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三章 诸位,刺激吧?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三章 诸位,刺激吧?

徐树铮此时站出来怒吼道:“jing卫,jing卫呢!”那些jing卫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冲了进来维持秩序,徐树铮一脸怒的走到王茂如身边,平复情绪后满是歉意地说:“秀盛贤弟,这……是老哥做事失职,失职啊,让杀手混了进来。” 王茂如反倒是微微一笑道:“无妨,以有心算无心难免于此,而且这杀手我认识,他是冲着我来的,倒是伤到了你差点连累你。” “你认识?”徐树铮这才注意手臂受伤,受伤流了血,一旁的副官忙大惊小怪,徐树铮倒是让他闭嘴,便用布带一缠自己简单包扎了起来。 王茂如苦笑道:“这人原本是我的左膀右臂啊德国教官巴宾盖伊德。唉,可惜他是德国人。”说着,他走下台阶,走到那群死伤的人之中,看到了巴宾盖伊德的尸体,满是弹孔鲜血洒满了石板,似乎还没有断气,嘴巴一张一合。 “恩帅小心。”瑜小毛挡在王茂如身前,王茂如拨开了他,笑道:“没事儿,他活着我且不怕,此时何必怕他。”便蹲在他跟前,小声说:“巴宾盖伊德教官,你这是何必呢。” “作为朋友,我对不起你。但是作为帝人,我必须如此……”巴宾盖伊德无力地说道,“原谅我朋友,因为我是一个为国尽忠的德国男爵……”说完这句话,他终于闭上了眼睛,王茂如叹了口气,尽管他刺杀自己但两人还是朋友,只是立场不同。他为朋友默哀,一个爱国的战士,他解开风衣盖在巴宾盖伊德身上说道:“你走好,老朋友。” 此时段祺瑞等民国zhèng fu要人才走出来,原本王茂如是去国务院大厅先做一番短暂演讲,然后举办宴会,冯国璋段祺瑞受他拜见,却不想在国务院门口发生了暗杀案件,实在是让里面的人措手不及。等到控制好了局势,这才敢出来,当然,总统和总理不能同时出来迎接一个人,总理段祺瑞这才走了出来。当下,此间的jing察军队比群众和记者还要多的多,而西方人反倒是瞪大眼睛不能相信地看着又一场政治暗杀,其jing彩不亚于林肯遇刺啊。 “尚武将军,秀盛,你没事吧。”段祺瑞在手下护卫下从台阶上小跑过来关心地问。 王茂如忙起身敬了一个军礼,镇定地说道:“谢谢总理关心,属下没事,杀手已经死了。” “这是……”段祺瑞奇怪为何给杀手盖上了披风。 王茂如道:“这杀手是我的德国朋友,毕竟我们在一起认识几年,他给过我很大帮助,我曾经对他说我不会打德国,可惜我为了我的祖国而违约了。他为了他的祖国暗杀我而身死中国,唉,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 听了他的解释,段祺瑞也是暗暗佩服起来,心中暗度王茂如的气度怪不得能用六年时间打下偌大的东北。他拍了拍王茂如的肩膀,关切道:“你无碍就好,就好,若是你出事了,我这个总理啊,可是做不成了啊。” 王茂如忙道:“总理言重了,总理言重了。” 段祺瑞摇摇头,他说的还真不言重,堂堂国务院门口,当朝陆军上将被当着各国记者的面遭到刺杀。若王茂如真是死了,那首先丢脸的就是段祺瑞,其次东北边防军二十几万将士决不能轻易罢了,段祺瑞邀他入京,王茂如人去了,尸体回去了,二十几万东北军会怎么想?恐怕最高兴地是张作霖了,他一定会揭竿而起,打着为王茂如报仇的招牌接手东北军,继而入关争霸天下。段祺瑞越想越后怕,甚至早chunchun寒的现在出了一身的冷汗。 徐树铮在段祺瑞身旁借口说道:“秀盛贤弟,还请进入国务院议会厅,此间并不……”他刚想说不安全,却说不出口,在国务院门口不安全,这多大的讽刺啊,便忙改口说:“此间并不安静,还是让军jing维持秩序。” “好,总理先请。”王茂如鞠身伸手道,与段祺瑞等人进入国务院议会大厅。记者们此事反应过来,连忙拍照,身材高大的王茂如与总理段祺瑞并肩而行,王茂如腰杆挺拔,虽刚刚发生刺杀,却临危不乱镇定自若,甚至面容之间谈笑风生,而总理段祺瑞略显老态面容不善紧锁眉头。一个如蒸蒸ri上的太阳,另一个ri落西山,难道在预示着北洋zhèng fu的第三代正在逐渐的替换第二代吗? 徐树铮在后面看着心中满是不忿,王茂如此时的光芒不单单掩过了自己,甚至盖过了段祺瑞啊,此子若是从欧洲回来政治资本太足了,太足了。 