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章 俄国公主现身上海(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章 俄国公主现身上海(求订阅)

尚武将军抵沪的消息本来就足够震撼了,赴欧参战的消息更是一颗炸弹一般,整个上海似乎都疯了,这传说中的尚武将军与已经去世的蔡锷将军相比,尚武将军的故事更加传奇,更加热血澎湃。虽然他早期跟随袁党,但是人家也是不念旧情的人,袁世凯提拔了他,他报效袁世凯无可厚非,如是他一头反扑向袁世凯,大家才会唾弃他。〖中〗国百姓做事一是看黑白,但是比黑白看的更重的是情谊,王茂如做事有情有义,反而让大家更加欣赏起来。早期大家称呼他为国民女婿,如今人家有了四个老婆,便有个传言叫做男儿当如王茂如,足以体现王茂如在市民之中受崇拜程度。 王茂如抵沪,沪上名流怎能不前往欢迎。 卢永祥为王茂如举办的欢迎晚会,煞是热闹非凡,许多民国名人纷纷到场,为的就是目睹一下尚武将军的风采。这进场的门票有限,一张票甚至被炒到三百大洋一张,这卖门票的主意是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办的,门票就赚了三十万大洋,王茂如要是知道自己被他用来赚钱非得气死不可。 当然王茂如也没有关心门票赚钱这种小事,他更不知道这件事。而至于倒卖门票的事儿是卢永祥的儿子卢小嘉想的杰作,他此时叼着雪茄对手下说:“看吧,看吧,我爹能打仗,我呢,能赚钱,三十万大洋,到手了!” 王茂如挎着俄国公主塔吉扬娜乘坐卢永祥的专车抵达上海百乐门的时候,镁光灯大闪。中外记者纷纷拍照摄影做明天报纸头条。王茂如与塔吉扬娜向众人挥手示意,事实上众人心中非常好奇的是王茂如挎着的那位神秘的美丽白人女孩是谁?那女孩衣着华丽,长相更是如jing灵一般美丽不可万物,不单男人看了着魔,女人看了也忍不住自惭形秽。 有些记者明ri报纸的头条都想好了,就叫做《尚武将军身边又出现神秘女郎》,准备以此来一炮打响呢。 王茂如携塔吉扬娜下车的时候。卢永祥便站在门口迎接。王茂如先是和记者们挥挥手,然后带着女伴笑着走向卢永祥,远远地便叫道:“子嘉兄。一别数年,别来无恙,风采更胜当年啊。” 昔ri在袁世凯府邸的时候王茂如曾经遇到过卢永祥。只是那时他是袁克定手下的狗头军师,卢永祥是北洋军的旅长。 卢永祥是北洋皖系大将,为皖系镇守东南甚为重要,前一次段祺瑞生ri卢永祥都不能走开,陈兵长江防止南军北上,当然更重要的是防止直系生事背后捣乱。 卢永祥如今五十一岁,王茂如加他一声兄自然当得,卢永祥笑道:“秀盛贤弟,我老了,你却像是东升太阳一般如ri冲天啊。或者。那天老哥哥实在不济,还得有求于你啊。” 王茂如忙道:“子嘉兄说笑了,说笑了。” 卢永祥问道:“这位是……” “这位是沙皇俄国二公主塔吉扬娜女大公,被我的手下在中俄边境所救,拜托于我将她送到欧洲避难。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便带在身边了。”王茂如介绍说道。 卢永祥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半响才说道:“原来……公主殿下你好。”不过塔吉扬娜听不懂〖中〗国话,尤其是卢永祥的山东口音官话(卢永祥是山东济南人),只是微微一笑,卢永祥立即说道:“快。快,音乐,音乐演奏起来,让我们欢迎俄国公主殿下。” 从卢永祥口中传出来的话,立即震惊全场,俄国公主?怎么回事儿?真的是俄国公主?当下便有在沪俄国原领事萨哈涅夫走出来辨认,俄国爆发〖革〗命之后,像是萨哈涅夫这种出身于贵族,受过高等教育的前俄国高官摇摆在投靠苏维埃zhèng fu和继续效忠原zhèng fu两难之中选择。而苏维埃执行的灭绝原贵族共妻政策,收缴贵族一切财产,男子一律送到远东服苦役,女子一律送到军队给苏维埃士兵享用的政策,让这些贵族心寒起来。萨哈涅夫等人在期盼沙皇殿下重整河山却杳无音讯,只能在此彷徨。昔ri堂堂俄国领事,如今也成了一个沪上地商人,不过幸好的是远在在俄国租界有一队沙俄士兵,此时成了他们这些俄裔商人的雇佣兵保护自己。 前领事萨哈涅夫立即跑了过来,见到塔吉扬娜公主高喊一声:“公主殿下。”