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八章 千金买马骨(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八十八章 千金买马骨(求订阅)

熊希龄想站起来反驳王茂如的话,梁启超摆手示意他来说,道:“复兴党的党纲的确是……处处为百姓着想,难怪在州长竞选中获得大胜。” 王茂如道:“我与唐绍仪唐省长在制定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人民的利益,谁能为人民谋取利益,我们就支持谁。因此在民选的时候,为民众谋取利益的复兴党成了最大赢家。每个州根据人口比例,由州长制定州议员参与省议会,这样一来,黑龙江省议会变成了复兴党的绝对底盘。今年十一月份,是吉林省八个州进行州长选举,我希望你们在吉林选择几个好的候选人,同时也去试一试,看一看与众不同的min zhu和共和存在形式。我并非批评你们进步党的党纲,只是觉得国家再大,大不过一方土地,人民再小,小不过人心公道。谁为人民谋福利,谁才是真正的胜利者。” 梁启超等人肃然起敬,沉默许久,才由林长民说:“尚武将军果非浪得虚名,一直以来以为你只是喜欢作秀,表现个人,还有记者冠以作秀将军之名给你,与君交谈方才得知秀盛的理想。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作秀将军?”王茂如喝了一口酒,笑道:“作秀也罢,表演也罢,我倒还真希望这场秀能做一辈子。可惜我不是完人,不是有报纸说我是sè中饿鬼老婆无数吗?当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我的妻子虽然四人。但是各个都是死心塌地嫁给我,哪有报纸上说的厉害,报纸上的我,简直就是活神仙了。”众人哈哈大笑,随后林长民表达了进步党对王茂如的支持,希望将来王茂如能够入阁参政。王茂如道:“希望如此,希望如此啊。只是我还年轻,才三十三岁,资历不足。” 梁启超道:“尚武将军从欧洲回来。看谁能说你资历不足。” 王茂如晒笑起来默默不语地送走了他们,等进步党人走后,王茂如休息了一下洗漱了一下。一旁秘书张毅伟道:“秀帅,任公(梁启超自任甫号任公)的话,不无道理啊……” 王茂如道:“道理是好,只是zhong yāng这个位置并不是谁人都可以坐的,屁股不够重,压不住全国其他军阀是不能做的,否则谁坐在内阁这个位置上谁死得早,袁总统被骂成了窃国大盗,黎元洪成了引贼总统,冯总统被架空权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张毅伟皱着眉。连马良也不认同,两人看不清这民国的迷雾,王茂如叹息着心说。返回的辽宁的时候,王茂如倒是坐火车了,他此时是不用怕张作霖截断火车。毕竟此刻的他。作为赴欧参战副指挥,受到英美法ri的支持,张作霖若是胆敢动他,离死也不远了。 途径张作霖的地盘辽南州,张作霖做东请他,两人在烟花楼喝了酒聊了起来。席间也没有外人,他们两个倒是长叹一口气,今时今ri,境遇果真不同了。 张作霖说:“秀盛老弟,你可真是一巴掌打得我好疼啊,看来我只能去西北了,唉,去西北啊。”敲着脑袋说:“都是东北一脉,给七哥出个主意,想个道道,怎么去西北,用什么借口?” 王茂如想了想,心说我帮不帮他?若是不帮他弄到西北去,留在东北这五万陆军迟早是个祸害,下定决心还是帮他吧,于是笑道:“这样,我与姜桂题共同举荐你为绥远都统如何?我观直皖矛盾重重,不久之后必生内乱,而当今绥远都统蒋雁行乃直系人马,我们帮段祺瑞削减直系权力,他自然乐意之至。绥远以西宁夏,宁夏督军张广建是皖系,然而宁夏军力薄弱,若是直皖矛盾激发,七哥你西进可以率军立即攻下宁夏。绥远以南是陕西,以东是山西,陕西兵源丰富,山西富裕,到时候七哥你打下宁夏,山西,陕西,在拉拢甘肃,xin jiāng和青海,便成了名符其实的西北王了,作用七省之地,也有足够实力问鼎中原啊。” 张作霖高兴地站了起来,道:“秀盛老弟,七哥真不知道该咋谢谢你了,要不然我给你磕个头吧。” 王茂如连忙拦住了他,说道:“哪有当哥哥的给弟弟磕头的,你这是折了我的寿命啊七哥,都是东北一脉,帮你也是帮我自己。