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五章 杀俘(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五章 杀俘(求订阅)

班长臧浩立即跑了过去,回身开枪,打到一个印度兵,而老黄端着机枪便扫shè,57发弹鼓子弹充足,将几个印度追兵打倒,而印度人毕竟人多,就地反击起来。 “乒!乒!乒!” “哒哒哒……” “小心。”臧浩一脚踹翻龙二狗,一发子弹贴着龙二狗头皮穿了过去,划在钢盔上砰一声,掉了一块漆。 “我cāo,差点就见阎王。”老黄斜了一眼道。 臧浩对着龙二狗破口大骂道:“二狗子,你他娘的傻逼啊?伸脖子瞅啥呢,给人当靶子啊?没告诉过你上一个机枪供弹手就是因为抻脖子瞎瞅被打死的吗?” “诶呀妈呀,吓死我了。”龙二狗摘下来钢盔,看着钢盔上的擦痕说道。 “你娘的,戴上。”老黄道。 龙二狗重新戴好钢盔,老黄说:“弹鼓。”龙二狗立即递了过去一个弹鼓,其他人掩护他开枪shè击,龙二狗也躲在一个缝隙,伸出枪,看准了几个印度兵。这些印度兵头上包着红sè头巾,留着大胡子,看上去都脏兮兮的长得差不多,他们瞪着眼睛开枪,但是枪打得却不准,一个个大呼小叫的,还有人在唱歌…… 龙二狗眯起了眼睛,对着那个唱歌的印度人瞄了半天,扣动扳机。 “乒!” 大胡子印度人被一枪打倒,龙二狗心中欢喜异常,叫道:“我打中一个。妈的,我干掉一个。”此时却见那大胡子唱歌印度人晃晃悠悠又站起来,摘下头巾,原来龙二狗误以为打中了头,而子弹只是穿过了大胡子头巾。 “你妈的,这也行。”龙二狗气得不行,又瞄着那印度人身体开了一枪。但是子弹的后坐力太大,一枪打高了,子弹反而击中了印度人的脑袋。那人的脑袋就像是被敲碎的西瓜一样。白sè的脑浆撒得一地都是,溅在四处其他印度兵的身上。 老肖和那女人越过房屋,爬到高处。老肖冲那女人嘘了一声,慢慢爬了过去,拉动枪栓,嘴上自言自语道:“cāo你老姥姥的,猴子们,看爷爷的本事。” “哒哒哒……” 老肖的冲锋枪子弹打中了印度兵的后背,几个印度兵立即叫喊起来,所有人一愣,而对面臧浩见到老肖在房顶压制了印度人,立即cāo枪跳出来喊道:“杀!” “杀!” 老房拎着刺刀跟在班长臧浩身后。龙二狗也短枪冲了上去,而老舒也冲另一侧的房间之中跑了过去。两方相聚不远,中国士兵冲上去的时候,印度人立即吓傻眼了,哪有打到一半就冲锋的。你们太不讲骑士规矩……于是印度兵们纷纷举手投降。臧浩让士兵们把这些人给捆起来,一个印度人嘴里喊起来,也不知哇啦哇啦在说什么。臧浩说道:“二狗子,去,捆好了绑起来,你给我用刺刀挑了。” “啊?” “啊你大爷。”臧浩瞪眼道。“就你没杀过人。” 龙二狗一边困俘虏,一边说道:“谁没杀过人,你看那脑子只剩下一半的,就是我打死的。” 臧浩看了一眼,连忙扭过头,骂道:“人长得恶心,咋打个死人也这么恶心,别他妈废话,这几个你都用刀挑死。” “好吧。”龙二狗郁闷不已,他是生长在辽河边的人,辽河边的人从小目睹ri俄战争,经历了胡匪遍地的时代,一个个都非常悍勇,便cāo起三棱刺刀,冷笑着走到印度人跟前。那叫嚷着的印度人站起来努力叫喊抗议,龙二狗骂道:“就他妈你废话多。”便一次到捅进了那人心口上,一脚踹过去,拔出刺刀,那人身上的血喷了起来,其他俘虏们吓坏了。 “费劲。”老黄在一边说道,拉了枪栓,便用机枪将剩余的几个都扫shè死了。 老肖带着女人走了下来,臧浩笑道:“诶呀妈呀,咋还带个媳妇儿呢?” “班长,这女的也是中国人,老公被印度兵杀了,她要报仇。”老肖说。 臧浩道:“哦,不巧,那几个印度兵刚刚被杀了,二狗,给她刺刀,让她去补刀。” “好咧。”龙二狗把带刺刀的枪递给女人,说:“会说中国话吗?会用吗?会用的话,通胸口和脑袋瓜子,脖子。” “我知道,谢谢。”女人接过枪,冷冷地望着地上还没有死绝的印度兵,哭喊着跑过去,疯狂滴刺在这些重伤的俘虏们的身上。 这十个男人从没见过女人这么疯的,一时之间倒是愣住了,心说妈的,女人疯起来还真不能惹。 几个男人感慨者抽着烟,数了数子弹,臧浩说:“把他们的子弹弄来,通用的。”大家便从印度人身上搜子弹,装在子弹盒中。几个人之中老房受了一点轻伤,被一发子弹在右肩擦掉了块肉,正在那叫唤,见到女人这么狠,都忘记了疼了。