而后豆大的泪滴便流了出来,匍匐在公主脚下嚎啕大哭,而那些参加的俄国人也纷纷哭了起来,跑到前面跪在公主脚下。 塔吉扬娜吓了一跳,有些不知所措,她也不会说什么感人至深激昂人心的话,于是无助地看着王茂如,可惜王茂如也不会说俄语,场面顿时陷入一片嚎啕之中。 还是卢永祥说道:“这……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王茂如也说道:“我们进去吧,你们趴在门口也不是回事儿。”对公主小声地说道:“带他们进去吧,都是你的子民。”毕胜琼立即在一旁翻译,塔吉扬娜说道:“大家进去吧。”的确,场面一下子有点乱,王茂如也没预料到沪上有这么多俄国人,仿佛自从俄国〖革〗命之后,沪上的俄国人忽然变多了起来。 百乐门也应时应晌地再一次欢奏起来,烟huā绽放,外面仿若白昼一般,好一派欢祥喜乐的气氛。此时的百乐门双喜临门,尚武将军王茂如抵沪,外加俄国公主抵沪,的确让百乐门大老板黄金荣倍感自豪了。当然,在此间的时候,他排不上号,王茂如周围都是卢永祥等军阀高官,而塔吉扬娜身边全是俄国旧贵族等,他坐在角楼之中,非常想融入那群人里,却没有机会。此时另一个年轻人走过来,说:“黄探长,侬好。” 黄金荣道:“这位先生是?” 年轻人笑道:“鄙人张毅伟,尚武将军的秘书,尚武将军与你有生意来往,他让我送你一些礼物。” 浦纳的烟土买卖就是通过黄金荣来做,原本是张弘扬牵线搭桥,之后生意熟了,浦纳便与他做了每年的生意,黄金荣倒也因此而更加发达,只是即使他再发达也只不过流氓头子而已,上不得台面。黄金荣表面上是法租界探长,实际上此时的他也只是探长之一,法国还没有沉落,还不到依仗他的时候,黄金荣的黄金时间还没有到。王茂如能主动给他礼物,地区也是让他倍感面子,张毅伟递过来的是一把象牙手杖,制作非常jing贵,黄金荣看了之后〖兴〗奋地不得了,连忙说将来一定和浦纳好好合作,垄断上海烟土生意。 王茂如与卢永祥说了一会儿话,那边有沪上名流虞洽卿等人走来,虞洽卿是沪上华人商会〖主〗席,曾担任闸北区民政总长,在沪上也是跺一跺脚上海抖三抖的人,卢永祥也不得不给面子,说:“秀盛贤弟,这位是上海华人商会〖主〗席,虞洽卿虞老板,人称阿德哥。” 王茂如便握住他的手说:“久仰久仰,虞老板辛亥〖革〗命为民国立下汗马功劳,立国之后急流勇退,率领在沪商人保护民族工业,于国于民立下千秋功业,实在是令小子佩服之极,佩服之极。” 虞洽卿忙道:“哪里哪里,尚武将军严重了,和尚武将军收复中东铁路,收复外蒙,创造共和,赴欧远征之功劳相比,虞某所作所为实在上不得台面。” 王茂如摇头道:“阿德哥,万勿妄自菲薄啊,哈哈哈,请坐,请坐,借着卢将军的一方宝地,我倒是认识了许多沪上名人。”而后又见到南浔四象之称的张家家主张宝善,还有一旁垂首而立的张静江,此时的张静江风正值壮年,逐渐接受张家生意,又与国民党走的极尽,走进王茂如的时候说:“介石无法前来,托我给秀帅问声好。”王茂如点点头,笑说:“许崇智是不是也在上海?”张静江吃了一惊,王茂如道:“你们的证券生意不错,据说赚了不少钱,不介意我也投资吧?” 张静江忙问:“秀帅yu投资哪一股票?” 王茂如笑道:“我不投资那一股票,我投资你们三个,据说你们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只是苦于资金扩大,我投资给你们两百万如何?” 张静江吃惊道:“这……秀帅,莫非您不知介石与许汝为都是民党?” 王茂如微微一笑,道:“民党最大的敌人不是我,我的最大敌人也不是民党,是也不是?没有绝对的敌人,也没有绝对的朋友,我也一度与民党走的很近,也与他们走得很远。走得远近,却是全凭民党做主了。” 张静江想了想,笑了起来,道:“秀帅的意思,静江定会转达给另一边。” 俄国公主塔吉扬娜现身〖中〗国这一消息,不止震惊了〖中〗国百姓,也震惊了欧美各国,尤其是苏维埃俄国,得到消息之后立即宣布,此人为假冒俄国公主,其实只是俄国的一个ji女逃走而已,并非公主。而真正的公主,责备〖中〗国的王茂如将军派人暗杀,并且他还暗杀了沙皇一家人,王茂如是俄国的敌人,是俄国人的敌人。 只是塔吉扬娜的身份得到了沪上所有俄裔贵族的确认,她就是公主本人,各国驻上海领事向各自国家发出信息,俄国公主建在,俄罗斯帝国并没有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