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男人真酷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男人真酷

人多了,安全也是个问题,上午时候的刺杀也让步兵衙门统领江朝宗被段祺瑞好顿臭骂。 江朝宗就更加憋气了,又是王茂如,又是你……江朝宗派jing察将六国饭店保护个严严实实,而由于各国大使也在此处参加,各国的武官也必须跑来jing戒,他们可不相信中国jing察的办事能力,否则也不会在国务院门口发生暗杀案件。 只是这样一来,更加乱了,jing察,武官,军人,密探…… 就在这样的乱糟糟的环境之中,大总统的车辆还是顺利抵达了六国饭店,门口萎靡的乐队立即打起jing神来齐奏欢迎乐章。 一下车,王茂如便感到此地乱七八糟唯恐危险便先吩咐近卫队将车队保护起来,对冯国璋说道:“大总统,小心。” 冯国璋笑道:“说起来还是你更要小心多妙。” 王茂如哈哈大笑起来,道:“能打死我的子弹还没制作出来呢。” 冯国璋道:“年轻人啊,还是年轻的好,年轻人就是有勇气。不过看到你就知道我北洋后继有人,来,与我一同进去。”便握着王茂如的手与他一同昂首挺胸进入会厅。 门口的记者纷纷拍照,感慨这一老一少北洋军阀的气概不凡。 会厅之内北洋各界名流纷纷鼓起掌来,以美国驻华大使芮恩施为首,英国驻华大使朱尔典、法国新任驻华大使柏卜、ri本驻华大使林泉助、意大利驻华公使嗄里纳等等一起鼓起掌来。尤其是美国大使芮恩施,他是这次推动北洋zhèng fu出兵欧洲最大的推手,尽管在亚洲美国与ri本有这样那样的争执,但是芮恩施也极力支持ri本中国等亚洲国家参加欧战,共同对付德国奥匈帝国,尤其是俄国退出欧战之后,美国更加担心无法战胜德国,于是广邀其他国家派兵参战。 王茂如作为本次赴欧的焦点人物,难免被所有人注目,王茂如倒没想到自己成了zhèng fu的宣传人物,一时之间风头无两。王茂如一袭黑sè军装,皮靴,手戴白手套,jing神利落的短发,双目有神,的确是给北洋zhèng fu官员增sè不少,尤其是形象上,一向不注重自身形象的北洋zhèng fu官员与王茂如相比之下,的确是寒颤之极。北洋zhèng fu官员之中,除了王茂如,也就徐树铮平时注重自己的形象了,就连段祺瑞段总理,尽管穿着军装却没有扎武装带,显得一点也不利索,大总统冯国璋穿着亮黑sè马褂头戴礼帽,看上去有些像是中国土财主…… 六国饭店毗邻美国驻华大使馆,而芮恩施理所当然成为了宴会的主持人,只见他信步上台,举起手中的酒杯,用美国内华达口音的美式英语说道:“各位,各位,安静一下,让我们欢迎中国总统冯国璋,总理段祺瑞,以及赴欧参战军司令官徐树铮,副司令官王茂如。” 以冯国璋为首,段祺瑞、徐树铮、王茂如跟在其后向众位笑着挥挥手,四个人中属王茂如最年轻,穿着打扮最jing神,身材最好长得最好,以至于虽然四个人一起走上去了,一众欧洲妇女们目光忍不住越过其他人对王茂如指指点点,有大胆的直接说有这样的一个中国情人也不错,弄得其他女人们娇笑起来。 芮恩施见状,幽默地说道:“看来,还是我们的副司令官阁下受女人们的欢迎。”众男人听后哈哈大笑,徐树铮乐着拍拍王茂如的肩膀,见众人看自己笑,只好无奈地苦笑着摇摇头,伸手对芮恩施竖了一个大拇指,芮恩施也哈哈大笑起来。接下来,芮恩施有请四个人分别讲话,王茂如排在最后。此时王茂如自然不能抢人风头,草草地说了一句一定不负大总统与总理厚望,为中人争光便拉倒。 所谓情人眼里出西施,众女人纷纷说这人真酷。 而后,芮恩施兴高采烈地走上台,宣布宴会正式开始。芮恩施能够争取到十万中国参战军六个陆军师参战,也是立了一个大功了,因此他此时特别高兴。便首先与冯国璋聊得火热,而段祺瑞与ri本公使林泉助聊的热切,由此可见,冯国璋的背后是英美支持,而段祺瑞的背后则是ri本人的支持。 既然是宴会,而且是美国人主持的宴会,则完全体现了西方式的zi you,因为这是一个自助餐形势的宴会。然而民国jing英们对待这种宴会,比王茂如还要熟路,说着英语法语,甚是得体。看得王茂如不禁感慨道:“这些人是多么的人模狗样啊。” 自然在讲话完之后要举办舞会,王茂如身材高大相貌英俊,自然引得许多女人侧目,再加上王茂如的美式英语还算不错,期间几个大使女儿们或者西洋女子们邀请跳舞。