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四章 沾了安福系国会的光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四章 沾了安福系国会的光

爱国,不单单只有cāo刀而上牺牲自己jing醒国人这样的行为,还有徐徐图进忍辱负重翻云覆雨。于东北边防军统帅的王茂如而言,他绝不做那热血青年cāo刀而上了。匹夫一怒血溅三尺,但君王一怒血流百里,他若是轻举妄动,受影响的并非自己,东北两千多万百姓也会跟着受累。 议员以及嘉宾众人们笑过起来,王茂如又朗声说道:“今天受邀在国会演讲,鄙人心存忐忑,诚惶诚恐,因为我知道,站在这里的每一句话我都要负责,因此生怕说错一言半语。但是,就像这个古老而沉重的国家一样,下面的诸位jing英们已经把拉动这个国家复兴的纤绳拴在肩上,为之贡献毕生,小子我岂敢落后。前辈们,你们为中华文明古国的复兴之jing神,让我敬佩,晚辈在此向诸位前辈敬礼!”便敬了一个军礼,面向四周,一时间闪光灯大作,听的下面zhèng fu人员和参议员们心生感慨,这王茂如别的不说,上来先是拍了诸位一个马屁,倒还真是会做人。 王茂如又道:“赴欧参战一早开始决定,我也积极筹划准备出兵,从三年之前便着手准备,可是世事无常,如今终于率兵赴欧,晚辈倍感荣幸和沉重。荣幸的是,此举开创中国远征军之历史,也开创了民人御敌于国门之外先例。沉重的是,唯恐为中人丢人,让世人看不起中国人。因此,晚辈以及所有十万赴欧参战远征军,在此宣誓,赴欧参战,定然为中华之复兴而战,只有战死的中国兵,没有投降的中国人!十万赴欧参战远征军,绝不会给中国人丢人,给父母亲人丢人。” 掌声在一次响起,在座的诸位许多人都热泪盈眶起来,王茂如的话语极具煽动xing和感染力,尤其是在他的男中音一般声sè下,仿佛具有魔力和催眠效果一般,听着让人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 王茂如再一次敬了一个军礼,走下台,掌声再度响起,过了许久王揖唐才走上台,说道:“诸位,诸位,关于赴欧参战,我们现在表示一下赞成或反对……” 王茂如刚刚走下去,听到这话差点一个趔趄摔死,心说什么玩意?自己都准备带兵赴欧了,你们还没表决出来?段祺瑞和徐树铮等人表情严肃地坐在主席台旁的贵宾席上,等待唱票,好嘛,王茂如倒是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参议院选举。 不过这次在诸位西方记者的见证之下,参议院倒是第一次公开,倒是创了一个民国历史范例了,就是在公众监督下。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看的王茂如不耐烦了,参议院终于出来,居然是百分百通过,参议院完毕,众议院议员。其实此处是参议院议会厅,众议院议会厅不在这里,但是由于今天情况特殊,参众两院合并在一起,组成了临时大议会(也成为安福系议会)同时举行唱票。 又过了接近一个小时,众议院通过决定,支持王茂如赴欧参战决定…… 王茂如小声地对段祺瑞说:“总理,这是弄哪一出啊?咱们军队都快出发了,怎么议会还没通过?” 倒是徐树铮在一旁说道:“若不是总理罢免原来的捣乱议员们,参众两院议员绝对不会通过出兵协议的。他们这些议员们不会因为总理做了为国为民的事便支持总理,他们是只要是总理的决定他们就反对。那些议员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根本不是为国为民,根本不配做议员。” 王茂如点点头,道:“又铮兄言之有理,总理为国为民,却屡遭小人算计,实在可恨。”心中却没想到自己倒是沾了安福系国会的光了,感情好历史上遭到众人唾骂的安福系国会还有积极的一面,至少是支持自己这方面来讲,人家还是很义气的。哪像那些民党的议员,一个个端着架子,还骂自己是赳赳武夫误国误民臭当兵的,简直要把自己祖宗八辈都掘出来数落一遍才甘心。自己做了什么得罪他们了?自己不过就是支持段祺瑞赴欧参战而已,便被原议员们臭骂一顿,真是憋气又窝火。 