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七章 铁锤子(求订阅)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卷三千古奇功 第三百九十七章 铁锤子(求订阅)

/div> 平息了印度士兵叛乱,让中队第一次在世界面前崭露头角,只是名声也不太好,尽管平定印度士兵叛乱,但却也劫掠了不少钱财和物资,给人一个贪婪好战的名声。/ 王茂如得知之后,只是笑笑,贪婪好战,总比懦弱可欺强,我们中国人贪婪又如何?我们不是nǎi牛,任你们拿捏。 帮助英国人平息暴乱的行为,给北洋zhèng fu长了脸,大总统冯国璋立即给王茂如特颁发一等光荣勋章一枚,待王茂如回国颁发。 新加坡平叛,第四师上下都抢了不少钱,各个兜里都有钱,上面对此并为做任何表示,权当出国补给了。臧浩不知道的是,他们手里的钱是英镑,各个兜里揣着几千英镑,都成了富家翁。因为老肖的钱都给了林柔,大家觉得他可怜,大家分分,老肖也分到了两千英镑。只是苦了当地,被印度兵抢,印度兵被镇压之后,钱也没了。还有的是被人半夜抓走,被抢劫一空,也只能算在印度兵的脑袋上,至于真相嘛,那就石沉大海了。 下面的人搜刮本地之后给王茂如弄了一麻袋钱,都是英镑,王茂如让手下数了一下足足有二十多万。他摇头干笑,钱可真是好东西,只是这么多钱,手下是不是更多?纵兵劫掠到底好不好还真难说,可是若不纵兵劫掠,凭什么让这些士兵远赴海外作战。王茂如叫来宫小旗,问下面士兵的收入怎样?宫小旗道:“这帮孙子。最少的口袋里几百块,最多的几千块都有。对了秀帅,咱们还弄了好多金子和古董藏在船舱里,这些东西怎么办?” “当地分没什么反响?”王茂如问。 宫小旗笑道:“没有,乱糟糟的谁敢反响,再说了,咱们劫掠的都是本地人的钱财。英国人也不愿意管。” 王茂如想了想,还是把这二十万英镑的钱一分为二,拿出十万英镑送给了ri本第一特遣舰队做辛苦费。希望将来大家好好合作。 ri本方面早就知道中队下船之后劫掠的事情,那些ri本人恨不得也下船去抢掠,心里早就不满了。谁会想到中国人这么贪婪?抢了这么多钱?王茂如的十万英镑来的及时到位,ri本人心里略感平衡一些,连说还好他们会做人知道分出来一部分。 第一特遣舰队司令官小栗孝三郎夸奖道:“秀盛君,你地,良心大大滴好,我们,中ri友善地干活。”因为中国人抢了英国人枪支弹药和大炮炮弹,这些都要运到船上打包带走,所以在此耽误了两天,士兵们轮流休息。 臧浩带着他们班的所有人一脸的激动。王茂如说:“不错,是你们抢的十六万英镑?” 臧浩等人喊道:“为秀帅尽忠!” “得了,你们叫什么?”王茂如问。 “臧浩!”“肖福全!”“龙二狗!”“任板凳!”“耿明!”“舒发才!”“房chun生!”“黄仁坤!”“刁德龙!”“李二炮!”几个人依次喊道。 “谁最先发现的啊?”王茂如又问。 “舒发才。”臧浩说道,“秀帅,你看这名字就知道了。这老小子钻钱眼里去了。” 老舒忙说道:“报告秀帅,我的发才不是发财的财,是才华的才秀才的才,俺爹说了,将来俺当秀才,这个才。”舒发才他爹一辈子见过最有学问的。也就是他们村的秀才了,这秀才被地主奉为西席,平ri小酒喝着,小曲儿唱着,没事儿勾搭勾搭村子里的小媳妇老娘们,很是让舒发才他爹羡慕嫉妒恨,于是给自己儿子起名也是秀才,意为我是秀才他爹的意思。大家听完他名字的由来,哈哈大笑起来,王茂如笑得合不拢嘴道:“那你咋不好好学?” 老舒郁闷地说:“俺看字儿就眼晕啊。” 王茂如看了一圈,又问:“听说你们这里有条混江龙?一帮旱鸭子里面出了一条水xing极好的汉子,是谁啊?” 龙二狗就在臧浩身边站着,被臧浩推了一下,踉踉跄跄地磕了出来,王茂如问:“你就是混江龙?能在水下潜水多久?”龙二狗极为不好意思地说道:“俺能潜水六分钟多一点儿,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水浒里那混江龙李俊能在水中潜伏三天三夜,是不是真的?”王茂如问。 龙二狗忙道:“俺爹年轻的时候比俺潜水时间长一点儿,也不能超过一炷香,俺也不知道水浒中那些人是不是真的啊,可能真有本事,俺们不如他呗。” 王茂如哈哈大笑道:“假的,那小说里的都是假的,你这才是真本事,不错小伙子。”又看了看班长臧浩,道:“你带的这班不错,不错,我给你们班一个专属名称,你们班就是铁锤子,铁锤子班!”对马良吩咐道:“找个纹身师傅,凡是进入他们铁锤子班的人,都在左臂上纹上铁锤子,非铁锤子班的不许刺这个纹身。” “纹身?”马良一愣。 “是,纹身,军人不纹身,怎么能看得出来是参过军。”王茂如笑道。 臧浩几个人相互看了看,都感到有些新奇,没听说过还要纹身的。之后,铁锤子纹身成了这支jing锐集体特有的记忆,也成了兵王的身份。 由于王茂如及时给ri本方面“分赃”,中ri双方都非常满意,第一特遣舰队继续向西航行,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孟加拉湾,在印度停留补给之后,穿过印度洋,直奔亚丁湾而去。 此时的黑龙江省省立第一中学,十一年级学生冯尹彬背着包,缓步走进了教室,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他没有迟到早退,他赶着点走进了教室,不过他虽然是踩着时间,进来之后却发现教室之中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最后才来的。冯尹彬笑了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铃声响起,一个头发有些花白,修剪得参差不齐的先生走进第一中学,大家都不敢说话,只见这个老师扫了一眼所有人,说:‘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国文老师,我姓廖,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廖,我叫廖开庆,湖南人。今天我给大家讲的第一课,就是孔子的论语。“廖老师侃侃而谈,他讲孔子的论语,从没一个故事入手,生动形象,一下子将所有学生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冯尹彬一面记着一面点头,他也非常欣赏这位先生的才华。一堂课四十五分钟,外面敲铃的老头拎着三角铁走出来的时候,学生们浑然不觉,直到他敲了铃,同学们才喘了一口气,四十五分钟仿佛一瞬间就过去了。 下了课,学生们纷纷走到廖老师的身旁,向他问询知识,廖先生态度和蔼,声音悠长,讲解透彻,很受学生们的欢迎。 看着廖老师离开教室,一个叫周作东的同学坐在冯尹彬身边,说道:“冯胜,假期怎么过的?你家不是在直隶吗,回老家了?” 冯尹彬的假名是冯胜,直隶河间人,父母双亡自己被叔叔收养,婶婶对自己刻薄,叔叔这才把他送到齐齐哈尔来单独求学。以这个假身份,冯尹彬奉命潜入省公立第一中学就读于十一年级,并调查学校之中是否有党派介入和各种思想介入,同时监视老师同学,不允许任何人利用青年人煽动颠覆zhèng fu和反对秀帅的统治。 此时新学期开学,来了一些学生也走了一些同学。周作东是一小户地主家的儿子,喜欢聊天交友,冯尹彬这人不爱说话,反倒是和爱说话的周作东成了好友。冯尹彬笑笑,道:“给叔叔家帮忙,也算是有亲人一起过年。” 周作东拍拍冯尹彬的肩膀,安慰说:“算了,不是还有我这个朋友嘛。”冯尹彬苦笑了两下,周作东问:“你找住的地方了吗?” 冯尹彬道:“租的房子,叔叔交了房租,交了一年半,中学毕业之前是不愁了。” “嗨,你跟我住一起呗。”周作东大气地说道,地主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但是这个人心肠不坏,就像所有东北人一样讲义气口气大,没准的事儿也敢大包大揽,但却不一定办得到,冯尹彬笑了笑表示知道了。 “得了,还有啊东子哥,作为朋友我得奉劝你一句,万一你这次考到最后一名就要被劝转了,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去年你差一点儿啊。”冯尹彬认真地说道,由于实行末位淘汰制度,在校的学生们不得不把更多的心思放在学习上,冯尹彬的成绩中等,但是周作东可是此次吊车尾的成绩,去年过年前的期末考试,周作东考到了班级倒数第二,险些被劝转到其他学校。 周作东干笑两下,说:“好,良药苦头利于病,我记得你的关心。晚上咱俩吃点喝点啊?” 冯尹彬摇头苦笑:“你还是这样,不能再这样了东子哥。” “叫我一声哥,我就得照顾你,没事儿,今年没事儿。”周作东趴在他耳边说道,“今年转来的几个学生我打听好了,都不行,他们以前都在私塾上学,要说国文考试还行,可是别的呢?数学,科学,外语(外语任选英法ri德俄),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比我强。”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