不过王茂如欣然应对,在乐队的乐声中跳得甚为欢快,堪称全场焦点。 徐树铮的秘书张四横忿忿看着王茂如,小声地挑拨说道:“此人几年之后,不知会有何种发展啊。秘书长,你看这欧美国家的公使对他的态度如此亲切,而ri本方面对其态度也颇为暧昧,以后堪称敌手啊。” 徐树铮皱起眉头来,的确,张四横说的很有道理,凭借着王茂如现在的声望,的确是盖过他这个名义上的司令了。 王茂如跳完舞,便休息了一下,此时ri本公使林泉助带着副手们以及一个王茂如的老熟人川岛速浪走了过来,再看了看,林泉助身后还站着一个熟人冈村宁次,看看冈村的军衔,居然已经位列大佐了,果真高材生升官就是快。王茂如强作欢笑,站了起来,道:“老朋友,老朋友。”便走过去,先是给川岛速浪一个拥抱,又给冈村宁次一个拥抱,而后才对林泉助公使道:“公使阁下,不好意思,鄙人失礼了,实在是见到老朋友太激动了。” 远处,英国大使朱尔典和法国大使柏卜见状眉头一紧,亚洲人联合起来了吗?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林泉助微微一笑,用ri语说了起来,冈村宁次这个中国通在一旁翻译道:“林公使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们朋友之间相见,激动之下难免,我能理解。我希望中ri两国的友谊,就像你们私人之间的友谊一样天长地久。” 王茂如立即说道:“那是,那是,我以前就说过,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亚洲人应该团结起来,尤其是我们黄种人,更应该团结一致。世界上六十几个国家,我们黄种人只有三个国家,一个是贵国,一个是我国,一个是ri属韩国,我们黄种人应该团结起来了,否则有朝一ri,将会像黑人一样,遭到白人的奴役。我们可以做奴隶,但是我们绝不能让我们的 子孙做奴隶啊。” 林泉助公使等ri本人立即点头,表示赞同,林泉助不住地夸奖道:“难怪秀盛先生是民国难得一见的人才jing英,如果将来秀盛先生做中华民国总统,一定会带领与大ri本帝国合作,带领亚洲人民尤其是东亚人民位列世界之巅。” 王茂如心里冷笑,嘴上却谦虚地说:“哪里哪里,我在北洋zhèng fu要人之中,只是小字辈,哪里有资格,哪里有资格。” ri本方面很是满意,王茂如应付完ri本人也感到jing疲力尽,坐着休息了一会儿,拒绝了几个西洋女子的跳舞邀请,喝了点红酒,忽然想到了一个笑话,忍不住笑了起来。此时一个款款袅袅的女子走了过来,声音清脆,说道:“秀盛哥哥,笑什么呢?”王茂如抬起头,赫然见到朱启钤的三女儿朱淞筠,时隔一年再相见,朱三小姐的脸上充满了思念与期盼,王茂如在天津不告而别,率军攻陷běi jing阻止了张勋复辟,成了再造共和的英雄,而原本徐树铮想要搭桥撮合二人的想法,却也因为二人地位落差太大告吹了。此时再见,朱淞筠远远地看着,不敢走上前去,因为王茂如身边都是西洋女子,外交官们的女儿们,她哪里有勇气过去。 此时王茂如拒绝了大家,闭眼休息休息的时候,终于冲破了心中的压制不住的思念情网,悄然走了过去,马良刚要提醒,倒是张奎安拉住了他,在他耳边说道:“不可,此女子与秀帅关系非比寻常。” 王茂如睁开眼见到朱淞筠,惊喜道:“三小姐,坐,坐。” “你还叫我三小姐,怎么不叫我ru名?”朱淞筠见他露出惊喜的表情,顿时高兴起来,娇嗔道。 王茂如立即说道:“松竹,好久不见啊。” “一年不见,你又jing神许多。”朱淞筠道。 王茂如疲倦一笑,道:“一年时间,却是发生许多事啊。” “是啊,你当了再造共和的英雄,又做了黑吉联军总司令,平叛蒙古做了蒙疆巡阅使,还赶跑了奉系,做了实际的东北王……”朱淞筠青葱玉指数了起来。 王茂如忙打断说道:“东北王不是我,是孟恩远孟大都督,我的妻舅。” 朱淞筠笑道:“秀盛哥哥,大家都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孟大都督除了一个名之外,还能拿什么主意呢?便像是当初的黎总统一样,只是挂了一个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