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六章 情人朱三小姐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六章 情人朱三小姐

王茂如连忙拱手作揖,夸张地说:“女中诸葛,女中诸葛啊,小生佩服,小生佩服之至啊!” 朱淞筠掩口而笑起来,说:“再女中诸葛,给算计不过你这个小贼。” 王茂如道:“本小贼莫非是偷了松竹的心?成了个偷心贼?” “去你的,讨打。”朱淞筠红着脸说道。 王茂如哈哈一笑,朱淞筠又问刚刚你在笑什么,王茂如便讲了红酒的笑话,说西方人从十六世纪发明红酒之后想尽办法把糖从红酒中分离出来,可是红酒到了中国,被一些沪上暴发户土财主拿到,喝了一口太难喝,便说不如加糖,而后遇到有西式的聚餐,总会高呼:“红酒加糖好喝,我只喝加糖的红酒……”朱淞筠笑弯了腰,连说沪上哪有这样的事情啊,一定是你诋毁上海的暴发户们。王茂如心说何止此时,就是百年之后,红酒加雪碧,也是从上海开始流传到全国各地,形成中国式暴发户饮红酒习惯的。 这种场合下冯国璋和段祺瑞面和心不合,宴会之中很少有交流,而且冯国璋年纪大了,便早早告退了,而后段祺瑞也不喜欢这种西式的场合向众人告辞,要说最受欢迎的反倒是徐树铮,此人面带微笑温文尔雅,从表面上绝对看不出此人是个心狠手辣不容于人的人。王茂如和朱三小姐聊起历史和文学,朱三小姐也是女校毕业文学功底极佳,两个人居然聊起来《红楼梦》来,王茂如度过两边《红楼梦》都没有读懂,第一遍看故事,第二遍看文笔,还是看电视剧才觉得有味道有意思。两人忘我地聊着红学,聊着聊着王茂如提到《红楼梦》受另一部古典小说影响颇多,朱淞筠问是什么,王茂如一本正经地说道《金瓶梅》,朱淞筠呸了一声说你当真不说点好的。王茂如道我是以艺术的审美来跟你讨论,你且不要这样乱想嘛。 晚宴进行到了十二点多,王茂如也觉得疲倦了。宴会进入尾声各人纷纷告辞,在美国大使芮恩施的结束词之中,完满结束。 而宴会结束之前,有眼尖的见到参战军副司令尚武将军王茂如挎着朱三小姐的胳膊。上了六国饭店楼上,住在某一间之中…… 次ri早上八点钟,王茂如被敲门声叫醒,看了看身边睡得香甜的朱淞筠,附身亲了一下。朱淞筠睫毛动了动,王茂如笑道:“别装了,我都知道你行了,松竹,我去参战处参加会议了,晚上回来陪你。”便要起身,朱淞筠忙睁开眼睛,抱住他的腰。说:“你早点回来。”王茂如说:“好的。”便伸手在她身上摸了一遍。逗得她娇喘起来,敲门声再一次响起,王茂如只好无奈地耸了耸肩,说:“晚上洗好澡,等我。” 门口站着副官马良,秘书长张毅伟。近卫队长邓子超,空降兵队长白子清。少年卫队队长瑜小毛,以及三十几个卫队队员站立。正抽着烟聊着。王茂如走出,张毅伟忙问:“秀帅,休息得可好?” 王茂如瞪了他一眼,道:“佳人相伴,可惜被人打扰,定斩不赦。” 马良等人笑了起来,马良说道:“秀帅你可是冤枉张秘书了,是瑜小毛敲的门。” 王茂如拎着瑜小毛的耳朵说道:“死孩子,用他们都不敢敲,就你敢敲门,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知道不?” 瑜小毛忙捂着耳朵连连求饶,王茂如这才放过他。一行人来到陆军部赴欧参战处,尽管参战处督办是段祺瑞,但此时参战处实际负责人是徐树铮,参战处各个人员竞相与王茂如等人交流。经过一天的切磋,确定了补给,补充,军饷方案。并且关于派兵顺序,王茂如也做了一番要求,最终决定,派兵顺序是先东北边防军第四师,后参战军马良(此马良非王茂如身边副官马良,字子贞,回族,直隶清苑人,历任四十七混成旅旅长,济南镇守使,乃皖系大将)的第二师出发,接下来的顺序是东北边防军第七师,参战军第三师,第一师,最后从蒙古撤回的东北边防军第六师(暂未定)。而军饷一律由民国zhèng fu承担,军火补充王茂如所部由英国补充,段祺瑞部队由ri本补充。 制定计划原本不会这么急,只是今天恰逢段祺瑞五十四岁寿辰,徐树铮和王茂如不得不快速处理,下午三点钟的时候达成一系列的协议。