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葵是谁?(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二章 天葵是谁?(求订阅)

/div> 南美洲一只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几个月之后,在美国形成了一股飓风,这就是蝴蝶效应。 王茂如委派别列维尔杰派兵去解救沙皇一家人,别列维尔杰派遣了更加具有野心与能力、手段强硬的雅克维肖申科回到莫斯科,在王茂如的帮助下他以远东布尔什维克的身份欺骗了列宁获取了苏维埃信任最终解救了尼古拉二世。 而在苏维埃游击队和契卡们追杀尼古拉二世的这一路上,那个历史上残暴、麻木、酗酒、不问世事只信鬼神的尼古拉二世在失去了心爱的妻子、心爱的女儿、心爱的儿子之后终于清醒过来。 尼古拉二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 他以强硬的态度向全世界宣布,他将与所有的布尔什维克进行一场生死之战。俄罗斯帝国此时复国,将要重新崛起于世界中心,并下令残忍地在远东进行了对苏维埃红sè分子的大屠杀。 当然,俄罗斯帝国复国跟王茂如的关系最大的就是别列维尔杰等俄国雇佣兵纷纷请求返回祖国俄罗斯为沙皇效命。在别列维尔杰被委任为俄罗斯帝国陆军总参谋长之后,东北边防军第十白俄师雇佣军更加躁动起来。 师长别列维尔杰,师参谋长卡拉切夫以及军官代表们请求允许他们返回俄国为沙皇作战。总参谋长蒋方震做不了这个主,而王茂如的船队刚刚离开马尼拉,并且船上的电台还坏掉了。 从马尼拉到下一站新加坡航海要经过四天。除非ri方即时修理好电台,否则只能等抵达新加坡才能收到王茂如的答复了。 海上的航行是枯燥的无味的,尤其是要连续航行一个半月,并且在耽误了一周的情况下,士兵们难免有浮躁的心理。 为了让士兵们缓解这种浮躁,船舱中王茂如允许士兵举办擂台赛,学习西方拳击打擂台。还允许士兵们玩一玩一元以下的赌博。每每当船靠岸,士兵们便迫不及待地想要下船找女人,第四师长宫小旗起初还制止。但是收效甚微。王茂如和军官们讨论了一次之后认为禁止士兵找女人发泄不现实,但是不能让他们乱找女人。尤其是东南亚这里,谁知道这里的女人会不会什么不干净的疾病。王茂如可是知道后世的东南亚是全世界艾滋病最危险地区,仅仅低于非洲那里的艾滋病故乡,士兵们万一惹上不洁之病在海上可就遭了罪了。() 打麻将,玩骰子,牌九,纸牌以及种种活动也相应举办起来,总之是什么能排解寂寞便做什么,最有意思的是士兵们还在下船的时候偷猫偷狗上船来养,一只小猫或者一只小狗便成了一个连或者一个排大家共同的宠物。当然,这时候被王茂如强行绑上船的那些说先生可倒是起了一个好作用。他们每天的评故事的确是让士兵缓解了很大的压力。 当风平浪静的时候,士兵们迫不及待地跑上甲板,面向大海胡乱叫喊发泄,有时候几个船甲板上的中国士兵远远地唱歌相互招呼,直看得ri本船员骂中国人乡巴佬。中国士兵听不懂ri本话。ri本人也很少能听懂中国话的,ri本人骂中国士兵中国兵也听不懂,毕竟不是每一个士兵都受过专门的语言训练,大家能认得字已经很不错了。在船上ri本人和中国人本来接触的就很少,那种见面似仇人的情况也很少出现,双方并未爆发太大矛盾。 王茂如闲来无事便每个船都视察和士兵们混在一起。他非常体恤士卒,也让这些士兵们情绪逐渐稳定下来,连司令都没说什么,大家抱怨什么。 这一天王茂如返回旗舰海生丸号,舰长渔助山川说舰队即将抵达新加坡,在新加坡将会与ri本第一特遣舰队汇合。指挥官小栗孝三郎少将,他是藩镇武士小栗勇马的三子,贵族出生,毕业于ri本海军学院,毕业之后担任松岛号海军组长、比睿号海军分队长、磐城号海长,后被ri本派遣他到英国学习潜艇战术,回国后组建了ri本第一艘国产潜艇,并担任ri本第一潜艇支队司令。后主持向英国购买了五艘世界上最先进的潜艇取代嫌疑现役潜艇,因为他对潜艇战和反潜方面的特长,担任ri本第一特遣舰队司令。第一特遣舰队拥有矢矫号、新高号、须磨号、对马号、明石号五艘巡洋舰,以及若干艘驱逐舰等组成,加上海生丸为首的运兵船队,赫然一支大型的武装战队。 王茂如听到渔助山川的消息不置可否,只是应付说道:“如果汇合,我希望拜访小栗孝三郎少将。” 渔助山川兴奋地说道:“小栗阁下非常欣赏您的《大国崛起》图,并且我也是您的忠实读者。” 王茂如笑了笑,回到船舱休息室,这个渔助山川的确是王茂如的读者,而且王茂如虽然第一次遇到他,但是此人却和王茂如有些关系。