中华民国国务院议会大厅是由美国人建造的,由唐绍仪主持,王茂如一迈进大厅,便感到一股西式的议会格局,这倒也是,议会制度本身也是西方引进,议会大厅由西方人建造,其风格西式倒也正常。 国务院秘书长徐树铮快步走上主席台,临时参议院议长王揖唐面对众议员和来宾主持道:“诸位,诸位,请肃静,现在有请国务院秘书长徐又铮为大家讲话。”在座的除了安福系议员之外,还有一部分西方记者和前议员们,倒是名流齐聚,议会被挤得满满的。原本只能容纳七百多人的议会,此时却容纳量两千多人,可见此间的热闹,楼顶上八十多个瓦斯灯泡甚至都不够用了。 徐树铮缓步走上台,道:“诸位,就在刚才,就在刚才,大家也知道了,在国务院门外,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丑闻,有人妄图刺杀我们的爱国将军、尚武将军王茂如上将。所幸的是,王茂如上将并未受伤,而刺客,此时已经伏尸于外。所以诸位,不要紧张,不要猜想,诸位也无需多虑,国务院周围已经加强jing备,绝不会再度发生此事。”他似乎也不想在这里再讲下去了,毕竟这丑闻的确是给了他当头一棒,便说道:“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尚武将军来给我们讲话。”说完,他走下了主席台,事实上刚刚的刺杀,也让他此时仍旧紧张不已,手脚发抖,换做任何人发生这样的事能够冷静下来才怪。 王茂如几经了刺杀与暗杀,yin谋,早已经习以为常,倒是一向紧张谨慎的徐树铮,这还是第一次遭到暗杀,而且还是沾着王茂如遭到暗杀,这王茂如还真是秽星转世,自己挨着他就倒霉,赶紧离他远远地,越远越好,徐树铮打定主意心说道。 望着台下的诸位,王茂如满面chun风信步地走上了主席台,一点也看不出这个人就在刚刚,不到半个小时之前曾经遭受了暗杀。众人不禁佩服起他的气度来,临危不乱,果真有大将之风。 王茂如看着下面无数双眼睛和脑袋,忽然开玩笑道:“诸位刚刚一定是觉得刺激极了吧?‘砰’……一声,就发生在自己身边,很刺激吧?” 大家面面相觑,倒是西方代表们觉得王茂如的这开场白有意思,可是他是什么意思呢,ri本驻中国大使馆武官小岛介夫对身边的手下人小声说:“你们知道这暗杀是谁做的吗?是不是关东军……” 他身边的人忙说道:“绝对不是,王茂如活着,比死去对ri本的意义更大,他这次表示出了对ri本的极大合作态度,甚至已经将海拉尔至额尔古纳的铁路交给我们,满铁公司绝不会允许他此时出事……即使出事,也得是在取得乌里雅苏台至海拉尔铁路之后。” 王茂如见在座各位的表情各异,呵呵一笑,道:“诸位,轻松一些,跟大家开个玩笑,别那么紧张。我王茂如从七年前穿上了这身军装便历经了十几次暗杀谋杀,夜里经过枪林弹雨,但是我没有死,今天,我也没有死,这说明什么?说明我是一个幸运儿,我的运气,会一直伴随自己。各位若是不信,咱们稍后玩一把骰子,我一定十局赢七局,这便是运气。” 这一番讲话倒是让议员们和嘉宾们会心一笑,玩骰子这种赌博,谁不知道,谁没玩过,便是那从国外来的老外,来到中国之后也玩起了骰子。用骰子来比喻运气,王茂如的讲话倒是别出心裁。 小岛介夫笑笑点点头,表示对助手的讲话认同,也正是王茂如表达了要把铁路交给ri本人修,并且ri本方便在澳大利亚发现了大量的石油,并取得澳大利亚zhèng fu的允许开发了一处石油,为ri本zhèng fu取得了巨大利益。ri本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国家已近逐渐实现现代化,电气化了,ri本街面上的汽车也ri渐增多,ri本需要石油,ri本的飞机,轮船,汽车,都需要石油。王茂如虽然占据了百分之三的石油股份,但是他于满铁的意义的确不一般了。 ri本人自信地以为王茂如是绑在他们战车上的傀儡了,当然这种傀儡的假象也让他免于受到ri本人的暗杀和迫害麻痹了ri本方面。毕竟此时的王茂如和他的东三省还没有资本跟ri本人单挑,国力弱小,军力弱小,若是他此时将ri本人赶出东北,那不单受到ri本的攻击,甚至奉系直系和皖系会联合起来落井下石,然后全国上下会骂他是个鲁莽武夫,而不会视他为抗ri英雄。 王茂如何尝不想来个东京大屠杀,可是此时的他,必须虚与委蛇于ri本帝国。 书迷楼最快更新,请收藏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