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四章 激战新加坡(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四章 激战新加坡(求订阅)

王茂如捋了一下嘴角上的两撇小胡子,点点头,道:“不错,不错,不过叛军的主力在哪里?” 林清之摇头道:“叛军没有什么主力,这些印度土著兵就是随街抢掠,对了,他们还攻打了总督府,被总督府卫队击退。现在仍然有一部分印度兵在围攻总督府和樟宜监狱,但这两处防守非常好,叛军并未攻下。” 王茂如问:“当地华人如何?” 林清之道:“非常不好,当地华人富裕,因此印度兵抢劫的人之中绝大多数都是华人。” 王茂如摇了摇嘴唇,道:“薛兴华。” “到。” “派遣你部第四旅28、29、30团在华人向导带领下平定新加坡街面上的叛乱,所有暴徒全部击毙。”王茂如道,这一场小型的平叛倒是不需要多详细的筹备,王茂如一句话就可以决定。 “是。”第四旅旅长薛兴华起身道。 王茂如看着地图和情报,又吩咐道:“杜宝三。” “到。” “派遣你部第六旅31、32两团由你带队,在向导带领下前往总督府,解救英国海峡殖民地总督先生。”王茂如说道,又叮嘱说:“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你们的行军速度不要太快了,毕竟街面上不是很安全。” 杜宝三眨了一下眼睛,忍不住笑道:“是,属下明白。” “陈镶武。” “到。” “你率领你部的36团去一下樟宜监狱和兵营,看一下他们是否有需要。沿路消灭暴徒。” “是。” “宫小旗,你率领第十四旅的34、35两团在新加坡郊区扫荡一番,看一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和有价值的敌人。” 宫小旗摇头感慨,见王茂如目光如炬,忙起身道:“保证完成任务。”又问道:“俘虏怎么处理?” 王茂如想了想道:“印度叛军抵抗激烈,我们很少活捉到俘虏。去吧。” “是!”众将齐声回答道。 宫小旗等人哪能不明白王茂如的意思,这群士兵撒了下去。那简直就是干柴遇着烈火,想要把当初平叛张勋的事情再做一遍,只是当着当地林氏宗族的面不好说出来而已。他便带着三个旅长笑嘻嘻地下去执行命令。除了抢掠,还要注重名声,既然有叛军。咱们抢的也只是叛军的财产而已嘛。 王茂如见林清之jing神抖擞跃跃yu试,便笑道:“小子不错,几岁了?” “二十一岁。” “自古英雄出少年,很好。”王茂如道,“愿不愿意来我帐下效力?” “愿意。”林清之高兴不已,南亚这边殖民局规定华人不得从事军队jing察zhèng fu管理土地种植等工作,当地华人就是想当兵也无处可去,这下做了尚武将军的兵,可真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马良,给他一套军装。你和他的身材正合适,你有没有多余的?”王茂如问。 马良道:“有倒是有,只是是军礼服,穿起来会不会热?” “你拿过来就是了。” “好吧。”马良依依不舍,回到舱内把自己的军礼服拿了过来。 此时王茂如与林长庆等人聊起来。说到当地华人遭受歧视,并且历史上不管哪个国家的殖民局都会组织起了好几次华人大屠杀,倍感愤怒,道:“你们不会武装起来反抗?” 林长庆道:“王元帅,作为客家人,我们要遵守当地法律啊。” 王茂如无语了。人家要屠杀你,你们还遵守什么当地法律,此时林清之身着黑sè军礼服腰系武装带挎着洋刀头戴大盖帽一身英气地走了出来,顿时让林家上下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起来。 “不错,不错。”王茂如点头赞道,“好一个黑袍小将,锤炼ri久,毕竟是人才。林族长,我抢走你林氏宗族一个人才,你不会心疼吧?” 林长庆起身长揖到地,说道:“林家感谢来不及,怎会不舍,林家子弟,王元帅尽可挑选。” 王茂如呵呵一笑,道:“好,有多少要多少,海外华人也是咱们中国人,你们要是想参军,想要强大,想要武装自己,我怎会反对。只是怕他们受不了苦,遭不了罪啊。” 以林氏为首,许多宗族长老站起来,说道:“我等族人也愿意支持王元帅,愿意派我部子弟进入军队锤炼一番。”这些人的想法有的是为了分散投资,有的是为了保护自己,有的也的确是被当地土著吓怕了,想要武装自己。 王茂如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便各自写信给家人,派遣子弟过来,我就在新加坡招兵,招收新兵。