原来渔助山川毕业于横滨大学,原本希望留学西方,但是因为当时王茂如到了横滨,渔助山川便留在了横滨没有去欧洲求学,却不巧王茂如最终没有留在横滨教,这让渔助山川非常伤神。伤心的渔助山川也没有继续在横滨大学继续进修,而是接手了家族的海运生意,并且短短六年时间自学成才,成了新ri海运公司的一位舰长。此次新ri海运为中国运输士兵赴欧,得到了ri本内阁的支持,在运费的问题上,ri本方面也积极运筹,否则段祺瑞也不会花这么一大笔钱。而当中国参战军与ri本海军方面因为“桅杆悬挂国旗”发生争执的时候,也是渔助山川在ri方极力支持王茂如才最终让中国士兵方面赢得这次争执。 渔助山川爱学习,但王茂如却对这个常常与自己辩论得脸红脖子粗的矮壮汉子很不感冒。渔助反倒是乐此不疲,每天都会想个问题来求助王茂如。这也是王茂如喜欢到其他船上溜达的原因,这个渔助山川太烦人了。 回到休息室内,吴秋月来报告,说塔吉扬娜生了病,王茂如吓了一跳,在海上生病可不是一件小事。连忙跑到塔吉扬娜的房间。见她此时脸sè煞白,忙问怎么回事,毕胜琼不好说出口。王茂如道:“快说,别啰嗦。” 毕胜琼道:“女人病。” “女人病?”王茂如皱着眉头。 毕胜琼道:“塔娜的体寒,每当天葵来的时候都会疼。只是现在在海上,没法好好休息,所以显得很严重。” 王茂如奇道:“天葵是谁?”又问身后的人道:“天葵是谁?不是说过吗?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公主殿下。” 马良张毅伟相互看看彼此,憋不住了,乐得笑弯了腰,毕胜琼红着脸说:“天葵就是月事。” 王茂如干笑两声,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说道:“这样啊,这可怎么办呢,严重吗?” 毕胜琼道:“挺严重的。我也不知道如何办,我不是大夫啊。” 马良在一旁说道:“就算是随军的大夫,也没有妇科大夫啊。” “你小子懂什么,人家医生一窍通百窍通的。”王茂如说道。 马良嘀咕道:“哪有的事儿,秀帅你不信叫一下。他知道的估计还没有毕姑娘知道的多呢。” 毕胜琼叹道:“是啊。” 王茂如见塔吉扬娜痛的死去活来,很是不忍,道:“没法子了,让她忍一忍。”又看到桌子上有写字的本,很是好奇走过去,问:“这是谁写的字。忒难看了。” 毕胜琼道:“这是塔娜写的,她在学习中文。” “她在学习中文?”王茂如笑道,“我不信。”便走到塔吉扬娜身边,问:“塔娜,你在学习中文吗?” “是……的,窝在学习中我。”塔吉扬娜别别扭扭地说道。 “了不起。”王茂如称赞道。 “将军,你可以教我中文吗?”塔吉扬娜问。 王茂如笑道:“可以啊,这还有一个月才能到欧洲呢,闲来无事,我教教你。” “那太感谢你了。”塔吉扬娜高兴地说道。 等王茂如走之后,塔吉扬娜高兴地捂着肚子哼起了俄罗斯小调,毕胜琼用俄语问:“塔娜,你是不是爱上了将军了?” 塔吉扬娜说道:“他有一种难以抵挡的魅力。”没有什么心机的俄罗斯姑娘和毕胜琼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尽管高高在上的俄国公主和一个普通的中国女教师成为朋友有些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历经了一系列苦难之后,塔吉扬娜的心态也逐渐的改变,不再俯视穷人,不再对百姓和非贵族那么隔阂,甚至于就像毕胜琼这样的拥有良好教育的中国女xing还抱有好感。也许塔吉扬娜在因为被黄种人保护,心里没有了以往那种白人至上主义了,与王茂如接触之后,竟然渐渐地喜欢上了他。 “可是……他有妻子和孩子。”毕胜琼说。 塔吉扬娜笑说:“我不要做他的妻子,我只做他的情人不好吗?” “你……”毕胜琼刚想说不要脸,可熟悉俄国文化的她还真说不出口,因为同样信仰上帝的东正教中规定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女人为妻,但是这个男人和女人可以拥有情人……这在西方是非常流行的,并不被人看不起,甚至视为cháo流。她摇摇头,说道:“你要想好,他不是一般的人,他是我们国家的英雄。” 塔吉扬娜托着下巴,天真地说:“所以我才认为他有一种魅力,不过伊莎(毕胜琼的教名),我只是认为他有魅力能够吸引我。谁不喜欢英雄呢,而且他为了我还得罪了那么多人,我是非常感谢她的。”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