老黄闻了闻老房的肩膀,说:“烤肉味。” “烤你nǎinǎi个腿儿,滚犊子。”老房骂道,“没点同情心,药呢,药呢,金疮药还有没有了?” “小刁,小刁,刁德龙!nǎinǎi的,死哪去了,药不是放你那里吗?”老黄四顾一下喊道。 刁德龙骂道:“喊,喊,喊个喊,没看俺正翻兜呢吗?妈的,累死了,这一仗打得,比跟娘们大干一场还累挺。” 老肖道:“别他妈啥话都说啊,这有女人呢。” “我去,又不是你的女人,心疼了老肖?”刁德龙哄笑道,其他人也喊起来:“老肖你行啊,到哪都能弄到娘们,不过你悠着点儿,这娘们挺狠的。” “滚犊子。”老肖还嘴道。 这时候老舒兴奋地跑了过来,叫道:“发财了发财了,妈的,发财了,这帮猴子从哪弄的钱。” “多少?” “我数不过来啊。”老舒说道,“我数数就能数到一百。” “你个棒槌。”臧浩骂道,“带我去。” 进了房子,里面一地的钱,不是人民币,而是绿sè纸币,也不知道是什么货币,见大家愣着,臧浩骂道:“傻逼了啊?给我捡钱啊。揣兜里啊,还有啊,麻袋里的钱是上缴的,地上的是大伙儿的,别他妈乱拿知道不?”说完便捡钱去了,其他人也乱哄哄捡好了钱,口袋中塞满了不知道是什么货币。 龙二狗背着半袋子钱,大家走出去之后便看到那女人趴在老肖怀里哭着,又是呆住了,不过立即大家吹起了口哨。 刁德龙学那女人伏在老房肩膀头上,捏着嗓子说:“肖哥哥,吓死奴家了……” “我去!疼死我了。”老房忙闪开痛叫道,原来刁德龙拍在了老房的伤口上了,骂道:“刁德龙!我咒搞破鞋三秒就早泄。” “你大爷,你怎么这么缺德呢。”刁德龙骂道,回头调侃道:“诶呀我去,老肖,哥几个倒是撮合你了,搞毛啊,到别地方去搞不行啊,不知道哥几个憋不行了啊?” “闭嘴啊你刁德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老肖红着脸忙反驳道,推了一下女人,那女人一转身,又下了大家一跳,原来这女人满身全血,都是地上那些印度人溅出的鲜血,撒了女人一身。 “我去,这女人弄家去也不行啊。”老黄笑说,“万一老肖你哪天搞破鞋,这女的拿刀就能给你煽了。” “对,煽了你。”龙二狗背着口袋气喘吁吁地说。 “滚犊子玩意。”老肖说道,又对女人说:“别哭鸡尿腚的,我陪你回家,班长,等一会儿我去找你们啊。”便带着女人离开。 臧浩骂道:“你妈腿儿,我啥时候放你走了,还听不听我这班长话了?” 老肖忙道:“班长,咱俩可是老乡,这时候你整我,我跟你急啊。” “你小心点啊,界面不安全,多带点子弹。”臧浩道。 “班长还是你对我好。”老肖嘻嘻笑道。 刁德龙道:“老肖有了女人,口气都娘们了。” “滚你大爷的。”老肖骂道,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老肖带着女人回到她家,街面上早就没有人了,所有人家都大门紧闭躲在家中瑟瑟发抖,老女走的很快,老肖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子,先是把三个印度兵的尸体扔在街上,又把她男人的尸体摆在正厅。女人伏在男人身前哭了起来,老肖也觉得无趣,便走了出去,把三个印度兵身上的子弹翻了出来揣走,还把他们的钱也揣在身上。 走回屋之后听到里面传来了洗澡的流水声,老肖感到口干舌燥坐立不安,不过心中反倒是小猫挠过一般非常想去看看,脑海之中忽然回忆起女人那白生生的大腿。话说当兵整三年,老母猪也赛貂蝉,他的确是当兵三年了,是个老兵,也不是一直没有碰女人,平ri假期的时候,口袋里揣钱的他也去过ji院找女人。可那些女人多是难民出身的,哪有这般白生生的大腿,想到大腿,他更加口干舌燥起来。此时听到里面传来了女人绝望的哭声,让老肖反而冷静下来。他从怀里掏出烟,走到门口,摇了摇脑袋要把那白生生的大腿画面摔出脑海之中,沉了一下心神点着了香烟,美美地吸了一口。 当兵啊,打仗啊,自己脑袋扎在腰带上,还想什么呢,老肖苦笑起来。 这时候他感觉身后有人,立即一个侧身滚到一旁,抬枪便要shè击,见到女人已经换好了衣裳,端着一碗水惊讶地看着他。 “喝水么?”女人问。 “嗯。”老肖站起身,拍打了身上的灰土,接过水碗喝了一口,跟着女人进了屋。 ()最快更新,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