而后,徐树铮道:“不如秀盛与我一同去给总理过寿?” 王茂如忙道:“只是小子没有准备任何寿礼,两手空空,实在是……无颜面对啊。” 徐树铮摇头道:“秀盛有所不知,总理有个个人原则,不收受厚礼,你若是准备厚礼,他定然不收。” 王茂如恍然道:“原来如此,这样我也回去准备一下,礼物不厚重,但也得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 徐树铮笑道:“人称你王茂如为狐仙,果真不假,你且准备,我晚上要看看你准备什么礼物。” 王茂如哈哈一笑道:“又铮兄万不要笑话才好。” 回到六国饭店,朱淞筠正在梳妆打扮,她知道王茂如晚上回来,却没想到这么早,好生奇怪,王茂如道:“晚间总理生ri,不知准备什么生ri礼物。” 朱淞筠道:“这个生ri我也知道,非皖系嫡系要人不能参加,秀盛哥哥你去,看来皖系是下大力气拉拢与你了。” 王茂如笑道:“当今皖系最为强大,自然我也要和他们处理好关系。” 朱淞筠道:“你们男人啊,整天打来打去的,真是无聊的要死。” “我们怎么才算是有意思不无聊呢?”王茂如笑问。 “还不如打打麻将,我爹爹说若是所有地方军阀把用在士兵上的钱,花在为百姓上,民国就不会如一团乱麻了。”朱淞筠道。 王茂如倒是第一次听到朱启钤有这种志向,以前一直以为他不过是袁世凯的政客十三太保之一而已,却没想到他也有这样的胸怀与理想,心中佩服,道:“你父亲说的没错,可惜的是,人人都想要权力。” 朱淞筠忽然一拍手,道:“我知道有个好玩意,你可以送给段总理。” “什么玩意?” 朱淞筠道:“无线电矿石收音机,在洋行有售的,可以收到外国电台,我家就有一个,我父亲常常听国外的消息,只是杂音大了一些。” 王茂如心说原来这个年代就有无线电收音机了,便叫马良去买了一台,结果马良买了回来之后发现,果真是一台,好大的一台,有三十多斤重,好家伙,黑乎乎的,柳木制成,颇为结实,使用的是美国产的电池,只是喇叭小了一些,看上去又笨又重又丑。朱淞筠蹦跳着走过去,打开收音机,仔细听着,扭了几下果真受到了英语,法语,ri语的电波,杂音不小,听在王茂如的耳朵之中,堪堪噪音。 朱淞筠一拍手说道:“成了,四节电池能使用一周呢。” 作为王茂如的情人,朱淞筠自然不能去段祺瑞的生ri宴会了,如果被外面的记者看到,又是一阵轩然大波,而幸好的是,段祺瑞的这次生ri宴会只是邀请了一些皖系的军政要人参加,禁止女眷参加。于是王茂如故作难看表情说:“要是不带你参加,我还不如不去。” 朱淞筠道:“那怎么行,男人事业为重呢,你去吧,我陪着你就已经很知足了。” 此次段祺瑞的生ri,到场的果真都是皖系要人,什么徐树铮,张志谭,罗开榜,陈篆等武人自然不必说了,像是曹汝霖,曾毓隽,王揖唐,王印光,云光锦等文人也悉数在列,另有靳云鹏,傅良佐,田中玉,段芝贵,曲同丰,马良,陈文运等大将在列,坐满了五桌,可谓是皖系jing英汇聚一堂,王茂如赶来,连声告罪,段祺瑞的二子段宏刚奉段祺瑞的指示请他做首席,王茂如连忙告饶说自己哪配得上做首席。 倒是段宏刚说:“此时此刻,若是再推辞,秀盛兄便不是谦虚而是虚伪了,多少人心中诋毁呢。秀盛兄,请吧,万勿让家父等得焦急。” 王茂如只好从命,坐在首席之中,段祺瑞自然坐在首席首位,身边左侧不必说是段祺瑞的族叔如今的陆军总长段芝贵(王士珍辞职),国务院秘书长徐树铮,国会议长王揖唐,右侧则是与段祺瑞有矛盾一度再到启用如今又复起用的靳云鹏,靳云鹏旁则是农商总长田文烈,司法总长朱深,财政总长曹汝霖,参政院执政盐务署督办龚心湛,十个人的桌子,恰好留了一个位子出来,王茂如半推半就坐了下来。 既然都是段祺瑞心腹,自然以安徽老乡居多,话里话外的安徽口音也极重,中国这方言的确是太多,王茂如又不是一个语言天才,真是听不懂他们的安徽话。(西门也听不懂,不过年轻时西门与一安徽同学说用家乡话对骂,西门的东北话骂人话对上了东子的安徽话骂人话,以西门完胜而告终。因为西门听不懂他的安徽话,他听得懂西门的东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