,老黄笑道:“去你大爷的,我说俩字儿看着不对劲儿,感情都只有一半儿,你才是驴脑袋。” 刁德龙哂笑道:“这个……不是……嗨,对了新兵豆子,你过来,你认不认字儿?” 龙二狗说:“俺也认不全,认识几个。” 老黄“哦”了一声,道:“你认字啊?认识几个?” “象棋里的字儿我都认识。除了象棋都不认识。”龙二狗老实交代说,大家哈哈大笑。 老黄道:“行,你来部队前还认识点儿字呢,我是一个字儿都不认识,每天晚上学识字儿我学俩还总忘一个。” “那你记xing,跟驴踢了似的,能记住啥。就能记住你那机关枪咋开。”摆弄冲锋枪的老肖裂着大嘴笑道。 龙二狗道:“黄大哥,写遗书嘎哈啊?” “这叫做‘交代信’,不叫遗书。你不知道咱们边防军的惯例吧?”见龙二狗一脸傻相点头,老黄继续抽烟道:“记着,咱们边防军出征之前先写遗书——不对。是交代信,交到军务官那。要是你打仗死了,家里也能接到遗书,还能收到阵亡补助。” “阵亡补助是啥玩意?” “阵亡补助就是你死了给你家人的抚恤金,卖命钱,咱死了替尚武将军卖命的卖命钱,知道吧?”老黄说道。 “哦,还有这玩意啊。”龙二狗惊讶道。 老黄道:“还别说,别的军队没这玩意,死了就死了。遇到好的卷个草席子葬了,遇到不好的直接挖坑埋了。咱们边防军死了之后家属有抚恤金,还给立碑厚葬,每年还有人给烧纸钱。不错了,别的部队哪有卖命钱。我以前就在吉军给孟恩远卖命的。别的兄弟死了就死了,哪有厚葬的,家属屁都不知道,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 黑吉两军合并之后,吉军除了保留一个第七师之外,其余部队全部打散分在一到六师之中。第四师自然也不例外。有一千多原吉军的士兵在其中,老黄就是其中之一。吉军本来战斗力不低,只是将官无能,累死三军而已。 龙二狗问道:“那咱们会死吗?”他的话倒是让所有老兵们哈哈大笑起来,一个老兵道:“二狗,你怕了?” “谁怕了?谁怕了?”龙二狗脸红脖子粗喊道,“我才没怕呢,我就是问问,问问。” 老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二狗啊,你知道为啥你是咱们班唯一的供弹手吗?” “我是新兵呗。”龙二狗说道。 老黄摇头道:“那是因为原来的供弹手死了,你才是他的替补,你知道他为啥死了吗?”龙二狗摇头,老黄说道:“因为他太能得瑟,不听老兵的,打仗的时候伸着脖子东瞅西看,让一颗子弹打中脖子死了。” “啊?”龙二狗吓道,“还不能瞅啊?” “废话,打仗呢,你以为自己观景呢?”老兵老房嘲笑道,“上了战场之后啊,班长让你做啥,你才能做啥,不让你做啥,你绝对不能得瑟,知道不?除非你想把你这条命交待了。还有,打仗的时候注意别被打中脑袋脖子,子弹打中这两个地方你就死定了。” “打心口也没事儿?”龙二狗问。 “咱们有防弹钢板,没事儿。”老房教导道,“这玩意厉害,一枪打不穿,就是太沉了,冲锋的时候带着挺好。不过你这小体格子不行,以后多吃点,多练练。” “恩呢。” “嗯呢个屁!以后说是,别山炮。”老黄骂道,又是引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几天之后,第四师整装待发,抵达营口,首先进行一周的海上航行训练。第四师这次倒是没有携带太多弹药,由于王茂如部队与英国陆军使用的都是一个口径子弹,在埃及的时候既可以补充,因此这次出行仅仅带了三个基数弹药,即一个士兵带了三百六十发子弹,e1式步枪,刺刀,行李卷,雨衣,水壶,五颗手榴弹,钢盔,遮帽,烟,笔记本,笔,绷带,止血粉,便携包。