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身立命于民国 - 最后一个北洋军阀

第四章 安身立命于民国

第四章安身立命于民国 这一天是公元一九一二年五月十一ri,一个穿越者来到了古城běi jing,现在在北洋军袁世凯统治的城市里。 王茂如有了立锥之地,手中还有点闲钱,便先买了马匹,又因为浦继家中有人在jing局工作,得一纸通行令,可以zi you出入北平城门。他又把手中的手表卖掉赚了两千两银子,在街面雇了一家逃荒的做下人,家中有了些人气。 委托浦继找他二哥,帮着王茂如找家谱,得知东交民巷八国联军进běi jing之前有过五户姓王的,其中两户大家三户小人家,一个大户搬到南方,其他四户多少毁于十几年前的战火。浦继的跟班姚全儿又带王茂如找到了幸存的一户当时在东交民巷的王姓人家,不过这户人家被赶到乡下,王茂如去那户人家问东交民巷之前的事儿。 那户人家说自己早年祖有一支出洋了买办,后来不知怎么流失了。王茂如给这户落魄的同姓人家留下二百了银子,这家人家欢天喜地,帮着王茂如入了籍,他终于在这个时代有了身份。 浦继是个典型的公子哥,喜爱摆谱,但是又是一位落魄的公子哥,祖的基业早就被挥霍一空了,家里也没有什么进项,不过他好招朋唤,很有人缘,在běi jing城里人称三少爷。浦三少新得一朋,出手大方,谈吐优雅,礼貌待人,且是欧洲留学归来的,谈起欧洲民俗民生趣话,倒是让诸多人第一次认识欧洲。 这俩人常去寿chun楼吃酒,几个爱打听的人也便跟了过去,其中有个ri本人,叫工臧平良,是《顺天时报》的记者。这人在中国三年,对中国人情了如指掌,作为记者,他广结诸人,浦继的朋圈有一次便邀请他一起听戏聊天。王茂如知道这些公子哥喜欢听什么,他们喜欢听的就是,为什么欧洲都是皇帝制度,却如此强盛,而中国也改革了,皇帝却没了。前世海量的信息让王茂如忽悠起这帮连běi jing都没出过的公子哥特别容易。 之后遇到工臧平良,与之交谈讨论起各国制度和各国发展,言辞之间,便将以前看到的《大国崛起》中的诸多知识带入进来,让工臧平良大为敬佩,随即向他约稿。大概是想充当一下文化人,也想在民国大时代打响打响自己的名声,便以秀盛先生为笔名,在家闷了三天,写了十万多字的《大国崛起之ri本篇》。一出门,双眼通红,吓得浦继以为他得了红眼病。 将这篇《大国崛起之ri本篇百年维新》交给工臧平良之后,王茂如回炕睡了一天一宿,这才恢复了元气。 大国崛起怎能一言片语就讲得清的,这部ri本篇其实就是为了引起人关注。如今华北有文化的人,家里都订了《顺天时报》,工臧平良见这篇文章立意新颖,言谈之间,视角广阔,从国际形势,从时代信息,从地域关系中分析,堪称是字字真知灼见,立即在《顺天时报》发表。每天发表七千字,暂时先发布了三天。没想到反映良好,不单单中国人看了之后深有感触,开阔视野,便是ri本人看了,也大呼中华人才何其多。 尤其是一些人看到百年维新,不禁新生黯然,若是大清坚持维新…… 工臧平良忙立即给王茂如送去两千ri元的稿费,之后《大国崛起之ri本篇——百年维新》连载完毕,又去约稿,王茂如又给他十万字的《大国崛起之葡萄牙西班牙篇——海洋冒险》交给了他。共藏回去与报社的社长以及股东们商议,将一篇的稿费由两千元升至三千五百块ri元的高薪稿酬。 稍后的时候,王茂如又拿出《大国崛起之荷兰篇——小国大业》、《大国崛起之英国篇——工业革命》、《大国崛起之法国片——浪漫激情》、《大国崛起之德国篇——铁血秩序》、《大国崛起之俄国篇——开疆裂土》、《大国崛起之美国篇——梦想国度》《大国崛起之奥匈帝国——欧洲之心》。 一连几个月,王茂如足不出门,在家专心研究文章,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的《大国崛起》系列文章,在《顺天时报》一经发表,便引起多方学者关注,京师大学堂改为běi jing大学,běi jing大学第一任校长由严复担任。而严复这位当时最著名的学者,文人,资产阶级启蒙家,翻译家,教育家,在观看《大国崛起》系列文章之后,立即找到了顺天时报的社长,由此打听到秀盛先生的住所。 此时严复的中西文化比较观走向成熟,开始进入自身反省阶段,趋向对传统文化的复归。他担忧中国丧失本民族的“国种特xing”会“如鱼之离水而处空,如蹩跛者之挟拐以行,如短于jing神者之恃鸦片为发越,此谓之失其本xing,”而“失其本xing未能有久存者也。”出于这样一种对中华民族前途与命运的更深一层的忧虑,严复曾经试图将běi jing大学的文科与经学合而为一,完全用来治旧学,“用以保持吾国四、五千载圣圣相传之纲纪彝伦道德文章于不坠。” 然而严复虽遵道却不守旧,尤其是反对当下国人文化界的全盘搬来西方主义,甚至有人还在鼓吹,用字母代替汉字,改变几千年的写习惯。当严复在报纸看到秀盛先生在大国崛起系列中世界各国对于本民族本国文化的保持,并大加赞扬后,如同找到知音一般,跑到王茂如家里寻他。 王茂如却见到是一个戴着瓜皮小帽,留着辫子的老人,急切地见他,让他措手不及。这些天王茂如一直在家写文章,甚至都没时间陪浦继去逛花街了。不过他倒也不是没事做,吩咐浦继,找到馆,给自己的《大国崛起》系列印刷去卖,定价不要太贵,纸张也不必做的多么jing良。浦继奇怪说出赚钱,不做好些,怎么赚钱。王茂如笑道别人出赚钱,我出只赚个名声就行,赚来的钱,你我对半分,一切交给你打理了。 那浦继洋洋得意,早有诸多商务印刷馆和印刷社的,或者大商跑来拜会王茂如,得知出之事全部交给了浦继,也让浦继这位失落的贵族子弟头一次有了前呼后唤的感觉。 不过,严复毕竟是北大校长,浦继在洋洋得意,也不敢得罪běi jing文化界的名人,于是将他带到王茂如面前。王茂如得知这位竟然是北大校长,大为惊讶,这严复谈吐优雅,jing通多国语言。而王茂如则是站在后人的世界中,看前人的世界,将事件逐步分析,眼光深渊。两人也就现在国家政体,政治,甚至南方革命党——现在改名为国民党,等等聊了起来。 两人在详聊的时候,时不时因为对事情的看法而争执,这严复虽盛名在外,心xing对学术却很严肃,两人聊了一天一夜,晚王茂如叫管家,叫来酒菜,两人一面吃酒一面聊世界。王茂如的口才早在做生意的时候就锻炼出来,反应也快,谈吐新颖,在严复看来颇有见地。

上一篇   第三章 贪狼星

下一篇   第五章 落脚之处