参众两院表决全票通过没有一票反对倒是让王茂如有些意外,结束议会表决之后王茂如与众人一同去总统府拜见大总统,在走廊里王茂如笑对手下心腹张毅伟和张奎安笑说:“真没想到,旧交通系的人也支持我,居然四百一十一票全部通过。” 此时路过的一个议员走上来,笑说:“秀帅有所不知,旧交通系的人,怕是惟您马首是瞻啊。”王茂如见他身材中等,一袭灰sè长衫,手持文明棍,怀揣金表,堪堪一副民国绅士风度,变拱手道:“请问前辈是……” “刘恩格,字鲤门,奉天辽阳人,奉天省议员。”这人说道。 一直陪同在王茂如身边的交涉使张奎安笑道:“现在没有奉天,只有辽宁。” 刘恩格忙说道:“是,是,是,辽宁省辽阳人。” 等刘恩格走后,王茂如问张奎安这人是什么人,张奎安笑道:“这人如今是安福系大将,原来是民党的议员,后来民党失势投奔了张作霖,做了原奉天的议员,现在张作霖战败偏于一隅他又投奔了皖系,给段祺瑞摇旗呐喊,上蹿下跳的颇为卖力。” “那他刚刚说话是什么意思?”王茂如问。 张奎安笑道:“这人就是墙头草随风倒,他这是试探您。要是您有意思他肯定又投靠于您了。这人就是三姓家奴,谁强大了投靠于谁。”随即王茂如等人笑了起来,张奎安又笑道:“这人人品虽然不好,但是却能联络别人,在国会议员之中颇有关系,秀帅或可利用。” 王茂如笑起来,拍拍他的肩膀,道:“你帮我搞定他,我也需要一些议员在某些时候的支持。” 张奎安道:“您是袭成自袁大总统衣钵,职下分析旧交通系的议员们都会支持您,这一点无需担心。而且在您来之前,进步党党首梁启超通过总统府外交事务委员会主任林长民自荐,想要拜访于您。” “进步党?”王茂如停住脚步,很惊讶地说:“他们找我?说起来这个梁启超颇有人望啊。只是我只在京三天,恐怕是没时间吧。季秀(张毅伟字),行程安排上有没有时间?” 秘书长张毅伟说道:“等一下拜见过大总统,将会与大总统进行交流,晚上举办宴会。明天上午于参战处进行谋划模拟以及交流,估计要到下午。晚上是段祺瑞的生ri宴会,您必须参加。后天您上午要进行演讲,下午要进行授勋仪式,后天晚上有时间,只是不知道这几天能决绝多少人邀请。” 王茂如点点头,道:“这样,后天晚上所有邀请一律拒绝。”又对张奎安说:“定国,替我答复林长民,后天晚上我想见一见梁启超梁先生,我私人宴请他们。” “其实倒是林长民私人宴酒邀请您。”张奎安道。 王茂如问:“何原因?” 张奎安道:“林长民之女林徽因小姐十三岁生ri,他邀请您在六国饭店吃顿便饭。” 王茂如点点头,心中一动,居然是林徽因,这可是民国奇女子啊,没想到她是林长民的女儿,便道:“替我准备一下生ri礼物吧。” 王茂如不是没有见过冯国璋,在袁世凯当政的时候,他曾有幸见过北洋一等上将冯国璋,只是当时远远地看着,没有与之交谈,反倒不像与段祺瑞交涉深一些。看面相他的确是像后世的某个相声演员,只是此时更加苍老一些,更加威严一些。冯国璋倒是没有与他交谈过甚,聊了一下东北的政局,并且对王茂如在东北大力发展基础教育和提升妇女地位做了表扬,同时他又表达了对ri本和俄国的担忧,ri本对于中国方面一直心存不轨,而俄国的动乱导致了大量难民和战事滋扰中国。 王茂如一一禀报,并且详细解答,两个人聊了许久,便像一个老师在提问学生一样。与冯国璋详细交往之后,才觉得这人给人一种长者之风,态度和煦,对人极为真诚。冯国璋之所以能够拥有庞大的直系,也和他的人格魅力有关。尽管两人曾有争执(冯国璋反对袁世凯称帝,王茂如yu带兵平叛),但当时也只是政治需要。 不知不觉,ri落西山,冯国璋秘书官廖志鹏敲门走进,说道:“大总统,尚武将军,即将到宴会时间,我们去六国饭店吧,车辆已经准备好了。” 冯国璋笑道:“秀盛,我们走吧。” “总统阁下请。”王茂如鞠身道。 王茂如走在冯国璋身后,出了总统府,乘坐汽车车队抵达běi jing六国饭店。此时的六国饭店早已经灯火通明,金碧辉煌,而得之民国zhèng fu派兵赴欧参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大使们也积极地参与宴会,携带家属友人参加。 书迷楼最快更新,请收藏书迷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