等我们的船离开的时候,恐怕是没办法招兵了。” 林长庆问道:“王元帅,招兵有名额限制吗?” 王茂如笑道:“表面上没有,但是实际上我们的运兵船最多还能容纳一千多人,所以限制人数就定在一千吧。” “一千八,好。”林长庆立即说道,回去便和其他宗族人商量这一千八百人怎么分,有的人觉得是负担,有的宗族反倒觉得是机遇,居然真让他们凑了一千八百人带来,王茂如以为是一千人,没想到对方听错了,弄来一千八,只能无奈留下了。 印度兵没有组织,只是漫无目的的抗议和抢掠,有的印度兵抢掠累了,反而觉得失落了起来,居然回到军营休息去了,还等着上面来下达新的命令。由此可见,印度兵们的确是没有做匪兵的潜质,很多人居然偷着跑回去又听长官命令了。 第四师的人马撒开之后,各个部队分别出击。薛兴华的第四旅本就是主力jing锐,是第四师的jing锐,进入新加坡城之后,刺刀,长枪,黑sè军装,身材高大的中国士兵很快震慑住了当地地痞流氓。有不满意的,一刺刀上次,有印度乱兵还拎着鸡鸭。见到中国兵还以为是其他乱兵,嚷嚷着要不要平分,被见到的中国士兵一枪打死。 新兵龙二狗很幸运。他是辽河边长大的,从小水xing就好,在营口外海面上适应海船的时候,别说新兵,许多老兵都被淘汰,龙二狗在船上吃得好睡得香,倒是让人刮目相看。老兵老黄和老房也留了下来,他们一个班十三个人,淘汰了三个,只留下十个人。班长臧浩感慨龙二狗这臭小子还真不错,身体素质杠杠滴。龙二狗和老黄,老房组成了机枪组,老黄是机枪shè手,老房是观察员。龙二狗还是担任供弹手,但发了一支步枪算是升级了。 班长臧浩叼着烟卷,拎着短枪(e1s式,比e1式步枪短二十公分,东北边防军中有少量装备,子弹通用)。指着街道对面一间传来叫声的房子,回头喊道:“老肖,老肖,去看看。” 老肖嗯了一声,他端着c1冲锋枪和另一个士兵老舒猫着腰跑了过去,一脚踹开房门,之间三个印度兵在地上按着一个女人,一个印度兵捂着女人的嘴和手,一个帮着按着腿,另一个正欢快地脱裤子正要侵犯女人呢,女人光溜溜的白皙大腿露在外面徒劳无力地乱蹬着,而另一个男人满身鲜血一脸不甘死在床边地上……一个印度兵拎着枪怒道。 “妈比的,鸟语!”老肖张大嘴巴,和另个士兵相互看看,忽然举起枪,那几个印度兵也反应迅速,伸手拿枪,但是老肖拎着的是冲锋枪,拉上枪栓便扫了一梭子,三个印度兵惨叫起来,老舒立即跑过去断气步枪上的刺刀便刺过去。 “噗呲!噗呲!噗呲!”老舒把这刺死之后,抹了抹身上的血,说:“妈的,这帮王八犊子玩意,咋一股子臭味呢。” “猴子么,能不臭吗?”老肖道。 那被侵犯的女人嚎叫起来,雪白的身子扑在床边死去的男人身上,老肖和老舒相互看了看,低声说:“真白啊……” “阿力阿力,你不要死啊,你不要死啊。”女人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老肖和老舒吃了一惊,这是……中国话,老肖立即说道:“那啥,你穿上衣裳,你咋会中国话?”本来还想做点坏事,原来是自己同胞,这就没法下手了。 那女人也惊讶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 “中国士兵。”老舒说,“东北边防军赴欧参战军第四师,我是老舒,这是老肖,这大姑娘你咋会说中国话?你是中国人吗?” “我是,我是福建人。”女人哽咽说道,“我和丈夫阿力来南洋讨生活,没想到……” 老肖问:“福建在哪?” “不知道啊。”老舒摇头,问:“你穿上衣服再说话。” 女人穿好衣裳,哽咽起来,看到丈夫的尸体顿时又痛哭不已,老肖和老舒不知道怎么安慰,此时听到街面上传来枪声,老肖醒悟道:“是班长,需要支援,走。” 两人拎着枪便要走,那女人突然捡起地上印度人的步枪,说:“我也跟你们去。” 老肖骂道:“滚犊子玩意,哪有你们女人的事儿。”那女人也不说话,立在一旁,老肖和老舒向外看看,心中焦急起来。 两人跑出去之后,一颗子弹打过来,差点击中老肖,他吓得躲回到屋子里,伸着耳朵听,对老舒说:“老舒,你在这儿,我从后面跳过去。” “行。” 那女人拎着枪又走了过来,说:“我带路,这里我熟悉。” 老舒和老肖这次没反对,让女人带路,从后面窗子跳了出去,奔小路绕道对面。而臧浩正在大骂:“我cāo你大爷的,咋回事儿,咋走贼窝了呢?”原来老舒和老肖杀了三个印度兵的时候,臧浩他们踹开另一个房门,却不料里面二十多个印度兵正在分钱,也不知他们洗劫了哪家银庄,弄了一麻袋的钱,正在嘻嘻哈哈地分钱。臧浩他们才七个人,人家二十多人,那些人也狠,见到不一样的军装,立即开枪。rs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