此时由于才是一九一八年的三月初,东北的气温仍然是零度以下,大家穿着厚厚的军大衣,头顶狗皮帽子,手上套着羊皮手套,脚上穿着大头棉皮鞋,在东北这地方穿着正好,要是穿过赤道,非得热死不可,因此大家额外带了一套夏装黑sè军服。这样一来,船的舱位就不够了,因此这一周时间需要淘汰四千人,也是为了节约空间,给算是第四师留个底子,万一第四师在欧洲不幸全军覆灭,也好重新组建。 士兵们要训练一周适应海航,秀帅王茂如倒是不用适应,他习惯了海航了,不过他也没有闲着。 作为赴欧参战中国参战军副司令,王茂如也算是北洋的门面,他受到了běi jing北洋zhèng fu大总统冯国璋和大总理段祺瑞的邀请,去běi jing进行表彰授勋与送别。 尽管现在北洋zhèng fu正陷入丑闻之中,但北洋军在湖南战场节节获胜,北洋各个大小军阀们喜气洋洋。而北洋zhèng fu终于决定派兵赴欧参战,赢得了部分国民的支持,报纸上也是大谈特谈,一时之间风头倒是盖过了段祺瑞zhèng fu丑闻。北洋段祺瑞zhèng fu丑闻又叫安福系国会丑闻,因为段祺瑞在几次遭受议会刁难之后,毅然决定罢免现阶段国家议会部分议员,他找了一帮听从他的人做议员。 这些听从段祺瑞的议员以王揖唐、曾毓隽为首,由于王揖唐是安徽人,曾毓隽是福建人,这两人又各自拉拢了一大批议员,以安徽福建河南议员为居多,因此这一批议员又被称为安福系议员。他们逐渐取代了现任议员,最终导致国会议员四百个席位安福系占据了三百八十个席位,另外二十个席位还是旧交通系梁士诒他们,民党的议员全部被清理出国会,导致该国会被称为安福系国会,这便是丑闻的缘由。 这次罢免议员导致了民国以来又一大丑闻,当然,民国丑闻也不仅仅这一件了,细说起来南北爆发的丑闻那是一个接着一个,只是段祺瑞这次坑得是议员,而三百多议员各个义愤填膺,纷纷在报纸上攻击段祺瑞。 当此时,就是王茂如参加欧战,也引起许多议员们的攻击,他们说他穷兵赎武,好战成痴,赳赳武夫,误国误民…… 王茂如受邀之后略做思考了一番,决定去běi jing,并且觉得还是应该乘坐飞机去běi jing更加安全,他可没有忘记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这时候万一途径辽南州张作霖的地盘的时候危险怎么办。 而且如今东北边防军的空军实力得到了极大王茂如极大支持之后,自行研制飞机和引进飞机都已经达到亚洲一流水平。并且在亚洲其他国家不重视飞机的时候,拉拢了许多人才,使得东北空军的实力得到空前的提升。并且以王茂如的亲卫白子清为首组建的一支三十人的伞兵突击队也在年前开始进行演练。当然,由于伞兵一切从零开始,根本没有任何国家可以借鉴,甚至连伞兵的降落伞形状也是王茂如一手设计,训练过程之中三十个伞兵突击队员直接锐减到十八个人,幸运的是白子清活下来了。这次抵达běi jing,王茂如倒是想给段祺瑞展示一下,防止徐树铮动歪心思。 运输飞机越过辽南抵达直隶,而后不久抵达了běi jing南苑机场,并且顺利降落。提前得到通知的běi jing各界欢迎人群,竞相观看尚武将军王茂如到běi jing述职演讲。原本破落之极,跑道上除了雪就是草的南苑机场,也被早早地清理干净,地面上画上了红绿黄三sè线标志降落。自从王茂如牵走南苑航校之后,段祺瑞就捶胸顿足,连说王茂如不是东西,把北洋最后一丝航空力量给搬走了,南苑机场也荒废下来了。 王茂如本次拜访,为了防止过张作霖地盘,他来个心黑手辣——这厮不是做不出来——特地选择了飞机抵达běi jing。可是整个běi jing,只有南苑机场有飞行跑道适合降落,步兵衙门统领江朝宗特地连夜铲雪打扫,为王茂如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