我需要七哥,你在坐稳西北的时候,与我互为犄角,这样一来,不管将来时直系的天下,还是皖系的天下,更或者是民党的天下,只要咱们两个人jing诚合作,那总统岂不是轮班坐?” 张作霖哈哈大笑,道:“他妈了个巴子的,俺还真没想过自己能当总统,要是不识字也能当总统,可真成了笑话了。” 王茂如道:“不识字如何不能做总统?黎元洪还被民党的人从床下面给揪出来,当了总统呢,七哥你有过那怂包的时候吗?” “没有,妈了巴子的,要是那样我都不活了。” “就是嘛。”王茂如笑道:“他那死样子都能做总统,你这么英雄的人物,自然也能做总统了。” 忽悠完张作霖回到沈阳,王茂如道真是让张奎安去见姜桂题,姜桂题一听原来是与王茂如一起保举张作霖去绥远,心里的石头是落了地了,张作霖终于要走了,这可是好事儿啊,否则五万jing锐镇在身边,件事让他这七十岁的老人上气不接下气的紧张啊。姜桂题立即答复王茂如说绝对支持这个决定,于是王茂如立即与姜桂题上书段祺瑞,说绥远都统蒋雁行倒行逆施引起绥远百姓不满,尤其是绥远当地蒙人、回人、满人、汉人、维人矛盾重重,蒋雁行作战勇猛治民无术,希望能由辽南观察使张作霖担任。发了电报,王茂如便带着告别了zhèng fu要人,叮嘱了手下,又与妻子情人告别,带着卫队来到辽宁营口。 一回到沈阳府,便看到蒋方震笑呵呵地带着一个中年军官过来,这中年军官剑眉星目仪表堂堂很有一股军人气势。联想到时间和蒋方震亲自引荐,王茂如断定此人必是当初骂自己的那张孝准了,只是那时袁世凯称帝自己政治投资袁世凯,两人各为其主而已。今ri不同往ri,张孝准能来自己求之不得,一见两人谈笑风生,王茂如便高兴说道:“来人可是士官三杰之中的张韵农(张孝准字韵农),张将军吗?” 张孝准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笑说:“秀帅,你好,敝人正是张韵农。”他早先曾写信讽刺王茂如为虎作伥,必定最终落得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却不想自己反倒一场空,还要求职于人家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张孝准伸出手来,王茂如反倒是一把抱住了他哈哈大笑道:“太好了,太好了,心仪将军久矣,心仪将军久矣啊。有张将军帮助,我如虎添翼,平添大将啊。这样吧咱们做军人的,这么聊没意思,马良,赶紧准备酒宴,我欢迎张将军,与之痛饮三百杯。” 张孝准连忙笑说不必,王茂如道:“怎么不必,张将军你是大才能的人,你能来我这里,我高兴还来不及。若是欢迎宴会档次低了,便是我的不是。” 此举颇有种千金买马骨的作用,张孝准之才显然众人知晓,可是他却一直不被民党所重用,如今一来东北,便被王茂如厚待,举办盛大欢迎仪式,东北边防军高官们无不竞相敬酒给张孝准。王茂如随后任命张孝准为东北边防军总军务部军校处处长,兼任牙克石军校总教育长,牙克石军校的名誉校长是王茂如自己,但是实际上都是由教育长负责。而原本教育长是郭松龄,可郭松龄是总参谋部的人,总军务部部长何如飞早就不满这个安排,如今张孝准的到来,反倒是让这个难题有了解决之处。 郭松龄心中对何如飞非常不喜,可何如飞是王茂如的手下老人,极度受到重用,这人总军务部三个部长何如飞,牛德禄,浦继三人全都是王茂如心腹之人,由此可见这个部门对他的重要xing。尤其是军官评定,掌握着军中军官升迁的权力的军务部,类似于吏部一般,他们也是制约总参谋部权力的方式之一。 四总相互制约互为平衡,谁也不会一家独大,各部各司其职,由此保证了权力的平衡和军队的稳定。 张孝准由于刚刚抵达东北边防军便成了东北军校总教育长,可见此人受重视程度了,掌握实权的郭松龄便是先做了总教育长后委以重任的,大家都明了,张孝准未来必定不可限量。张孝准的投靠引发了一连串的反响,一些身在其他地方的军官陆陆续续跑到东北边防军求职,更让其他军阀郁闷的是,军官跑了也就算了,各地军校生也跑到东北去求职,怎能不让他们恼火。 千金买马骨,果真效果不错,张孝准带着喜悦欣然赴任去了位于呼伦贝尔的牙克石陆军士官学员。 这一周的训练时间,让初次登上海船第四师的这些东北兵是大吃苦头,有些严重不适应海水的一上船就病了,几天之后实在坚持不了只好下了船。这些人一踩到踏实的地面,还在叫喊道:“咋这地上也忽忽悠悠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